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直死无限 > 050 不知道或许比较好
    这一刻里,无名表现出来的感情比之前任何一次都明显。

    只见,少女紧视着对面的方里,眼神中头一次浮现出真实的敌意。

    那种敌意,方里很清楚来自哪里。

    如果自己的家人被谁给嘲笑的话,那自己也会像无名这样吧?

    只是,无名根本不知道,她口中的那个所谓的兄长大人,只不过是她自己一厢情愿的认可为家人的存在而已。

    别看无名的实力很强大,就以为这个少女真的有那么坚强。

    其实,在这个时代里,无名亦只不过是一个受害者而已。

    这个时代的人早已被名为卡巴内的怪物给夺去了所有的希望。

    人们只懂得对卡巴内报以恐惧、畏惧与惊惧,让这个世界里的人看不到未来,几乎可以说是苟延残喘的活着。

    看看显金驿里的武士们就知道了。

    哪怕是这些被誉为武士的存在,同样对卡巴内报以畏惧。

    这可不是单单用懦弱来形容就可以的。

    要知道,在这样一个到处都弥漫着恐慌的时代里,人类社会之间的秩序几乎没有什么用。

    有法律又如何?

    只要显露出一丝丝可能被卡巴内给咬到,从而变成卡巴内的痕迹,那别人就有理由杀掉你。

    就像无名与生驹一样,即使磨破嘴皮,告诉别人自己是无害的,但谁又会真正的相信呢?

    谁都不愿意自己身边的人突然就扑上来咬自己一口,将自己体内的鲜血都给吸食干净,从而被夺去生命吧?

    所以,真正可怕的不是卡巴内,而是人们内心的恐惧。

    无名,就是人的恐惧之下的牺牲品。

    在还是人类的时候,无名所生活的驿站便跟显金驿一样,被卡巴内给攻占,进而沦陷。

    那个时候,无名被驿站里的武士们怀疑遭到卡巴内的啃咬,遭到了枪击,结果因为母亲的保护,无名活了下来。

    然而,无名的母亲却是死在了武士的蒸汽枪枪口之下。

    而就在无名也差点遭到枪击时,拯救这个少女的人,就是无名口中那个所谓的兄长大人。

    一个颇为有来头,而且城府极深的枭雄人物。

    他,从暴徒的手中救下少女。

    他,将少女原本的名字给剥夺,进而赋予了这个少女没有意义的名号————无名。

    他,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召集着人手,筹备着力量,甚至研究卡巴内的生态与特性。

    他,让无名自愿接受了手术,在无名的体内注入了卡巴内的病毒,使无名成为了卡巴内瑞。

    无名会成为卡巴内瑞,只是一个实验的结果而已。

    无名口中的所谓兄长大人,让无名从小便开始学习战斗技术,专为了与卡巴内战斗而进行训练。

    可以说,无名就是其口中的兄长大人培养出来的利爪。

    用来撕裂卡巴内,与卡巴内战斗的利爪。

    所以,无名才会那么执着于与卡巴内战斗一事。

    那是无名被赋予的生存意义。

    对于一个濒临绝境的少女来说,这简直就是救命稻草。

    因此,无名敬仰着这个人,并将其称为兄长大人。

    只是,无名根本不知道。

    这位所谓的兄长大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所谓的真相往往都是最残酷的吗?”

    方里轻抬眼帘,注视向了无名,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你几岁了?”

    这个莫名其妙的问题,让无名险些没有反应过来。

    为什么从刚刚那个严肃的话题里可以延伸出这样的问题啊?

    在这样的情况下,无名下意识的回答。

    “12岁。”

    “12岁?”方里眉头一挑,不由得打量向了无名的全身。

    身高大概不会超过一百六十公分。

    体型亦是偏向娇小的类型。

    精致的俏脸上可以看出满溢的稚气。

    但是,就身材而言,无名已经能够跟15、16岁的少女相比。

    顿时,方里彻底无语了。

    “这身材才12岁?让地球上的小学生们情何以堪?”

    可是,如果是这个岁数的话,那就能够理解无名除了战斗以外表现出来的天真无邪与我行我素的个性了。

    简单来说,就是一个熊孩子。

    理所当然…

    “想期待这样一个熊孩子去看穿一个成年人的真面目,那的确太难了。”方里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不由自主的出声。

    “你还是什么都不知道,那样或许比较好。”

    “你…”无名真的生气了。

    方里的话,实在是太吊人胃口了。

    于是,无名从怀中摸出了一把利器。

    那是名为苦无的武器。

    手持苦无的无名一个旋身,身手轻巧的将手中的苦无猛的投出。

    “咻————!”

    名为苦无的利器顿时便是化作箭矢,在无名的投掷之下,划破空气,激起破空声响,暴射向了方里。

    那投射的速度,简直堪比子弹。

    若是在没有获得称号之前,以方里的神经反应,肯定无法捕捉到苦无的轨迹。

    不过,此时此刻里,方里还是顺利的捕捉到了暴射而来的苦无。

    只是,方里却没有避开,依旧待在原地,没有动弹哪怕一下。

    “叮————!”

    尖锐的利器就这样划过方里的侧脸,重重的钉在了方里脑袋旁边的墙壁上。

    显然,方里早就看清那利器并不是真的对自己射来。

    而在对面,无名保持着投掷苦无的姿势,直勾勾的盯着方里,半响以后,说了这么一句。

    “我讨厌你。”

    留下这句话,无名直接转过身,走出了洞穴,跃身而起,跳上了远方的树顶,似灵猫般向前跃进,逐渐的消失在了方里的视野之中。

    见状,方里无奈一笑,将钉在脑袋旁边的苦无给拔了出来,握在手中。

    看着这把依旧残留着些许少女身上的体温的苦无,方里自言自语。

    “是不是说得太过分了呢?”

    再怎么说,无名都只是一个受害者而已。

    有点傻,有点天真,但绝对不是什么坏人。

    当然,无名不是什么坏人,但这个少女的身边却没有什么好人。

    比如,那个所谓的兄长大人。

    “天鸟美马…”

    (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