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一章 形容枯槁的少年
    皮旦州,浮云大陆九大州之一。

    耀日帝国,皮旦州十几个帝国中的一个比较弱小的帝国。

    冲天城,耀日帝国最南端一座比较偏僻的城市。

    远处天边,白云悠悠,欲聚还散,夕阳的余光破开云层喷薄而出,为冲天城带来几丝暖意。

    和煦的阳光普照连绵的山脉,山脉下的冲天城,显得渺小而微不足道。

    冲天城原本叫落水城,在历史的长河中一直籍籍无名,直到一千多年前一位叫陈冲天的牛叉人物横空出世,留下许多热血故事,创下许多辉煌战绩,落水城一时成为浮云大陆的一颗明星,落水城因而改名冲天城,取一飞冲天之意。

    可惜好景不长,这位牛叉人物在他如日中天之时突然消失,不知所踪,生死不明。冲天城缺少了这位牛叉人物光环的照耀,加之后继无人,便又回归平淡,甚至不如以前。

    外人眼中的冲天城,落后而弱小,常被戏称为冲天小城。

    刘明杰,冲天城的城主,刘家的家主。

    刘明杰还是很热爱这座小城。尽管这座城市不够广阔,不够富饶,但作为它的掌控者,作为城市的权力核心,刘明杰很容易地享受到了权势带来的荣耀与满足。

    在外人眼中,刘明杰绝对是春风得意,幸福满足得不要不要的。

    要权有权。作为冲天城的城主兼刘家家主的身份,无疑是这座城市的核心权力执掌者,手下更有数万忠心耿耿的精兵强将。

    要钱有钱。冲天城虽然没落,但曾经辉煌过的底蕴犹存,可供刘明杰支配的资源十分丰富。而刘家作为冲天城第一大家族,自然拥有深厚的家族底蕴,作为刘家家主,刘明杰在资源支配上享有绝对的权威。

    要实力有实力。多年前刘明杰就已修炼至小世界境巅峰,武技精妙,战法彪悍,是实至名归的冲天小城第一人。

    要美女有美女。元配夫人孙素兰端庄大方,美丽温柔,家中侍女也是青春活泼,秀丽无方。

    人生如此,夫复何憾!

    但刘明杰内心却万分苦恼,有苦自知。

    因为,他遇到了一个很大很大的难题。

    大到他想尽了办法,用尽了全力,解决了很久。

    但是,到现在,仍然没有把这个难题解决。

    问题的根源是他有一个儿子。

    一个非常非常聪明的儿子,刘官玉。

    学什么都是一学就会,举一反三,触类旁通。十岁开始修炼,十三岁就突破到小世界境八级,号称百年难遇的不世奇才。

    但厄运降临,也许天妒其才,在一个晴空万里的中午,无尽苍穹深处突有一道雷霆横穿虚空,直接击落在刘官玉身上。

    然后,令人奇怪的事发生了,刘官玉居然毫发无损,但他的境界却由小世界境八级一夜之间跌落至一级,而且满头黑发全部变白,面容异常苍老,看起来竟如四五十岁的中年。

    更恐怖的事还在后边,无论刘官玉如何修炼,他的境界都如一潭死水,丝毫不见动静,而且身材日渐瘦弱,形容枯槁,如今看起来就像是六多十岁的老人。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的力量一天天变大,大到了令人惊讶的程度。

    刘官玉得了如此怪病,当然得治。

    父母当然心急如焚,作为父亲的刘明杰想尽了办法,寻名医,找高手,无数次诊断医治。

    结果就是原因找不到,病更治不好。

    所以,刘明杰愁啊!

    城主府中的观云阁。

    观云阁中的观云台。

    形容枯槁的刘官玉正盘膝而坐,微闭着双目,显然正处于修炼之中。

    尽管修炼毫无进境,刘官玉的修炼却从未间断,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在修炼。

    刘官玉现在正修炼的功法名为先天真气重楼搬运法,是刘明杰从皮旦州最大的拍卖行中花重金拍得。此功法据说是从一大人物的古墓中获得,乃是修炼小世界境的极品功法,极为抢手,拍卖当时,出价异常激烈,连皮旦州的两大世家都参与进来,最后刘明杰冒着得罪两大世家的大风险,不惜血本,终于竞拍成功。

    此等极品功法,刘明杰当然没有公之于众,而是私下传给了刘官玉。

    刘官玉能明显感觉到,修炼此功法时产生真气的速度绝对不慢,但是丹田里的真气却不见增长。

    他能隐约感觉到,产生的真气并没有消散,而是不知何故总是被身体全部吸走。

    自己小小的身体,却仿佛一个无底深渊一般,真气总是一去不回,无影无踪,怎么填也填不满。

    良久。

    清脆的鸟鸣声幽幽传来,打破了清晨的宁静,一缕阳光静静地倾洒在身上,额角的汗珠在阳光下显得晶莹透明,微微潮红的脸颊上透着竖毅之色。

    刘官玉的睫毛动了动,缓缓睁开眼睛,长长的吐出来一口气。

    “还是毫无进境么?”刘官玉喃喃低语,一丝自嘲的微笑浮现嘴角,内心思绪起伏。

    “想我两年来起早摸黑,拼命修炼,克服了别人难以想象的困难,付出了别人难以想象的苦累,为何迄今为止,却依然在小世界境第一级徘徊!再晋一级,会死人吗!”

    “为何原来能突破得那么快,现在却怎么修炼都毫无进境呢!”

    “老天,你这是玩我吗?说好的正义公平之眼呢?难道你真的是睡着了!”

    刘官玉扬着头,略显单薄的身躯竟似有些微微的颤抖,愤怒的眼神盯着高远而幽冷的苍穹,似在诉说,似在质问。

    良久。

    “可是,就这样放弃,真的不甘心呐!”

    “也许,再坚持一下,就会有奇迹发生呢!”

    刘官玉安慰着自己,眼神中渐渐闪现出与年龄并不相符的坚毅之色。

    虽然修炼一途毫无进境,但他依然每天坚持。

    老爸没有放弃,儿子没有放弃!

    他们都在坚持,都期待着奇迹的出现!

    结束了修炼,刘官玉哼着曲,走出了观云阁。

    “我是一只小小鸟,想要飞,想要飞,可怎么也飞不高……”

    城主别苑。

    这是一个别致的建筑群,大大小小的府苑高高低低,错落有致,尽管不是非常的高大宏伟,在这冲天城中,却也算是颇具威严,富丽堂皇了。建筑顶部装饰着繁多的飞檐翘脚,各种栩栩如生的雕饰点缀其间,主苑顶部翘起的四角,却各有一个青龙白虎凤凰玄武的雕像,威严尽显。

    当庭正中,一位青衫中年男子倚案而坐,桌上一壶美酒,两盏夜光杯,三样美味水果。庭下两班女仕,正轻歌漫舞,浅唱低吟,靡靡之音悠扬婉转,甚是动听。

    那青衫男子正是冲天城城主刘明杰,此刻却似神飞天外,并没有多少心思欣赏眼前的一切。

    又过了一阵子,一班女仕正舞得起劲,城主却挥了挥手。

    “都退下吧!”

    “然!”

    立时歌停舞休,众女仕齐应一声,鱼贯而出。

    转眼间,庭院间已是一片寂静。

    城主的内心却并不平静。

    儿子的问题,如一块坚硬而沉重的巨石,横亘在他心头。

    怎么办?

    城主刘明杰苦思冥想,却终无良方。

    最后,他想到了那个传了好几代的神秘箱子。据说是祖上曾经无意中救了一位仙人,这位仙人感其相救之恩,承诺将来可以帮忙一次,并留下一件信物。

    那件信物就锁在箱子中,代代相传。

    好几代过去,那个神秘箱子还能有多大作用,城主刘明杰真不敢肯定,但祖上曾传下遗训,非到家族生死存亡之际,不能动用这个箱子。

    现在到家族生死存亡之际了吗?显然没有!

    但却是刘官玉的生死存亡这际!

    刘明杰决定动用那件信物,不管有多大的承阻力,也不计有多严重的后果。

    为了儿子,他顾不了那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