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大道之争 > 第二十九章 虚伪合作
    不用多久,这三人就是来到了雪峰之上,然后就是直奔妖魄草所在的山谷而去,带路的那两名老者彷佛是来过这里,因此是没有寻找,直接就是穿过了幻化石壁,然后是来到了通道之中,不过他们刚抵达通道的时候,为首的红衣少年孙老怪立即就是皱起了眉头:“前面有人!”

    听到这话,前面的两名老者也是面露谨慎起来,他们的修为一个是筑基中期,一个只是筑基初期,修为远远没有筑基后期的孙老怪高,这神识自然也是远远不如。

    “前面有人?怎么可能,这地方极为隐秘,如果没有地图的话根本就不知道这里还有着一个古修士的洞府,难不成有其他人发现了?”其一名筑基中期的老者如此道。

    “付老六,难不成你还觉得我错了不成,前边是不是有人,我们过去一探就知!”孙老怪面露不满的看了眼付老六。

    付老六想要说什么,但是一旁的那个筑基初期的老者却是及时给了他一个眼神,然后就是露出媚笑道:“孙老莫怪,我们兄弟修为低微,神识远不如您老人家!”

    孙老怪冷哼一声,也是不再管这付家兄弟,当即就是径直向前,不过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手上已经凭空出现了一盏样式古朴的油灯,油灯上的灯芯散发着若有若无,彷佛随时都会消失一样的红色火苗。

    后头的付老六看着先行过去的孙老怪,脸色不由得阴沉了起来,不过这个时候他却是接到道了旁边付老三的密语传音:“六弟别意气用事,现在对我们最重要的是获得古修洞府里的宝物,其他不管什么都是往后压一压!”

    听到付老三如此说,付老六也是暗自叹了口气,然后同样密语传音道:“三哥放心,我知道事情轻重!”

    他们付家兄弟乃是落仙城外一个中型修真家族里的人,这两兄弟还是嫡亲兄弟,双双修为已经百年之久,但是对于筑基期修士而言,中型修真家族已经无法给他们带来多少的臂助,他们各自已经是被瓶颈困扰多年,一年前,他们是偶然间遇上了频临死亡的青剑门练气后期修士,虽然对方是赵国修真界林呵呵呵有名的五大宗门弟子,但是他们依旧没有什么顾忌,直接来了个杀人夺宝。

    最后还不忘用极为歹毒的搜魂秘术对那青剑门的练气后期修士进行了搜魂,从他的记忆里得知了这座古修洞府的消息。

    那青剑门的练气后期修士是和门中的另外一个赵姓修士一起前往落仙山脉探宝,并发现了一张藏宝图,藏宝图所示的乃是一个古修士洞府的所在以及破解阵法的方法,可惜的是,这张藏宝图玉简被发现了后,玉简上所示说要虚空石才能够破解禁制,而巧合的是,青剑门的某位结丹期长老用于镇压洞府的一种宝物就是虚空石。

    赵姓修士提议联手盗取虚空石,然后去古修士的洞府探险,但是那青剑门的练气后期修士却是因为害怕,所以不答应。

    只是没有想到赵姓修士也是心狠手辣之辈,见他不同意,为了保守秘密竟然是偷袭他,想要击杀此人保守秘密。

    但是他更没有想到的是,他好不容易从赵姓修士手中逃了出来,却又是落在了付家兄弟手里。

    而这些人更加没有想到的是,赵姓修士千辛万苦,趁着门中诸多前辈长老们都不在的时候,突然是盗走了镇压洞府的虚空石,然后跑到了雪峰探寻古修士的洞府,只是倒霉的他探宝之路还没有开始,就已经是被方哲击杀,古修士洞府的玉简以及虚空石都是落在了方哲手中。

    付家兄弟得知古修士洞府的存在后,依照消息在不久前就来过这雪峰,但是他们没有破解石门禁制的方法,同时修为也有限,因此是被石门所阻挡,只能会空手而回。

    不过不甘心的他们,则是冒险找到了散修中修为较高的孙老怪,孙老怪虽然外貌上看起来只是一个十来岁的少年,但是据传是因为他在少年时期曾经服用过驻颜灵药,因此容貌一直都是保持在十六岁的时候。

    但实际上,这个孙老怪的年纪已经是将近两百岁了,一身修为乃是筑基后期。

    大显将近的孙老怪听闻有古修士的洞府后,尽管他也知道付家兄弟不坏好心,但是为了最后一次突破瓶颈的机会,为了能够哪怕是非常渺茫的一丝结丹机会,他也是答应了和付家兄弟一起来寻宝。

    这付家兄弟和孙老怪,他们都是被瓶颈所困扰,只要有一丝突破瓶颈的机会,他们都是不会轻易放弃的,哪怕是前路面临着诸多未知的危险。

    这孙老怪为首,付家兄弟在后,他们是很快就抵达了通道的近处,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是看见了已经化为碎片的石门。

    “难道他们走了?”后面的付老六已经是过了石门,然后看到的是空无一人的石室。

    但是一旁的孙老怪却是轻喝一声:“两位道友出来吧,再躲躲藏藏的话,可就不要怪孙某不客气了!”

    他的话音刚落下,空气就是逐渐浮现了两个人影,正是玉宁晨和过薇儿两人,玉宁晨面带微笑道:“不愧是散修中大名鼎鼎的孙老,这神识恐怕对比起筑基期大圆满的修士也不输多少了吧!”

    “你们是谁?”孙老怪看着眼前的这一男一女,男的修为是在筑基中期,女的只有筑基初期,但是孙老怪的神识过人,已经是从这两人的身上感应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尤其是那男子背着的那柄青色长剑,里面似乎蕴含了颇为惊人的灵压波动。

    付家兄弟一看这两人,再看看青衣男子,他们立即就是认得出来,眼前的这一男一女乃是赵国五大宗门之一,青剑门的弟子。

    因为这两人身上穿着的衣服上,有着明显的青剑门标示,而不久前他们还刚杀了一个同样有着这种标示的青剑门弟子呢。

    “在下青剑门玉宁,这位是我师妹过薇儿。玉某可有些好奇,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玉宁晨看着眼前的这三人,语气依旧平淡,彷佛并不看到孙老怪筑基后期的修为一样。

    而更让后头付家兄弟奇怪的是,向来狂妄自大,一言不合就要杀人夺宝的孙老怪面对这一男一女的时候,竟然是没有第一时间出手,只要目前是看不到他出手的意思。

    从修为上来看,对方不过是筑基中期和筑基后期,而自己这边三人一个筑基后期,一个筑基中期和一个筑基初期,打起来应当是胜算极大的。

    但是他们的想法和孙老怪的想法去却是不同,听到这两人是青剑门弟子的时候,孙老怪就已经是在心中暗自盘算了起来。

    这一男一女虽然修为看起来比自己低,但是他们可是青剑门的弟子,而那些大门派的弟子虽然可能说在争斗经验上比不过自己这些散修,但是他们的修炼功法大多犀利,尤其是青剑门的修士大多战斗力强悍。

    青剑门,自诩为剑修门派,门中修士多使用飞剑类的宝物,修炼的功法也是和真正剑修有所联系。

    这个门派的所谓剑修尽管不是真正的剑修,充其量只能算是效仿剑修,使用飞剑的修士,但是他们的战斗力已经不容小窥。

    其他的先不去说,只是那玉宁晨背着的那柄长剑,就是给孙老怪带来了一丝危险的感觉。

    再说了,孙老怪又不傻,他也是很清楚进入古修士洞府后,付家兄弟肯定不会乖乖的让出宝物,到时候不管是分账不匀,还是因为其他的原因,一场争夺是极有可能的。

    因此,在没有绝对的时候,他可不愿意先和这两名青剑门的修士打一场,这样岂不是便宜了付家兄弟。

    这五人接下来的时间就是静静的站着,气氛有些诡异,大家都是知道对方是潜在的敌人,一战似乎是不可避免的,但是谁都不愿意先打起来,然后让他人获益。

    所以沉默了一番后,孙老怪是主动开口道:“我看这阵法应该是传送阵吧,而且你们应该也是没有破解吧?”

    苏老怪的见识不凡,一眼就是看出来地面上的阵法纹路乃是一个传送阵,至于说为什么认定这青剑门的两个修士无法破解阵法,理由很简单:如果他们能够破解阵法的,早就通过阵法传送走了,那里还会在这里等着。

    “付家老三对阵法一道颇有研究,能不能让他先看看,我们如此这么干等着,不如先合力把这阵法给破解了再说?”

    玉宁晨和过薇儿对视一眼,然后玉宁晨道:“付道友请便!”

    付老三也是不客气,而且他对阵法一道的研究比过薇儿更深入,只见他仔细观察了阵法的纹路后,然后道:“这应该是一个短距离的传送阵,而且还是一种数千年前颇为流行的传送阵,需要一些特殊的法决才能够激发,并调动天地灵气完成传送,不过……”

    “如果我们能够提供足够的中品灵石,用以代替阵法所吸取的天地灵气的话,那么倒是可以直接强行激发此阵进行传送!”

    听到付老三这么说,在场的这几个人都是面露喜色,孙老怪是因为即将到手的古修士的宝物,而玉宁晨两人则是因为可以通过这传送阵,然后去追击叛徒夺回虚空石。

    “那还等什么!”孙老怪如此道。

    ————

    投推荐票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