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游戏小说 > 最强新手剑 > 第六十七章 真理之臂
    烈炎城外,风沙扑面,人影婆娑,几个守门的士兵闲来无事,翘着二郎腿在闲聊,聊着聊着,便聊到了罗文的身上,毕竟时下的烈炎城,再没有比他更火的人了。

    其中一个士兵正巧是那日将罗文迎进城的几人之一,这时便不由挺直腰杆,吹嘘起来。

    烈炎城建在无边荒漠之中,因此与外界的交流并不那么紧密,每日进出城门的也都是那些个商贩走卒,偶尔会有长途跋涉而来的冒险者,嘴里总是嚷嚷着“寻找英雄王的宝藏”之类的奇葩言论……

    士兵们便会习惯性地调戏一下那些新面孔,以此来寻点乐子。

    “对了,你们看过今天的晨报没?”

    “还没呢,晨报不都是晚上看的吗?”

    “嘿,今天的晨报可不一般,你瞅瞅。”

    ——【秘密庭园暴光?王家少主金屋藏娇,夜夜笙歌?红袖媒婆恐成最大输家!】

    那士兵不知从哪摸出一张报纸,摊开后便是那行血淋漓的大字!

    另一个士兵顿时来了兴致,但当他偏头去看时,一只手却从他眼前垂落,轻轻巧巧地将报纸抽走。

    抽走报纸的人戴着顶蓑笠,披着个大斗篷,看不出男女。

    “王家少主……说的可是那个王霸?”

    “废话!烈炎城内,除了王霸少爷外,还有谁敢自称王家少主?”

    报纸被抢走,那士兵也不动怒,只是伸出手要将报纸拿回。

    然后,他那只刚刚伸出去的手,就毫无征兆地断了。

    “啊——”

    当断落的手臂在沙地上滚动时,他才后知后觉地惨叫起来,但惨叫声只维持了短短的几个呼吸,就戛然而止。

    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臂,竟感觉不到半点的疼痛!

    明明血还在流,血……

    “啊啊啊——”

    “别叫了,真是难听。”

    另一个人从那抢走报纸之人的身后走出,这人先是弯下腰捡起地上的手臂,然后动作异常粗鲁地将手臂按回了伤口截面。

    士兵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手臂像玩具一样被接上,突然又惨叫起来!

    “哎呀,这不是给你接回去了吗?还叫什么叫?”

    “接,接反了,反了啊!”

    “额……”

    看着那只掌心朝外的手,同样披着斗篷的这第二个人顿时嘿嘿笑了起来:“要不,让山羊再帮你砍掉?长在上面我可没法重新接过。”

    “别闹了。”又一个人从那抢走报纸之人的身后走出,说道,“进城后找到天秤,然后把室女救出来,最后……”

    看报纸的第一人突然抬头,狞笑道:“当然是把这个叫什么王霸的切成碎肉!”

    也就在她口吐恶言之时,烈炎城内突然爆发出一股骇人之极的威压,令她惨然色变!

    却见那万里无云的天空中,道道金光穿刺而下,如雨如剑,勾连天地。

    一只由巨大齿轮拼接而成的巨手,从金光剑雨中猛然穿出,与那高耸入云的尖塔形成并列之势!

    “真理之臂!糟了,天秤有危险!”

    “那个该死的蠢女人!”

    ……

    以白冰匮乏的脑细胞,怕是永远也想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是超远古炼金术的继承者,她的体内流淌着神血,那是她在传承之地找到的最后一滴历经千万年而不朽的真神之血!

    一滴血,就换掉了她一身的血!

    她自称诸神之女,并非虚言,全因那滴神血是得自于真理之神。

    而真理之神是出了名的混血神,他的血液之中混杂了几乎所有远古神明的血!

    真理之神又名“炼金之神”,他在登上神位之前最喜欢拿别人做实验,而在登上神位之后,他有了独一无二的实验体,那就是他自己!

    他是真理之神,最喜欢在自己的身上实践真理。

    因此,白冰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自己的血是最高贵的,即便是真正的神明,也不一定比她的血更有价值!

    因此,她巧用【千机伞】,主动让罗文在她身上施加伤害,这种在普通人眼里很严重的贯穿伤,对拥有神血的她来说不过是一个呼吸间就能痊愈的小伤。

    但这种小伤,却能让人背负无穷的代价!

    这就是【等价交换】,她唯一熟练掌握的炼金术!

    虽然【等价交换】的真实用途并不在于此,但能想到这种用法也算是难为她了。

    如此,一介凡人,对她右肩造成了贯穿伤的罗文,本应该右半身爆碎而死,又或者像那只魅鬼一样,成为她一生的奴隶!

    但为什么,胸口这么冰,这么凉,这么痛?

    白冰低下头,豁然发现自己的胸口出现了一个大洞,是左边的胸口,而不是右边的肩膀。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魅鬼的诅咒依然折磨着她,脑子里被各种杂念充斥,就连胸口的剧痛都显得那么微弱,明明左胸被剜了大洞,明明心脏都消失了……

    她想不明白。

    “为什么,我还活着?”

    ……

    “因为我没有让你死啊。”

    罗文摸了摸左胸破损的衣衫,那【千机伞】刺破了他的衣服,在他左胸口留下了一个几不可见的印痕。

    “等价交换?原来如此。”

    多亏白冰在使用【等价交换】时丝毫没有掩饰,他终于理解了【等价交换】的意义。

    这个炼金术深究起来简直恐怖,它能对施术者和被施术对象的个体价值进行衡量,而且直透本质,不被表象所迷惑。

    也就说是,在它眼中的罗文,是那个各项属性值都远远超过【99999】这个设定上限的罗文,而不是现在这个处于【虚弱】状态的罗文。

    在这种情况下,白冰就算拥有真理之血,与罗文相比也只是一粒微不足道的微尘。

    别说她右肩上的伤,就算她直接被轰杀成渣,罗文也不需付出什么代价。

    而完全相反的是,她在罗文左胸口刺出的那一点痕迹,却需要她用生命……不,就算是三生三世也不足以抵债!

    在绝对公正的天秤衡量之下,她的每一滴骨髓,每一个细胞都背负上了超越极限的债务!

    炼金术与魔法不同,【等价交换】更是超脱于绝大部分的炼金术,它是构建在真理之上的术式!

    超远古炼金术【等价交换】,本就是真理之神开发的神术!

    最终,那债务追根溯源,从她的血液之中,揪出了足以抵债的生命!

    【看到半天不涨的收藏和少得可怜的三江票,心都碎了,继续滚回去码字去……十二点前恐怕赶不回来了,提前求新一周的推荐票!】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