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直死无限 > 096 让我仰望的资格
    看着眼前方里所展现出来的极其淡薄的笑容,佐仓爱里却是有些看呆了。

    虽然,方里平时也不是不会笑,可那种笑与眼前的笑在本质上是不同的。

    平时,方里挂在脸上的笑容,总是给人一种过于平静和从容不迫的味道,与其说是发自内心的感到开心,不如说是作为日常的一言一行,只是一种习惯性的表现。

    但眼前的方里所展现出来的笑容却不同。

    或许,连方里本人都没有发现,自己此时此刻正在笑吧?

    而事实上的确是如此。

    方里并没有发现,自己正在笑。

    方里只是这么觉得而已。

    “你没有为这件事情道歉的必要吧?”

    方里便如此出声了。

    “人们都是在做了坏事以后才需要道歉,并不是在没有做好事的时候需要道歉喔?”

    如果堀北铃音和绫小路清隆在这里的话,一定会为方里的这句话表示认同吧?

    就像是当初刚刚入学的时候那般,在公车上,让座是一件非常博爱的事情,却不是非得这么做的事情。

    所以,即使没有这么做,被谴责也是很没有道理的。

    只有在别人做了坏事的情况下,人们才有谴责他人的资格,并不是说没有做好事就得被谴责,否则就是道德绑架了。

    佐仓爱里的事情亦是如此。

    “即使身为事件的目击者,要不要站出来作证,那都是你自己的自由,没有理由被任何人强迫。”

    方里做出了这样的发言。

    “你即可以为了心中的正义感而站出来作证,亦可以为了帮助受害者而站出来作证,这些都是你的自由,理所当然,不选择站出来,同样是一个选择。”

    因此,方里想表达的意思很简单。

    “你并没有做错任何的事情。”

    方里直视着佐仓爱里,一字一句的开口。

    “不需要为此做出任何的道歉行为。”

    这才是佐仓爱里真正应该受到的待遇。

    也许,在社会上,一个人若是明明有能力帮助他人,却因为没有挺身而出而使受害者遭遇不幸,别人会谴责这个人的无情无义。

    可是,方里真的很想说,这种行为才是真正的不当。

    要不要帮助他人,那是个人的自由。

    就因为有能力而不做,结果竟需要遭受到谴责的话,那这个世界该遭受谴责的人就多了去了。

    即使有人说,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但个人的能力终究是属于他自己的东西,要为自己进行使用还是为他人进行使用,都是这个人自己的自由。

    如果因为自己没有能力,别人有能力,就要求别人帮自己做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别人不做的话便去谴责对方,那真正有问题的不是这个人吗?

    偏偏,这个世界上多的是这种人。

    但在方里看来,这些人不过是在迁怒而已,比起不去做力所能及的事情的人更加恶劣。

    至少,方里绝对不是这种人。

    “就算我请求你的帮助,你都有资格做出拒绝,更别说我还没这么做,你却要为自己没有帮助过我这件事进行道歉,太没理由了。”

    方里嘴上这么说着,心中却默默的加上了一句。

    (当然,形成个人行动的因素的并不单单仅仅是理由。)

    像佐仓爱里,就理论上而言,她并没有做错任何的事情,自然不需要进行任何的道歉。

    然而,构成这个世界的东西并不仅仅有理性,还有感性。

    心地善良的人总会认为自己没有帮助到需要帮助的人是一种错。

    能做到力所能及的事情的人同样会对自己没有做出力所能及的事情而感到愧疚。

    佐仓爱里因为自己没有勇气站出来这件事感到愧疚和抱歉,不正好说明其内心的善良吗?

    这才是方里露出笑容的原因吧?

    因为…

    (那是我没有的东西。)

    毕竟,即使是在那一族里,这都是被视为绝对不需要的事物。

    方里有被传授七夜一族古往今来一直流传下来的各种知识和技术,却唯独没有被传授真、善、美。

    佐仓爱里则拥有着这些方里所没有的事物。

    有鉴于此,方里是真的这么认为。

    “别向我低头,你有在我的面前堂堂正正的抬起头来,让我仰望的资格。”

    这是方里的真实想法。

    跟出于纯粹的善意的一之濑帆波相同,佐仓爱里亦是一名值得方里去结交的人。

    不知道方里在想着这些事情的佐仓爱里只能怔怔的看着带着淡淡的笑容的方里。

    “七夜同学…”

    口中喃喃着这个名字,佐仓爱里那失去了眼镜的遮掩的眼睛再次湿润。

    只不过,这一次是因为感动而已。

    当着这样的佐仓爱里的面,方里从旁边的柜子里取出了一件东西。

    那件东西,自然就是佐仓爱里的数码相机了。

    “本来还想等修理完以后再还给你,但既然知道里面都是对你来说非常重要的照片,我也不能再一直持有它了呢。”

    方里将数码相机放在了桌面上,推到了佐仓爱里的面前。

    “虽然不能说是完璧归赵,可总算是能够将它还给你了。”

    说到这里,方里的嘴角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

    佐仓爱里的俏脸微微一红,伸出手,将面前的数码相机给取了过来。

    “太好了…”

    如获至宝般的捧着数码相机,佐仓爱里的脸上同样绽放出了笑容。

    那个笑容,即美丽又耀眼。

    “七夜同学。”

    佐仓爱里抬起了眼帘,第一次堂堂正正的注视向了方里,没有避开他的视线,笑了起来。

    “谢谢你。”

    不是道歉,而是道谢。

    这才是佐仓爱里应该做的事。

    接下来,两人即没有再提及之前的暴力事件,更没有再提及店员的事情,而是如同一对朋友一样,进行着闲聊。

    佐仓爱里终于不再对方里感到紧张和怕生了,对方里畅聊着各种各样的事情,包括相机的保养问题以及过去当偶像的种种事迹。

    方里则一如既往的充当着一名合格的听众,静静的听着佐仓爱里的讲述,并自然的加入自己的话语。

    两人就这么聊到了深夜。

    结束时,两人还互相交换了彼此的手机号码。

    这即是方里手机中的第一个友人的号码,亦是佐仓爱里手机中的第一个友人的号码。

    在高度育成高中里至始至终都孤身一人的两个人,终于是在这一天里,拥有了友情。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