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九章 骨感的现实
    看看将近晌午,估计那个尚未谋面的小猴子就快来叫自己吃饭了,已没有足够的时间用来修炼,于是坐在床前的木椅上,细细揣摸起周天大衍诀来。

    越是揣摸,越是觉得这周天大衍诀精深玄奥,妙用无穷。

    沉浸在法诀中的刘官玉,被一道尖细的声音惊醒。

    “刘官玉!你有在吗?”

    声音较远,似乎还在山坡之下,接着是一阵快速接近的脚步声。

    很快来到庭院。

    “刘官玉,我是小猴子!多管事让我来叫你吃午饭!”

    尖细的声音又叫道。

    刘官玉出得屋来,看到一名身穿杂役服的少年正站在庭院之中。

    这少年十七八岁的样子,又高又瘦,整个身子如同细竹竿一般,两只手臂又细又长,远远超过了膝盖。微微驼着背,扬着细长的脸,活脱脱一只山猴子。

    真是人如其名!

    “我就是刘官玉!请问你是哪位师兄?”刘官玉问道。

    见到刘官玉奇特的外表,那少年一时楞住,用手指着刘官玉,连说话都不利索:“你…你…!”

    刘官玉却并未言语,只是微笑地看着少年。

    好半天,那个少年才缓过劲来,自我介绍道:“我叫赵满堂,在家里排行第二,因为老大叫赵金玉,所以老爸就给我取名赵满堂,借金玉满堂的吉祥之意!”

    “不过,到现在为止,家里也没有金玉满堂!依然穷得叮当响!所以我就想方设法拜入上清宗,想要在这里寻求一番发展!”

    “师弟刘官玉见过赵满堂师兄!”刘官玉行了一礼。

    “他们都叫我小猴子!没人叫我的名字,你也可以这样叫我啊。”赵满堂脸上露出自卑之色。

    “你年龄比我大,拜入上清宗又比我早,当然要叫你赵满堂师兄!”刘官玉正色道。

    “谢谢!谢谢!”得到刘官玉的尊重,赵满堂眼睛微微泛红。

    “烦请师兄带领我去饭堂就餐!”刘官玉说道。

    “好,我们这就去饭堂!来,官玉,你走前面!”赵满堂谦让道。

    “师兄,你先!你在前面带路,我跟着就好!”刘官玉坚持。

    赵满堂不再坚持,走在了前面,刘官玉在后面跟着。

    与赵满堂细长的身躯相比,刘官玉矮了一大截。

    半路上,赵满堂问道:“官玉师弟,你的年龄应该很小吧?”

    “对啊,我今年才十五岁呢。”刘官玉答道。

    “可是你的外表看起来却像是六十多岁!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现象!这是怎么回事?”赵满堂关切的问道。

    “呵呵,九岁时得了一场怪病就成这样子了!”刘官玉自嘲地笑道。

    “两年过去还没有治好吗?”

    “很难治好!倘若不是遇见师尊,我必然不久于人世!”

    “真是一个悲伤的消息!不过,谁是你的师尊?你还是杂役弟子,竟然就有人收你为弟子了吗?”赵满堂真的有些诧异。

    “孙峰主就是我的师尊!我的情况有点特殊,是师尊亲自到我的家乡冲天城,收我为弟子,并把我带入上清宗。”刘官玉感怀道。

    “师弟你真幸运!不像我,当初为了拜入上清宗,可吃了不少的苦头!居然还被峰主收为弟子!这运气简直要逆天了啊!”赵满堂惊叹道。

    “哦,难怪你能够住进满江红,此处庭院可是杂役处条件最好的!许多人都眼红!”

    刘官玉听了,隐约觉得有一股莫名的不祥之意袭来。

    “不对啊!你既是峰主亲传弟子,就应该随峰主身侧修炼,住在峰顶!怎么跑到最低层的杂役处来了!”赵满堂似乎突然想明白似的,高声起来。

    “来杂役处历练也是师尊命令!因为我才是小世界境一级!”刘官玉解释道。

    “峰主的命令,自有其深意!不过,官玉师弟,你真的只有小世界境一级吗?我没有听错吧。”赵满堂有些兴奋。

    “满堂师兄,你没有听错,我真的还是小世界境一级!”刘官玉觉得自己多少都有点委屈。

    “哈哈!哈哈!”赵满堂突然开心地笑起来,“终于有一位境界修为比我低的师弟了!我好开心啊!”

    笑了几声,却又突兀的声音哽咽起来:“官玉师弟你不知道,我小世界境三级拜入上清宗,现在三年过去了,还处于小世界境五级,是整个上清宗境界最低的人了!他们都叫我小猴子,说我是上清宗的耻辱!成天欺负我!”

    说到后来,赵满堂竟掩面而泣。

    想到自己的遭遇,刘官玉不禁觉得心有戚戚焉!

    同是天涯沦落人!

    赵满堂的坏心情来得突兀,去得也快,并没有走多远,情绪又好起来,同刘官玉有说有笑了。

    沿着青石板路又走了一程,来到一处开阔地,草木掩映之间,一座极大的庭院呈现眼前。

    这里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吃饭的,聊天的,争论的,来回走动的,怎一个乱字了得!

    说话声,喝水声,争论声,移动桌椅声,锅碗瓢盆声,声声入耳!

    二人刚走进庭院,迎面便走来一个身材粗壮的杂役弟子,指着赵满堂喝道:“好你个小瘦猴!又偷偷摸摸干什么去了?徐公子正等着你给他打饭呢,结果倒好,你来了个三十六计走为上,跑得人影不见!哼哼,这次你完了!谁也救不了你!”

    赵满堂立时满脸惶恐不安之色:“诸老大,这次我真是有事啊!多管事命令我去满江红给新进的弟子刘官玉带路,前来餐厅吃饭!所以我才走掉的!不是我故意不给徐公子打饭盛汤!诸老大,你就帮我说说好话吧!小的感景,刘官玉只觉得怒火中烧。

    更有一股深深的失望,如潮水一般袭来,原先对开阳峰的美好印象瞬间崩塌一半。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纷争!

    这句话说得真的是一点都没有错啊!

    刘官玉目眦欲裂,高声喝道:“停住!不要再打了!都是同门师兄,你们怎么可以如此凶残!”

    刘官玉冲上去,将赵满堂护在身后。

    其他的人,却将他二人围在了正当中。

    最先出来的粗壮杂役说道:“徐公子,小猴子说这个小老头就是新来的刘官玉,还住在预定的满江红庭院!,简直不可饶恕!”

    徐公子怪笑两声,手拿折扇点着刘官玉说道:“哪里来的野小子,连我内定的满江红也敢住!胆子很肥啊!看你六十岁的奇怪模样,难道是外星空来的变异生物!”

    徐公子话音刚落,周围的杂役顿时哄然大笑,似乎听了极其搞笑的笑话一般,更拿各种眼神盯着刘官玉。

    不屑者有之,鄙夷者有之,轻视者有之,嫌弃者有之。

    唯独没有,哪怕是,一道,怜悯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