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重卡战车在末世 > 第69章 图样图森破
    张天神死了,被朱海峰直接掐断了脖子。

    今晚死的人很多,活下来的,都没有了说话的兴致,只是在默默打扫战场。等沈聪把所有射出去的弩箭一一回收后,朱海峰已经处理好了尸体和伤员。

    或许是见到死掉的人,大部分都死在弩箭之下,所有幸存者,看着沈聪的目光都有些变化。

    倒不至于在看恶魔,但绝对不敢与沈聪目光对视,仿佛沈聪很可怕。

    连朱海峰都有些不敢与沈聪对视了。

    包裹在爆改战甲里的沈聪,就仿佛是一具冷血的杀人机器,哪怕朱海峰自己也杀过人,依然感觉到心头的压抑和恐惧。

    不过他很快就恢复过来:“黄老板,多谢你的援手,屠龙组的人除了死的,都在这里了,吴文俊那边我们尽快赶过去,解决了吴文俊,这伙恶势力团伙就覆灭了,城南的秩序也会恢复,你的柴油还有需要什么物资,看得上眼的,尽管拿走。还有这……骨金,黄老板拿去吧。”

    朱海峰说的骨金,是王栋和张天神的活性核心。

    沈聪有些犹豫。

    进化兽的活性核心,他可以眼睛不眨就剁下来带走,但是人类的活性核心,这确确实实有些挑战心理底线。

    不过思考了几秒钟,他就隐晦的深呼吸一口气,走到王栋身边,拿出獠牙匕首,将王栋的两个肩胛骨刺给剁了下来。

    随即又把张天神两只手的十根刀状指甲给剁了下来,打包收起来:“骨金我拿走了,其它东西我就不要了,我去开车,先过去把屠龙组的老巢抄了,吴文俊必须死。”

    朱海峰嘴角不自然的扯动一下:“哦,好的,好的。”

    经过变种人活性核心这一幕,所有人看沈聪的眼神,更加不自然了。能面不改色将人身上长的骨头给剁下来,这视觉冲击绝对震撼。说白了,眼前这群人,或许已经见过不少生死,但还没有彻底被末世磨灭身为人的道德。

    依然会有对同类的兔死狐悲之感。

    沈聪自己又何尝没有。

    但他早就对自己催眠过,要在末世里,尽可能的冷血,只有让别人怕你,才会不敢针对你。经过今晚的战斗,以及他剁掉变种人身上活性核心的一幕,想必会给这群人留下不可磨灭的一幕。

    只会想着千万不要得罪沈聪,而不是眼红沈聪的装备和车子。

    并且随后还要去杀吴文俊并分赃,沈聪必须震慑这群人,才能顺利拿到自己的那一份收获,别人也不会有意见。

    回去的路上,沈聪不说话,朱海峰也有些沉默。

    最后还是朱海峰先开口:“今晚……真畅快,感觉现在整个人都念头通达了。”

    沈聪没接话。

    朱海峰继续自语式的感慨:“我老家是南陵县的,16年降大暴雨,我家的村子被水淹了,我们在坡地上被困住了,又累又饿又渴,互相鼓励要坚持,等政府救援。旁人根本无法体会那种心情。”

    “然后部队来了,我那个时候就感觉,自己获救了,感谢国家感谢军人。”朱海峰指了指押送俘虏的褚健,“褚健也是一样,居巢区农贸市场大火,他被消防兵救出来的。”

    沈聪还是没接话,但是能够体会朱海峰的心情。当初他父母出车祸,因为家里没别的亲人了,居委会出面帮他料理的父母后事,政府帮追的赔偿款,学校老师也几次来劝他继续上学。

    虽然对肇事者无比愤恨,但是对帮助过自己的人,沈聪依然万分感激。

    可惜后来自我封闭,没有去感谢过那些人。

    很惭愧。

    “大灾变之后,我们从地底下走出来,我以为大家会团结互助,等待政府救援,但是政府没了啊……后来我们就建了暗部,吹牛逼说要抚平乱世,哈哈……再后来军区来人,把进化者和家属都带走了,我不愿意,因为居巢区还有很多人需要帮助,我们留在了新组建的消防队。”

    “消防队内斗的厉害,张天神这种人渣杀人、放火、强.奸竟然没人过问,只是把他赶出去了主城区。我觉得不应该这样,我们还是人,不是原始人,也不是畜生。”

    说着说着他就激动了:“我一直在想,为什么现在,大家都变成这样子了。后来想通了,因为没有一个强势的政府,没有能让人寄予希望的后盾。地震、洪水中受灾的人之所以互相帮助,而不是抢夺对方的生存机会,是因为他们都知道,只要坚持一下,政府会来救援的!”

    “现在政府已经不存在了,世界都毁的一干二净了,好不容易等来了军区的人,却把进化者都带走了,不顾我们的死活……没了希望,人心就崩坏了!”

    “必须把屠龙组以张天神为首的人渣杀掉,才能组织起来所有幸存者自救,我找过王根,他反说我图样图森破,呵呵……总之,黄老板,谢了。”朱海峰想拍拍沈聪的肩膀,表示感谢。

    不过沈聪直接往旁边走远两步,与朱海峰保持着一个可以反应过来的距离。

    尽管朱海峰说得很煽情,但在沈聪眼里,依然是必须提防的对象。

    或许他心里对朱海峰是有佩服的。

    他做不到坚持正义,但是佩服坚持做到的人,在末世里,如果多一些朱海峰这样天真的人,情形也许会大不相同。

    ……

    沈聪回到了金刚号车上,并喊来了李老头,带上李老头的拾荒小队,去三合村准备搬运柴油。

    当然,他开车,李老头几个人步行。

    朱海峰则带人把俘虏和伤员,交给了另一群面黄肌瘦的幸存者,应该是他组织的自救组织。接着又带着没受伤的几个队员,跟着沈聪一道,奔向三合村屠龙组的老巢。

    屠龙组的主力已经被一网打尽,留下来的都是些弱者。

    不需要沈聪出手,朱海峰就带人将伤的不能走路、依然还在啪啪啪的吴文俊找了出来,然后当着不少幸存者的面,宣布了对方“强.奸、杀人”等罪行。

    或许朱海峰有些理想化的天真,但他并非心慈手软的圣母。

    哐当!

    一刀剁了吴文俊的脑袋。

    2022年8月18日凌晨,横行在城南的屠龙组就这么灭掉了,三名变种人首恶除掉,剩下的俘虏朱海峰计划等劳动改造后再放出。

    当吴文俊的脑袋被褚健拿着,递给跟随过来的幸存者观看时,躲在一旁的沈聪,分明看到了一股生气从这些麻木的幸存者身上升起……被关押的女人,被殴打的老者,饥饿的孩童,愤怒的壮汉……

    “去搬柴油。”

    沈聪瞥了一眼大声宣布要成立“城南幸存者互助救援队”的朱海峰,对想要去搀和的张友海说。

    张友海回过味来,忙点头:“哦,好。”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