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最强新手剑 > 第二十一章 疯狗套
    罗文的回答:D.避邪驱瘟。朱砂、雄黄、香药?辟邪驱蚊,嗯,是驱瘟。

    ——【End】——

    带上【贪食者之齿】的阿鲁,龅突的兔牙在金光中扭曲易形,竟然变成了一口尖锐恐怖的细碎金牙!

    【灵魂徽记】通常不能共享,但解放后的道具却是真实存在的,又没有认主之能,自然没有限定使用者的道理。

    【贪食者之齿】对不食生肉的罗文来说毫无作用,但其实在四星道具中也属于超级稀有的存在!

    它附带技能【贪食】,生食大量血肉能激发‘贪食’特性,增强自愈能力的同时,有极低的几率吸收被捕食者的部分力量。

    这即是说,装备了【贪食者之齿】后的生物将拥有类似食尸鬼的特性,能通过蚕食尸体来恢复体力,治疗伤病!

    这对杀戮种族来说,即是不竭动力的来源,是堪比神器的特性!

    但【贪食者之齿】最可怕的地方却并不在于此,而是那“吸收被捕食者的部分力量”的技能特性!

    尽管从技能描述中就能得知此种特性发生的几率极低,但“极低的几率”却代表着可能!

    赋予不可能之物予可能!

    这即是奇迹之力!

    唯一需要克服的,就是对生食血肉的恐惧。

    ——罗文自认做不到。

    但是一生吃素的兔头人阿鲁,却确信自己能做到!

    ……

    继【贪食者之齿】后,罗文又在拉格纳罗斯发直的目光中凭空取出一只肥大的毛绒狗爪……

    【嗜血之爪】:豺狼人酋长【屠戮者】血爪的右爪凝炼而成的武器,指爪上镶有极细的倒刺,能使伤口不能愈合。

    【稀有度】:☆☆☆

    【属性】:力量+5,攻击距离+1,附带技能“嗜血”。

    【嗜血】:当愤怒的力量洋溢全身,嗜血之爪上将荡起血光,那是嗜血之光,敌人的血液将化为你不竭的动力,有一定几率被血气侵蚀,陷入“嗜血狂化”的状态,失去理智的同时力量暴涨!

    【寄语】:不在战争中死亡,就在战争中疯狂!

    【End】

    罗文将【嗜血之爪】使人易怒的副作用如实阐述,但阿鲁却欢天喜地的接了过去。

    在它看来,这简直是改变兔头人懦弱天性的神器!

    它恨不得时时刻刻戴着!

    ……

    罗文摇头轻笑,等阿鲁从兴奋中平复下来后,他才带着一兔一魔继续前进,并在不久之后发现了仿佛山丘般耸立的巨岩。

    然后他站在正面,对着巨岩挥出了一拳!

    碎石纷飞之际,他们今晚的栖息之地也有了着落。

    ……

    烈炎城距离黑血森林着实不远,徒步行军只需半天功夫,单人赶路只会更快!

    因而在翌日正午之前,罗文就远远看到了烈炎城那绵延数万米的雄威城墙!

    城墙以方石堆砌,赤炎铁水浇灌,铸成之后堪比精钢铁壁,又仿佛一团不灭的巨大火焰永立于青洲以南!

    城名“烈炎”,赤红如炎!

    由远及近,能看到暗红色的城门,这是南门,即正门,九重一体,号【九重门】!

    平日里,【九重门】只打开一重,供马车行人进出。

    遇巨兽坐骑进城,则打开第二重门,八、九米高,绰绰有余。

    唯有战时才开门三重往上,军队阵列其后,一旦门开,如洪水放闸,倾军而出,能碾压众生!

    前日黑血森林异变,虽【烈炎城】上层并不重视,但象征意义的警惕必不可少,因而发了临时禁令,城门进出盘核得更严了。

    罗文缓步而来,正遇一牛车进城,被卫兵盘核,僵持不下。

    赶车的是个老人,须发皆白,年纪甚大。

    拉车的是头【蛮牛】,两角尖锐,能任意弯折,是竞技场中出了名的“斗牛”。

    车上压着货物,整箱堆积,用麻布包着。

    车后坐着一个女娃,肚兜裹胸,纱衣罩体,背靠货物而坐,翘着一双大长腿,有几分姿色。

    青洲气候偏暖,尤其是烈炎城辖区,常年酷暑,因而着装清凉,民俗开放,堪比现代都市。

    禁令下后,进出城门之人就少了许多,几个卫兵不甘寂寞,拦下这辆牛车,以盘查的名义要开箱验货,查封违禁物品。

    也不知箱中是否真的有猫腻,那老头死活不让开箱,便与卫兵争得面红耳赤。

    但这边在争吵,那边却在嬉笑,两个卫兵一左一右拱卫着那女娃,几个黄段子逗得女娃乐不可支,胸前软嫩不时抖动,看得哥儿们眼都直了。

    来去行人不由驻足,也不知是为了看争吵热闹,还是为了看那女娃春光。

    与老头争执的卫兵也不着急,你一言我一语的拖着时间,好让车后的同伴多找些乐子。

    这本是平平常常的一幕,四方城门都时有发生,但落得罗文眼里,就成了光天化日之下调戏良家妇女,虽然事实也正是如此。

    十六岁的刚正少年眼中容得不得半点沙子,遇人不救非侠义所为。

    于是,罗文拨开只会围观、没有作为的人群,欲要阻止卫兵的轻薄之行,当然他不会阻止卫兵盘查货物。

    于是,看清他模样的人群在惊慌中一哄而散,他甚至隐隐听到有人在低语:“乖女儿,记住那张脸没?一定要记住!日后远远看到就要跑,不然引起他的性趣可就糟了!”

    我说,你那女儿才两、三岁,还裹着尿布啊!

    要不要这样?这王霸难道有恋童癖不成?

    能争得城门肥差的卫兵当然不会是没有见识的新兵蛋子,有两个老兵看清罗文的脸后,眼睛都直了,撒腿就冲进城门,也不知是到哪去领赏了。

    罗文早从陈赤口中得知,他大伯王鼎天为了找他,在城中每个酒馆都发了悬赏令,那高额的悬赏金让职业佣兵都看得眼红。

    这时,有几个路人也似想起了那悬赏,瞪着眼睛就往城门内跑,却被默契的卫兵拦住,借着禁令的名义要查他们身份,接过又是一番怒骂争执。

    那边争执起来,这边反而得以放松,赶车的老头拉动牛绳,啪嗒啪嗒就越过城门进了城,车后的女子对着罗文抛了个媚眼,咯咯笑了起来。

    身旁的拉格纳罗斯蹦跶着小短腿,偏要凑到罗文耳边说话,听清它“耳语”的罗文,不由眯起了眼,拧眉看向牛车上的货。

    ——【随机问卷】——

    问题21:你更喜欢女性穿什么长度的裙子?

    选项:A.迷你裙长度B.膝盖长度C.到小腿中间的长度D.到脚边的长度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