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重卡战车在末世 > 第77章 强蚁酸的威慑
    “想害我的,打不过的我跑!”

    “打得过的,全都给我去死!”

    “两个!”

    弹弓在这一刻,发挥了远比手弩和手枪更有效果的作用。

    手枪子弹动能很足,但不具备骨金武器的锐化能力,无法穿甲;獠牙箭矢威力最猛,但是更换箭矢速度偏慢,而且射击姿势也要充分准备;唯有弹弓配合属于骨金武器的弹丸,用最简单的方式,充分释放了沈聪Lv0.955的战斗力。

    “三个!”

    “四个!”

    一眨眼功夫,四个王根的手下,被沈聪爆头,横死当场。

    连杀四人,沈聪仿佛化身为夜魔,给王根的手下种上死神的恐惧。他本人依然心如止水的寻找目标,或许他会在事后,对着别人的尸体,猫哭耗子般的感慨几许。但是杀人时刻,绝对没有半点儿手软的迹象。

    王根大本营的人已经不敢冒头,拖斗那里,还有几个活着的,其中就有陶大倩,拿着手枪,不停的开枪。

    沈聪直接找到陶大倩方向,换上兵角弹丸,一发打去。

    啪嗒,打在了背后的石头上,陶大倩的反应速度显然远超普通人,竟然躲开了沈聪的射击。不过这一击,也把陶大倩惊出了冷汗,弹丸竟然深深嵌入了石头中。他不敢再开枪,忙着往拖斗后面躲去。

    啪嗒!

    沈聪的弹弓射击速度非常快,陶大倩还没躲好,沈聪就已经射出一颗兵角弹丸,打中了他的手臂,一声惨叫,血花四溅。

    一恍惚间,外面陷入了寂静,被沈聪一个人反压制住了对手的火力。

    这时候,沈聪才把窗户打开,紧盯着大本营。王根已经借着机会躲回了大本营,并且扬言要用炸药包来炸金刚号。沈聪没试过炸药包的威力,不知道会对金刚号造成多大的伤害,所以他要找到王根出手的痕迹,把王根当场射死。

    射死之后,炸药包再强,扔不过来就是白搭。

    寂静持续了好几分钟。

    黑夜仿佛择人而噬的猛兽,让所有声音都消失。

    说好要抱炸药包的王根,并未露面。

    夜色如水,月光浪漫,沈聪眯着眼睛思量,要么对方在筹备一个大招,要么对方惧怕了自己的杀伤力,更有可能是在等一个合适的机会。

    “你不出来,我逼你出来!”

    沈聪深手从爆改战甲的兜里,摸出了准备好的强蚁酸小瓶,这一小瓶,足以消弭Lv0.3的活性量。他打算用强蚁酸,去腐蚀王根的悍马车,王根也就是Lv0.541,只要两瓶,沈聪就能把他的悍马车直接弄死。

    这强蚁酸可是沈聪提取了几百只短猛工蚁的嗉囊凝聚全部的量。

    利用弹弓,沈聪将一小瓶强蚁酸,砸进了悍马车里。

    顿时,悍马车里升腾起了一团白烟,在夜幕中格外醒目。

    距离三十多米远,沈聪依然可以感受到,悍马车的活性辐射,产生了巨大的波动,强度迅速衰弱下去。

    一不做二不休。

    沈聪正想投射第二瓶强蚁酸的时候,王根冲了出来,他全身穿着盔甲,手上拿着一面巨大的钢板作为盾牌。

    “住手!黄老板!”

    王根举着盾牌靠进了悍马车,嘴里兀自说道:“黄老板,我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还是我王根什么地方做得不对,得罪了黄老板你?”

    沈聪冷淡的看了一眼防御得很好的王根,犹豫着是直接把悍马车解决掉,还是跟王根继续扯皮找机会把他杀了。

    根据他自己的经验,当身为核心的本人强化起来了,就算悍马车“死”掉了,短时间里核心本人也没有太大问题。这不像很弱的塑料兔,摩托车被蚂蚁啃食了,它也就直接死了。当初被狗鳄袭击,金刚号也濒临死亡,沈聪却还好好的不受影响。

    核心和载具之间,既是统一的生命体,又是相对独立的个体。

    也就是说,现在把悍马车报废,王根也不会有多大事,反而会鱼死网破拼一波。报废的悍马车,也没有了价值。

    思量定,沈聪选择回应王根:“你觉得这个时候还需要遮遮掩掩吗?”

    “我遮掩什么了黄老板,你是不是误会了,我根本不知道你是什么原因不分青红皂白,就杀了我这么多兄弟好吧!”

    “哼!”王根在掩饰,沈聪便继续套路,“你以为你在牡丹路桥的手笔,我会不知道?”

    王根迟疑了一下,随即嚷起来:“误会啊,这完全是误会,我在牡丹路桥干什么了,我什么也没有干!黄老板,你讲讲道理好吧,我连张天神几次过来找茬,都没有对他下狠手,有什么理由对你下手!”

    这个理由确实很好,如果没有之前那一丝迟疑,沈聪也不免要认为自己多想了。

    然而这一丝迟疑对于沈聪来说,完全就是最赤果果的证据了,他总是能够通过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联想到无数。

    “不说实话,先废了你的悍马车!”沈聪立刻威胁,说着,将弹弓在一次举起来。

    “别!你要我说什么实话,我说的全都是实话。”

    “不见棺材不落泪。”沈聪猛然拉开弹弓。

    王根借着月色,看得很清楚,沈聪在车厢里,拉开弹弓,准备射击。这一刻王根终于撑不下去了:“好了,我认栽了,黄老板住手吧,我认栽了!确实,我让人在牡丹路桥埋伏了炸药,我认栽,我愿意赔偿黄老板的损失!”

    ……

    王根认栽,愿意以柴油作为赔偿。

    沈聪答应了,于是王根让他的小弟们都出来,把武器全都丢在地上,试图让沈聪放心。连他自己也把钢板盾牌丢在了地上,摆出了一副屈服的姿态。陶大倩则捂着胳膊,与王根站在了一起。

    “黄老板,你比我们见过的进化者都强,这波我陶大倩服了。”陶大倩冲着窗口比划了一个大拇指,“这件事我们做的不地道,我们愿意赔偿黄老板的损失,以后再见到黄老板,保证退避三舍。”

    王根也大声的说:“是的,大家都是进化者,只要黄老板高抬贵手,我王根记下黄老板的人情,日后但有吩咐,我王根立马照办!”

    这两人,言辞诚恳,表现也很坦然,一副打不过就乖乖认怂的样子。

    手下几个小弟,也是乱糟糟的七嘴八舌,说这些认怂的话。

    但是沈聪却在冷笑,这一切不过是装模作样,金刚号的雷达还在运转,周围百十米内的情况,全都显示在笔记本屏幕上。表面上王根和陶大倩认怂了,把武器都扔了,但是有几个光点已经绕远路,兜了一个圈,往金刚号摸过来。

    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