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大道之争 > 第五十七章 假装天才
    赵国近万年来,只出现过一个身怀剑灵之体的剑修,那就是在数千年前纵横赵国的静元,当时的静元能够以结丹后期的修为,就是能够力抗元婴初期修士不落下风。

    而现在,难道他们能够亲眼见证剑灵之体的出现,一个真正的剑修出现吗?

    别说是那些普通的练气期修士了,即便是活了上百年的伍姓筑基期修士,现在看向方哲的目光都是带有了兴奋。

    青剑门平日里自诩为剑修门派,门下修士大部分都是以飞剑为主要武器,修炼的也多是和剑修有关的功法,但是哪怕是青剑门自身的修士也知道,他们不过是模仿剑修而已,而且这种模仿顶多也就是学得些许皮毛而已,和真正的剑修可谓是天差地别。

    如今,一个极有可能是身怀剑灵之体的潜在剑修出现在伍姓修士面前,如何能够不让他激动!

    方哲并不是什么愚笨之人,只听周围修士的惊讶谈论,再看看伍姓修士的兴奋,就已经是猜测出来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这应该是自己催动了剑胚虚形修炼幻剑指,成功激发了一丝剑意,所以才会引起他们的注意!

    只是他有些纳闷,青剑门不是剑修门派吗,听闻青剑门一些主修剑修功法的修士,很多都能够激发出来剑意啊,怎么轮到自己激发剑意后,就会引起众人的轰动呢?

    受限于修为的低下,见识的缺乏,方哲并不知道,青剑门里虽然以剑修功法为主,门下弟子能够练成剑意的修士众多,但是这里头有非常明显的规律,那就是只有筑基期修士才能够有足够的修为勉强激发剑意。

    而真正熟练激发并用剑意对敌的门中修士,哪怕是在筑基期修士里也非常少,偌大一个青剑门也不过二十多人而已,而且清一色都是内门的精英弟子。

    哪怕是眼前这个伍姓修士,虽然能够勉强发出一丝剑意,但是只能说勉强入门,远远没有达到在对敌的时候实际使用。

    伍姓修士要检查自己的灵体,方哲自然是无法反抗的,因为伍姓修士的话刚说完,就见他的一手抓住了方哲的手,然后方哲就是感到了一个温和但是庞大无比的灵力迅速传过来,然后游走全身。

    对此,方哲也是脑海里快速转动着。

    自己是不是身怀剑灵之体,方哲自然是非常清楚的,如果他真的有剑灵之体,他早就被那些大宗门抢着招收入门了,那里还会成为一个散修苦苦挣扎十余年,只为了加入大宗门。

    他能够修炼出一丝剑意来,完全是因为剑胚虚形的缘故!

    如果眼前的这伍姓修士没有检查出自己有剑灵之体,恐怕会很失望,甚至有可能影响自己加入青剑门,获取筑基丹的计划吧。

    但是如果自己能够以剑胚虚形误导眼前的这个伍姓修士,让他误认为自己身怀剑灵之体,那么自己肯定会受到极大的重视,甚至得到青剑门的全力培养,到时功法,丹药什么的哪里还会缺啊。

    只是,以后如果被识破了呢?

    不可能,数千年前的静元还不是没有剑灵之体,他同样是以剑胚模仿剑灵之体,然后修炼剑修神通的,以前没人能够识破静元,方哲相信自己同样能够瞒过其他人。

    想到这里,方哲是下了决定,暗中催动了剑胚虚形,开始模仿剑灵之体的些许特性。

    方哲这么做,不可能没有考虑到被识破后的危险,但是和获得青剑门培养的诱惑比起来,些许风险完全是能够承受的。

    他只是一个散修,即便是获得了剑灵诀这样的逆天功法,能够修炼剑胚,但是他本质上依旧是一个三灵根的修士而已,剑灵修炼出来剑胚只能让他模仿少许剑灵之体的特性,能够勉强修炼剑修神通而已,但是并不会根本上的改变他的资质。

    也就是说,有了剑胚之后,他的能够修炼剑修神通,兴许战斗力会很强大,但是他的修炼速度并不会比其他的三灵根修士强多少。

    当年的静元还不是一样依靠剑胚修炼了剑修神通,一身战斗力强大无比,但是还不是一样无法在修为上获得突破,最后只能悄无声息的坐化在画像空间里。

    当方哲暗中催动了还极为脆弱的剑胚虚形时,正在查探方哲灵体的伍姓修士的脸色也是在快速变化。

    只见他从一开始的期待和兴奋,再到疑惑,然后再到狂喜!

    剑灵之体作为传说中的第一灵体,上古典籍里记载的非常多,伍姓修士虽然知道的不多,但是些许皮毛还是知道一些的。

    刚才他是明显感觉到了方哲有着些许剑灵之体的特性,只是他的修为和见识同样不高,一时间虽然有些迷惑,为什么方哲体内的剑灵之体似乎和典籍里记载的有些不一样,但是不管如何,方哲的体内有着一丝剑灵之体的特性却是千真万确的。

    收回手后,他脸上的笑容就是更浓郁了。

    他彷佛已经看见了青剑门出现了一个几乎只存在传说中的天才时的场景,而自己,他伍庆龙作为发现这个剑修天才的人,宗门必然是少不了厚赏的,丹药,灵器这些还远吗?

    强忍着心中的狂喜,伍庆龙强行保持着脸上的笑容,然后对方哲道:“你跟我来!”

    说罢,就是不管其他人,直接带着方哲离开这处大厅,有了剑灵之体在,其他来参加考核的散修在他眼中已经不值一提。

    方哲只觉得一阵柔和之力托着自己前行,不一会就是跟着伍庆龙到了里面的一个静室。

    进入静室后,伍庆龙才是开口道:“吾乃青剑门外事阁执事,伍庆龙,不知道道友怎么称呼?”

    如果让其他人听到现在伍庆龙的口气,恐怕都要惊讶不已,伍庆龙可是一个筑基期修士,而筑基期修士和练气期修士之间别看只隔了一个大境界,但是身份却是天差地别,但是现在,伍庆龙和方哲说话的时候,几乎就是以平辈相称。

    方哲现在的脑海里还在考虑着各种得失呢,内心里有所期待,但是说实话,更多的还是恐惧。

    看见这个伍庆龙的态度,方哲就可以更加的肯定,一旦自己的秘密暴露,被人知道自己并不是剑灵之体的时候,到时候恐怕会死的很惨。

    不过多年的散修生涯早已经是让心智坚定无比,当即是脸色平静道:“晚辈方哲见过伍前辈!”

    伍庆龙呵呵一笑:“方哲是吧,不用这么客气,以你的资质,恐怕不用多久你我就要同辈相称了!”

    伍庆龙继续问了方哲诸多话,比如说方哲的出身,以前是不是拜入过某些门派,对于这些方哲倒是没有什么好隐瞒了,是一一从实道来。

    听到方哲说自己幼年就被散修带走修炼,而且五年前虽然试过想要加入束阳门,但是却没有成功,最近这些年一直都是在落仙城修炼时。

    伍庆龙心中还是带有一丝暗喜,幸亏方哲的师傅只是一个普通的散修,而且束阳门的人也都是见识匮乏之辈,要不然的话,一个身怀剑灵之体的修士,那里还能够轮得到他们青剑门啊。

    “你且安心在这里等着,待我出去处理了外务后,明日你就随我等回山门!”伍庆龙说完这话后,想了想又是从储物袋里拿出了几样东西:“你我相见算是有缘,这些东西便是我送你的入门之礼吧!”

    方哲有些诧异,这伍庆龙的表现也实在太让人惊讶了,这刚见呢,就送出了价值不菲的宝物,这几样东西方哲也能够看得出来,其中有两瓶非常适合练气后期修士服用的聚灵丹,另外还有一件上品飞剑法器,而后更是有两枚的中品灵石。

    伍庆龙这么做自然也是有他的理由的,他想着,这方哲既然有了剑灵之体,一旦进入了青剑门后,肯定是会受到极大的重视,甚至直接被门内的元婴期太上长老收为亲传弟子都是有可能的。

    而伍庆龙不过是一个青剑门内的一个普通筑基期弟子,甚至连内门弟子都不是,只是一个普通的执事弟子而已,这能够交好一个未来的大人物,兴许以后就能够获得更进一步的机缘。

    攀龙附凤乃是人之常情,伍庆龙也不能免俗!

    现在方哲还没有回到宗门里,所以自己才能够结交他,一旦等方哲回到了青剑门,到时候自己恐怕连见他一面都见不到了吧,因此现在不趁着这个机会交好方哲,以后可就没有机会了。

    可怜的伍庆龙,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方哲并不是剑灵之体的修士!

    又是一番交谈后,伍庆龙终于是满意的离开了静室,一出去后,就是三言两语就解决了外头的事,而且还直接发送了传音符给青剑门里驻守落仙城的一名结丹期长老。

    落仙城内北峰的一座六角亭内,一个身穿青衣的中年修士正在和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对弈,看棋局,中年修士执的黑子仿若两条巨大的黑龙,死死的压制着白子的空间,恐怕再落几手,这旗盘上的白字就得彻底崩溃。

    青衣中年修士看着对面的白发老者,悠然道:“宋道友,莫非你现在还想着要挽回局面不成?”

    那宋姓老者修士抬头看了眼中年修士,然后轻哼一声道:“李易白,宋某还没输呢,你高兴的是不是太早了!”

    宋姓老者说完后,就是继续看着旗盘,苦思着破局之策。

    不过这个时候,天空中突然有一道红芒破空而来,瞬息后就是落在了李易白的手中,细看只见是一道瞬息千里传音符。

    看着手中的传音符,李易白面露一丝疑惑,这是伍师侄的传音符,他现在不应该是在城内主持招收弟子吗,怎么会发传音符过来,莫非是遇上了什么棘手之事?

    带着疑惑,他是捏碎了手中的传音符,这传音符本身带有密语传音的功能,倒是也不用担心对面的宋姓老者修士听见。

    然而片刻后,就见他脸色惊讶之色一闪而过!

    宋姓老者道:“李道友,莫非发生了什么事?”

    李易白轻点头:“是有些琐事,李某要去处理一二,今日的棋局便到此为止吧!”

    说罢,也不等宋姓老者说话,他就已经是踏空而去!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