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最强新手剑 > 第二十八章 血奴契约
    罗文的回答:1024。

    ——End——

    再重复一遍,罗文今年十六岁,看过尺度最大的书是《金瓶梅》,另一本《肉.蒲团》被他师傅发现后没收了。

    而且他看的是纯文字版,还是古文!

    ……

    解开魔法锁,进入甬道,罗文跟在【地鼠】的后面,有些好奇地观察着这条刻满奇异花纹的金属甬道,这些花纹有些形似藤蔓,有些却如花朵般艳丽,印刻在甬道中,仿佛巨大的壁画,让人颇生惊艳之感。

    【大自然魔纹:草原妖精一族最擅长的建筑魔纹,不但精致美观能美化建筑,而且有聚合阳光、净化空气的作用,能使室内空气长时保持清新,并在需要之时收发光与热,起到照明与维持室温之效。】

    迥异于现代化的文明,却催生出不逊色于现代文明的技术,无论是空中楼阁式的建筑,还是这建筑上的大自然魔纹,都让罗文叹为观止。

    “主人,请往这边走。”

    罗文跟着【地鼠】转入一个岔道,却没注意到【地鼠】对他的称呼已然悄悄改变。

    兜兜转转,最后映入眼帘的是标注有【更衣室】的房间,罗文有些困惑地跟着【地鼠】走了进去,心中不由想道:“进这庭园难道还要换上特定的衣服不成?”

    整间【更衣室】很大,两侧或挂或叠,放有不计其数的衣服,一眼望去琳琅满目,比现代大厦的服装超市还要令人震撼。

    两人站在这服装的海洋里,竟显得出奇的渺小!

    罗文一辈子没见过这么多衣服,这是有别于武力的冲击,当时他就蒙了,还是【地鼠】细心引导,才将他带到【更衣室】中最大的一个换衣间内。

    这换衣间除了比普通的大上几倍,也就三面墙壁都装有镜子的设计让人在意。

    哦,对了,换衣间的门是透明的……

    “主人,请宽衣。”

    【地鼠】将罗文拉到一面镜子前,便伸手抚上他的肩膀,欲要将他那件【新手布衣】脱去。

    察觉到【地鼠】的意图,罗文微微一怔,有些拘谨地说道:“不,还是我自己来吧。”

    “是的,主人。”【地鼠】缩回手,退到一边。

    罗文脱下【新手布衣】后,却忽然意识到自己并没有换洗衣服,因而不由自主地看向【地鼠】,想问他准备的衣服在哪里?

    但在转过头的瞬间,他表情一僵,连忙回头,一抹殷红不由爬上耳根。

    此时,【地鼠】已摘下面罩和兜帽,并解下腰带、拉开衣衫,正在将白色的缠胸部缓缓拉开,该露的不该露的全都露了出来。

    罗文十六岁,从未见过如此动人,哦不,是如此生动的女体。

    他根本不曾想过,全身被黑衣包裹的【地鼠】竟然会是个女性,而且身材匀称纤细,皮肤白皙光滑,并不是那种全攻战斗的肌肉女。

    当罗文要求自己脱衣后,这【地鼠】竟然就在同一个换衣间换起了衣服!

    “不知羞耻,实在不知羞耻!”

    纯情的十六岁少年虽然对大街小巷穿着清凉的女子已经见怪不怪,但直接当面脱衣服的行为还是触及了他的底线。

    但【地鼠】却不知这些,她只是秉着习惯脱去了全身衣物,以初生之姿侍立在罗文身旁,静静等待主人的吩咐。

    一件件衣服滑落的声音不断挑动着罗文的神经,一时的羞恼之后,涌上心头的却是对未知领域的好奇,与渐渐骚动的一颗处子童心。

    二百七十度的镜面将换衣间内的场景反射得一清二楚,罗文只需抬头,就能清晰地从镜中看到所有想要看到的东西。

    但他没有那么做,尽管方才惊鸿一瞥时看到的绝景一直在脑中不停出现。

    “主人,是樱奴做错了什么吗?”

    如铃音般悦耳的声音突然传来,罗文不禁一愣,忍不住回头去看。

    这突然出现的声音他根本没听过,到底是谁?竟然能够无声无息地逼近他的……

    于是,他又再度看到了那具散发着异样魅力的胴体。

    【地鼠】不知何时已经跪下,正仰着头,明眸泛红,泫然欲涕,她一丝不挂的身子更隐隐颤抖,显得极度惧怕。

    从一开始,罗文就发现这【地鼠】对自己极度惧怕,却不知其惧怕的理由,而今终于理解了一些!

    这【地鼠】在外时,其声音显然经过了伪装,而且自称为奴,也就是王霸的女奴,也不知在设定中遭过些什么罪,想来有许多不堪回首之事。

    罗文深吸一口气,胸中的骚动渐渐平复,显露出异于常人的沉稳。

    “你没有做错,是我错了。”

    【黑衣卫之地鼠,真名秦樱,是王霸在六岁时跟着王奇在奴隶市场闲逛时选中的玩伴,后被驯为女奴,又因天资不错,被送入黑衣卫训练营,一年前从训练营脱颖出而,重回王霸身边。】

    “不!主人怎么会错?一定是樱奴的错,请主人责罚!”秦樱声音颤抖,头伏的更低了。

    她这一低头,罗文便在她身上看到了两处纹身般的印记,其中一处置于右腕,是黑衣卫专用的那种主仆印记。

    而另一处,却位于羞耻之处,犹如血滴般的色泽,勾勒出一个鲜艳的【奴】字!

    那是……

    【血奴契约,以血勾连,主奴分明。主人若死,奴隶则死。主人若受伤,奴隶将分担三分之二的伤痛。主人若欲责罚奴隶,只需心中念动,便能使奴隶鲜血化针,从体内穿刺而出,行血针穿体之刑!】

    系统之声,总是来得这么迟。

    罗文突然侧身看向镜中,果然看到在自己的后背靠右肩处,竟不知何时印了一个血红的【主】字!

    “难怪……”

    他不由低喃,难怪这【地鼠】从来没怀疑过他的身份,原来是有这【血奴契约】存在。

    又难怪【地鼠】会如此惧怕他!

    血液化针,从体内穿出!

    这血针穿体之刑,简直让人闻之色变!

    他吐出一口气,下意识摸向【地鼠】的头,就像在抚摸瑟瑟发抖的豚鼠。

    “你起来吧,我不会怪你。”

    然后……

    然后【地鼠】秦樱就真的站起来了。

    全无遮拦!

    ——【随机问卷】——

    问题28:荷兰猪是猪吗?

    选项:A.是B.不是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