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都市之神级宗师 > 第七百一十二章:不可置信
    “嗯。”

    陆东来点了点头。

    而在一天的时间之后,荆门、擎天门的人也是到来。

    陆东来见过了葛三多、楚天哥、楚雄三人。

    这三人自然也发现了陆东来。

    “陆师兄。”

    “陆兄弟。”

    “陆师兄。”

    三人近乎同时开口,围绕在陆东来的身边。

    楚雄笑着道,“陆兄果然也是前往泰山之地,这牧天碑外界传闻已经出神入化,据说能够获取到最高排名的人甚至能够得到牧天碑的传承,而这积分似乎需要达到十万的高分才行……”

    “楚兄为何会知晓?”陆东来问道。

    楚雄回答,“过往时期,有过传闻,泰山之巅有一石碑,是造化之碑,有人获取到高分,得到了一定的传承,只是距今历史太过久远,得到的信息也很多都遗漏,我们也是拼凑而成,但是真正牧天碑到底有何用处还不为外人道之,然而从里面出来的人可以得到一定的资讯,那就是进入到牧天碑中,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陆东来点了点头,他一直注意着牧天碑中排名前五十的存在,而在小半天之后,他注意到了一件事。

    原本排名第三十二的一个人名字蓦然消失,从牧天榜上消失不见。

    他连忙发问,“这进入到牧天碑中是否也会发生危险?”

    “何出此言?”楚雄惊讶。

    “牧天碑上第三十二名董严消失不见了,没进入到更前面,也不可能一下子掉到五百名开外。”

    不仅仅是陆东来发现了不对劲,就是其他人也是发现了这个现象。

    董严从排行榜上消失不见!

    “他这是陨落了?!”

    董严在凝魂境中的实力不弱,更何况能修炼到这个境界,谁没有几个自保的手段?又不是所有人都有少年魔王那种恐怖的战斗力。

    “莫不是说,在这牧天碑当中,机遇与危险并存?董严在当中没有闯关成功?所以彻底陨落,或者说在牧天碑当中有着可怕的敌人?”

    这一说法一出来,许多人变了脸色。

    牧天碑中到底有什么不得而知,现在尚且还有危险,一些原本准备踏足的高手此时多少有些犹豫,不敢轻易涉险,因为目前为止,还没有一名从里面的人出来。

    穆倩凝现在也是有些担心,不希望飘雨柔出事,她进入的时间很久,这会儿排名又上升了一位,可是因为有了一人死亡的先例,她并不想飘雨柔继续下去,希望她能够出来。

    “穆师妹不需要担心,雨柔师妹不会有事的。”陆东来安慰道,现在也仅仅只有一人出事,而且排行在前的高手积分还在增加当中,并没有出现任何的问题,他心下也是松了一口气。

    而董严的朋友这会儿唉声叹气,不想他成了第一个出事之人。

    不久之后,终于有一人从牧天碑中出现。

    无数高手都围了上去,想要知晓牧天碑中的情况。

    这是一名凝魂境的高手,名为‘柯宓’,今年二十七岁,是一名男修,他原本只是处在凝魂境下游的地步,但是这会儿出来之后,整体气势上涨,明显在牧天碑中获取到了一定的好处。

    他整个人都神采飞扬,感受到自身实力的提升,这会儿想要再度进入到牧天碑中,但是他刚刚踏足进去,就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弹射回来,整个人受到重击,倒飞出去,受到了伤害,嘴角溢血。

    “进不去了?”

    柯宓脸色有些难看,想不到会是这种情况,他成了第一个出来之人,他看了一眼排行榜,那上面的榜单他在四百零五名,积分879。

    目前为止,哪怕随着他的出来这个积分也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很快,这个排名就是落后,到了890位置。

    因为在这个过程当中,有十几个人的积分超过了他。

    既然无法再度进去,柯宓开始回复围绕在他身边等人的问题,“我知道大家想知道些什么,牧天碑当中是一个个的阶层,如同宝塔一般,每一层进去之后都会布置一个任务,完成者可获取到一定的时间,若在规定时间之内没有进入到下一层的话,将会被主动传送出来。”

    “时间限制么?”有人好奇。

    “是的,都有时间限制……咦……”突然之间,柯宓的表情有些古怪,“对了,我进去牧天碑多长时间了?”

    “半天不到吧,怎么了?”

    柯宓的表情更是古怪,“不应该啊,我记得我进入到里面有两个多月的时间,可是出来之后,这怎么时间才过去了半天?难道说牧天碑中的时间流速和我们现在所处的空间时间并不是一样?”

    “过去时候,有天上一天,地上一年的说法,难道说……这牧天碑中的时间和天上是一样的?而我们的地球就是地上?所以在牧天碑中就算过去了两三年的时间,其实外面说不定才过去了两三天的时间?”

    人们震惊。

    如果真要这么说的话,那牧天碑岂不是一个开了挂的机器?任何人进去到里面修炼的话都能够获取到好处,而且里面就算过去了那么长的时间,其外面也不过才一两天的时间而已,许多人纷纷心动。

    “那你进不去了么?”

    柯宓摇了摇头,“我刚才尝试一番,想要再度进去,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所屏蔽,我想,也许进去牧天碑一次的人,或者说在积分榜上面有出现过的人,无法再第二次进入到牧天碑中,这对于大部分的人来说,都只是一件一次性的时间法宝,但只要你有本事,能够呆的时间越长,说明获取到的好处越是惊人。”

    “那牧天碑中,你有没有遇到其他人?”这才是人们最为关心的一个问题。

    柯宓闻言,却是摇了摇头,“牧天碑中,应该是单独的空间,我没有见到过任何人?怎么了?难道说进入到牧天碑中有人陨落了?”

    “董严,死了。”

    “什么?!”柯宓显然是愣住了,“不应该啊,那每一层都是单独的空间,而且空间范围极广,怎么可能会出现有人陨落的事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