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重卡战车在末世 > 第20章 信号搜索中
    沈聪给塑料兔准备了一杯水,和一块上好的肿瘤猪肉,还有一盆猪血。

    这当然不是沈聪良心发现,觉得吞噬了塑料兔和摩托车的活性,给以的补偿。在末世环境里,除了自己,沈聪不会对任何事物滥发善心。他之所以如此好吃好喝供着塑料兔,目的很简单,为了活性。

    金刚号吸收外界游离活性的速度还是太慢,沈聪也吃不了多少肉食,所以不妨圈养塑料兔和摩托车,作为提供活性的来源。

    他把摩托车直接挂在了金刚号尾部,让它自行吸收活性。

    然后用了十分钟,来体会吞噬带来的好处。金刚号原本的活性,勉强恢复到车身的42%面积,很多电子设备和零备件,都还没来得及合金,距离巅峰的85%差距很大。但是吞噬一次,活性直接增加到了48.5%规模。

    整整增加了6.5%的活性量,这差不多是他四五天的活性摄取总量。

    金刚号得到了快速的提升,交换给沈聪的好处,也是巨大的,沈聪体内的活性也壮大了一股,感觉力气从一牛半之力,提高到了二牛之力。

    当然二牛之力这么low的形容词是沈聪简单的总结,并非真就是以一头牛的力气作为标准单位,事实上沈聪也不知道一头牛的力气是多大。只是身边没有专业测试器材,沈聪也拿不准,自己身体素质的增幅究竟有多大,力气、敏捷、速度、耐力、抗性都很难有准确记录。

    姑且以牛之力作为简单的计量单位。

    吞噬给金刚号和沈聪带来了十足的好处,却也不是没有弊端。沈聪差点自燃了,就是弊端之一,吞噬过来的活性,没有正常摄取那么温和。

    而且沈聪在仔细感受了金刚号的活性分布之后,察觉到了一丝异样。

    金刚号自身的活性对外辐射的频率,与吞噬自摩托车的活性对外辐射的频率,有着细微的差别,并不处在同一个波段上。对这种不同频率的活性,沈聪的意志力就没那么如臂使指了。

    好在随着时间的推移,来自摩托车的不同频率活性,正在向金刚号的频率接近。

    这一渐变形态,有点像是“消化”,或者“同步”。而直接从外界吸收,或者进食肉质,所摄取的活性,并不需要这一过程。

    些微瑕疵无足轻重,吞噬总体来说是利大于弊的,圈养塑料兔也就成为一个既定事实了。

    ……

    这一夜沈聪睡得很舒服。

    第二天天没亮就起床了,爬上金刚号车顶,做了一套早操,练了练拳脚棍棒。当东方天际的鱼肚白,当中跃出一轮红日,大地焕发光明,沈聪已经做完了早操。

    简单吃了两块肿瘤猪肋骨处的油煎肉排,沈聪去检查了一下塑料兔和绿头苍蝇。

    经过一夜修养,塑料兔已经恢复了些许元气,笼子里的肉块也被啃食一光,这样下去过不几天塑料兔就会恢复正常水平。车外尾部悬挂着的摩托车骨架,恢复速度就要慢了许多,沈聪查看之后,得出了结论。

    大概再过半个月,摩托车骨架才能恢复到之前的活性水平——塑料兔没有智商去引导活性,依靠自行吸收,是非常缓慢的过程。

    “半个月吞噬一次,吞噬一次相当于金刚号正常吸收四五天,进度还可以,可以继续圈养下去。”

    随即沈聪又检查了绿头苍蝇。

    纱网里的五只绿头苍蝇,死掉了一只,大概是15天的寿命到了。经过一个多星期的活性肉食喂养,剩下四只苍蝇依然没有异变,体内也没法维持活性,似乎肉质被苍蝇吃了之后,活性就随之逸散。

    这令沈聪不觉有些失望。

    不过,在肉团的一处角落,沈聪发现了一圈白点点——苍蝇下的卵,这又令沈聪来了精神。苍蝇毕竟是太渺小的生物,算上从蛆到蝇也不过一个月的生命周期,很难在这么短时间里,让它变异。

    但是苍蝇繁殖的后代,或许是一个变异的突破口。

    “7月26日上午6点45分,发现一只绿头苍蝇死亡……”在电脑上记录下观察所得信息,沈聪终止了研究。

    他走到驾驶室里,打开天窗,让阳光可以照射进来。

    然后用一台笔记本,代替已经坏掉的显示频,作为地图导航,研究行进路线。根据之前的路径判断,金刚号目前的地理位置,大概是介于无为县城与巢湖市区之间。

    巢湖市原本是地级市,行政撤消后成为合肥下辖的县级市,环抱五大淡水湖之一的巢湖。巢湖市区是沈聪计划前往省城合肥的一处中转站。

    沈聪的始发点是无为县,无为县是芜湖市的下辖县,不过无为县距离隔壁铜陵市更近一些。

    末日没降临之前,沈聪规划了三条线路,一条是向东去芜湖市区,一条是南下铜陵市区,还有就是目前走的这条,北上省城合肥。末日之后,沈聪果断放弃了芜湖市和铜陵市,因为去这两个市需要渡江。

    以末日风暴那场毁灭性的灾难,沈聪推测,长江大桥差不多应该是毁掉了。

    道路已经阻断。

    “如果能够找到208省道,去巢湖市就简单了。”沈聪研究着地图,发出感慨。

    208省道连接无为和巢湖,找到了208省道就不虞迷路了,况且公路也要好走许多。目前的地表环境,坑洼太多,饶是金刚号安装了直径一米五的特种轮胎,依然只能磕磕绊绊的行驶,无法快起来。

    一旦遇到了山路或者水路,或者丘陵地带,金刚号的行驶将会变得更艰难。

    不过转念一想,沈聪又有些叹气:“即便找到了208省道,恐怕也被碎石给遮掩大半,同样不好走……而且,金刚号快没油了。”

    在遭遇史前巨鳄时,侧面的两个油箱都裂开了,损失了大量的柴油。

    现在柴油的储备,还剩下200L左右,以金刚号目前低速运转的损耗,百公里至少耗油60L,大概只能跑三百公里,若是需要推土铲路,行径路程将更短。

    庆幸的是,无为距离巢湖只有四十多公里,巢湖到合肥只有七十多公里,即便在巢湖无法补充到柴油,不出大状况,金刚号依然可以跑到合肥。

    大不了用太阳能电板充电跑,每天跑个半小时,熬也能熬到合肥。

    抬腕看了看机械手表,时间上午7点27分。

    沈聪抛开烦恼,打开了车载电台。

    车载电台是前两天与动力系统一道修好的,其实晚点儿修好也没关系,反正对于能否搜索到信号,沈聪没抱希望。卫星搜索不到、地面基站估计全灭、辐射干扰信号,这都制约电台的信号。

    “滋滋……滋滋……滋滋……”

    果然,沈聪把所有频段搜索一遍,全都是噪音。既然没抱希望,也就无所谓失望,沈聪顺手将调频转到最大,然后就准备关闭电台。

    恰在此时,滋滋声中,忽然传来了几个模糊不清的普通话单词:“……滋滋……东部战……滋滋……南京……收到请……滋滋……”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