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大道之争 > 第七十一章 秋雪剑
    在练气期修士使用的法器中,因为威能的大小,有下品,中品,上品和极品之分,前三者都是比较常见的法器,即便是上品法器,价格虽然对于练气期修士而言比较昂贵,普遍要上千灵石。

    但是上品法器在修真界,依旧是属于比较普遍的货色,诸多商铺里都能够批量的出售上品法器。

    但是极品法器却是不一样,据传极品法器已经达到了法器的极限,而且对炼器师的要求极高,其炼制难度,甚至要比炼制一件普通灵器还要高的多。

    因为数量极为稀少,物以稀为贵之下,其价格甚至是要超过普通的灵器。

    方哲修行这么多年,各类法器见得多了,就算是那些筑基期前辈使用的灵器,他也见的不少。

    但是说实话,极品法器的话,他还是头一次看见!

    眼前的这柄晶莹雪白的飞剑透露出这种远超上品法器的气息,只感应这气息,方哲就知道这并雪白色的飞剑不仅仅要超过自己拥有的其他三柄普通上品飞剑法器,就连自己手里的紫火扇也是要不如的。

    紫火扇作为上品法器里的极品,其威能已经是远远超过寻常的上品法器,然而和这柄极品法器飞剑比起来,显然还有着极大的差距。

    陈高看着方哲的惊叹,嘴上也是呵呵笑着:“你也看出来了吧,这柄秋雪剑可是一柄极品法器,乃是早年我们大师兄在练气期的时候使用的法器,虽然威能上不如那些灵器,但是如果拿到拍卖会上,价格可是比寻常灵器贵多了!”

    “这是师傅吩咐我给你带来了!”说罢后,陈高再看方哲一眼,然后是露出一丝疑惑:“说实话,到现在我都还有些不明白,师傅为什么会收你为徒,甚至把大师兄的遗物秋雪剑赐给你!”

    陈高是真的无法理解,说起资质,方哲不过是三灵根而已,而且他也没有察觉到方哲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尤其是筑基竟然还失败了。

    这样的一个不管怎么看都是普通之际的练气期修士,怎么会被师傅他老人家收为亲传弟子,而且还重视无比!

    这样的待遇是陈高无法想象的!

    陈高虽然也是李易白的弟子,但只是一个记名弟子而已,别说是他了,李易白前后收过的九名弟子了,除了方哲这个让人看不透的人外,其他的人就没有一个是亲传弟子,三个是普通弟子,其他五个人都是记名弟子。

    这些弟子,包括如今修为最高,甚至都已经在闭关冲击结丹期的三师兄,他们大多都是挂着李易白弟子的名头而已,实际上根本就没有受到李易白的太多帮助,他们能够走到今天,靠的还是自己。

    那里能够和方哲这样,李易白甚至把筑基丹都主动上了上来,而且现在更是把大师兄的遗物秋雪剑都是赐给了方哲。

    这两者的待遇,可谓是天差地别!

    面对陈高的疑问,方哲并没有多说,只是笑了笑而已。

    他身怀剑灵之体的事,整个青剑门里只有两个人知道,一个是李易白,一个则是外事阁的伍庆龙,不过伍庆龙显然是受到了李易白的吩咐,这三年来也是没有透露半点口风。

    李易白要隐瞒自己的剑灵之体的消息,就是为了让自己在宗门大比之前隐藏实力,避免其他人得知,最后在宗门大比的时候一鸣惊人,为金凌峰争夺更好的名次。

    此事关乎后十年金凌峰所能够获得的资源分配,自然是不能够轻视的。

    方哲自然不会现在对陈高说什么!

    方哲不愿意说,陈高自然也不会强求,即便陈高理解不了,但是他又不是什么愚笨之人,自然是能够大体猜得出一些理由来。

    这个方哲肯定没有表面上的那么简单,要不然的话,师傅李易白是绝对不会收他为亲传弟子。

    这背后,肯定隐藏着什么自己所不知道事,也许这个方哲身怀什么特殊灵体也不一定。

    陈高能够猜测到些许,但是给他百倍的想象力,估计他也不会想象的出来,方哲竟然身怀剑灵之体的这种特殊灵体。

    而包括李易白在内,他们都是更无法想象出,方哲是没有什么剑灵之体,不过是依靠着剑灵诀修炼出来的剑胚虚形模仿了些许剑灵之体的特性,进而冒充剑灵之体。

    修真界里各种奇奇怪怪的事多的很,估计是没有什么人能够想象到,数千年前纵横赵国的静元,只是自创了剑灵诀,然后以剑胚模仿剑灵之体,进而修炼了剑修神通,成为了别人眼中的剑修。

    等陈高走了后,方哲拿着手中的这柄秋雪剑,然后略微祭炼了后,他就是朝中注入法力,紧接着他就是手持秋雪剑朝前劈了数剑。

    再接着心念一动,手中飞剑就是脱手而出,瞬间后迎风而涨化为一柄丈余大小,如同冰晶一样的巨剑,而这柄冰晶巨剑这个时候竟然是传来了一股萧瑟之意,巨剑横扫而过,空气都是变的阴凉起来。

    而等秋雪剑对着前方的一个小山头直刺而去的时候,还没有靠近山头呢,山头之上的几颗小树就是快速枯萎,然后在这股庞大的萧瑟之意中瞬间化为烟尘消散在空气之中。

    当方哲把秋雪剑收回来的时候,远处的那座原本绿意葱葱的山头,此时却彷佛经历了深秋寒冬一样,山头上的草木尽数被化为了灰烬,更远一些没有化为灰烬的草木,也只纷纷枯萎只剩下枯枝。

    在灰烬和枯枝之下,遍布了数不清的剑痕,而这些剑痕依旧残留着一丝淡薄的剑意!

    此刻的方哲也是有些惊叹于手中这柄秋雪剑的威能,这柄秋雪剑的名字听上去彷佛带有浓厚的诗意,但是展现出来的威能却是和诗情画意没有半点联系。

    一剑横扫而过后,带去的只有秋冬萧瑟,枯萎和死亡!

    怪不得被取名为秋雪剑,这并不是因为这剑的外观晶莹雪白,像是冰晶一样,而是这剑能够带去枯萎和死亡。

    一剑而过,彷佛秋风和大雪覆盖过后的大,生命枯萎消亡!

    当然了,区区草木枯萎化灰,并不是一个强大的剑修所展现出来的庞大战力。

    刚才方哲催动的这一剑,乃是学自静元遗留下来的一式剑诀,静元没有给这式剑招赋予名字,所以方哲只是根据修炼的顺序,称之为第三式。

    没有威武的名字,只有一个孤零零的第三式,但是这却是目前方哲所掌握的最强大剑修神通。

    这可不是什么幻元剑诀里的普通剑术神通,而是静元从巨石剑痕里领悟而来的真正剑修神通,哪怕以现在方哲的修为和剑胚虚形的强度,只能够发挥出这第三式剑招极为薄弱的一丝威能。

    但是即便是这一丝威能,也要比方哲修炼掌握的其他诸多神通要强大的多!

    “不愧是极品法器,这一剑比我用上品法器的时候,威能足足提高了三成之多,只是有些可惜了,即便是极品法器,也是无法承受第三式的威能啊!”

    秋雪剑即便已经是极品法器,但是依旧只是法器而已,极品法器对于普通修士而言已经很不错,但是对于剑修而言却是远远不足的。

    因为剑修的修炼方式和普通修士截然不同,据传剑修的一身战斗力全都是在于一柄长剑之上,而剑修的长剑和寻常的飞剑是不同的,乃是根据剑修的特性专门炼制的。

    根据静元遗留下来的片言只语,方哲也是知道当年的静元为了真正的发挥出剑修神通的威能来,可是寻找了不少关于剑修的事迹,最后是特地炼制了一柄佩剑,只为了发挥剑修神通的威能而已。

    这柄飞剑就是现在还躺在方哲储物袋里的‘追风剑’,可惜的是这柄飞剑尽管是模仿剑修专属的飞剑而炼制,外观上也是模仿邴风的佩剑‘寻天’,但依旧是一件仿制品而已,本质上追风剑依旧是一件法宝,只是在些许特性上模仿了剑修佩剑而已。

    这既然是法宝,那么追风剑在历尽数千年岁月,又没有修士日夜温养,自然而然也就灵气消散,成为一件凡物。

    也许,等自己结丹之后,自己也能够效仿静元,炼制一柄发挥出剑修神通威能的飞剑来,也许,到时候自己也能够和静元一样成为一个传说中的人物。

    想到这里,方哲笑了,笑的很开心。

    任何一个低阶修士,不管是方哲还是其他人,他们都曾幻想过自己有朝一日成为结丹期甚至元婴期的高阶修士,举手投足间便毁天灭地,成为别人口中的传说

    只是结丹期距离方哲还太高遥远,剑修专属的飞剑距离他也非常遥远,如今不过练气期修为的他,能够有一柄极品法器秋雪剑,也算是勉强能够发挥出剑修神通的威能来。

    而这种威能,试问同阶练气期修士之中,有谁人能阻?在一个月后的上古空间历练里,还有谁能够超过身为剑修的自己?哪怕自己只是一个伪剑修!

    只是他还不知道的是,在赵国东南,万魔门的宗门内,一个约莫十七八岁的少年正恭敬站在一个白发老者身边,这白发老者如果有人认得,那么就会惊恐不已,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被称之为赵国第一修士的无极尊者。

    此时只见他面色和蔼的对着少年人说着什么话,那少年不是点头,然后露出了郑重无比的神色回答着!

    依稀可从他们的谈话里,听到上古空间,历练这几个字!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