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十二章 绣迹斑驳的巨斧
    最后又吃了两碗平常的米饭,喝了一大碗汤,饥饿的感觉这才完全消失。

    吃完饭,张冒灵对刘官玉说道:“小师弟,一定要记得多涂抹几次生消灵膏,这样才好得快!不要怕用,这又不是什么天材地宝,用完了我那里还有!”

    李超超也叮嘱道:“平时一定要记得穿杂役服,携带杂役令牌,这是我们杂役身份的象征!刚才如果你有穿杂役服或能亮出令牌,就能确定你的身份,再加上你是峰主亲传弟子,徐公子必定不敢故作不知,如此这般胡来!”

    “谢谢李师兄!我明白了!我这就回满江红去换衣服拿令牌,然后再同你们一道去砍铁木。”刘官玉应道。

    “小师弟,你刚才受了伤,不如你今天先在满江红养一养伤,等明天伤好一些,再去不砍铁木也行。”李超超劝说道。

    “真的没事,我的伤只是外表看起来吓人,其实并不严重。我想今天先去熟悉熟悉,能砍多少算多少!”刘官玉坚持道。

    “好,今天开始也行。”李超超点点头,转身问赵满堂道:“小猴子,你还能走吗?”

    “只是背部还比较疼,腿部的伤并不重,不影响走路。”赵满堂答道。

    “既然这样,还是你陪小师弟回满江红换衣服吧,我们在工具房等你们俩。”李超超安排道。

    “好的!”赵满堂应了一声,又朝刘官玉道:“官玉师弟,我们走吧!”

    一拨人顿时兵分两路,各自离开。

    刘官玉二人很快回到满江红,急急忙忙换上了杂役服,在赵满堂的带领下,直奔工具房。

    从满江红到工具房,却有一段不近的距离,紧赶慢赶之下,走了好一会才到,李超超四人却是早已在工具房前等候。

    见到二人赶来,李超超对刘官玉说道:“走,到屋里选工具!”

    打开工具房,只见房内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砍柴工具。左侧墙面上挂满了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砍刀,大的砍刀两尺多长,背厚刃利,闪着幽幽寒光,小的砍刀仅比巴掌大一点,虽小巧玲珑,却锋芒毕露。

    看着这满墙的砍刀,刘官玉只觉得一股森冷的寒气扑面而来,定了定神,看看这个,摸摸那个,最后还是摇着头走开了。

    正中一面墙上,挂满了奇形怪状的兵器,有丈八长枪、有三尺长剑,还有戟、钺、钩、叉、鞭,甚至有锏、锤、抓、镋、棍、槊、棒、拐、流星锤等各种兵器。刘官玉看得眼花缭乱,但都不甚满意,并没有那种眼前一亮,一见钟情的感觉。

    来到右侧的墙,只见上面挂满了各种斧头。有长柄斧,有短柄斧。长柄斧的柄都很长,从一尺到六尺不等,斧头皆是巨大厚重,斧刃锋利无比,令人望之生寒。形状不一,种类繁多,有“祥手宣花斧”、“开山斧”、“偃月斧”以及“金蘸斧”,也有斧重柄长的大斧,甚至还有“开山钺”和“压丑钺”等。而短柄斧的柄则较短,大多只有一尺左右,斧身也相对较小,形状扁宽,刃口锋利。

    刘官玉看着这墙上的大斧小斧长斧短斧,只觉得这些斧头每一把都很锋利,都很威猛,似乎都不错,但心中又隐约觉得还不够完美,但哪里不完美,却又不可名状。

    李超超问道:“小师弟,这些砍柴工具怎么样?你选中哪一个?”

    刘官玉问道:“李师兄,你选的是什么工具?”

    李超超指着左面墙上左下角处挂着的五把砍刀说道:“我们五个人都是选砍刀,就是这五把砍刀,平时不用就放在工具房,砍铁木时顺便来取就行了,铁木林就在这条路的尽头,非常方便。!”

    “可是,我觉得这些都不是最适合我的!”刘官玉有些迟疑地说道。

    “什么?你一个也没有选中!”小猴子惊呼出声,似乎觉得这太不可思议,“我觉得这满屋子的工具都非常好啊!怎么就没有你看得上眼的呢!”

    “好是好,但就是觉得欠缺点什么。”刘官玉也有些不肯定。

    陆武志说道:“这可就难办了!小师弟,要不你再看看,兴许你漏掉了几个中意的。”

    于是,刘官玉再次把墙上挂着的所有的工具又看了一遍,依然没有相中满意的工具。

    “难道就没有其它的工具了吗?”刘官玉小心翼翼地问道。

    “没有了,都在这里挂着呢。”蔡加权说道。

    李超超露出思索关,突然一拍手,说道:“不,还有一件工具!”

    然后用手一指墙根角落里的一个很不起眼的条形木箱,对蔡加权说道:“去,把那个箱子打开!”

    木箱四尺长短,十分破旧,已看不出本来什么颜色,上面铺了一层厚厚的灰尘,显是已经很久未曾动过。

    蔡加权走过去,掀开了箱盖,顿时一阵灰尘漫天。

    箱子里装着一堆十分陈旧的东西,映入眼帘的是是几把扫地用的笤帚,但已非常破烂,显见不能用了。

    拿开笤帚,露出来几个杂乱陈放的打坐用的蒲团,亦是十分破烂,上面甚至有穿孔。

    拿开蒲团,又是一堆床上用品,俱都十分破旧,颜色灰中带黑,质地很是低等,可能是很久以前某个弟子入宗时带来的日常生活用品。

    大家眼中都露出奇怪的眼神。

    蔡加权说道:“都是一些破烂的东西,哪里有砍柴工具!还要继续吗?”

    “继续!”李超超并没有过多的解释。

    于是,蔡加权又把床上用品一件一件拿出来。

    “哇,真的有一件工具!”蔡加权叫起来,“还是一把很大的斧头,不过……,小师弟,你还是自己来瞧瞧吧!”

    刘官玉怀着诧异的心情走过去,朝箱子里一看,果然看见箱底正躺着一把斧头!

    一把很大很厚很旧的斧头。

    手柄几乎有四尺长,不知用什么材料做成,黑乎乎的有如大一号的烧火棍,上面有着斑斑点点的污迹。

    斧头又宽又厚,形式非常古朴,上面满布斑驳的铁锈,一层又一层,似乎已经存在了亿万年之久,一股古老苍桑之感扑面而来。

    看看这把老旧的巨斧,莫名的,刘官玉有一种久别重逢的感觉,仿佛经过了亿万年的时光,穿梭了亿万个位面。

    就在此时此地,它与他,终于重逢!

    “真的是一把大斧头!我把它拿出来。”刘官玉楞了一会儿说道。

    并没有去擦拭巨斧上面的灰尘与污垢,刘官玉急不可待的伸出双手,紧紧的握住了斧柄,一股淡淡的冰寒之感直透掌心,同时却莫名地有一种非常顺手的感觉,仿佛已使用了无数次一般。

    双手用力,巨斧却纹丝不动。

    “咦!”

    刘官玉有些惊讶,巨斧的沉重出人意料。

    又使出了七八成劲,才堪堪把斧柄抬起来,不由心里更加惊奇。最后用尽全身力气,总算是把巨斧给拿了起来,小心翼翼放在地板上。

    这巨斧,实在是,太重了!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看见刘官玉吃力的样子,陆武志说道:“很重吗?我来试试!”陆武志觉得,凭自己小世界境七级的实力,又是力量型武修,拿起一把斧头应该不会吃力。于是单手去提斧头的手柄,谁知斧柄却纹丝不动。

    “嗯,还真的很沉!”陆武志说赞了一声,便又伸出双手去拿斧头,但也只是把斧柄抬起来而已。

    见大家都盯着自己,陆武志脸上有些挂不住,口中低喝一声,潜运功法,内力自丹田疯狂涌入双手,巨斧这才应声而起,但仍然感觉沉重异常,坚持了一下,急忙把巨斧放在地上,口中抱怨道:“这把斧头又破又重,看起来就非常笨,能砍得动铁木吗?谁会用这个工具啊!”

    张冒灵也说道:“看来是真的非常沉重啊!小师弟,你不会是想要使用这个笨重的大家伙吧!”

    刘官玉答道:“师兄说对了,我正有此意!这把巨斧,虽然外表看起来笨重,但我感觉用起来会很顺手!”

    李超超说道:“我给你们说说这把巨斧的故事吧,其实,这柄巨斧一开始并不属于我们砍柴组,而是灵草组在挖深坑的过程中被挖掘出来的,当时斧头上全是厚厚的铁锈,也不知道已在地下埋藏了多少年。搬去灵草组一段时间,并没能发现有何奇异之处,嫌它碍事,便送到砍柴组当工具。”

    “据说原先也是放在外面,但却从来没有人选这把大斧头作工具,后来干脆把它放进了木箱。久而久之,渐渐被人遗忘。刚才,我也是无意中才猛然想起这把大斧!其实我也没有见过这柄大斧,只是听说过而已。”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选一件锋利而又称手的工具,对完成砍柴任务还是很有帮助的!小师弟,你确定要选它吗?”

    “李师兄,我能确定!我心中非常清楚!这就是我想要的工具!”刘官玉指着地上的巨斧斩钉截铁地说道。

    李超超看了刘官玉一眼,说道:“小师弟,既然你执意要选用这把斧头,那就暂时用它作工具吧,如果觉得不满意,你再回来另选一件工具。”

    说罢,看了看大家,对赵满堂说道:“你受的伤比较重,今天就不要去砍铁木了,我们帮你砍两株,明天你自己再多砍两株,数量也就达标了。”

    “好的,我听师兄的安排!”赵满堂眼露感激之色,说道:“谢谢李师兄!谢谢大家!”

    “走,出发!上山砍铁木!”李超超挥挥手说道。

    于是,四人取了大砍刀在前面走,刘官玉啃哧啃哧扛着一把巨斧在后面吃力地跟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