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最强新手剑 > 第三十八章 我要上首页,你们答不答应?
    “徐伯,你怎么看?”

    罗文突然抓住徐伯的手,目光锐利地盯着他的眼睛,如此问道。

    徐伯着实被吓了一跳,他凭借着还未老化的大脑和丰富的经验,推断出了和罗文类似的结论,但短暂的震惊之后却是老谋深算的笑,他咧开嘴,故作阴沉地答道:“老爷好色滥情,腐败无能,整日流连妓寨,不但害得夫人寂寞难忍,还害得少主被族人排斥,没有一个美好的童年!这种人,该死!”

    “噗!”罗文实在忍不住,捧腹大笑。

    “噗!”林熙凤也没忍住,笑得花枝乱颤。

    徐伯一头雾水,徒劳警惕。

    “老徐啊,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是这么顽固,一点幽默细胞都没有。”林熙凤提着崴了的脚,单脚跳到徐伯面前,一手按在他的肩膀上,继续埋头大笑。

    罗文悲叹一声,原来你真的是这样的母亲!

    数分钟后,林熙凤才缓过劲来,结过罗文递过来的水一仰头喝了下去,模样豪爽而洒脱,嘴角因此漏出一点乳白色的液体。

    “呜哇!好喝!”林熙凤双眼微眯,玉颈微抬,显出一副异常陶醉的模样,“这水的味道真不错,甜蜜而不失清新,还有股花香的味道,嗯,唇齿留香!小八,这是什么水?”

    “侏罗花的花汁。”罗文淡淡地说道。

    “蛤?”林熙凤顿时一脸懵逼,半晌后见罗文没有反应,仿佛意识到他没有在说笑,当场便蹲下身子呕吐起来!

    侏罗花是什么花?

    是食人花!

    “妈,你怎么一点幽默细胞都没有。”罗文悠然说道。

    一旁老脸通红,不知所以然的徐伯,也接着噗嗤笑了出来。

    也只有在这样的主母面前,徐伯才能放开来笑。

    ……

    侏罗花汁当然是侏罗花汁,罗文并没有开玩笑,只不过他手中的侏罗花汁是【无头注射器】的副产物,属于生命能量转化而来,却是与真正参满血肉的花汁没有一点关系。

    至于王奇的死,虽不能说与王鼎天没有半点关系,但真正的原因还在他自己。

    有时候坊市的传言并非不可信,王奇确实是死于性.病……

    之所以让人难以相信,则是因为王奇本身是一名一百二十级的超凡剑客!

    很难想象一名将肉.体锤炼到极致的超凡剑客会死于病痛!

    王奇还活着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他流连花丛,荤素不忌,从来不做预防措施。

    所以他在不知不觉间得了数十种性.病,这些病分开来并不可怕,但一旦聚集在同一个人身上……

    然后终于在某日,王奇染上了成为最后一根稻草的艾滋病,在免疫力持续下降的当口,积累的病痛一瞬间爆发,让他成了世上第一个死于性.病的超凡剑客!

    顺带一提,林熙凤自从怀上王霸后,就与王奇分房睡,已经十六年没有行过房了……

    当徐伯明白过来自己被母子两人的演技彻底欺骗后,他的表情是这样的:

    (ノ?益?)ノ彡┻━┻

    ……

    罗文发现林熙凤的性子很合他意,不知不觉就开始以“妈”来称呼,渐渐地便有一种陌生的情感滋生而出,让他感到很愉悦。

    也是因为林熙凤的亲和力太强,完全没有主母的架子,和罗文交往时更像大姐姐,而不是母亲,所以罗文才这么容易接受她吧。

    说起来,贵族子弟称呼母亲时一般说的是“母亲”,而不是“妈”。

    林熙凤毕竟是跟着父亲四处跑商长大的,她从骨子里与那些傲慢的贵族不同。

    不过正是这种别具一格的气质,才更让人着迷。

    王鼎天是真的对她非常着迷!

    “你不知道,你大伯红着脸来找我的时候有多可笑!”林熙凤喝了半杯酒,在饭桌上开始口无遮拦起来,“他还说什么王奇死了,他这做哥哥的一定会带弟弟好好照顾我这个弟媳的!这么明显的暗示还当人听不出来?我当时就给了他一巴掌!可惜被他躲了,哎哟!想想就不爽!”

    “放心吧,妈。我一定会帮你扇回来的。”罗文眯着眼笑道。

    他没喝酒,喝得是乳白色的侏罗花汁。

    徐有容窝在角落里喝着闷酒,她不知为何显得有点惧怕王熙凤,一点不敢黏在罗文身边。

    即便这桌丰盛的晚餐是她一手做出来的,她也没敢表功。

    这真是意外的惊喜啊!

    罗文在两女脸上互看了一眼,心想终于找到了克制徐有容的方法。

    酒足饭饱之后,母子俩顶着月光在草坪上漫步,徐有容和徐伯父女俩则负责收拾碗筷,兔头人阿鲁已经拿到了一盒发音石和一叠认字卡片,正咬着牙在秉烛夜读。

    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三个夜晚,罗文感觉自己终于找到了留在这个世界的意义。

    有宠物,有朋友,还有注定精彩的未来在等着自己!

    宠物是阿鲁,朋友是林熙凤,他终究没有立刻将林熙凤当做母亲,也没有当成姐姐,两人更像是朋友,出乎意料地有一些共同语言。

    不是指歌剧,而是指书。

    林熙凤喜欢歌剧,但也爱看书。

    除了对悲剧的看法不同之外,两人对书的喜好倒也相似,映着月光,坐在假山上,相谈甚欢。

    夜幕低垂,罗文沉浸在这温暖的氛围中,久违地感到些许困倦。

    林熙凤凑到他耳边,悄悄地低语了一句,却让他的睡意瞬间被拔除!

    “我知道的,你不是小八。”

    这次不是疑问,而是不容置喙的肯定!

    罗文心中暗叫一声“糟”,终于醒悟过来自己表现得太过明显。

    王霸的设定是出了名的不学无术,文不成武不就,就算他从黑血森林中获得奇遇变强,又在生死危机中参悟人生,性格大变,他也不可能突然变成博览群书的爱书人!

    退一万步,就算他接受了知识灌顶的法术,也不可能表现出如罗文这般的涵养与品位。

    涵养和品位,是需要时间来熏陶的。

    林熙凤突然站了起来,轻飘飘的裙摆拂过罗文的脸颊。

    她轻轻一跃,跳下假山,因脚崴而没站稳,差点摔倒但终究没有,便转过头对着罗文俏皮地笑了笑。

    然后回头,一瘸一拐地向前走去。

    “当悲伤来临的时候,不是单个来的,而是成群结队的。”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默然忍受命运的暴虐的毒箭,或是挺身反抗人世的无涯的苦难,通过斗争把它们扫清,这两种行为,哪一种更高贵?死了,睡着了,什么都完了。”

    “成功的骗子,不必再以说谎为生,因为被骗的人已经成为他的拥护者,我再说什么也是枉然。”

    “脆弱啊,你的名字是女人!”

    她高声念着《哈姆雷特》中的名台词,纤细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远方。

    ……

    罗文认真听着,看着,突然发现这女人并没有表面上的那么简单,看不透,真的看不——糟糕!她在往【天体庭园】走!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