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二十七章 阳关三叠浪打浪(4)
    刘官玉带着欣喜的心情,又一次把真气修炼得充盈饱满。

    拿起破天,继续砍!

    先试一力二用,先刚后柔。

    破天向下猛砍在铁木上,刚力未尽,柔力又至,破天被抬起!只觉极是顺畅安稳,容易掌控!

    再发刚力,破天猛然砍在树干上,发出震耳巨响,力度显然大了许多!

    再试一力三用,劲力由刚而柔,再由柔转刚,只觉顺畅自如,转折随意!速度比之三道刚力齐发要快上几分,威势要强上几分!

    时间流逝。

    刘官玉官玉砍柴的速度在实践中不断提高!

    很快,两株铁木都被分解成了一丈左右的木材段子。

    刘官玉官玉便这开始砍第四株铁木。

    有了一力三用之术,劈砍的节奏更快了几分,铁木自我修复能力的影响也越来越弱,刘官玉官玉砍起来越发的轻松自如,婉转流畅!

    后来,试着将发力改为一柔二刚之后,树干反震之力的影响竟然也被大大减弱!

    砍柴的节奏又快了几分!

    到得后来,刘官玉官玉渐入佳境!只觉真气运转如臂使指,称心如意,刚柔变换转折自如,毫无滞碍!

    一力三用之术渐渐熟练,唯一不足,是第三次发力不够威猛。

    也许待到再次晋级,真气更加浑厚之时,第三次发力将更加强势,一力三用之术也将更加完美!

    当第四株铁木被砍倒在地时,刘官玉官玉一力三用之术已有小成!

    第五株砍到一半时,林内传来阵阵脚步声。

    一行五人鱼贯而出,似乎约好了一般。

    走在最前面的正是赵满堂,肩上扛着两截碗口粗的铁木段子,猛然看见地上倒着一株铁木和满地的铁木段子,不由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大声叫道:“小师弟,这地上的铁木是怎么回事?”

    后面的蔡加权笑道:“你说是怎么回事,砍的呗!”

    “不是说小师弟能砍断一株铁木了吗?这地上有几个一株?那么多铁木段子,加起来该有三株了吧!”赵满堂似乎不能说服自己,“三株啊!又不是三段,上午砍一株,下午就砍三株还多!你们看那第四株,也快断了!”

    李超超超超肩上扛着四段铁木,呵呵笑道:“蔡师弟曾说我们的小师弟是一个善于创造奇迹的人,事实已经在逐渐证明!让我们拭目以待!”

    陆武志说道:“我们砍柴组又要出一个猛人吗?”

    张冒灵耍了一个怪脸,做了一个“你懂的”的表情,说道:“必须的啊,我们砍柴组需要有一个猛人来撑场子!小师弟,赶紧的,立马成为猛人!”

    “求罩!求罩!”蔡加权吼道。

    “也许,明天,小师弟就可以砍够十株!”李超超悠悠的补了一句。

    “小师弟,说真的,我也很好奇你砍铁木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快了?”李超超说道。

    其他四人一听李超超这样问,实在是问出了他们心中的疑惑,立刻都安静下来,热切的目光紧盯着刘官玉。

    “我始终都觉得这个铁木林充满了怪异,是宗门刻意为之,所有的设置,都是在向弟子传授精妙的武功,讲解武学上的奥秘!所以我就处处留心,没想到真被我悟出了一些劲力运转的窍门,也就是李超超师兄上午讲解的一力三用之术!”刘官玉缓缓道来。

    “一力三用!你悟出来了?已经会使了!”这一下,连李超超都是吃惊起来。

    “也算是机缘巧合误打误撞吧!我演示一下,请各位师兄不吝指点!赵师兄,麻烦你用尽全力打我一拳!”

    “真的要打吗?还要用尽全力!”赵诧异地问道。

    “打吧,小师弟叫你打就打,不会出问题!”李超超肯定道。

    “好,那我就打了,小师弟,注意了!”说罢,赵满堂一个箭步窜至刘官玉身旁,吐气开声,右拳呼的一下带着破空之声,朝着刘官玉当胸打来!

    看着快速击来的拳头,刘官玉眼露微笑,不慌不忙,右手轻抬,一掌拍在了赵满堂的右拳之上,正是先柔后刚的一力二用之术!

    碰撞掌相交,了无声息。

    赵满堂只觉得自己一拳打在了一堆藏着强力弹簧的棉花之上,对方一股大力如同绳索一般,捆绑着自己的劲力有条不紊地向后急速撤退,自己凶猛的一拳,顿时完全打空。

    猝然之下,赵满堂稳不住身形,向前冲出一步。

    正在他旧力将尽,新力未生之际,拳头之上又传来一股刚猛的力道,如山洪爆发,汹涌而来,想要发力抵挡,哪里还来得及,身不由己之下,连退三步。

    “好!”

    李超超和蔡异口同声叫道。

    这二人已看出刘官玉这一掌之中,劲力运转刚柔变换的妙处!其他三人,却如雾里看花,水中望月。

    “厉害!厉害!小师弟,你实力进步太快了,坐的是飞行舟吧!”赵满堂满脸羡慕道。

    陆武志调侃道:“看来,你又要成为实力垫底的那个了!”

    赵满堂一听,顿时一脸沮丧。

    “这就是一力二用之术!”刘官玉笑着说道,然后又对张冒灵道:“张师兄,请你全力抵挡我一招攻击!”

    “好!”

    张冒灵也不娇情,当即摆开架势,严阵以待。

    刘官玉踏前一步,左手下按,右拳当胸提起,拳面朝前,猛然打出,闪电般直奔张冒灵前胸。

    正是“十八散手”中的一招“沉舟侧畔千帆过”!

    张冒灵见拳势凶猛快捷,小师弟一身功力更已非同昨日,情知不好抵挡,急切间力聚双手,一拳一掌当胸封架。

    “呯!”

    二人拳掌相接,发出一声闷响。

    张冒灵只觉得拳掌之间传来一阵巨大的力道,有倾山倒海之势,拳掌已然架之不住,向后急退一步!

    刘官玉如影随形,向前跟出一步。

    张冒灵刚想运力招架,就在他意念欲动,新力将生之时,对方的拳力陡然一空,由刚转柔,力道的方向竟完全变得相反。

    这时张冒灵的力道才堪堪发出,就好似被那股柔力牵引而出!

    二力相合,刘官玉陡然变拳为掌,向身侧一带,张冒灵顿时如被一根无形的绳索猛力拉扯,身形不稳,向前急冲两步,这才停住。

    尚未站稳,又是一股刚力涌至,来势凶恶猛烈,一如巨浪排空,翻卷而上,张冒灵顿时犹如被一波巨浪击中,身形凌空而起,跌落在一米之外。

    “好!”蔡又是大叫一声。

    张冒灵翻身站起,已是满脸通红,一向快言快语的他,只拿惊讶的眼神盯着刘官玉,半晌说不出话来。

    其他几位师兄,俱都是满脸惊异之色。

    赵满堂只觉得自己的小心肝已快承受不住!本已被这位小师弟的神速进步连连惊到的他,这一次,依然被雷得不轻!

    小师弟巨猛啊!

    在这种怪异的气氛中,刘官玉脸上不由露出一丝羞涩。

    蔡加权喟然叹道:“小师弟,你真行啊!没想到,转眼之间,你已经猛得一塌糊涂!”

    “实属侥幸!”刘官玉说道:“我把自己的感悟说出来,请各位师兄指教!”

    “小师弟,你这是在向我们传授武功啊,我们哪敢指教,是要向你学习!”李超超正色道。

    “师兄言重了,上午我不懂时向你们请教,你们不也是倾囊相授吗?没有你们的提点,我哪里有这么快的进步!”刘官玉感激道。

    李超超却觉得自己是赠送了一粒黄豆,收获了一根金条。

    “刚才我用的就是师兄上午所讲的一力三用之术,在对战和砍柴时都是非常好用!施展一力三用之术其实也非常简单,就是让丹田内的真气小蛇连续点头三次就行了,点头发刚力,摆尾发柔力!”刘官玉解释道。

    “什么真气小蛇?”李超超疑惑道。

    其他人也一头雾水。

    “丹田内的真气不是以小蛇的形态存在吗?”刘官玉奇怪道。

    “我们丹田内的真气都是以雾气形式存在的,没有什么真气小蛇!”李超超肯定道。

    “我也是啊!从来也没有变成过真气小蛇!”蔡也奇怪道。

    “我也是!”

    ……

    五人皆是如此!

    “我自习武修炼以来,丹田内的真气都是以真气小蛇的形态存在!以为大家都是一样,也就没有想到过询问别人。”

    刘官玉疑惑道:“难道是我自己的真气有问题?”

    “也许是你修炼的功法比较特殊!”李超超呵呵一笑,又说道:“不过,我是从未听说过这种事!”

    刘官玉就有点坐蜡了。

    张冒灵道:“不用纠结,到时问一问你师尊不就什么都明白了!”

    刘官玉只好作罢。

    不过还是把自己运劲发力,刚柔转换的一些心得详细解说了一番。

    尽管真气形态不同,但一力二用和一力三用之术仍给大家提供了很好的借鉴。

    特别是李超超和蔡加权二人,本已触摸到一力多用的边缘,此时一听之下,顿时明悟,许多以前不够通透的地方立即豁然开朗,当真是受益匪浅!

    “小师弟,你这么巨猛的招式必须要有一个响亮的名字!你想好了吗?”蔡建议道。

    “就叫一波一波又一波吧!”张冒灵道。

    “你就成天想着波吧!好好的招式都被你给糟蹋了!”李超超笑骂道。

    “一张一吸!大家觉得怎么样?”赵满堂道。

    “猛踹你一脚!”

    “滚!”

    ……

    刘官玉细思之下,发现这个砍柴的过程,其实就是一招绝妙的招法!其劲力运转之妙,刚柔转换之巧,实在令人叹为观止!

    此招施出,劲力有如巨浪腾空,淊滔不绝,一波未尽,一波又至,磅礴无方,绵绵不绝!有万马奔腾之势,具龙吟虎啸之象!

    “阳关三叠浪打浪!”

    刘官玉想到了一个贴切而又霸道的名字。

    于是说道:“既然这一招三力连发,连绵不绝,刚柔转换,变化莫测,就叫做阳关三叠浪打浪吧!”

    “好!好一个贴切而拉风的名字!”张冒灵叫道。

    “嗯,这个名字确实不错!”

    “很形象的名字!”

    大家此时根本没有想到,就是这一个名字,就是这一式招法,后来竟响彻上清宗,蛮声州内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