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十四章 砍柴难(上)
    树林中间,只见两个人影正在挥刀猛砍,却正是张冒灵和陆武志。

    二人见刘官玉上来,招呼道:“小师弟,感觉怎么样?”

    “两位师兄啊,我宁愿没有感觉,我一级的境界,却要砍三到五级的区域!这种感觉可真不好!”刘官玉心情复杂地说道。

    只见陆武志正绕着一株铁木快速转圈,手中砍刀挥动之间快如疾风,在空中幻化出一圈刀影,迅捷无比地砍在铁木的树干之上,树干与砍刀接触之处顿时况已经了解,深入了解等以后再说,眼下最重要的是早一点砍,尽量多砍。

    于是对李超超说道:“李师兄,我想现在就回第一区域去砍铁木!”

    李超超沉吟一下说道:“这样也好,那就回去吧,你能下得去吗?”

    刘官玉调侃道:“下倒是下得去,不过多半会摔断腿。”

    李超超道:“还是我带着你下去吧。”

    跟二位师兄道了别,刘官玉便被李超超拉住右手,从第二区域的地面飞跃而起,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朝第一区域的地面落下。

    快到地面时,李超超却突然放开刘官玉的右手,左手一掌拍在刘官玉的腰侧,这一掌用的却是柔劲,正是李超超的拿手绝活排云十八掌。

    刘官玉只觉一股大力从腰侧传来,虽不猛烈,却绵厚悠长,下坠的身子便又向前轻轻飘起,最后缓缓落在地上。

    刘官玉赞道:“李师兄,好浑厚的功力!”

    李超超裂嘴一笑,憨厚地说道:“雕虫小技,不足挂齿。”

    二人一路急行,很快来到第一区域的外边缘,看到破天安然无恙躺在原地,刘官玉这才放下了心。

    李超超问道:“小师弟,你知道铁门木砍断后还要做些什么吗?”

    刘官玉答道:“这倒不是非常清楚,多管事只大略的告诉我存放木柴的地点就在这铁木林旁边,至于具体在哪里却不清楚。”

    李超超道:“存放点就在铁木林左侧后,我们去看看吧,到那里我再给你说一说砍铁木的完整过程。”

    “有劳李师兄了!”

    二人走到树林左侧,刘官玉却并没有看见有任何的建筑物,不禁询问道:“李师兄,这里没有房屋啊?”

    李超超笑道:“再走一段距离,你就明白了!”

    果然,再走一阵,刘官玉终于看到了存放木柴的地方,根本就不是房屋,却原来是一个坑。

    一个很大很深的四四方方的坑。

    足有四五间房舍大小,深度却甚是惊人,达到七八丈左右。坑底及四壁俱皆漆黑发亮,光滑无比,根本无可借力,只在四个角落处装有四条铁链,整个铁链的长度居然距离坑底还有一丈左右!上下深坑,只能依靠铁链帮助,但显然都不容易,对刘官玉来说,更显困难!

    坑里摆放着五堆铁木,每根铁木俱都被截成一丈长短,整齐地垒成一堆。

    李超超解释道:“这个坑就是专门存放木柴的,坑下有一个四相聚火法阵,能借用地底之火,将坑里的木柴烤得非常干燥。在林内将铁木砍断后,还必须分截成一丈左右长短的木柱,再搬运到坑里,等完全烘干后,还得把木柱劈成一条条的木材,以供灶房使用。宗门故意设置深坑而不是房屋来存放木材,也是为了锻炼宗门弟子。”

    刘官玉插话道:“林内有绝壁,此处有深坑!这太坑我了!我怎么感觉宗门很喜欢坑弟子呢!”

    李超超正色道:“小师弟切莫作如此之想!宗门为了提升弟子实力也是煞费苦心!宗训里有两句话说得好,和睦谐顺有争斗,饮食起居皆修行。宗门要求弟子团结协作,但同时也提倡争斗。强调修行无碍全天候,日常生活,饮食起居,工作劳动,一言一行,俱皆是一种心性实力上的修炼,切切不可放过!”

    刘官玉深深一礼:“受教了!感谢师兄教诲!”

    李超超摆摆手道:“谈不上教诲,我只是比你早入宗几年,知道得稍多一点而已。现在,砍柴的事情你都清楚了,至于砍柴有哪些注意事项,需要什么样的技能技巧,我却不能多说,以免误了你的修行。这些都要靠自己去总结,去提高,去感悟!外人帮忙,反倒不美!”

    “好的,谢谢李师兄!”刘官玉道。

    李超超道:“时间已不早,我也该去砍铁木了。”

    二人走回第一区域,李超超便告辞而去。

    刘官玉独自一人站在林内,四周悄无声息,天地一片静谧。有风吹过,铁木顶端的枝叶轻轻摇晃,哗哗声响如天籁般从高高的树顶倾泻而下,轻轻洒落尘埃。

    刘官玉整理了一下略显纷繁杂乱的思绪,眼中露出坚定的神色,长吸一口气,潜运内力,拿起破天,左脚前,右脚后,弓身下马,双臂使劲,一招横扫千军,破天从右侧身后猛然向前挥出,锈迹斑斑的斧刃在空中划过一道模糊的残影,狠狠地砍在了铁木上。

    “当”一声巨响传出,犹如砍在了一方铁石之上。

    只见铁木树干隐约中微微晃动,刘官玉立时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反弹之力浪潮般急涌过来,沉重的破天瞬间被猛的弹回!

    刘官玉心下暗惊,急切间双臂较劲,想要拿住破天,却哪里能够!

    下一瞬间,便和破天一起摔倒在地。

    无意中,斧刃从右小腿划过,立时带出一道长长的伤囗,殷红的鲜血一涌而出,令得斧刃上都粘带了好几颗血珠。却见那血珠并不从斧上掉落,反而越来越淡,迅速被斧刃吸收,转眼间已经不见踪影,不留半点痕迹,仿若从未出现过一般。

    刘官玉不免诧异,却也不及细想,急忙封住了腿上几处穴道,这才止住鲜血。

    “真是出师不利呢!”

    刘官玉叹了一口气,再看那铁木树干,却只有一道浅浅的印痕留下,连木屑都不曾崩落半点,唯有几片铁锈散落在地。

    “继续吧!”刘官玉喃喃低语。

    再次握住烧火棍一般的斧柄,似乎隐隐约约多了一丝血脉相连的感觉。

    再次力运双臂,拿起破天,右脚蹬地,腰腹发力,同样的一招横扫千军,手中破天猛然向前挥出,又是“当”的一声巨响,却是砍在了第一次的下面一点。

    铁木树干微微摇晃,意料中的反弹之力如期而来,刘官玉却早有准备,双手顺势后扬,脚下马步变化,沉腰坐马,终于是稳住了身形。

    看那铁木之上,仍然只有一道浅浅的印痕。

    “这铁木也太坚硬了吧!”

    刘官玉不由嘟哝出声。

    又一次挥动破天,狠狠砍在铁木上,却仍然是砍偏了,竟砍在了第一道印痕之上。

    连续三次挥动破天,刘官玉只觉得双臂酸软,脚下打颤,丹田内那点可怜的真气,几乎消耗殆尽。

    想到每天子夜之时,赋能过程还要吞噬自己好不容易修炼出来的真气,甚至是元阳之气,刘官玉不由觉得很是蛋疼!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扭转这种要命的局面!

    休息了一阵子,刘官玉又拿起破天开始砍铁木,砍了好几次,都不能砍在同一个地方,唯只在铁木的树干上留下了好几个参差不齐的印痕。

    随着砍铁木的次数增多,手中的破天似乎也越来越重,每一次挥动,都非常吃力。

    又休息了几次,砍了一二十次,总算有几次砍在了同一个地方,铁木的树干便凹下去一条浅沟,树皮却依然完好无损,似乎非常坚韧而富有弹性。

    不过,也总算是有了一点效果。

    刘官玉心下窃喜,加之深感精疲力尽,便在铁树下盘膝而坐,修炼起周天大衍诀来。

    片刻之后,一丝真气从丹田里衍生而出,刘官玉心神内视,运转法诀,这根发丝般的真气丝便以一种玄妙的路线,在丹田内起伏飘荡,辗转不休,就好似一条小蛇在丹田内欢快畅游。

    慢慢地,这根真气丝变得越来越粗,最后竟达到了米粒般粗细。

    随着时间流逝,这股真气不再变粗,只是形体变得更加凝实,行动之间也更加灵活,丹田内的感觉也更加充盈。

    刘官玉便驱使着这股小蛇般的真气缓缓向督脉游去。

    只见真气小蛇慢慢钻出丹田,轻轻游过会阴穴,绕到背后,于腰背正中穿过尾骶部的长强穴,然后一路摇头摆尾,沿脊柱向上攀行,慢慢游到了头部,从颈项后部游进了风府穴,进入刘官玉的大脑之内,沿着头部正中的一条线,爬行到了头顶百会穴,最后从前额一路下行,游过鼻尖,最后到达人中穴。

    真气小蛇在此处停留片刻,积聚了力量,便想要继续前行,无奈左冲右突好几次,都是徒劳无功。

    见此情景,刘官玉便知道,自己距离突破小世界境二级,还欠缺些火候。

    现在丹田内的真气,还并没有强大到能够打通第二条经脉的程度。

    境界未曾跌落之前,他突破小世界境二级时打通的经脉是奇经八脉的任脉。

    这一次,突破小世界境二级时,会打通哪一条脉呢?

    其实,小世界境的境界等级是以打通人体经脉数量来划分的。

    人体内有奇经八脉和十二正经。

    奇经八脉分别是任脉、督脉、冲脉、带脉、阴跷脉、阳跷脉、阴维脉和阳维脉。因其既不直属脏腑,也没有表里配合关系,且运行路线奇异,所以称为奇经。

    十二脏腑所属的经脉,则称为十二正经,包括手三阴经、手三阳经、足三阴经和足三阳经。

    这二十条经脉,任意打通一条,就是小世界境一级,以此类推,直到打通十条,达到小世界境十级。

    绝大部分人,都是先打通奇经八脉后,再任意打通十二正经的其中两条,达到小世界境的十级。

    也有极少数人,打通的经脉毫无规律可言,这却是修炼偏门功法所致。

    而突破同一等级时打通不同的经脉,则具有明显不同的功法效能。

    刘官玉很是期待,自己再次突破小世界境二级时,打通的将会是哪一条经脉!

    获得的将是何等模样的功法特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