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大道之争 > 第二十四章 战强敌
    看着那黑衣修士朝着自己所在的方向过来,方哲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在荒郊野外和一个陌生修士相遇,而且还是一个修士比自己更高的修士相遇,对于任何一个修士而言都不是什么好事情。

    更关键的是,眼前的这个黑衣修士明显是有目的的,要不然的话落仙山脉这么大,他也不会来到这座雪峰,即便是来到了雪峰,这座雪峰的面积也不算小,他也不会直接朝着自己所在的方位过来。

    方哲并不认为是那人发现了自己的踪迹,所以才会过来,很明显他应该是和自己一样,来这雪峰是有目的的。

    兴许他的目的和自己一样,也是九星天蝎,兴许又是其他目的。

    然而不管是那种情况,对于方哲而言,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那黑衣修士逐渐靠近后,很快就是发现了妖魄草所在的山谷的异样。

    这倒不是因为他发现了已经藏身在阵法之中的方哲,而是他发现了阵法的踪迹。

    方哲在这片小山谷布置的正是他往日用来镇守洞府的阵盘:蛮牛阵,这种阵法并不是以隐匿著称,而是一种综合性的阵法,各种神通都有一些,但是都不强。

    其隐匿神通要想瞒过三级以及三级以下的妖兽,问题不大,要是想要瞒过练气后期的人类修士,而且还是近距离上的练气后期修士,可能性无限等于零。

    黑衣修士察觉到了阵法的痕迹后,其俊秀的脸庞露出一丝疑惑,不过很快就是反应了过来,直接手一招就是祭出了一面黑色小旗,小旗很快迎风而涨,而后喷出了团团黑雾在他身形凝练成一柄通体黝黑的飞剑。

    黑雾所化的黑剑静静的漂浮在他的身前,而不久后这黑衣修士就是轻喝一声:“去!”

    下一瞬间,这黑剑就是在原地消失不见,再细看却是已经是飞到了蛮牛阵的边缘,黑剑的来袭迅速引起了蛮牛阵的防御效能。

    顿时间,黑剑前方的半空泛出一阵涟漪,蛮牛阵的防护罩已经是被激发了出来。

    那黑衣修士似乎也是认得这种阵法,当即就是自言自语道:“蛮牛阵!”

    当即那黑衣修士就是冷喝一声:“里头的道友出来吧,要不然的话,赵某可就不客气了,别以为凭借区区一座蛮牛阵就能够阻挡赵某!”

    说罢,他也是尽数放出了法力波动,阵内的方哲感受到黑衣修士的法力波动后,脸色就更难看,这是练气大圆满修士才能够拥有的灵压。

    方哲这些年接触过的修士并不算少,也是见过一些筑基期修士,至于练气后期修士更是接触的多了。

    眼前的这个黑衣修士,断然不可能是筑基期的前辈修士,因为如果那黑衣修士是一个筑基期修士的话,他根本就不用多余的废话,随手一击就能够破除自己的蛮牛阵,击杀方哲并不会比捏死一只蚂蚁困难多少。

    同时这黑衣修士也不是寻常的练气后期修士,因为他身上的法力波动要比方哲以往见过的所有练气后期修士都要更加强大。

    所以眼前的这个黑衣修士,只能是练气大圆满的修士,距离筑基只有一步之遥,乃是练气期里最顶阶的存在。

    纵然方哲现在都没有搞明白眼前的这黑衣修士为什么要主动攻击自己,他自己猜测无非就是自己阻挡了他的某种目的。

    又或者干脆就是:自己只是倒霉的遇上了他!

    在荒郊野外,尤其是寻宝之地,修士之间的生死争斗有时候根本就不需要理由的,杀掉对方,夺取对方的灵石和宝物以供自己修炼,这种事是稀松平常的。败者失去所有身家,包括性命,胜者则是能够在修炼路上走的更远。

    不管对方是因为什么缘故攻击自己,但是现在纠结这些已经是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自己该如何面对?

    撤去蛮牛阵出去相见自然是不行的,到时候对方极有可能顺手就把他给杀了,不管这种几率有多大,但是方哲向来没有把性命让别人操控的习惯。

    这个时候,阵外的黑衣修士看着蛮牛阵皱眉了片刻,期间还是回头看了一眼天空,隐约露出了一丝恐惧之色。

    半响后,只见这黑衣修士深吸了口气,再看已经是面露鉴定,然后口喝:“既然如此,我倒是要看看你能守多久!”

    说罢,他就已经是催动那柄黑雾所化的黑剑再一次朝着蛮牛阵疾驰而去,紧接着蛮牛阵的防护罩上则是开始传来阵阵巨响。

    随着对方的攻击,蛮牛阵阵盘上的灵石也是在快速消耗着,以对方的修为来看,只怕让他再攻击片刻,这蛮牛阵就会被攻破。

    想到这里,方哲一方面赶紧的给蛮牛阵添加灵石,避免灵石的灵气被消耗完毕。

    另外一方面他也是祭出了白玉扇,然后打出道道白光,道道白光透过防护罩,然后径直飞向黑衣修士。

    只不过这种程度的攻击对于黑衣修士来说明显作用不大,黑衣修士根本就没有放松对阵法的攻击。

    一刻钟后,看着已经非常淡薄,彷佛随时都要破灭的蛮牛阵防护罩,方哲一咬牙,然后下一息,他的手上已经是赫然多出了五张符箓,这五张符箓样式相同,并泛着红光,而其中的一张符箓则是和另外的几张符箓有着明显的区别。

    这五张符箓,其中的四张乃是方哲自行炼制的伪火鸦符,但是其中一张却是方哲花费了巨额灵石才购入的中阶符箓火鸦符。

    “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要用上这中阶符箓了!”方哲看着这枚火鸦符,脸上露出了明显的不舍之色,这可是他仅有的两张中阶符箓,乃是他压箱底的保命手段。

    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不用出来的话恐怕是难以脱身,甚至有可能陨落。

    透过防护罩,方哲见到那黑衣修士依旧操控着黑雾所化的黑剑在攻击阵法,而阵法已经是摇摇欲坠。

    黑衣修士看着越来越淡薄的防护罩,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心中暗道:里头的人挡了自己这么久,差点就让他坏了我的大事。不过还好,应该用不了多久就能够攻破这阵法了,自己应该还有足够的时间去完成那件事!

    只是,希望他们不要那么快追来!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又是回头看了眼背后的天空,晴朗而空无一物的天空似乎存在着某种让他极为忌惮的存在一样,只是看着虚空都能让他露出惧怕的神色。

    蛮牛阵的防护罩越来越淡薄,眼看着只要最后一击就能够攻破阵法的时候,里头一直没有出声的阵法内却是传来一声:“我希望你身上有足够的宝物!”

    方哲的话音落下后,蛮牛阵内突然传来了一股恐怖之极的灵压,紧接着就是可以看见四只脸盆大小的火鸦从阵内猛扑而出。

    “火鸦?中阶符箓?”黑衣修士就算再没见识,但是也能够通过这火鸦的外形得知:这要么是筑基期修士施展的火鸦术,要么是封印了火鸦术的中阶符箓,而不管是哪一种,都不是他这个练气期修士所能够抵抗的。

    面对相当于筑基期修士的一击之力的中阶符箓,如果没有相对应的中阶防御符箓对抗,又或者没有其他特殊的保命神通,练气期修士是绝对没有可能能够挡得住的,那怕是练气大圆满修士也同样如此。

    而更让他绝望的是,这飞来的火鸦竟然还不是一只,而是足足有四只之多,里头的到底是什么人,难不成是什么深受长辈喜爱的天才弟子不成?要不然的话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中阶符箓。

    面对中阶符箓,他根本就不敢怠慢,身前的黑色小旗又是快速喷出了一大团黑雾,甚至他还咬破舌尖,喷出了一口精血来,黑雾和精血快速形成了一块块尺余大小的盾牌,然后围绕在他四周。

    他刚做完这一切,那四只火鸦已经是飞到了他的身前,下一瞬间,四只火鸦分别从多个方向冲向了他。

    就当黑衣修士以为自己命不久矣的时候,却是惊喜的发现:自己的盾牌竟然真的成功拦下了这四只火鸦。

    “哈哈,天不绝我,这种徒有其表的东西也好意思拿出来,等下我要把你抽魂炼魄……!”赵姓黑衣修士哈哈大笑一声,脸上是充满了狂妄!

    此时,方哲却是静静的看着黑衣修士,还有他刚祭出,已经是扑向黑衣修士的第五只火鸦!

    看着火鸦扑向黑衣修士,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