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二十六章 阳关三叠浪打浪(3)
    这种劲力发出之后,快则快矣,却不会转弯,就好似射出去的子弹,只能沿着一条直线前进。如若能像一样,又快又能转弯,岂不是妙哉!

    刘官玉自是不知这世上竟还有这样的东西,但他知道自己的劲力运转和落点发力的速度快是很快了,却缺少了力量上的变化,方向上的变化,如遇绝顶高手,只需要避开发力方向,就可以进行反击。

    这种瞻前不顾后,发出去不管的快力,还是颇有隐患存在的。

    他隐约的觉得,这砍柴的过程,很可能就是他发力趋于完美的过程。

    这砍柴的过程中,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奥妙呢?

    “发力方向!”

    刘官玉似乎抓住了一点什么。

    把铁木砍倒的过程和把铁木分段的过程中,发力方向都有微妙变化。

    在砍倒的过程中,还包含砍、震、砍括三个小过程,每个小过程中,发力方向是朝前的;在把铁木分段的过程中,也包含砍、抬、砍括三个小过程,发力方向是向下、向上、再向下的,在第二个小过程中,发力的方向产生了变化。

    这两个过程有何联系呢?

    为什么铁木砍倒后就没有反震之力了呢?

    宗门如此设置铁木的特性,有何深意呢?

    刘官玉相信,宗门布置的任务肯定是能够顺利完成的,完不成或者很难完成,只能是因为没有掌握砍柴之中暗含的窍门,而这个窍门,必定是个隐而不宣的奥秘!

    到底是什么呢?

    刘官玉苦思冥想。

    提高砍柴效率的关键是落点要准,频率要快。现在落点的问题已解决了,那就让频率快起来!

    如果能把三个小过程合成为一个过程,再施展一力三用之术,就能大大缩短时间,提高频率。

    怎么样才能做到这点呢?

    刘官玉决定从真气运行方式和内劲爆发的方式入手,找出其中的联系。

    以无极桩站好,默运心法,真气小蛇由丹田经督脉,再到足少阳胆经,到达脚掌涌泉穴,然后向下猛然一点头,一股向下的劲力迸发而出!

    再次意念一动,真气小蛇向下点头,又一股向下的劲力爆发而出。

    再向其它方向点头,发力方向都与真气小蛇的点头方向一致。

    如此几次,皆是如此!

    刘官玉这才明白,自己发力方向竟然是由真气小蛇的头部来控制!

    心中不由大喜,似乎已触摸到一个巨大的宝藏!

    抑制住内心的喜悦,意念引动,真气小蛇头部连续快速点了两下,右腿闪电般向前踢出,两重内劲如潮水一般,一波未过,一波又至。

    一力二用之术原来是这样!

    刘官玉只觉得被莫大的喜悦充满,欣喜若狂。

    又试了几次,皆是可以气随意走,力从气发!

    几次之后,真气小蛇已瘦了一大圈,看来这种一力二用之术很是耗费真气。

    但此时刘官玉高兴至极,根本停不下来!

    再试试一力三用之术!

    意念一动,真气小蛇的头部连续点了三次,但第三闪点头的动作远不如前两次有力。刘官玉的右腿闪电般向前踢出,内劲蜂涌而出,如浪潮一般,一浪,二浪,三浪,一浪未尽,下一浪又至!

    涌泉穴内的真气小蛇已变得非常细小,丹田内的紫色雾气也变得非常淡,若有若无,一种极度虚弱的感觉传出。

    刘官玉不敢再试,急忙盘坐在地,运转周天大衍诀,真气小蛇回到丹田蕴养。

    意守,意游五极!

    很快,丹田内容紫色雾气变浓,真气小蛇的身躯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大,充实活泼的感觉再次传来。

    细细思量,刘官玉总结出一个规律:

    真气小蛇的头部动作表示将发出的是刚力,力道的方向与真气小蛇头部点动的方向一致,而头部点动几次,就代表一力几用!

    腿部是这样,手臂上也一样吗?

    刘官玉决定再看看手上的动作与真气小蛇间的联系。

    伸手握住破天,意念一动,只见丹田内真气小蛇身躯一抖,便有无数真气丝从身躯上迸射而出,跑出丹田,沿督脉升到头部,再从手臂上的经膜、肌肉和血管中穿行而过,最后到达手掌劳宫穴。

    在劳宫穴内,无数真气丝又合为一体,形成一条小了一个型号的真气小蛇。

    然后,真气小蛇头部猛然一抬,双手立时劲力爆发,破天被拿到了半空,真气小蛇的头部再向前一点,一股朝前的劲力自掌心蜂涌而出,破天猛然朝前挥去,蛇头部向后一点,又是一股向后的劲力涌出,破天便向后挥起。

    一力一用与腿部动作相同!

    一力二用呢?

    刘官玉在铁木树干前弓步站定,意念中,蛇头部向前猛点两下,劲力传出,破天带着破空之声砍在了树干上,呯然巨响中,狂猛的反震之力汹涌而来,但刘官玉第二层向前的劲力也立时爆发,两种方向相反的力道顿时撞到一起,反震之力被抵消大半,砍天仍被反弹而起,力量却比原来小了大半。

    真气小蛇头部再向前点了两下,又发两道劲力,破天的运行轨迹立时改变,由向后改为向前,猛然砍在了树干上!

    但因为距离不够,蓄势不足,砍在树干上的力道竟比第一次小,传来的反震之力也小了一些,被第二道力抵消得所剩无几,破天只是被被略微弹起,便再无反震之力。

    反复几次,皆是如此。这一力二用之术,也与腿部动作相似。

    刘官玉思索一番,心念一动,真气小蛇头部连点三次,第三次点头依然没有前两次有力。

    劲力发出,破天猛砍在树干上,反震之力传来,被第二道和第三道内劲化解得一干二净,破天只被反弹起些微的距离,便又向前砍在了树干上,声势却小了许多。

    又是连续几次。

    一阵衰弱之感传来!似乎这一力三用之术极耗真气!

    刘官玉只能停下来修炼,真气再度充盈。

    站起身来,挥动破天,继续实践。

    掌握了一力三用之术,砍柴的进度明显加快许多,只不过真气消耗也是越快。

    不知不觉中,又一株铁木被砍倒在地。

    刘官玉咧嘴一笑,刚刚摸着一点发力门道,哪肯就此罢休,挥动破天,砍起第三株铁木来。

    猛砍,力竭,修炼,再砍!在一次又一次的实践中,一力三用之术越来越熟练,连续发力的速度越来越快捷,发力的时机也掌握得越来越精准!

    美中不足的是,劲力大小还缺少变化!

    于是,刘官玉尝试着在发力大小上加以调整变化。

    实践,再实践!

    不知道多少次后,刘官玉终于总结出砍柴时力度变化的规律。

    第一道力可以用十成劲力,第二道化解反震的劲力,最好用六成,让破天反弹一段距离后再向前砍,效果更佳!第三道力,也可以用十成劲力,只是一力三用之时,也许是因为真气不足,想用十成,亦是不能。

    除非是单发一道劲力!

    单发一道劲力,整个小过程的速度却是慢上几分。

    当第三株铁木被砍断时,一力三用已是比较熟练。

    看着倒在地上的两株铁木,想起昨日连树皮都砍不破,往事历历浮现,不由悲喜交织,仿若隔世。

    良久。

    收拾起有些杂乱的思绪,走近倒在地上的树干旁,准备开始将铁木分段的工序。

    “一力二用呢还是一力三用?”

    刘官玉有些纠结。

    想了一想,决定从全局入手,既然一个小过程包含三次用力,那就先试试一力三用,看看效果怎么样。

    意念导引,丹田之中的真气小蛇分出许多真气丝,冲出丹田,进入手臂,在手掌劳宫穴汇聚成一条小了一号的真气小蛇,小小的蛇头向下一点,向上一点,再向下一点,内劲迸发,刘官玉手中的破天便猛然向下砍去。

    碰撞之时,巨响传来,第二道劲力已至,破天被高高举起,呼的一声,在第三道劲力催发下,又猛地向下砍去!铁木与破天碰撞,响声传来,却比第一次小了许多,感觉中,力道也比第一次弱了不少。

    连试几次,皆是如此。

    再换一力二用,节奏却又慢了一点。

    试来试去,总是找不到完美的方法。

    刘官玉陷入深深的沉思中。

    “刚柔转换!”

    脑海之中闪过李超超的话语。

    对于如何控制真气发岀柔力,刘官玉却知之甚浅。

    怎么办?实践,再实践!

    小小少年刘官玉,便在实践中继续前行!

    于是,劳宫穴内小小的真气小蛇便开始疯狂乱舞!小小的头部一通猛点,向前点,向后点,向上点,向下点,向左点,向右点。

    所有的方位,都试过几次,却没有一次能发出所谓的柔力来!

    疲惫不堪的刘官玉再度陷入沉思中。

    迷茫之中,似乎有灵光闪现,待要瞧仔细,却又已茫然。

    “破天,我的伙伴!你说,我该怎么办?”

    刘官玉双手轻轻抚摸着破天,口中喃喃低语。

    沉思无果,刘官玉索性再用基础拳术来实践一下发力。

    意念引动小蛇,头部乱点,随意发力。

    只见拳风震荡,刚力连发。

    蓦然,在一道道刚力中,出现了一道柔力!

    却原来是无意中控制着劳宫穴里的真气小蛇摆动尾部发出!

    “原来,这就是发出柔力的方法!”

    刘官玉欣喜若狂!

    意念动处,真气小蛇的尾部摆动不停,便有一道又一道柔力发出。

    现在,终于能够确认,小蛇头部发刚力,尾部发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