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二十四章 阳关三叠浪打浪(1)
    (主角将要领悟大招,阳关三叠浪打浪!)

    走进铁木林,四下里静寂无声,偶尔有几只小松鼠从林间闪现,想要爬上铁木,无奈树干太过光滑,刚爬了一小段距离,便哧溜一声又从树干上滑了下来。

    地上零星的点缀着一些铁木的枝叶,与日光在地面上投射的斑驳光影相映成趣。

    李超超二人继续向铁木林深处走去。

    刘官玉查看了一下,在昨天砍的那颗铁木前停下。

    这颗铁木的树干光滑细腻一如往日,斧砍的痕迹早已消失殆尽,斧刃上脱落的铁锈也已变得与地面一样的颜色,刘官玉凭着方位和地面上的脚印,才能勉强辨认出这株铁木就是昨日砍过的那株。

    站在树前,刘官玉仔细思索昨天砍柴的过程,最后总结出砍柴的两个要点。

    一是砍的频率要快,二是落点要准,尽量砍在同一个位置。

    刘官玉觉得,只要解决了这两个问题,其它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怎么样才能解决这两个问题呢?

    刘官玉陷入思索之中。

    好一会儿,终于有了大致的方案,但还需要实践来检验,也需要在实践中不断完善。

    没有行动的想法都是空想,行动远比想法来得重要。

    刘官玉决定立即行动!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首先,就是要通过实践找出距离地面多高才是最省力的位置。

    这当然得一斧一斧的试验才行。

    刘官玉修炼了两次,一共砍了二十七斧,总算是把最佳位置找了岀来。

    离地三尺三!

    下面就是解决落点精准的问题。

    双手紧握住漆黑发亮的斧柄,亲切的感觉越发清晰起来。

    挥动破天,沉重的感觉中多了一丝轻灵飘逸。

    这是一种很矛盾很奇怪的感觉!本不应同时出现,但却偏偏同时出现了!

    刘官玉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会产生这种非常矛盾的感觉!

    但想来应是好事,便不再纠结,先砍了铁木再说。

    使用哪一招好呢?是斜劈还是横砍?

    苦于从未修炼过斧法,刘官玉只好在实践中继续探索。

    横扫千军这一招其实是刘官玉从旁人处观看得来的拳法,昨天以斧使拳,虽可堪使用,却总觉有所欠缺!

    真气运转,发力技巧,招式衔接,都存在诸多暇玼!

    要是能有一套斧法该有多好!

    刘官玉暗自叹息一声。

    “还是先从横砍开始吧!”

    刘官玉低语一声,以弓步姿势站好,双手位于身体右后侧,将破天抬至三尺三的高度,双眼紧盯着树干上那道离地三尺三的印痕,力起双脚,功聚双臂,手中破天猛然挥出,同时沉身坐马拧腰发力,右弓步急变左弓步,从右后朝前猛然平平挥出。

    呯然巨响中,破天与树干狠狠撞在一起,一股刚猛的反震之力传来,刘官玉双手顺势后扬,脚下弓步再变,将反震之力消弥无形。

    再看树干,那道印痕上面一寸左右位置多出一条印痕来,二者虽未重合,却也相距甚近!

    再次连砍八斧,刘官玉终于精疲力尽。

    树干上那道印痕旁边,又多岀几道印痕,只有两道与之重合,令得树皮微微下陷,显露出一条凹槽来。

    相比昨天,落点已准确了好多,效果十分明显。

    坐在地上修炼一会儿,刘官玉又开始砍柴大业。

    弓步砍九斧,马步砍九斧,无极桩步砍九斧。

    又有好几次砍在树干上的凹槽之中,令得其下陷更深。

    “再来一通斜砍吧!”

    刘官玉将斧抬高到四尺多的高度,朝着那道印痕,猛力挥动巨斧,破天带着一股凌厉的气势砍在了铁木树干上,呯然巨响中,斧刃砍在了那道印痕的上方,树干微微摇晃,刚猛的反震之力传来,斧刃甫一接触便被弹开,破天被反震得斜斜向上飞起。

    刘官玉并不与这股反震之力硬抗,双手也顺势向上扬起,在空中划过一道半圆,破天反震之势这才耗尽。

    再次力聚双臂,刘官玉挥动破天,又是一斧狠狠砍下!

    这次却是砍在了那道印痕的下方,离得虽然不远,却也不近。

    如此连砍九斧,竟然没有一斧砍在那道印痕之上!向下斜砍的效果一差至此!明显不佳!

    向上斜砍呢?

    刘官玉也想试试。

    朝着那道印痕,刘官玉再次挥动破天斜向上猛砍。

    破天与树干相撞的瞬间,反震之力尤为凶猛难挡,刘官玉踉跄着后退两步,这才化解掉那股凶猛霸道的反震之力!

    继续挥动破天猛砍,七次之后,刘官玉就已精疲力尽!

    之所以少挥动了两次,是因为斜向上砍时,反震之力特别凶悍,需要消耗更多的内力来化解。

    到底哪种方式方法更好呢?

    刘官玉坐在地上,苦苦思索。

    平砍、斜向上砍和斜向下砍三种砍法,平砍无疑是最佳方式。而马步、弓步和无极桩步三种步法,弓步无疑是最有力的方式。

    通过对比,刘官玉最后选择了弓步平砍的招式!

    弓步平砍,刘官玉仍然把这一招叫着横扫千军。

    刘官玉便以这一招横扫千军又连续砍了几十斧,树干上那道凹槽持续加深,最后终于树皮破烂,露出里面的树干来。

    望着那树皮破烂之处,刘官玉况,发现出七留三弊病太多,斧砍的力量小了,打击力量不够,留存的三分内力又抵挡不了刚猛的反震之力!令得攻击效率锐减。

    这种将内力分开的方法明显不够好!留得太多,攻击力太弱,留得太少,根本没用!

    刘官玉又试了好几种方法,均不得要领。

    想要请教师尊,却又在闭关。

    怎么办?

    想了想觉得还是先砍柴为好,呆会回去时可以顺便问问李师兄。

    刘官玉相信千想万想都不如实际一做。

    左弓步,右弓步,横扫千军,刘官玉挥动破天不停猛砍,他要在不断的重复中摸索技巧,总结经验。

    一斧又一斧,刘官玉已不知挥出了多少斧,树干上破皮处的凹槽越来越深,渐渐有碎裂的木屑落下。

    “这坚硬异常的铁木终于是被打破了啊!”

    刘官玉心中弥漫出那种打破王一水金钟罩的欣喜。

    体查自身,只觉真气充盈活泼,生机盎然,内劲运转顺畅自如,毫无滞碍,意之所指,内劲立至。

    比之昨日,又有一番长进!

    刘官玉又换了个方位,继续劈砍铁木,一阵努力之下,又是在三尺三高度的位置,砍出了一道凹槽。

    不停地挥动破天,铁木树干上的凹槽越来越多,最后,在树干上形成了一个圆圈形状的大凹槽。

    看着自己的杰作,满头大汗的刘官玉欣然而笑!

    总算是,见到黎明前的曙光了!

    精疲力竭的刘官玉长长的修炼了一次,丹田真气恢复至颠峰,全身内力鼓荡,周流不休,似乎有使不完的劲。

    继续砍!

    破天挥动,幻起道又一道模糊的残影,呯呯声响,在铁木林中幽幽回荡。

    树干被砍的地方变得越来越细,越来越细。

    随着又一次狂猛的劈砍,铁木发出“喀拉”的脆响,终于折断在地。

    高大沉重的树干砸在地上,发出轰然巨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