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最强新手剑 > 第十六章 真相只有一个
    罗文的回答:A资产类的科目。这些字分开来我都认识,可为什么要连在一起呢?算了,就选第一个吧。

    ——【End】——

    一盏香烛,两杯美酒,倒影成双人,这本是人生一大美事,可如果对面坐着的是个酒鬼话唠呢?

    “让我喝!再喝一杯!我还没醉!你这人生赢家根本不懂我的痛!辣她奶奶的,凭什么啊!我陈二公子文武双全、玉树临风,烈炎城的女官名妓哪个不知道我?凭什么那个臭婊砸看不上我?说我眼高手低、脸长腿短?辣她奶奶的,她又没试过!”

    “哗啷啷!”锅碗瓢盆翻倒一地。

    “别拦我!我还没醉!烈炎城下无风雨,只有云雨在城头!来,干了这杯!干了这杯你就是我兄弟!干不干!不干,不干你就是……呜么……”

    “砰!”

    看着陈赤脸撞桌子,鼾声迭起,罗文总算松了口气:“终于睡了!”

    习武之人忌酒忌烟,更何况罗文还只有十六岁,他根本没有沾过酒,对自己的酒量一点把握都没有,所以从头到尾一直在敷衍。

    毕竟,若他真醉了,力量失控,一不小心把这营地拆了怎办?

    【陈赤,烈炎城禁卫军总教头陈鹤之子,爱慕对象白冰。】

    【白冰,医学世家白家之女,人送诨号“雪女”,性恶,高冷。】

    从刚才开始,诸如此类的系统之声就不时在耳边响起,明显是在补足罗文根本不存在的记忆。

    【人生之路】第一阶段,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从系统之声和陈赤的话中,罗文渐渐了解到自己的处境。

    烈炎城王家,是军法世家。这里的军法,指的是“军队”和“法师”。大伯王鼎天在军队任“陆地总帅”一职,统领烈炎城十部陆军。二伯王思哲是术士学院中的院长,并兼任烈炎城“术士总领”一职,名义上领导军队麾下的所有术士。

    至于罗文的现时身份王霸的父亲“王奇”,则已经是死鬼一个,据说寻花问柳时沾了不干净的东西,几个月前重病发作一命呜呼了。

    哦,王奇是王家的族长,添为王家第三子,不过一出生就被当做一族之长来培养,原因不明,最通俗的说法就是——他叫王奇。

    毕竟王家老祖【英雄王】名为“王武”,二代族长名“王柳”,三代族长自然就是“王奇”……

    而再下任族长,不用说就是“王霸”了……

    王家子孙成群,王霸不是同辈中人最年长的,也不是最优秀的,但他的名字叫“王霸”,所以是第一顺位继承人!

    王奇去世数月,王家一直没有族长继任,据说就是在等待王霸年满十六岁,但在王霸十六岁当日,他却偏偏失踪了!

    失踪原因不详,生死未明,翻遍整座烈炎城都没有找到他——那也是当然,毕竟王霸不知道被谁扔到了黑血森林中。

    到底是谁打晕了他,还把他扔到了危机四伏的黑血森林?

    又是为了什么而做出这种触怒王家的事?

    ——这就是【人生之路】第一环,罗文必须探明的真相!

    名侦探罗文,在此参上!

    ……

    顺带一提,王霸和陈赤,其实是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关系,两人年龄相差十岁,就连成为儿时玩伴的条件都算不上。

    陈赤今年二十六,正在陆军第三部中挂职积累履历。

    昨日黑血森林突发异变,有大师预言:“灾厄降临,混乱将起。”

    于是陈赤临危受命,率领一支临时组成的部队开往黑血森林,以探明真相。

    部队一路拖拉,终于在午时三刻抵达森林边缘,然后砍木扎营,耗去大半天,终于拖到夜色昏暗,不益进林之时。

    于是陈赤理直气壮的宣布明日天明再进林探索,自己则伙同一堆猪朋狗友准备了美酒烤串,预备晚上举办篝火晚会。

    结果,他的篝火晚会还没开始,自己已经醉倒在酒桌上了。

    ……

    罗文整理思路,却是在思考自己的定位问题。

    从陈赤的字里行间中,其实还透露着一个颇为致命的信息:

    王霸今天刚满十六岁,英雄王的王,恶霸的霸,是烈炎城出了名的纨绔子弟、超级恶霸。

    所谓“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划地为王,极恶之霸!”,指的就是王霸……

    “一代良善少年,化身穷凶恶霸,从此走上一条欺男霸女的不归之路。”

    罗文死命摇头,抛去这荒诞的想法,筹算起这个恶霸身份所带来的影响。

    首先,他的仇人肯定很多,平日里虽然靠着身份压着,但在其父王奇刚死的数月里,有人突然胆肥了将他砍倒后抛尸黑血森林——这实在是不足为奇。

    “光这一条,就给案件侦破带来了极度不利的影响!”

    借酒消愁愁更愁,抽刀断水水更流。

    罗文愁丝满怀,遂举起身前一杯美酒,带着十二分的好奇抿了一口。

    “噗!”

    辛辣的味道,难忍的刺激,他一口倒喷而出,喷了陈赤一头。

    然后晃晃悠悠,“砰”的一声扑倒在桌上。

    桌子微微摇晃,并没有碎。

    听到这声音,醉成死猪的陈赤悄悄地挪了挪脑袋,等脸部朝外,眼皮鼓动,挤出一条缝隙。

    “辣你奶奶的,我还真以为你油盐不进了!”

    待确认罗文真的扑街了,他猛地抬起身子,虽一脸恶相,却哪有醉意?

    “兄弟们,还不进来?”

    他拍了拍手,突然有人掀开帐篷,接连涌入,这群人绿发黄毛、纹身耳环齐备,像极了远古遗民的非主流杀马特贵族。

    “陈赤,你小子怎么这么慢?哥们儿都等得睡着了。”

    “辣他奶奶的,老娘都快被蚊子咬死了!”

    “怎么样,陈赤,我的【天花烂醉散】还行吧?”

    陈赤不耐烦地道:“行行行,你的【天花烂醉散】又不是没试过,每次都要我夸你一次才乐意?辣他奶奶的,就是这小子居然不喝酒!这可跟传说中的不符啊!”

    “传闻和现实中有出入的嘛,你看他细皮嫩肉的,哪像是烟花之地混出来的?依我看,还是个雏子吧?哈哈哈!”

    “哎哟,小鹿,说的你不是雏子似的,要不哪天哥帮你开开封?”

    “滚!老娘的封皮得留在新婚之夜,不然老头子非扒了我的皮不可!倒是那之后嘛……看你表现吧。”

    “噗!唬你一句尾巴就翘起来了?谁稀罕啊!哈哈哈!”

    ……

    另一边,阿鲁坐在一个独立帐篷里,正眼巴巴地等着罗文回来,赐予它变强的神奇道具……

    ——【随机问卷】——

    问题16:吃冰淇淋不解渴主要是因为它含有什么?

    选项:A.含蛋白质B.含脂肪C.含糖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