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二章 家族会议
    城主府,议事厅。

    五个人围坐在长大的会议桌旁边,家族长老会并没有多少变化,这本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副家主刘不记看起来与家主刘明杰年龄相仿,但却更加清瘦,眉宇间多了几分奸诈之色,作为长期与家主唱对台戏的实力对手,当然不会放过打击家主刘明杰的机会。“违反祖训动用仙人信物,这是弥天大错!犯下此等大错的人是不适宜担任家主一职的,个中利害,还请家主三思而行,不要丢了西瓜捡了芝麻,我们可都是为你着想!”

    任何时候,刘不记都乐意给刘明杰制造一点障碍,创造一点难度,他觉得,这是他人生的乐趣之一。

    特别是这种损人还能利己的事,做起来就更带劲了。

    倘若那刘明杰真的头脑一热,不顾长老会反对,私下动用仙人信物,家主之位将是他刘不记囊中之物!

    哈哈,刘不记心下暗笑,脑海中不由得恶补了一下那惬意潇洒的场景。

    城主刘明杰见刘不记针锋相对,暗里补刀,两道浓眉不由皱了皱。

    一袭黑衣的二长老,素来为人温和,极少参与家族争斗,乃是实力雄厚的骑墙派,此时见三长老与副家主沆瀣一气,暗通款曲,不免觉得这二人太过明目张胆,心下虽然替家主鸣不平,嘴里却依然说道:“官玉这个孩子从小就聪明过人,这点大家都知道,而且从前的时候,修炼进境堪称神速。自从被雷击后,虽然练武毫无进境,但他刻苦的程度却少有人及,这点大家有目共睹,毋庸置疑。或许动用仙人信物,会对他有所裨益也说不一定,毕竟谁也不知道进境缓慢的根本原因。”

    二长老顿了一顿,呡一口面前的香茶。

    “但是,动用仙人信物,确实非同小可,等于说家族失去了最有力的屏障!这其中的利害关系,相信大家比我更加清楚。下次家族危难之际,该当如何安然度过,却也着实令人担忧啊。”

    二长老一席话,不偏不倚,左右逢源,谁也不得罪,谁也不帮衬,说了一大堆,其实什么意见也没表达出来,大家最想听的同意或不同意,他是一个字也不说。

    二长老骑墙的功夫果然深厚,常人难及。

    对于二长老的和稀泥,刘明杰早已司空见惯。

    还未发表意见的大长老,此时一副沉思状,久久不语。刘明杰却并没有催促,只是静静地看着这位有着相当实力和正义感的老人。

    良久,大长老缓缓开口。

    “刚才二长老讲得也挺有道理,我们不能冒然灭杀一个后辈的前途,但也不能冒失让家族处于不利之中。通观全局,我觉得,最核心的一点就是家族的发展壮大,一旦这次为官玉动用了仙人信物,当下一次家族危难来临时,我们还有什么依仗来安全度过?”

    “刘家主,这种依仗,你有吗?”大长老双眼闪出精光,直盯着刘明杰问道。

    “如有手段护得我刘家安全,动用仙人信物,也不过小事一桩!”

    “大长老问得好啊!”刘明杰感叹一声,“我身为刘家家主,又岂能不考虑这其中的利害关系!”

    “那么,我就让在场诸位,看一看,我是否有能力护得家族安全!”

    说罢,刘明杰缓缓起身,衣衫无风自动,如逆风行驶的风帆一般满满鼓起,一股慑人的惊天气势从身上迸发而出。这气势如剑般锋利,如山般磅礴,如雷般迅猛,如海般深沉,远非在场诸人所能匹敌。

    “你!……”刘不记面露惊色,想要说话,却已不能言语。

    三们长老也是愕然不已,失声在巨大的震惊之中。

    犹如实质般的气势越来越强盛,似要冲破屋顶,桌椅开始摇晃,桌上的茶杯呯呯作响,窗户也发出吱吱声响。

    无形的气势威压让人喘不过气来。

    大长老最先回过神来,又惊又喜地问道:“刘家主,你已半步借天境吗?”

    “多年苦修,幸有所得,感觉突破进入借天境,已是不远!”

    刘明杰语气中透着无比的自豪。

    借天境,那是一个与小世界境截然不同的一个层次。

    小世界境只是不断壮大体内真气,内力再深厚,也不能与天地灵气沟通。而借天境,却能在丹田内形成神桥,以之为梁,可借得天地灵气,凝成灵力。

    借天境与小世界境相比,武力值成十倍几十倍的增长,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冲天城,百年过去,却再也没有产生一个借天境修士。

    只有破入借天境,才算是真正摸着了修炼的门槛。而自身的实力,也将会得到天翻地覆的增长。有一名借天境强者坐镇的家族,绝对可以成为一流的家族势力,家族所能获得的地位、资源、机会都将发生根本性转变。

    这一点,在场诸人再清楚不过。

    “大长老,你看我还能护得家族安全吗?”刘明杰收敛了气势,轻松问道。

    “能,太能了!”大长老仍沉浸在震惊之中,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急忙十分绪,“洗髓丹!家主,你说的是真的吗?这等灵丹至少要中品丹师才能炼制成功,在整个皮旦州都是可遇不可求!四枚,就意味着能培养出四名小世界境巅峰强者呐!要是我们家族能有此等机遇,何愁不能发展壮大,超一流家族指日可待啊!”

    二长老这个老好人,骑墙派,也是被刘明杰的话震得有点发懵。

    那话里的信息含量太丰富了!

    刘家主破入借天境已无半点悬念,但可怖的是,居然还能拿出四枚洗髓丹,这后面可就有无穷想象的空间!

    眼看着大长老已全面倒向家主,二长老知道自己是应该明确表态的时候了,此时此刻,容不得半点含糊和犹豫,骑墙已不合大势。否则,别人吃肉,他只能喝汤,甚至连汤都没得喝了。

    打定主意的二长老,说起话来可就掷地有声,态度明确了。

    “家主,不就是一个信物嘛,你想用就用了!不要有太多顾虑,万事以家族发展为核心啊!再说了,那仙人信物,已传过好几代,到现在还能有多少作用谁也不知,何况小官玉虽然练武进境不快,但他天资聪颖,如有仙法可修,未来成为一方大能也不是没有可能,这也是变相为家族发展作贡献嘛!”

    “我坚决同意家主启用仙人信物!”

    说罢,从身上掏出一样金黄闪亮的东西,正是那五枚钥匙之一。

    二长老双手捧着钥匙,恭恭敬敬送到刘明杰面前,微微弯曲了身子,双眼热切地望着刘明杰,恭恭敬敬地说道:“钥匙现在就交给你!”

    刘明杰探手取过钥匙,对着二长老点头一笑,笑容中满是肯定和鼓励。二长老便似受到了莫大的欢欣鼓舞一般,身子更弯了,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

    大长老看了,内心暗自一哂。

    “这老货,别看平时唯唯诺诺,一派老好人形象,没想到值此关键时刻,却是头脑清醒,立场分明,虽然有些后知后觉,但态度却是比我做得还到位。”

    “果然人人都有拿手戏啊!不是不唱,只因时机未到,一旦机会到来,那是一个比一个唱得好。”

    “生活,你又给我上了生动的一课!”

    大长老有些感叹,同时,心中油然而起一丝莫名的忧虑,好似自己最心爱的东西被人强行拿走了一部分一般。

    三长老与副家主刘不记看见二长老猛飙演技,尽管脸上浮出鄙夷之色,但内心却如翻江倒海一般,认真考虑着眼下的局势和自身利益的得失。

    “我该何去何从?”三长老内心万般纠结,从感情上讲,他是愿意支持刘不记,毕竟平时相处还算融洽,关键是还拿了人家不少好处,但现在家族内的形势发生了巨大变化,一旦刘家主破入天桥境,其威望将一时无两,也必将拥有压倒性的优势。

    刘不记再与刘家主斗,肯定会被轻松碾压。如果现在仍然紧跟刘不记一条道走到黑,结局如何已不言自明。

    “局势强于人啊!大长老旗帜鲜明,二长老一反常态,为了利益,都那么坚决支持刘家主!大势已成,我也无力改变。”

    三长老抱歉的眼神深深地看了副家主刘不记一眼,然后转向刘明杰拱手行礼:“恭喜刘家主即将破入借天境,这实乃我刘家全族之莫大幸事!既然家主有护得刘家安全的实力,老夫也收回刚才所说的话,原则上同意刘家主动用仙人信物。到时,还请刘家主能多给一个进入万剑崖的名额,如果再有一枚洗髓丹,我这一系,出现一个小世界境巅峰强者也不是难事!”

    刘明杰见这位一直跟在刘不记后面搞小动作的三长老终于头脑清醒,端正了自己的立场,内心亦是欣慰不已,毕竟凝聚力强了,对家族发展大有裨益。

    “三长老过虑了,凡我族人,只要真心实意为家族谋利益,我都会一视同仁,公平对待。进入万剑崖的名额和洗髓丹,一样都不会少了你们的!”

    听了刘明杰这话,三长老心下暗自嘀咕:“说得比唱得还好听,这世上哪有真正的公平!衡量的标准,总是掌握在极少数人手中,公平与否,还不是他们说了算!”

    “正是为了所谓的公平,我才不得不同意你把家族所有的仙人信物拿来私用!否则,长老会还会有我的立足之地吗?我这一系,被刻意打压,远离权力中心,那都是分分钟的事!”

    尽管心中万般无奈,三长老还是迅速地把钥匙交给了刘明杰。

    没有发表意见的只剩下副家主刘不记,城主刘明杰也不急着发声催促,只是拿目光静静地看着。

    其他三个长老却都看着刘明杰。

    议事厅内一时寂静无声。

    刘不记蓦然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来,这才醒悟形势已发生巨大的改变,寂静的气氛让他觉得有一股无形的压力充斥在自身四周,这压力很强,似乎并不弱于刘明杰刚才释放气势的慑人威压。

    刘不记感觉几乎喘不过气来。

    怎么办?是该坚持还是屈服?

    成败就在一瞬间,一步走错,也许就再难有回头之路!

    放弃坚持,屈服于家主刘明杰,同意他使用仙人信物,就很可能再也无缘家主之位,甚至远离权力中心,黯然出局。

    继续坚持,却又左右不了大局,在三位长老都同意的情况下,他一个人的意见已不再是那么重要。

    同意不同意,长老会的结论都将相同,刘明杰都将获得启用仙人信物的机会。

    但他刘不记将要承担的后果却截然不同!

    同意与否,是态度问题,是人心向背问题,是立场问题。

    真是艰难的抉择!

    刘不记一着急,额头立时出现一层细密的汗珠。

    一番激烈的天人交战之后,刘不记终于下定了决心,一字一句地说道:“家主,我也同意你动用仙人信物!”

    说完之后,觉得眼睛僵直,浑身发软,似乎说出这一句话,已抽空了他体内大半的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