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十九章 要把基础搞扎实
    一陈啾啾啾的鸟鸣声将刘官玉从梦中惊醒。

    睁开双眼,只见已是天色大亮,一缕明媚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在床前投下一簇簇斑驳的光影。

    “糟糕,睡过头了!饭堂该没有吃的了!”

    想来应是昨夜睡得太晚,加之一夜之间居然意外的连晋两级,身体状况也得到控制,心中高兴之下,紧绷的心情也得到放松,这一觉,竟然睡得十分香甜,此时方被鸟鸣声吵醒。

    “我来开阳峰的初夜还是十分美好的嘛!”

    刘官玉自我调侃道。

    伸了伸懒腰,从床上坐起来,看见靠在床边的破天,刘官玉莫名的觉得放松和亲切。

    伸出双手,轻轻握住黑漆漆的斧柄,血脉相连的感觉比昨天更加清晰。

    将破天拿到胸前,感觉已不如昨天那般非常吃力,但破天的沉重仍然令得玉石床架发出轻微的吱吱声响。

    刘官玉拿起抹布,仔细地将斧柄上的污垢一一擦掉,烧火棍一般的斧柄顿时焕然一新,变得漆黑发亮。

    斧柄非金非木,非铁非石,根本分辨不出来是用何种材质做成。

    再看斧头,仍是锈迹斑驳,每一块锈迹都似乎在诉说着来自远古洪荒的秘密。

    “破天啊破天,不知你本来是什么样子?为什么我与你第一次相遇,却有早已相识相知几万年时光的感觉呢!我敢肯定,以前从来没有看到或听到过你!何况我才十几岁呢!”

    刘官玉注视着破天,喃喃低语,犹如在同一个老朋友诉说衷肠。

    斧柄处有阵阵奇异的感觉传来,似乎在作出回应。

    蓦然间,刘官玉发现斧刃之处似乎有些异样,仔细观察,只见斧刃上有七八片锈迹已经脱落,露出了里面一层锈迹来,颜色比外表的略为新一点,像是人的新生皮肤一般。

    “为什么单单是这几处脱落了呢?”

    刘官玉有些纳闷,细看这几处,却发现好像就是昨天有吸收血珠的几个地方。

    难道吸收自己的鲜血就能去掉这些锈迹吗?要不要再放点血试一下!

    看看这硕大的斧身,刘官玉打了一个冷颤,这该需要多少鲜血才能把这么多锈迹去掉啊!估计就算把身上的血都放干,也不一定能把所有的锈迹去掉!

    刘官玉立即打消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放下破天,站到地上,摸摸脸庞,活动活动手脚,只觉得神清气爽,浑身充满活力,身上、脸上的伤势已然尽数恢复,完好如初。

    看来张冒灵师兄的生消灵膏甚是对症,周天大衍诀的疗伤特效也非常显著。

    刘官玉意念内视,体查自身。

    只见任督二脉已然连成一体,在头部贯通,在丹田汇合,成为一个立体的圆形回路。

    丹田中的紫色雾气更加浓郁,真气小蛇在紫雾里摇头摆尾,缓缓游动。兴致来时,还会跑到任督二脉里转上一圈,然后又回到丹田之中畅游。

    一种充实而有活力的感觉弥漫全身!

    “这种感觉还真是美妙啊!”

    刘官玉低声赞叹。

    反正早餐时间已经过去,刘官玉便决定先把晨练做完再说。

    修炼需要持之以恒,可不能偷工减料!

    先练“十八散手”。

    一遍,两遍,十遍,二十遍,三十遍。

    再练踢腿。

    正踢,朝天一柱香,一千次。

    侧踢,猛龙出海,一千次。

    低踹,夜探连营,一千次。

    后踢,瞎子点灯,一千次。

    再练拳术基础。

    左右勾拳一千次,左右直拳一千次,马步冲拳一千次。

    做完这些,刘官玉已气喘吁吁,大汗淋漓。

    正准备跑去屋里练一练抛铁球,却见赵满堂手里提着东西,从山下快步走了上来。

    “小师弟,你早啊!老远就看见你了,你这是在做晨练吗?”

    “对呵,晨练不能落下啊!主要是起太晚了,所以现在才来晨练。”刘官玉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

    “我看你刚才练的都是刚入门时修练的粗浅功夫,你为什么不修练一些高级武技呢?”赵满堂甚感奇怪。

    “老爸常教育我,万丈高楼平地起,武学基础要扎实!所以,他要求我尽量多练一练这些基础动作,力求做到尽善尽美,毫无暇玼!”刘官玉道。

    “也许你爸说得有道理,不过我还是认为要修练一些高级武技,才能提高实战能力,与他人争斗时才有优势!”赵满堂道。

    “嗯,高级武技肯定得修炼,不过那是以后的事情,现在还得多练基础!”

    “好吧,我说不过你,你的事情你决定!”赵满堂指着手中的东西,又道:“我们早餐时见你没来,便知道你睡过头了!于是李师兄多买了一份,叫我送过来!”

    “太感谢各位师兄了!你们对我真是关怀倍至!”刘官玉接过早餐道。

    “咦!”赵满堂盯着刘官玉,像是发现新大陆,奇怪道:“小师弟,你脸上的伤痕怎么都不见了!我还吃了内服药,伤势也才好了一半多点,为什么你就完全好了呢?这没有道理啊!”

    刘官玉道:“也许你生消灵膏抹得太少!,也许是有其它原因也未可知!”

    “嗯,你说得也有道理哦!”赵满堂点点头,“小师弟,你吃早餐吧,我也该回去了。”

    “不一起吃点吗?”刘官玉问道。

    “不用,我已吃好了。现在该回去修炼了!”赵满堂道。

    “赵师兄,你也可以在这里修炼啊!我一个人也用不了这么大的地方。”刘官玉建议道。

    “这倒是个好主意!不过今天不行,我还得回去处理伤势呢。改天,我来陪师弟一起晨练!”赵满堂想了想又说道:“我们五个都住在洞庭水庭院,离这里也不是很远,他们都邀您过去坐坐!”

    “今天就不打扰你们修炼了!我呆会儿还得去铁木林砍柴,任务还没有完成啊!”

    “小师弟,别急!毕竟你才一级!”赵满堂说到此处,突然顿住:“我怎么看你跟昨天不大一样呢!伤势恢复如初,精气神十足,头上的白发少了,脸上的皱纹少了!真气似乎更浑厚了。你该不会是晋级了吧!”

    赵满堂疑惑地问道。

    “昨晚连晋两级,纯属意外!”刘官玉微笑道。

    “连晋两级!那你已破入小世界境三级啦!照你这种快速晋级的节奏,不是很快就能超过我了!我又要变成修为最低的人吗?”赵满堂惊叫道。

    “赵师兄,哪有你这种算法,你以为连晋两级像大白菜一样到处都是哪!这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

    “那也太快啦!这么多年,宗门天才如过江之鲫,却也没有听说过有谁能够一夜连晋两级的!”

    “我哪里能与那些天才相比!我只不过是积累得足够丰厚而已!前两年,我可是一直在一级纹丝不动啊!”

    “不管怎样,连晋两级是事实!真替你高兴!我得赶紧回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几位师兄,让他们也乐呵乐呵!”

    刘官玉急忙道:“告诉师兄们就好了,且莫外传!”

    “我知道!小师弟要低调,要扮猪吃老虎,要给那些欺压我们的人一个大大的惊喜!”

    “哈哈哈!”

    赵满堂迈着轻快的步伐,大笑着远去。

    吃过早饭,刘官玉便扛着破天,沿着蜿蜒曲折的青石板路,慢慢朝铁木林走去。

    今天扛着破天,已不似昨日那般艰难,昨天走几步就得停下来休息,今天却是能走上十多步。

    刘官玉沉浸在突破晋级,功力提升的喜悦之中。

    “看,那不是长相奇葩的小怪物吗?”刚走出满江红没多远,便有一道嚣张跋扈的话音传来。

    只见迎面走来三个杂役,两个膀大腰圆,一脸横肉,一个身材瘦小,形容猥琐,正是昨晚说支持徐公子的那个杂役。

    三人走到到刘官玉近前,一字排开,在青石板路上站定,形容猥琐者居中,其他两人一左一右,如一堵墙般拦在了路上。

    刘官玉顿时前进不得,刚要问话,那形容猥琐者却已说道:“喂,小怪物,叫你没听见吗?”

    “你叫谁小怪物?”刘官玉生气道。

    “谁是谁知道!这里除了你,还能有谁!你看看你,境界如此低下,却被峰主收为弟子,年龄如此之小,却衰弱一如老人,身体如此瘦弱,却扛着一柄硕大的巨斧!这还不够奇怪吗?你就是这世上独一无二,名符其实的小怪物啊!”

    刘官玉只觉得这人口齿伶俐狠毒,非同一般!气愤道:“你再污辱我,小心对你不客气!”

    “哎哟喂,这个境界一级的小怪物居然敢威胁我们!真是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不过小爷我暂时不与你一般见识,回答我两个问题先!”

    刘官玉忍住怒火道:“你问吧!”

    “令牌有带吗?”

    “当然有带!”

    “劳工卡有带吗?”

    “当然有带!”。

    形容猥琐者一拍手道:“嗯,还算懂事,看在你这么懂事的份上,小爷我法外开恩,就只要你五十点劳工值!赶紧划过来吧,免得耽误小爷我办正事!”

    “你们这是疯了吧!我为什么要把劳工值划给你!”刘官玉气极而笑。

    “凭什么?这需要理由吗?”形容猥琐者向左右问道。

    “当然不需要理由!”两个杂役大笑道。

    “赶紧的!”形容猥琐者催促道。

    “想要劳工值是吧,那也得看你们有没有这个实力!”

    刘官玉将破天轻轻放在地上,站直身子,一股无形气势迸发而出!

    “我怎么觉得这小怪物不是一级呢,咋有这样威猛的气势!”左边那个杂役说道。

    “真啰嗦!是不是,打一下不就知道了吗?”

    右边的杂役说完,身形一彽,左脚猛踩地面,呯的一声,如离弦之箭般向前冲出,一招黑虎掏心,右拳闪电般直奔刘官玉胸口而来!

    只觉拳风激荡,扑面生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