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二十九章 猛人出
    吃过晚饭,回到满江红,刘官玉拿出装有培元丹的小瓶子,看看里面仅剩的六粒丹药,叹了口气,拿出来四粒放好,揣着仅剩下两粒培元丹的小瓶子,出了满江红,直奔多管事的小屋而去。

    夜色中,一道瘦弱的身影在青石小路上缓缓而行。

    破天在双手之中不时轻轻挥动,走路之时,刘官玉竟也还在揣摸体会“阳关三叠浪打浪”的运劲法门。

    不多时,小屋已然在望。

    看着这独具一格的小屋,刘官玉内心之中颇觉奇怪,这杂役处庭院多多,却只有这一处小屋,虽说条件也不差,但与庭院相比,总是有些差距。

    杂役处第一人,却住着杂役处最差的地方,这冒似有些说不通,难道这小屋有什么古怪?

    来到小屋近前,却见门扉紧闭。

    敲了敲门,好半天,多管事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谁啊?”多管事的声音懒洋洋的,似乎已经睡觉了。

    “是我,刘官玉啊,有点事想当面向您禀报!”刘官玉大声说道。不一会儿,门开了,露出多管事睡眼朦胧的大脸。

    “官玉啊,这么晚了,你找我有什么事?”多管事问道。

    晚吗?天才黑好不好!

    “主要是想跟您说声谢谢!当然还有件小小的礼物!”刘官玉说道。

    “你怎么拿着把斧头啊?是要送给我吗?”多管事笑道。

    “因为破天比较重,我经常拿着他,也算是一种修炼。可以炼运劲发力,也可以纯炼力气。”刘官玉解释道。

    “修炼无止境,务得用功勤!你做得对!”多管事道。

    刘官玉拿出瓶子道:“多管事,感谢你对我的照顾和帮助!这件礼物请你笑纳!”

    “礼物?这就不必了!只要你记住我们这段缘分就行!”多管事连忙推辞。

    刘官玉说道:“这是两粒培元丹,请多管事收下!”

    “培元丹!”

    多管事一听这三个字,被脸上肥肉挤得只剩下一条小缝的双眼立时瞪大了几分。

    “这,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刘官玉心道,送礼就是要送得贵重,让对方心有触动!这才显得一片诚心!

    几经推让,多管事终于收下,便请刘官玉到屋里坐坐。

    但刘官玉思忖此时进去恐不太合适,毕竟刚才多管事可能已睡了,遂告辞准备离去。

    多管事也并未强留,只是再三叮嘱:“官玉,遇到麻烦一定来找我,我帮你解决。有我在,那帮小兔崽仔还翻不了天!”

    “好的,真有解决不了的麻烦,我一定请多管事出手!”刘官玉应道。

    在多管事热情的目光中,刘官玉离开了小屋。

    回到满江红,刘官玉又开始修炼周天大衍诀。

    渐渐地,丹田越来越充盈,真气小蛇越来越结实,紫色雾气缭绕弥漫,渐渐变得更为浓郁。

    子时如约而至,但吞噬丹田真气的恶魔却并未出现。

    难道这次的吞噬来得迟一些?

    又过了半个时辰,真气丝毫未曾减少,反而越来越浑厚!

    看来,这次赋能过程算是结束了。

    刘官玉喜悦万分!

    两年多苦苦纠缠,今日终于得以摆脱!

    继续修炼!

    意游五极越来越熟练,次序变化时出错越来越少!

    某一刻!

    真气小蛇又冲出丹田,穿过督脉,悠悠然开拓疆土,最后,竟然打通了手少阳三焦经!

    似乎心有灵犀一般,第四条打通的竟然真是手部经脉!

    刘官玉抑制不住喜悦的心情,来到庭院之中,摆好马步冲拳的姿势,内视全身。

    意念导引之下,真气小蛇从丹田内冲出,穿过督脉,再到手少阳三焦经,最后还是停在了劳宫穴,头部一点,右拳便猛然打出,劲风飒然,速度比之白天又要快上几分,力量也有明显增长,想来应是晋级和打通手少阳三焦经的双重效果。

    双掌齐出是什么样呢?

    这一次,真气小蛇却是在冲出督脉之时,一分为二,分别到达了左右手掌劳宫穴,头部朝前一点,双手便猛地朝前打出!

    只觉得力量比单手发力要弱上几分,速度却是一样快。

    再试一试双手一刚一柔同时发力吧!

    意念控制真气小蛇,左手头部朝前一点,右手尾部朝前一点,双手便发出一刚一柔之力,但速度力量却都差上一大截!

    而且二者并不是同时发出,虽然相差无几,但一先一后的时间差却是明显存在。

    究其原因,是意念之力一分为二后,控制真气小蛇做相同的动作还可以,但做不同的动作却很难完成,显得极是滞涩!

    也许要等到意游五极大成才能真正做到一念二用。

    周天大衍诀第三层功夫意控五极,则是修炼一念五用之术,倘若炼成,必将实力暴増!

    刘官玉很是期待!

    但也知道这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眼前还是一步一步踏踏实实地修炼!

    次日清晨起来,站在庭院之中,只见青山渺渺,白云悠悠,山间雾气缭绕蒸腾,更听林间鸟语声声,吸一口气,如饮琼浆玉露,舒服了五脏六腑。

    这里的空气质量真好!

    仙家之地,当真不凡!

    刘官玉觉得,自己这两天连续突破晋级,与前期丰沛的积累有关,与修炼绝妙的功法有关,也与开阳峰上佳的空气质量有关!

    倘若还在冲天小城,那是万万做不到连续晋级的!

    一个人的机缘真正十分重要!

    如若不是父亲动用仙家信物,请到师尊,自己必定还局陷在冲天小城,几年之后,成为一抔黄土。

    晨练是必须的!

    先练基本功。

    冲拳、直拳、勾拳、摆拳!

    十次、一百次、一千次,刘官玉已记不得已挥拳多少次!只有呼呼呼的拳风不绝于耳。

    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在清晨的阳光下熠熠生辉,从脸颊缓缓流淌而下,在空中划出一道亮晶晶的丝线,滴落在身边的青石地板上。

    一滴,又一滴!

    不多时,便形成一圈明显的水渍痕迹。

    再练“十八散手”!

    刘官玉神情淡定而专注,他需要冷静的头脑和敏锐的思考,去细心地体会每一招每一式的特点和奥妙!

    他全力以赴,极其投入!

    为了活命!

    为了生存!

    为了亲人!

    他必须不断变强!

    练、练、练!

    一遍一遍又一遍!

    刘官玉把一念二用和“阳关三叠浪打浪”的法门不断实践,运劲发力,刚柔转换,变得越来越熟练,意之所至,力即?发,烈似火焰,快如闪电!

    丹田内最后一丝真气消耗殆尽!

    刘官玉盘坐在地,汗水淋漓,猛喘粗气,一股脱力之感如浪潮般席卷全身。

    脸上浮出阳光一样灿烂的微笑,他喜欢这种累极的感觉,很踏实,很安心,每一次累到极点,都意味着将有一分前进。

    闭上眼睛,周天大衍诀运转,丝丝缕缕的真气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丹田之中紫色雾气?发,东西数处,如风卷云雾,缭绕蒸腾。

    真气小蛇便在丹田中翻转不休,吞云吐雾,微带紫色的躯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增大。

    前周天,后周天!

    丹田再次充盈,内气再次圆满,真气小蛇的躯体更加凝实,两只眼睛渐渐凸显。

    晨练结束,刘官玉扛着破天,施施然朝饭堂走去。

    晋入四级,实力大增,随身携带破天已不如那般吃力,刘官玉能清晰地感觉到,触摸破天的时间越长,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就越强烈。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他隐隐觉得,这里面一定有着一个惊天的秘密!只因他现在还太弱小,一时间还接触不到。

    走到半路,却遇见了迎面而来的赵满堂,一见到刘官玉,就高兴地喊道:“小师弟,我正准备来叫你吃早餐,没想到你自己已经来了!我们就一起去吧!”

    “谢谢你!赵师兄,今后你不用来叫我吃早餐。昨天只是一个意外,可能是睡得太晚!一般情况下,我都能起得来。”刘官玉说道。

    “没事!我早晨跑一跑,也算是一种锻炼嘛!”赵满堂憨厚的笑道。

    通过两天的接触,刘官玉知道这位赵满堂师兄古道热肠,又与自己亲近,如若拒绝,说不定会伤害他的自尊,便不再纠缠这件事,边走边和赵满堂交流起修炼心得来。

    到得饭堂,大家看刘官玉的眼神已和昨天不一样,甚至还有几个人热情地与他打招呼,便是那徐公子等人见了,也并未过多言语,只拿眼神狠狠的盯着他。

    几位师兄早已到了,正坐在桌前,桌上的六份早餐却没有人动。

    刘官玉奇怪道:“几位师兄怎么不吃早餐?”

    “等你来一起吃,我们是一个整体嘛!”李超超正色道。

    “嗯,李师兄说得有道理!我们要同吃一锅饭,同砍一片林,同进同退!”蔡加权也说道。

    刘官玉感觉到,砍柴组渐渐凝聚起来,有一种精神,正慢慢发芽!

    吃过早饭,刘官玉扛起破天,准备告辞:“几位师兄,我这就上山砍柴去了!”

    “我们一起去!”李超超说道。

    “啊!李超超师兄,你们修炼吧,不用陪我去了!”刘官玉以为这几位师兄不放心他的安全,这才一起去砍柴。

    谁知道张冒灵哈哈笑道:“小师弟,你想歪了,我们正是为了修炼才上山砍柴的啊!”

    看到刘官玉脸上露出困惑之色,李超超解释道:“小师弟啊,经你昨天一讲,我们茅塞顿开,发现原来的做法大大的错了!我们为了修炼不去砍柴,却不知砍柴是一种更好的修炼!”

    蔡加权也说道:“对啊,小师弟昨天说的一力多用之术,既然是在砍柴中悟出来的,那我们便在砍柴中去学习,去实践,效果岂不是更好!”

    赵满堂补充道:“又能砍柴,又能修炼,这是一举两得的好事!”

    张冒灵道:“小师弟,你改变了我们的思路!”

    于是,砍柴六人组又浩浩荡荡杀向铁木林。

    一路之上,大家讨论激烈,兴致高昂,以前去砍柴时的闷闷不乐一扫而空。

    高兴处,陆武志竟唱山歌般地吼道:“我看见,有一个猛人,正岀现在我们身边!”

    歌声粗犷豪放,别有韵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