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十六章 饭堂漫话劳工卡
    下山的路相对好走一些,但扛着破天的刘官玉依然走得十分艰难,山一般沉重的破天让他不得不走一段停一下。

    看到师兄们老是停下来等自己,刘官玉强烈要求四位师兄先走一步,但在李超超的带领下,四人坚持与他同行。

    于是五人一起,走走停停,聊些家常,侃点趣事,偶尔还交流讨论一下修炼体会,一路上欢声笑语,甚觉欢畅,刘官玉心头那点苦涩也越来越淡,最后消失无踪。

    这也许就是四位师兄坚持与他同行的原因吧!

    刘官玉再次感受到家一般的温馨,对开阳峰这个大家庭的印象又好上了几分。

    刘官玉少年的心灵亦生出一番感叹,这世上坏人总会有,但好人肯定更多。只要用心去发现,世间就永远充满美好!

    欢乐的时光总是溜得很快,到达工具屋时,刘官玉甚至感觉这下山的路似乎变短了。

    四位师兄分别把自己的砍刀挂在左侧墙面上相应的位置,回头看见刘官玉扛着破天不动,张冒灵说道:“小师弟,这屋里无论哪个位置都可以放工具,不过你的破天可是个大家伙,你要把它放哪里呢?”

    刘官玉一副思索的样子,并没有立即答话。

    李超超道:“实在不行,你把破天放在原来那个箱子里面最上层也可以,其他人不会来拿!”

    刘官玉不好意思的一笑,说道:“师兄误会了,我不是在找位置,我想把破天扛着走,不用的时候就放在满江红,不知道可以不可以?”

    张冒灵惊叫道:“不会吧!小师弟,你这是要与破天形影不离,过一过一起同居的日子吗!”

    李超超道:“拿回住的地方当然也可以,不过这一路扛来扛去,可真不简单哦!”

    陆武志说道:“时刻都扛着一把巨斧,这该有多麻烦多不方便啊!小师弟,还是把破天放工具屋吧,绝对丢不了!”

    刘官玉本来想告诉师兄们自己舍不得与破天分开,但听起来未免觉得有些怪异,便说道:“我觉得扛着破天也是一种修炼!多扛一会儿,就能多修炼一会儿!我跟各位师兄的差距太巨大了!我得赶紧缩小这个差距。何况张师兄也说了,你们也不会站在原地等我!所以我必须抓紧一切的时间来修炼,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

    张冒灵叫道:“佩服,佩服!小师弟,我连墙都不扶,就服你!”

    蔡加权也说道:“小师弟的决心可嘉,我期待你的表现呵!”

    李超超说道:“砍柴工具可以放在工具房,也可以随身携带,你既然把扛着斧头当作一种修行,那就继续扛着吧。”

    于是,刘官玉继续扛着破天,和四位师兄一起,直奔饭堂而去。

    到得饭堂,只见满屋都是人,俱都分桌而坐,许多人已开始吃饭,打饭的窗口处只有几个人在排队打饭。

    徐公子等人坐在最中央的一桌,正边吃饭边大声谈论着什么,见到门口人影一闪,一把硕大的巨斧映入眼帘!

    巨斧下,满头的白发,一脸的皱纹,瘦弱的身躯,却是刘官玉扛着破天走了进来。

    吵闹的饭堂立时安静下来,都看着刘官玉和他肩上的巨斧。

    下一刻,说话声如山洪爆发般响起。

    有人惊叫道:“天啊,这么巨大的斧头!我还从未见过呢,不知道该有多重!”

    有人附和道:“是啊,太大了!是要拿来当作武器吗?能好使吗?”

    立即有人反驳道:“他一个砍柴的,这斧头当然是拿来砍柴用,能作武器嘛?”

    也有人鄙视道:“这斧头大是大了,不过太破了!你看斧柄黑乎乎的,斧身锈乎乎的,用脚指头想也知道不好使!”

    也有人道:“这么小的个子,还扛着这么大的斧头到处晃,这是要装十三吗?”

    一屋子人,都被刘官玉和巨斧的奇特组合给雷倒了!

    徐公子拿眼睛乜斜着刘官玉:“小怪物,你还真是奇葩啊!长得是万里挑一,与众不同,选的砍柴工具也是外观丑陋,惊天骇世!你们加一块,那就是名符其实的丑上加丑,世间少有!哈哈哈!”

    徐公子似乎干了一件非常得意的事一般,说完便哈哈大笑起来。

    旁边诸老大等人便都如得了号令一般,同时放声大笑。

    刚进门的刘官玉见徐公子如此污辱破天,只觉一股热血涌上心头,恨不得立刻上去把徐公子拳打脚踢好好教训一番,却也知道这并不现实,自己太弱小了!便大声质问道:“徐公子,你身为师兄,就应当给我们这些后进师弟做好榜样,为何这般言语轻狂,肆意污辱同门!我与你远日无怨,近日无仇,为何总是处处针对于我!”

    徐公子拿起放在桌上的折扇,一指刘官玉,喝道:“原因当然有,因为你长得丑陋,我看你不爽!因为你多管闲事,胡乱帮人!因为你不自量力,胆大包天,竟敢教训我,跟我作对!这纯粹就是找死的节奏,我不针对你还针对谁?不要以为你是峰主的弟子我就怕你,峰主也得讲道理!再说了,谁还没有一点背景啊,你有后台,难道我就没有后台吗!”

    刘官玉向前走了几步,将肩头的破天拿下横握在手中,在过道中站定,小而瘦弱的身躯竟迸发出逼人的气势,一字一顿地对徐公子说道:“不管怎样,我都不允许你污辱我手中的破天!它是我最好的伙伴!最亲密的战友!如果你再污辱它,不管何时何地,不管我多弱小,我都要与你拼死相搏,血溅五步!”

    刘官玉说到后来,语音高昂,铿锵有力,全身热血沸腾,手中的破天也似乎微微颤动,发出共鸣。

    徐公子手中的折扇唰的打开,轻轻扇动两下,不屑地说道:“哟,你这个小怪物还敢威胁起我来了!想找死直说!不过,算你运气好,你徐爷我现在心情高兴,要不然,你就完了!你会很惨的!你知道吗?”

    诸老大帮话道:“你个小怪物,小跳蚤!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有什么实力,还敢在徐公子面前癞蛤蟆打哈欠,直冒大气!”

    “是啊,是啊,徐公子可是半步借天境,很快就要晋升为外门弟子的高手,放眼杂役处,谁可堪作敌手!”一个坐在远处一桌的形容猥琐的杂役大声说道。

    旁边有人说道:“徐公子,我们支持你!”

    刘官玉还要说话,李超超跑来将他拉住:“小师弟,少说两句吧,口水之争,劳神费力无效果,何必呢!”

    二人到座位上坐下,放好破天,刘官玉犹自愤愤不平。

    这徐公子简直是嚣张跋扈蛮横无礼到了极点,但自己却无可奈何!

    世间多有不平事,只恨自己无力铲!

    桌子上已放了六碗米饭和一些平常难得一见的珍稀菜肴,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天上飞的,俱都色香味俱全,令人食指大动。

    这些东西虽然并不是灵物,却都是营养丰富,口感上佳,即使刘官玉身为城主之子,也不多见。

    大宗门的好处,由此可见一斑。

    早已饥肠辘辘的刘官玉,狼吞虎咽地吃了几口,只觉米饭清香,菜肴味美,吃得甚是惬意。

    无意间,刘官玉发现还有人在窗口打饭,末了还拿着一张白卡,在窗口处一块一尺长短的黑灰色的石头上一划,传出叮的一声,最后才走开,不由奇道:“窗口打饭还要用什么卡吗?”

    赵满堂解释道:“那张卡就是供杂役弟子打饭就餐的劳工卡!每名杂役弟子入宗当天,宗门都会为其办一张劳工卡,卡里充有一百二十点劳工值。平时每餐只需付一个点劳工值,灵米饭则是按份计数,一份五点劳工值。虽然宗门每月会供应灵米饭十五次,但对新入宗的弟子来说,入宗当月就只有几次能吃灵米饭,否则就会有挨饿的危险。”

    “每到月底,多管事会检验评估各弟子完成任务的情况,再划拨相应的劳工值到各弟子的劳工卡里。卡里的劳工值可以在弟子之间流通,比如今天中午,就是张师兄拿他自己的卡为我们六个人打的饭,我们就把相应点数的劳工值从自己卡里转到张师兄卡里就行了。因为我们砍柴组每月都未能全额完成任务,所以,我们卡里的劳工值都相对较少,每次有灵米饭时,都只能少吃一些,因为灵米饭按份卖,我们就打两三份大家平分。”

    刘官玉道:“也就是说我们砍柴组每个月吃的灵米饭都远远少于其它组!”

    李超超道:“事实确实如此,说来也是惭愧,砍铁木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除了那位成为太上长老的猛人,极少有人能全额完成任务。不过,砍铁木也有好处,就是自由支配的时间多,比较灵活,有更多的时间来修炼。”

    刘官玉问道:“还有其它方式获得劳工值吗?”

    陆武志接话道:“当然有,两种途径,一种是正规途径,一种是非正规途径。”

    “正规途径就是每月底的宗试,分为文试与武试,获得名次者奖励劳工值。一等奖一名,奖励劳工值六十点,二等奖两名,奖励劳奖励劳工值三十点,三等奖三名,奖励劳奖励劳工值二十点。”

    “非正规途径就是通过斗牛场的决斗获得劳工值,宗门制定了明确而严谨的决斗规则,以后你自然明白。规则明确,等级低的人可以向等级高的人发起决斗,等级高的人不允许拒绝。等级高的人也可以向等级低的人发起决斗,但最多只能越过两级,等级低的人可以拒绝。决斗以劳工值为赌注,事先签约说定点数,决斗后立即划转,不得以任何理由任何形式毁约,否则必遭宗门严惩。”

    “其实还有一种途径,就是仗势欺人,逼迫其他弟子,强行划走劳工值!”张冒灵补充道:“当然,这种途径我们是不会用的!徐公子等人却乐此不疲,很多人都曾被徐公子强行划走劳工值,我们砍柴组除了李师兄,都是受害者,以小猴子为最,他被划走的次数最多!”

    刘官玉正听得入神,窗口打饭的大爷走了过来,递给他一张乳白色的卡,冷冷地说道:“刘官玉,这是多管事亲自交待我为你办的一张劳工卡,里面同样充了一百二十点劳工值。”

    说罢,转身就走了,刘官玉一句谢谢楞是被卡在嘴里,没能说出来。

    “小师弟,别放在心上,这吴大爷面冷心热,其实是个好人!”李超超道。

    “李师兄放心,我不会的!”刘官玉道。

    拿着劳工卡,刘官玉一时间百感交集,五味杂陈,竟久久不语。

    赵满堂问道:“小师弟,你在想什么?”

    刘官玉道:“我在想,遥远家乡的亲人是否安好!”

    “我在想,峰顶闭关的师尊是否依旧对我抱有厚望!”

    “我在想,这小小的劳工卡,凝聚了多少辛酸、苦累和拼搏!”

    “我在想,那神秘的劳工值,隐含了多少屈辱、鲜血和争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