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大道之争 > 第四十二章 孙老怪的疯狂
    接下来,方哲是改变了策略,他并没有执着去击杀孙老怪,而是保护那座石碑,每当孙老怪试图攻向石碑的时候,方哲的白玉扇就会恰到好处的拦截并攻击他。

    眼看数次对石碑的攻击都被方哲所阻拦,那孙老怪已经满脸的愤怒,以他现在的状态,只要摧毁这座控制法力和神识禁锢的石碑才有活路,只要摧毁了这座石碑,他就能够恢复法力,一旦恢复法力后,以他筑基后期的修为,身上的这点伤势不值一提,灭杀方哲更是不费吹灰之力。

    但是反过来,如果无法摧毁这座石碑,和方哲这么耗下去,身受重伤的他是无法对付方哲的,也许能够拖一时半刻,但是最后死的肯定是他。

    咬了咬牙后,他是不顾会再一次受伤,竟然是抬起右手断臂的上半截去阻拦方哲的白玉扇攻击,完好的左手继续攻击石碑。

    但是方哲却是冷哼一声,虽然现在他无法做到最孙老怪一击毙命,但是阻拦他攻击石碑还是可以办到的。

    只见他手中的白玉扇在半空中划过一道残影,下一瞬间就是落在已经即将接近石碑的孙老怪左手之上,寒光闪过之后,孙老怪怪叫一声‘啊’!

    再看,只见他的左手的手腕处已经是被整个切断,手掌直接掉落在地上。

    孙老怪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的同时又见方哲大脚一抬,一脚把孙老怪踹飞了丈余。

    受到重创的孙老怪倒飞出去后倒在地上,口中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方哲冷哼一声,如果不是孙老怪一心只想摧毁石碑的话,恐怕他还没有机会这么快重创他,而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他依旧手持白玉扇,一身沾染了灰尘的白袍,白袍上血迹斑斑,如同春天里的桃花映红了蓝天里的白云一样。

    此时他的眼中,挣扎着甚至爬不起来的孙老怪已经是个死人了。

    孙老怪这个时候,也是忍着剧烈的疼痛,挣扎着想要爬了起来,但是双手被断的他却是挣扎了几次都没能爬起来,现在的他一身红衣早已经是破破烂烂,血迹和红衣掺和到了一起,却是看不出到底沾染了多少血迹,其右手的小臂早已经被幻兽扯断,而左手刚被方哲斩断了手掌,来不及止血的断腕处依旧不断有鲜血流出。

    孙老怪挣扎着,虽然没能爬起来,但是也通过翻身坐了起来,脸上露出像是不甘,又像是自嘲的神色:“想不到,我孙某修行两百年,遇到过的危险不计其数,但是却没有想到,竟然会栽在你这个练气期的小辈身上!”

    言罢,竟然是哈哈大笑起来,大笑中依旧带有对命运的不甘和对方哲的怨恨:“哈哈,哈哈,我孙某既然活不成了,那么就让我们一起死吧!”

    哈哈,哈哈!

    狂笑声依旧在继续,而孙老怪狂笑的同时,也不知道孙老怪做了什么,其身形竟然是突然快速膨胀了起来,看到这一幕,方哲心中大骇,嘴里喃喃道:“自爆!”

    方哲修为虽然不高,也从来没有见过修士自爆,但是没见过不代表他不知道,只是他有些奇怪,孙老怪明明已经被禁锢法力和神识,为何还能够自爆?

    很显然,孙老怪是不会告诉他答案了,只见孙老怪的身形膨胀的越来越大,如同一个气球一样。

    而方哲也是神色大骇,身形一缩,就是躲在了石碑后面,以他现在的状态,要想躲避孙老怪自爆而形成的巨大威力,基本是不现实的事。

    他所能够期待的就是,这石碑能够减弱孙老怪自爆的威能。

    当方哲的身形刚躲在石碑后面的时候,孙老怪的身体都已经膨胀的如同巨大的气球一样,紧接着就是猛然破裂了开来,瞬间后,一股庞大的气息就是以孙老怪自爆的地方向四面八方冲了开来。

    方哲只听的轰的一声,就是只觉得身前的石碑就是如同狂风中的树木一样被连根拔起,而就在石碑被摧毁的那一瞬间,方哲只感到体内的法力和神识都是松开了开来。

    没有任何的考虑和细想,方哲只是依靠求生的本能,用近乎闪电般的速度拿出储物袋里的厚厚一大叠的各种防御符箓布置在身前,形成了一层又一层的防御罩。

    同时手中的白玉扇也是被注入法力快速膨胀,挡在了他身前的!

    手中也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张符箓,正是方哲仅剩的那张中阶符箓,也只见他是毫不犹豫的祭出这枚中阶符箓,符箓刚形成火鸦呢。

    方哲临时不下的不下二十多层防御符箓所形成的防御罩就是如同纸张一样连连粉碎。

    就在这些防御罩纷纷粉碎的那一瞬间,火鸦符所形成的那只火鸦也是迎了上去,直面冲击而来的巨大威能。

    只是一息,这火鸦也是被孙老怪自爆的威能所击溃,不过这剩下朝着方哲冲击过来的威能已经是被消耗了许多。

    瞬间后,剩余的威能就是朝着白玉扇冲过来,和白玉扇心神相连的方哲只感到一阵巨大的压力隔空传来,巨大的冲击力让眼前一黑,然后整个人都是倒飞了出去。

    于此同时,古修洞府内的大厅,玉宁晨和过薇儿以及付家兄弟这四个人依旧是在原地等待着,他们已经在此地等待了将近两天时间。

    不过两人时间对于这些筑基期修士而言,不过是一次寻常打坐的时间而已的,所以到时不觉得时间过的有多久。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付老三却是脸色略变,然后一排储物袋,从中拿出了一个小玉瓶,看向玉瓶,却是一只已经不知名的虫子,只是这虫子似乎有些狂躁,竟然是不断的撞击玉瓶的内壁,不用数息时间就已经是撞得头破血流,然后一命呼呼!

    “咦!”付老三看见这一幕,不由得皱起眉头来,这玉瓶内的虫子可不是普通虫子,而是一种盅虫,名为息阴盅。

    这种息阴盅一般都是养一对,这两只盅虫心神相连,能够感应彼此的方位,而且同生同死,一旦一只死了,另外一只就会自杀,断无独活的可能性。

    这一对息阴盅之前被付老三偷偷放了一只到苏老怪身上,本来是打算危险情况暴起偷袭孙老怪,同时用来感应孙老怪的方位,到时候不管是躲避孙老怪还是追杀孙老怪都能有不少用处。

    但是没有想到,投放到孙老怪身上的其中一只息阴盅竟然死了!

    难道是被孙老怪发现,并灭杀了了?

    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息阴盅除了心神相连,同生同死外,其敛息神通相当的高明,寻常筑基期修士根本无法发现,即便是孙老怪这样的筑基后期修士,如果不是事先知道被人下了息阴盅,也是难以察觉。

    只是息阴盅为什么会死?

    难道说孙老怪遇到了某种危险,连带着息阴盅也被灭杀了吗?

    付老三一时间也是无法判断出来,但是不管是哪一种结局,对于他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如果是孙老怪三发现了息阴盅,那么就会知道是他付老三做的手脚,到时候以孙老怪的性格和修为,是绝对不会放过他们付家兄弟的。

    如果是孙老怪身死,那么就代表着孙老怪在画像空间里遇上了极大的危险,足以灭杀筑基后期修士的危险。

    这种情况下,就代表着画像空间里有着一种极大的危险,孙老怪都无法面对,自己兄弟就更对付不了。

    难道这一次来探宝竟然要空手而回?

    玉宁晨也是发现了付老三的动作,当即就是问道:“付道友,发生什么事了?”

    付老三犹豫了片刻,然后把息阴盅的事说了出来,然后他又道:“这画像空间的机缘怕是我们兄弟无福消受了,我们兄弟现在就走!”

    说罢,他也是不多说话,直接就是带着付老六离开。

    留下一脸沉思的玉宁晨和过薇儿!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