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二十八章 牛刀小试
    一轮夕阳西下,遍洒金黄霞光。天上的云,地上的花,远处的山,近处的树,都被染上一层淡淡的金色,晚风吹过,鸟鸣啾啾声,树叶哗哗声,小草呼呼声,虫叫吱吱声,共同奏响一曲华丽乐章,在暮色中婉转悠扬。

    暮色下,晚风中,一行六人,浩浩荡荡,杀向山下。

    刘官玉扛着破天,走在最后,想着心事。

    感受到脚踏实地的巨大力量,刘官玉极是期待能打通一条手部经脉。

    他以前达到小世界境六级,打通的全是奇经八脉,十二正经一条也未曾打通过。

    现在修炼周天大衍诀,表现出许多与以前不同的特异之处!

    首先是得气的速度比以前快得多,然后是晋级时打通的经脉与以前截然不同,最后是丹田里多了一各紫色的雾气。

    这种紫色的雾气到底有什么作用,刘官玉还不是很清楚,但有一点他能肯定,就是有这种紫色的雾气,真气小蛇恢复的速度要快上许多。

    自从打通足少阳胆经后,刘官玉就觉得双脚的力量在一天天增大,这种增大的速度远超以往。

    大而且运劲发力也迅如闪电,远比手臂要快。

    每一次脚踏地面,似乎都能踩到地底深处,有种大树深根于地的奇异感觉。

    这对稳定身形,增快身法速度都大有好处。

    要是手上的经脉也打通一条该有多好啊!

    刘官玉满是期待。

    “小师弟,你在想什么?是在思念家乡的亲人吗?”赵满堂靠近身来,笑眯眯道。

    “我在想,什么时候能再晋一级,最好是打通一条手部上的经脉!”刘官玉道。

    “走路也在想着修炼啊!难怪你实力进步得如此之快!”赵满堂恍然大悟道。

    “也不尽是,实力进步与功法、心境和平日的积累都有关系。”刘官玉悠然道。

    “小师弟,你能多教教我一力多用之术吗?我脑子笨,总想不明白!”赵满堂苦恼道。

    “赵师兄,想不明白你就多练习,一遍不行,就练十遍,十遍不行,就练百遍,甚至千遍万遍,练着练着你就明白了!”

    “很多时候,练通远比想通来得要好!”

    刘官玉似在告诉师兄,也似在告诉自己。

    来到饭堂前的庭院,碰见了正从饭堂里出来的徐公子一行人,诸老大和“瘟疫二人组”也赫然在列。

    看来,这些人已结成一个利益团体。

    正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王一水一见刘官玉,便指着刘官玉对徐公子说道:“徐公子,就这么个小怪物,早上非但不将劳工值划给我们,还扬言说叫我们每个月划给他劳工值,即使有你的保护,他也不怕!”

    “哦,是吗?这小怪物,你能有如此狗胆?”徐公子手中折扇遥指刘官玉,嚣张地问道。

    “王一水,你真是头顶生疮,脚底流脓,简直坏透了!你不仅恃强凌弱,搬弄是非,而且颠倒黑白!我有说过叫你们每月划劳工值给我吗?是你们强抢我的劳工值吧!”刘官玉气愤地说道。

    “难道你连承认的勇气都没有?”徐公子鄙视道。

    “没有说过,我承认什么?”刘官玉哂笑道。

    徐公子转过头,轻摇折扇,缓缓对王一水说道:“你不是说早上他把你打伤了吗?现在我给你掠阵,你上去找回你自己的场子!”

    王一水想心下寻思,有徐公子在旁边掠阵,刘官玉肯定不敢打伤他,如此他已立于不败之地,寻得机会,兴许还能把刘官玉打一顿出气。

    于是叫道:“小怪物,过来受死!”

    砍柴组众人脸上露出怪异的表情。

    这王一水,还真是不知死活啊!

    “你确定要我过去!”刘官玉沉声问道。

    “当然确定,赶紧的,别再磨磨蹭蹭的!”王一水道。

    “这可是你自找的!”刘官玉说道。

    说罢,放下破天,从众人身后走出。

    “小师弟,注意留手!”李超超叮嘱一句。

    徐公子等人听了,不由诧异:“不应该是叫他小心吗?怎么叫他留手?”

    王一水却似受到污辱一般,口中骂了一句,陡然身形一晃,肥硕的身子如一堵石墙般,带着一股惊人的恶风,刹那间已欺进至刘官玉向前,左手一引一带,却是虚招,右手猛然一拳,直击刘官玉前胸!

    看着疾奔而至的硕大拳头,刘官玉脸上露出微笑。

    领悟出“阳关三叠浪打浪”这一招后,他也想试试威力如何,正愁找不到靶子,不想这王一水竟主动送上门来。

    真是个好人啊!

    王一水的右拳带着破空之声倏然而至,刘官玉身体微微左侧,左手一掌拍出,正拍在王一水右拳之上。

    一声闷响传出,王一水只觉得一股巨力如一座大山般倾砸而下,右拳当即下沉,那股下砸的巨力尚未吐尽,又一股柔力传来,快得他来不及反应,右拳当即被推向一侧,顿时中门大露!

    刘官玉右脚前探似离弦之箭,右手骈指如剑闪电般直刺王一水胸前膻中穴。

    快!实在太快了!

    快到王一水用左手格挡都来不及,只能力聚前胸,金钟罩力运至极点。

    剑指毫无花俏地戳在膻中穴上,传出金石交接的闷响,王一水只觉得一股刀劈斧砍剑刺般的尖锐之力传来,金钟罩全力抵挡方才拦。

    就在反震之力发出之时,一股柔力先发而至,反震之力顿时被化解!

    那一股柔力之后,紧接着又是一股刚猛至极的巨力传来,如山洪爆发般猛烈,如泰山压顶般强绝,沛然不可御,凶猛不能挡!

    此时正值王一水反震之力发出,封挡之力未生之际,乃是最虚弱之时,根本不能挡其万一!

    这一股巨力便结结实实地打在了膻中穴上,王一水只觉一阵钻心的疼痛传来,喉头已是一甜,一口鲜血喷洒而出,身子更是如麻袋一般抛飞而起,跌落一米之外。

    这一招“沉舟侧畔千帆过”,辅以“阳关三叠浪打浪”的一力三用之术,沉舟、侧畔、千帆过三式连环打出,形如鬼魅现身,快如电光石火,众人只觉眼前一花,人影晃动,王一水已是被打伤在地。

    刹时之间,人人窒息,全场鸦雀无声!

    只闻山风摇动树木,枝叶哗哗作响,王一水急促的喘气声变得格外刺耳!

    下一瞬,便如炸锅一般,全场沸腾纷乱

    王八大叫一声:“小怪物,你好狠的心肠!我与你势不两立!”

    徐公子一楞神,也是大感诧异,浑没料到刘官玉已是如此凶猛,这面子丢得太大意了!

    王一水可是他的人,打王一水,就如打他一样!

    这面子,岂能不找回来?

    徐公子折扇一指:“给我开打!”

    诸老大又是第一个冲出,王八紧随其后,另外几个人也蜂涌向前。

    砍柴组的人一见,此时不能退缩,必须护得小师弟安全!

    几人身形一动,便要冲出。

    “我看哪个兔崽子敢动手!”

    后面突然传来一声雷鸣般的吼叫,声音威严,气势慑人!

    紧接着,后方一个肥硕如山的身形闪现,带起一阵飓风,呼啸而至,人在半空尚未落地,已是双掌一扬,卷起两道狂飙,飞驰而来。

    冲在前面的王八与诸老大两人只觉一股狂猛的劲力自上空传来,撞在身上,波然作响,劲风四散而开,只刮得众人面皮生痛。

    旁边几人,功力没有二人深厚,哪里抵挡得住,急切之间,施一个懒驴打滚,急速向后翻滚,方才堪堪避开。

    这两掌,来得好生凌厉!

    端的是如神龙腾空,威震四野!

    山一般的人影落下,不是别人,正是杂役处第一人多管事!

    “多管事好!”

    众人齐声问好。

    “你们这帮小兔崽子想翻天了吗?”多管事威严地说道:“是谁挑起事端?”

    砍柴组不想说,徐公子一行人不敢乱说,一时间沉默无语。

    “既然你们都不说,我就当成你们聚众斗殴,在场每一个人,这个月的工作量加倍!完不成工作量,停发下月劳工值!”多管事一锤定音。

    “啊!”

    众人尽皆一脸苦逼相。

    “啊什么啊!不嫌不够吗?我完全可以给你们再加一些!”多管事笑呵呵的问道。

    “够了,够了!多管事英明,这样多刚刚好!”

    “好,你们认就行!”又对刘官玉说道:“官玉,砍柴组工作怎么样?”

    “好,非常好!感谢多管事关心!”刘官玉感激道。

    开玩笑,都领悟“阳关三叠浪打浪”这样绝妙的运劲法门来,还能不好吗?

    “你满意就行,杂役处有人欺负你吗?说出来,我给你撑腰!”多管事问道。

    刘官玉看了看徐公子等人,觉得该自己解决的就自己解决,这也是一种成长的磨练,于是说道:“杂役处没有人欺负我,特别是砍柴组的师兄对我都很好!”

    “好!”多管事意味深长地看了刘官玉一眼,就只说了一个好字,却不知是说什么好。

    欲要再问,多管事却已转身飘然离去,竟连多余的一句话也没有。

    当真是来时如神龙现身,去时如仙鹤渺渺。

    双方之人互看一眼,默然分散而去。

    刘官玉一战成名!

    杂役处之人,尽皆知道砍柴组出了一个猛人,一夜之间,实力大增,战力飙升!

    昨天还是被诸老大压着打,今天却一招干翻了金钟罩在身的王一水!

    更疯传多管事力挺刘官玉!

    刘官玉的威名不胫而走,令杂役处诸人侧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