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大道之争 > 第六十七章 忆齐州,静元
    让方哲驻足的摊位并不大,摊位的主人是一个看起来大约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的修为比方哲还低了一层,只有练气中期的模样。

    此人修为不高,身前摊位的东西自然也多是寻常之物,零散摆放着一些初阶符箓以及一些低阶材料。

    对于这些,方哲自然是不感兴趣的,真正让方哲感兴趣的乃是他摊位上的一本泛黄的古老线装书。

    线装书的封面已经有些破损,露出了内页的一行大字‘忆齐州,静元’,别人不知道静元是谁,但是方哲却是非常清楚,这个静元可是数千年前从齐州来到赵国的修士,自创出剑灵诀,让别人误认为赵国出现了一个万年难得一遇的剑修的绝世天才。

    自从在静元的洞府里得到了静元遗留下来的一本游记和两幅画像后,方哲随后几年都是有刻意的寻找静元的一些蛛丝马迹。

    可惜的是,当年的静元虽然名头极大,但是因为无宗无派,行事隐秘,别说具体记载了,甚至连名字都没有留下,只给后人留下了一个结丹后期剑修力抗元婴期修士的传说后,就是再也找不到其他的片言只语了。

    甚至都没有人知道当年纵横赵国的那个剑修,他叫静元!

    如今在这个街头竟然是看到了一本和静元有关的书籍,方哲自然是不会轻易放过,当即就是在这摊位上停下,然后拿起这本书翻看了起来。

    只看第一页上的字迹,方哲就知道,这本书应该就是静元的亲手书写,至于为何会流落到眼前的这练气中期低阶修士手中,恐怕里头有着一番片言只语难以描述的故事。

    方哲对这些故事自然是不感兴趣的,他只是对这本书记载的内容感兴趣。

    不过方哲刚翻开一页呢,那摊位主人就是直接出声道:“这位师兄可是看上了这本书?这可是一本结丹期修士的游记,里头记载了诸多匪夷所思的事,师兄如果想要的话,只要十枚灵石!”

    他说话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价格开高了把人给吓走。

    这本书是他的战利品,一年前他击杀了几个不长眼的修士,从他们的储物袋里得到了这本书,他自己也是前后翻读过的,不过里头的内容虽然比较新奇,而且还是一个结丹期修士的游记,但是也只是新奇而已。

    类似游记的典籍,在宗门里的藏经阁里,随便一番就能够找到几百几千本之多。

    高阶修士一生漫长,有时候为了给后人留下自己的见闻,甚至干脆是为了坐化以后有人能够记住自己,出于诸多不同的理由,会有少数一部分人会写下一些游记,回忆录之类的东西,尽管写这些的修士整体上非常少,但是修真界里的修士何止百万,无数岁月积累下来,所以这种典籍会非常多的。

    在本游记也没有记载什么功法之类的,里头虽然有着些许秘闻,但是对于现在的修士而言,顶多也就是当猎奇传闻看一看罢了。

    如果不是看这书的纸张材料比较奇怪,他都直接扔了,省的占用储物袋的空间。

    可惜的是,摆摊很久也没有人看上,可不是嘛,藏经阁里拥有几乎数不清的各种典籍可以查阅,那里用得着花费灵石专门购置一本游记,就为了看里头的秘闻啊!

    如果今天他不是遇上方哲的话,这本书他就算再摆上十年八年的,估计也是卖不出去。

    方哲并没有和这个练气中期修士说太多,很快就是直接还价八枚灵石,直接把这本书给买到了,对于现在的方哲而言,十枚灵石已经不算什么了,如果不是为了避免别人把他当成冤大头,他连砍价都懒得砍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方哲也是没有什么心情在方式里继续闲逛了,而是在外事阁拍卖场外面的茶室里找了个靠窗的僻静座位,让伙计上了一壶上好的灵茶后,就是继续翻看起手中的这本书来。

    从这书的前面几页来看,这书应该是成书于方哲之前得到的‘记赵国行’,而从书写的内容来看,这书应该是写于静元抵达赵国之后,并且前往落仙山脉冒险,并得到邴风画像和巨石剑痕之前。

    静元以回忆的笔法从孩提时期写起,他幼年加入齐州万剑门,以变异灵根的资质得到了宗门的重视,二十五岁就成功筑基,四十岁时为了准备结丹寻求机缘,冒险通过传送阵前往东妖海猎杀妖兽,并一直待在东妖海里,直到百岁成功结丹,这才返回万剑门,期间又是遇上了万剑门和其他门派的大战,刚结丹的他力斩数名敌对同阶修士,名声大震齐州。

    而后一直在万剑门里修炼到了结丹后期,后为了寻求结婴的机缘,开始在齐州各地游历,期间得罪了一个元婴期修士被追杀万里,最后不得不通过一个古传送阵逃到了赵国。

    在之前上一本的静元游记,‘记赵国行’里,静元并没有提及因为什么得罪了元婴期修士,但是在这本书里,静元却是说了出来,他是因为偶获一枚重阳令而被元婴期修士追杀,甚至在静元主动交出了重阳令后,那个元婴期修士依旧要杀静元灭口。

    一枚重阳令,竟然能够引得元婴期的窥伺,甚至不惜冒着得罪齐州大宗门万剑门的风险,执意追杀静元万里,甚至为了防止走露消息,在静元交出了重阳令之后都还要杀静元灭口。

    重阳令到底是什么?

    静元并没有在回忆录里隐瞒,而是很直接的说,这是通往‘重阳仙境’的通行令牌,传闻重阳仙境每三百年开放一次,里面有天材地宝无数,很多珍稀宝物是连元婴期修士都要垂延不已的,每一次开放,都会引来无数的结丹期甚至元婴期修士的争夺。

    但是也不是谁都能够进去的,只有手持重阳令,才能够进入重阳仙境寻宝,这重阳令能够让修士进入宝物无数的重阳仙境,也就不难怪一个元婴期修士要追杀静元。

    看到这里,方哲不由得大感唏嘘,看来高阶修士的世界,一点也不比他们低阶修士的世界好多少啊,为了更进一步,哪怕是为了更进一步的些许可能性,都是会生死相争。

    这篇静元的忆齐州,虽然没有记载什么功法之类对方哲有用的东西,但是也是让方哲开了一番眼界,不由得也是想象起来,能够让一群元婴期修士相互厮杀,进而争夺宝物的重阳仙境,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难不成是真正的仙人所在的地方?

    就在方哲的思绪已经飘远的时候,耳边突然听到一声:“咦,九师弟,你怎么在这里,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他抬头一看,只见一个妩媚的双十女子正看着自己,正是六师姐林玉婼!

    当即,方哲是连忙站起来:“林师姐,师弟我是在这里等陈师兄呢!”

    六师姐林玉婼看了方哲眼,然后道:“你是等他带你参加拍卖会吧?”

    方哲点头道:“是!”

    “不用等了,前头我还在药圆那边看见老七了,他现在被药圆里的李老怪迷了心窍,一心要待在药圆里给他当药童呢,估计是来不了了!”林玉婼接着道:“我正好也去参加拍卖会,如果你想去的话,就跟着来吧!”

    听着林玉婼这么说,方哲也是有些犹豫,不知道等不等好,不过六师姐林玉婼都这么说了,他可不好拒绝。

    这个林玉婼别看外表靓丽,长的跟青春少女似的,但实际上已经是一百多岁的老婆婆了,这几年方哲也听过不少关于林玉婼的事迹,这个林玉婼在金凌峰里可是名头大的很,数年前在一次历练中,十多名各大门派的修士一起进入一个险地探险,最后因为一件珍稀灵药大打出手,混战到最后,只有她活着并带着那株珍稀灵药出来,其他人,都死了!

    当时如果不是有门派的结丹期长辈护着,估计林玉婼早就被其他门派的结丹期长老愤而击杀了。

    这林玉婼虽然只有筑基中期的修为,但是因为功法的缘故,一身战斗力并不逊于筑基后期修士,甚至比起寻常的筑基后期修士还要更强一些。

    这样的一个人,绝对不能因为她是女的,就对她有所轻视!

    所以方哲是很干脆的站起来,然后一副恭敬的模样跟在林玉婼后头,准备跟随他一起去参加高级拍卖会,反正他只是去看一看,开开眼界的,跟陈高去还是跟林玉婼去并没有什么区别。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