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唐朝好地主 > 第三十五章 部曲
    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

    秦琼府上吃过午饭之后,张超便跟老爹逛起了长安东西两市。手里有钱,自然得花。张超虽然知道随着大唐逐渐统一天下,以后粮食布匹牛马等生活物资价格会不断的下跌,回归正常价格。而房屋商铺金银等物却会不断升值。

    一百两黄金,都不用去投资,只要挖个窖藏地下十年,再挖出来,铁定能升值二十倍。不过张超可不是守财奴,有了钱就得花。而且钱只有不断的流动起来,才能发挥最大价值。尤其是对张超来说,十年时间,足够他让手里的黄金翻个几十倍上百倍,比存地窖里坐等升值更划算。

    秦琼等人都是朝中勋贵,爵显品高,按朝廷的法令,他们是不能进入市场里的。这也是唐朝法规中相当奇怪的一点,特别是对于那些高级官员,更有明文规定,“五品以上,不得入市”,“禁五品以上过市。”

    如果五品以上官员进入东西两市市场,御史就可以弹劾。

    张超估计这奇葩的规定,可能是朝廷当政者担心这些高级官员进入市场,会扰乱市场秩序,发生诸如强买强卖欺压商民的事情。

    不过这样一来,秦琼他们便不能陪着他们一起逛东西两市了,只能派了几个仆人赶着马车送他们去逛市场。

    老爹只是个从九品下,倒是不受这禁令影响。

    东西两市非常热闹,因为朝廷下令,长安城内不得在两市之外的里坊内开设商铺买卖,所有的店铺都集中到了两市,因此两市逛起来就跟批发市场一样的热闹。

    东市甚至有一个专门的出租车公司,不,这个时候叫赁驴人。反正就是专门划了一块地,有一个大院子,里面就有好多有驴的人,在里面等生意。想要租驴代步,或者驮东西,就可以找他们了。

    这些驴子骑乘简单方便,既能驮人又能驮货,价钱还便宜,因此在两市是相当的受欢迎。这些出租驴子的人也负责赶驴牵驴,他们也叫赁驴人,就跟后世的出租车司机一样。与他们一墙之隔的,则是车马行。

    车马行相当于货运公司了,他们承接的是运货卸货的买卖,也兼做些载人的服务。但价格,比起赁驴人就要贵的多。

    在他们旁边,还是东市有名的杂耍班子,琵琶名手的戏院。

    张超爷俩在东市逛了一圈,也没买什么,就又往西市去了。

    “店还是要开到西市,我打算先租不买。”

    马车上,张超跟老爹商议。这次逛西市,张超有几项待办事项。第一个就是看店面,不过他只打算租不打算买。虽然说现在店铺便宜,正是入手的好时机。不过他还是打算先租,等遇到合适的铺面出售的时候再买入。

    手里虽然有一百多两黄金,可要用钱的地方现在也多,钱还是得先用在刀刃之上。

    本来按张超的想法,应当是开早餐店或者是面馆,而且最好是多开几家。但考虑到长安城的奇怪规定,只能集中在两市做买卖,因此张超还是打算老实的先在西市只租个铺子开家店面先。

    “也行,听你的。”老爹现在对张超很是信服,尤其是做生意,张超总有这么多的鬼点子。

    “敢哥,如果我在城门外搭一个铺子,能行吗?”

    张超总觉得大唐的这种市场模式不太好,吃个早餐还得跑到东西市去也太麻烦了。在后世,做餐饮的,那可是专门在那些人多的地方开店。什么小区门口学校门口市场门口。

    可规矩就是如此,他也没有办法,但他想起了早上他们进城卖馍,崔旅帅帮他们在城门口搭的那个临时棚子。

    城门口可也是一个人流量很大的地方啊,每天早上进进出出那么多人,很多人都没空赶到市场去吃早餐,只能饿着肚子或者带着干粮上路。

    若是张超能在城门外搭个铺子,专卖这种方便路上吃的馍馍馒头包子,岂不是会生意很好?这两天他卖的馍,可不就都是在城门口卖掉的。

    不过现在城门外根本没有铺子,也有一些头脑灵活如他的人挑着东西来城门附近叫卖,但也都是摆摊或者挑担叫卖,还没有一个铺子呢。

    这不科学啊。

    他记得看历史书,宋明之时,那些城池的城门外,往往相当的热闹,建有无数的房屋商铺,简直比城内还要热闹的多。

    甚至北宋的东京城,城外十里都已经遍是民居商铺了。

    像长安这么大的城池,晚上又宵禁,天黑闭城。城里城外的人每天进进出出,这城门外算的是黄金商业地段啊。

    若是能在城外搭个铺子,做早餐面点,生意肯定好。

    秦敢是秦叔宝的部曲,或者说是家将。早先是秦琼在山东征战时,朝廷赐给他的奴隶。秦敢是造反的农民军,被俘后成了秦琼的奴隶。

    大唐的奴隶非常多,数量惊人,甚至能达到总人口的三分之一。奴隶来源各式各样,其中主要一项来源就是战争俘虏。

    秦琼对秦敢还不错,秦敢也就没逃跑。几年后,秦琼放还秦敢自由,但隋唐时的律法却又规定,就算主人放还了奴隶的自由,可奴隶并不能马上就成为良民,他们只是从奴隶变成了部曲,实质上依然属于贱民的一种。

    只是相对于奴隶要待遇好上一些。

    部曲初由投靠而来,且多从事战争。到了隋唐,变成了贱民,形同奴隶。但根据唐律解释,部曲,谓私家所有。

    部曲有三个特点,一是不同畜产,二是转事无估,三是妻娶良女。因此从这三个特点来说,部曲其实是平民,但又不是良民而属贱民。但比起律比畜产的奴隶来说,他们又好的多,起码他们还能够娶良家之女,而奴隶是不能够娶良家之女,也不能跟良民结婚的。

    唐律,良民不得娶奴婢为妻为妾,违反者还要判徒刑,也就是劳改。

    部曲由奴隶放免而来,高于奴隶,但依然低于良民。他们能有自己的私财,却没有独立的户籍。如果伤害了主人,更要罪加一等。就算经过放免,对旧主人仍人主从名份。

    部曲在唐朝连均田的资格都没有,朝廷的均田制,没有他们什么事情。但也正因此,这些部曲,也不承担课税任务。

    在大唐,有课户和不课户之别。课户,一般都是良民,但不是所有良民都是课户,良民中的皇亲国戚,官员、府兵都属于不课户。另外那些守节寡妇,残疾人,也一般是不课户。至于奴隶、部曲等,都属于不课户。

    大唐还有编户和不编户之分,编户也都是良民。不编户都是贱民,奴隶、僧道、部曲、客女、女伎等。

    秦敢原是良民,但因造反被俘成了奴隶,又因表现良好被秦琼放免,成了部曲。从此就生是秦家人,死是秦家鬼。

    而且部曲跟奴隶的身份一样是世袭的,他是部曲,他儿女也部曲贱民。

    法律虽然规定,部曲和奴隶不一样,不能明码标价的买卖,但却又说可以转让,转让时是可以以衣食的名义收些补偿费的,其实也就是变相的买卖。另外部曲虽然能娶良民,可部曲的女儿却不能嫁良民。

    还有一个更要命的,主人若奸别人家的部曲妻女,得杖一百,但奸自己家的部曲妻女,不坐,就是没有事。

    甚至法津还规定,降非是主人犯了谋逆大罪,否则部曲不得告发自己的主人。

    部曲比长工还不如。

    秦琼府中有不少的部曲,也有不少的客女和奴隶,但秦琼对这些人都很不错。如秦敢,如今甚至成为了秦琼的家将,亲卫队长。

    大唐的奴隶制度也算是一大特色了,有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意思,前后朝代都没他厉害。一个大唐的奴隶,就算遇到一个好的主人,给他放免,他也不可能马上变成良民,他依然还是贱民。

    一个私属奴婢,经主人放免,成为部曲、客女,地位比奴婢好些,但依然是贱民。

    而一个官属奴婢,就算放免,就成了官户或称番户。官户不是什么官员之户,而是官贱民,他们依然是贱民,只能本色为婚,比部曲还不如。

    官奴婢再免,就成了杂户,比官户稍高些,依然是贱民。

    官奴婢一免为番户,再免为杂户,三免为良人,从奴隶到良人,得经过三次放免。成为了番户、杂户后虽是不纳课,但却得上番服役。

    番户一年三番,杂户二年五番,番皆一月,计杂户一年上番七十五日,番户一年上番九十天。年十六以上当番,若不上番,可纳资代役。

    部曲、客女,杂户再免之后,才能成为平民,如果没有放免,他们的子女就会世袭他们的身份。

    部曲娶了良人女之后,他的妻子身份也要从良人女变为部曲妻,身份与部曲相等。

    部曲也不是主人想放就能放免的,得有很复杂的手续,甚至有不少限制。总之,一入贱籍,想再回良籍,可能需要好几代人的努力,此外,还得遇上好主人。

    秦敢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实想不到他的人生却如此曲折。

    “要在城外搭棚子也行,但必须得离城门远些,起码得在二百步外,这样才不会影响城防。”秦敢答道。

    张超点头,他听出来了,一般人想要在城门外搭棚做生意肯定不行,但张超背后不是有几位国公嘛,城外搭个棚子的小事情,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找本站搜索"笔趣阁CM" 或输入网址:www.biquge.c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