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最强新手剑 > 第三十五章 我只是想好好比个剑
    罗文的回答:A.先睁开眼睛。我听说婴儿刚出生时很难睁开眼睛,但师傅说我生来就不会哭,那么应该是选A吧。

    ——【End】——

    炎风扑面,飞沙刺目,【剑奴】被按压在地,脸部与地面狠狠摩擦,痛不欲生。

    “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拼命扭转脑袋,想要去看清楚到底是谁将他压倒在地,但是按在他脑袋上的五根手指仿佛铁焊一般,让他难以挪动丝毫!

    这种感觉……

    似曾相识!

    三十年前【万剑城】毁,被那柄魔鬼之剑支配的人们便拥有如此巨力,城内包括他在内的三十六名超凡剑客和两名突破生命层次到达二阶的剑王之王,都在那仿佛永不枯竭的巨力之下惨败!

    【万剑城】以剑为尊,铸剑舞剑练剑,一向信奉以剑破万法,从不把其它技艺放在眼里,却最终倒在了不可抵御的巨力碾压之下!

    万般剑技都挡不住一拳之威!

    但被那柄剑支配的人,是用生命在挥拳,一拳挥出,生命耗尽,因而才能发挥出巨力。

    那么,这将他压死在地上的怪物,又是从哪里获得的如此巨力?

    不甘心!

    苦心练剑近百年,为何屡屡被单纯到没有道理的力气所碾压?

    怎么能甘心?

    他是超凡剑客,怎么能在剑都不曾拔出的情况下败北?

    【剑奴】狠狠咬着牙,长年不刷牙的恶果终于导致牙龈出血,他尝到了铁锈的味道,也终于从迷茫中惊醒过来!

    他是超凡剑客,他还没有拔剑,他还没有败北!

    他的右手还扣在剑柄之上!

    于是他拼命挣扎吸引身后人的注意,右手五指却在悄悄收紧……

    但他其实完全可以不用这么做的,因为罗文此刻的注意力完全不在他身上。

    ……

    罗文很烦躁,他其实一点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出手,造成现在这个场面真不是什么令人高兴的结果。

    他所希望的,是和【剑奴】站在对等的立场上,一对一的单挑,当然是用剑。

    到时候,他会通过接触将力量调整到与【剑奴】相似的程度,然后单纯地比拼剑术。

    但是万万没想到,那王阳伟居然是抱着杀戮之心而来,明明是堂兄弟,为何要打打杀杀呢?

    几个黑衣卫也不征求他的意见就擅自出动,落得个一人重伤的下场。

    罗文对【神速】没什么感情,但【神速】毕竟是为了保护他而受的伤,当时就算【地鼠】不出手,他也已经蓄势待发。

    而今落得这个局面,这剑却是比不下去了。

    “我只是想好好比个剑,你为什么要伤了我的人?”

    ……

    “剑奴!你在干什么?还不快站起来给老子杀了他!你还想不想要回那个贱婢了!”

    王阳伟因看到不可思议的一幕而略失理智的吼声,彻底打破了短暂的寂静。

    “辣你奶奶的!你这死肥猪没看到我被压在地上不能动吗?”

    【剑奴】心理失衡,差点破口大骂,他明明在悄悄蓄力,准备绝地反击,却被王阳伟一口道破,以致前功尽弃!

    至于前什么攻,尽什么弃,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既然到了这地步,他无可奈何,只能破罐子破摔,立刻拔剑——然后就感到腕部一股巨力袭来,粉碎性骨折!

    “果然……果然被注意到了!死肥猪!”

    腕部的剧痛刺激了他的怒火,使他失口骂了出来。

    他用的是大剑,想要以眼下的姿势从背后拔出,除了要使用秘技外,还必须要猝不及防,不能给人留下反应的时间,否则就会变成现在的下场。

    “左手啊!左手,快用左手啊!你还有左手!你TM不是左手剑吗?”

    王阳伟双目血红,拼命嘶吼,根本不知正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导致【剑奴】失去了唯一的反击机会。

    “完了。”

    【剑奴】却在王阳伟的嘶吼声中,感受到了绝望。

    而果然,他的左手腕也被轻而易举地捏碎。

    至此,他成了不能用剑的废人。

    “就这样结束吧。”

    他缓缓闭上眼睛,城破家亡,他的人生剩下的就只有手中之剑和那个在奴隶车上相识的女人,一个不太美丽的女人,一个从妓女沦落到奴隶的女人。

    【万剑城】的天空下着雨,是铁的颜色,血的味道。

    三十年的仇恨,三十年的屈辱,终于要结束了。

    ……

    恍惚中,后脑上的压力突然消失,他发现身体变得越来越轻松,整个人轻飘飘的,仿佛要飞了起来。

    ……

    罗文抓着【剑奴】的前额,将他提起,发现这【剑奴】已经失了神,与死人无异。

    对一个以剑为生的人来说,没了持剑的手,就等于没了一切。

    “如果以另一种方式见面,或许可以成为好对手,真是可惜!”

    罗文摇摇头,右手轻挥,把【剑奴】扔向王阳伟,后者如何能承受这人肉炸弹般的冲击?当场就被砸飞了出去,直到撞破了身后的拱门,被碎石砖瓦淹没。

    那两个王阳伟带来的黑衣卫,一动没动地看着一直在叫嚣的王阳伟突然被砸了个半死,慢了半拍的神经才反应过来。

    他们嘶吼着向罗文发起冲击,但罗文只是向前走上一步,这两人就被骇得倒退而回,连查看王阳伟是否活着的勇气都没有,像兔子一样逃了。

    “说到兔子,阿鲁和螺丝呢?”

    罗文晃晃头,想着乱七八糟的事,他好像不知不觉就把它们遗忘了。

    “罢了,现在应该还在庭园里吃肉吧。”

    再一想到一只兔子生吃血肉的模样……

    罗文走到废墟前,用脚拨开石块,从碎石中看到了王阳伟的两条腿。

    他歪着脖子想了一想,分别在两条腿上轻轻踩了一脚,然后点点头,转身走了。

    “要怪,只能怪你爹没告诉你什么人是不能招惹的。”

    天可怜见,王鼎天在祠堂丢了脸后,当时就招来了他的两个儿子,告诉他们近日不要去招惹王霸——第三子王启福因为沉迷在爱情的酸臭味中而没有去。

    但王鼎天身为陆地统帅,怎么可能把自己丢尽脸面的事情说出来?

    他只说罗文从黑血森林回来,突然就变强了。

    但无论他说的天花烂醉,没有事实对比就毫无说服力,反而变相地通知两个儿子王霸回来了,可以去收人头了!

    于是,因为人脉广而消息灵通的二儿子王阳伟就先找到了王霸,然后就急匆匆地带着【剑奴】来送人头了。

    说起来,满满的都是泪。

    ——【PS】——

    责编说:简介尽可能再吸引人一点。

    但我属于简介无能的类型,实在想不出什么,故求各位书友相助!

    另,因为本书在签约新书榜上又上一层楼(虽然是因为前面的书到时间撤下来了才有机会上去的,但能争取到这个机会全靠各位书友的推荐票和收藏支持!),所以今晚还有一章加更的。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