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三十八章 圆洞中,深坑底(上)
    刘官玉以为滑行一段距离后便会自行停住,谁知这圆洞的地势竟越来越低,滑行的速度竟越来越快,想要止住时,却已是不易。

    刘官玉只得左手紧抱住孙兰香柔软火热的身躯,右手紧握住破天的斧柄,任其滑行。

    洞内漆黑一片。

    滑行的呼呼风声之中,耳畔传来孙兰香略显急促的呼吸之声,似乎有发丝飘拂到脸上,凉凉的,痒痒的。

    时而有破天划过洞壁冒出的微弱火花,隐隐绰绰之中,只见一张绝美的脸庞近在眼前,一双妙目流转,顾盼生辉。

    二人均不言语。

    唯有风声、心跳声、呼吸声,声声入耳,如乐章奏鸣,声声动听!

    再也没有机器人的脚步声,火龙的咆哮声!

    圆洞的地势越来越低,二人滑行的速度越来越快。

    刘官玉渐感不妙。

    “赶快停住,下面有坑!”

    微弱的火花之中,孙兰香突然在了耳畔说道。

    刘官玉一听,大吃一惊,这要是一头栽进深坑之中,哪里还能活命!

    慌忙右手用劲,将破天死死按在圆洞壁上,顿时火花大作!

    孙兰香绝美容颜在火花中清晰可见,原本苍白的俏脸,已是羞红一片!

    但此时速度颇快,要想停住,一只手哪里能够!

    “我要放开右手了!”刘官玉轻声说道。

    孙兰香便用右手紧紧搂住他的脖子,将头靠在他胸前。

    刘官玉松开抱着孙兰香的右手,潜运内劲,右掌成虎爪之势,朝着洞壁狠狠抓去。

    入手处只觉滑不溜丢,很难着力。

    无奈之下,只能把双脚也撑在洞壁之上。

    滑行的速度这才渐渐缓下来。

    刘官玉把脚分开之后,孙兰香的双腿就接触到地面,好似被拖着走一般。

    “神仙姐姐,你把两腿也放在我双腿上吧,免得磨破了你腿上的皮肤!”刘官玉柔声说道。

    “嗯!”

    孙兰香的声音又低又柔,几乎连自己也听不见,但她的动作却不慢,很迅速地把双腿压在刘官玉双腿之上,立时感觉这样的姿势舒服多了!

    滑行终于停住。

    此时圆洞的地势已然极低,刘官玉感觉自己仰面朝天躺在圆洞之中,头下脚上,犹如被悬挂在半空中。

    光滑的圆洞壁要用很大的力气才能抓住,一不小心,随时都有可能掉下去

    孙兰香的身子虽然很轻,但也增加了他下坠之势。

    “到有坑的地方了吗?”刘官玉问道。

    “好好像是到了,黑漆漆的我也看不清楚,你的头部再滑行两三尺就会掉坑里面了!”孙兰香软软地说道。

    “坑里面有什么呢?”刘官玉又问。

    “刚才有火花尚且看不清楚,现在就更不行了!”孙兰香答道。

    “再从圆洞爬上去,这肯定不行!只有下到坑里去了!可是看不见!那也不能贸然朝坑里跳啊!”刘官玉叹道。

    “那怎么办呢?”孙兰香柔声问道。

    “神仙姐姐,我用破天撞出点火花来,你借机看看吧。”刘官玉说道。

    “好,你撞吧,我试试能不能看见。”孙兰香答应道。

    刘官玉便用破天使劲砍击圆洞石壁,星星点点的火花便在一片漆黑之中闪亮出来。

    “还是看不清楚,有可能是我离得太远了,你别动,我再下来一点。”

    黑暗中孙兰香的声音轻柔缥缈,如天籁之音。

    “神仙姐姐,你慢一点,免得弄疼了自己!”刘官玉担心她受伤的左臂,轻声叮嘱道。

    “嗯,我会慢慢的,你也要用力啊,不要让我们掉下去!”孙兰香在黑暗中柔声说道。

    然后,刘官玉便感觉到抱住自己脖子的右手传来一股轻柔的力道,一具火热的娇躯伏在他身上,缓慢而轻柔地挪动。

    一种奇妙而令人心颤的感觉如潮水一般,瞬间将他淹没。

    他几已窒息,不能呼吸,不能发声,不能动作。

    只觉满天满地俱都被娇柔和馨香填满!

    那柔,直如仰卧天空的云朵。

    那香,恰似春天盛放之百花。

    好不容易,孙兰香才停止了动作,最后将头靠在了刘官玉的肩膀上。

    “这个位置可能要好一些,你再撞一撞试试!”孙兰香吐气如兰,在他耳边慢声细语。

    刘官玉睡梦般扬起手中的破天,轻轻砍击在圆洞壁上。

    半点火花也没有!

    “小官官,你用力一点好不好!”孙兰香娇嗔道。

    “哦,哦……”

    刘官玉如被惊醒,连忙用力挥动破天。

    叮咚的响声在黑暗中响起,火花如夜空中升起的点点繁星,璀璨夺目。

    “啊,好深的坑!”

    借助火花,孙兰香终于看见,一个三丈见方的深坑,就在他们眼前。

    这坑实在太深,底部仍是黑黝黝一团,能看见的坑沿附近,就如这圆洞壁一般,光滑无比。

    “小官官,这坑太深了,底部还是看不清楚,四壁都很光滑,不好着力。”孙兰香将情况告诉刘官玉。

    “那我们必须先搞清楚这坑大概有多深才行,不然一跳下去,却发现深有千丈,想不摔死也不行啊。”刘官玉说道。

    “好不容易九死一生杀出重围,却在这里摔死了,该有多憋屈啊!神仙姐姐,你说是不是?”

    “对呵,小官官,你说得有道理!不过,我们怎么样才能知道这坑有多深呢?”孙兰香说道。

    “我砍一块石子下来,朝坑里一扔,就知道了。”

    刘官玉说罢,便挥动破天砍圆洞的石壁,只见火花迸射,却没有碎石落下。

    “这石壁还挺硬!”刘官玉嘀咕了一句,猛力挥动破天,狠狠朝石壁砍去。

    “啊!”

    孙兰香惊呼出声。

    却原来是刘官玉右手用力过猛,其他手脚上力量减弱,二人便陡然向前滑动。

    刘官玉急忙双手双脚一齐用力,二人这才稳住身形。

    “小官官,你要挺住噢!”孙兰香叮嘱道。

    说话之间更是把一双玉腿紧紧缠在刘官玉双腿之上,生恐自己一不小心,摔落深坑之中。

    “没问题,我还行!”刘官玉大声道。

    潜运内力,感觉左手和双脚上的力道足够撑住时,刘官玉这才慢慢松开右手。

    内劲聚于右手,一招“横扫千军”勃然而发。

    这一招被他在砍柴过程中用得再是熟练不过,此时想也不想,便施了出来。

    “啊!”

    火花闪耀中,孙兰香又是发出一声惊呼。

    “怎么啦?神仙姐姐,弄疼你了吗?”

    刘官玉停住动作,关切地问道。

    “没有啦,就是刚才火花一闪,我看见坑沿就在你头边,不到一尺的地方!心里有些害怕,所以就叫了一声。”孙兰香解释道。

    “哦!”刘官玉嘴上不说,心里也是暗自吃惊。

    这样的情形可是万分危险!

    再次挥动破天砍石壁时,刘官玉格外的小心翼翼,生恐用力过猛,再次向前滑动,那可就糟糕透顶!

    破天几次劈砍,终于有碎石掉落在身侧。

    刘官玉却四肢皆不得空,便只能由孙兰香来扔石子了。

    孙兰香双腿缠得更紧,缓缓松开右手,感觉自己没有滑动,这才伸手在刘官玉身上摸起来。

    但此时漆黑一片,二人身形又不敢乱动分毫,孙兰香一时竟摸不着。

    “左边一点!”刘官玉提醒道。

    孙兰香便摸向左边。

    “右边一点!”刘官玉再次提醒。

    孙兰香便摸向右边。

    摸来摸去,好不容易摸着了石子。

    孙兰香扬起右手,轻轻朝前一扔,石子便向深坑飞落而去。

    过了一会儿,石子落地的声音才幽幽传来。

    “好深的样子!”孙兰香惊讶道。

    “这可麻烦了,上又上不得,下也下不得!”刘官玉感叹道,“神仙姐姐,现在该怎么办?”

    孙兰香想了想说道:“只有让我伏在你身上修炼一阵子,等我灵力有所恢复,就可以用千千之歌飞下去!”

    “这倒是个好主意!不过你要快一点呵,我可不能坚持太久!”刘官玉说道。

    “好吧,我尽量快一点!”

    孙兰香说罢,便开始修炼起来。

    黑暗之中立时又静寂无声,唯有两人的心跳声不绝于耳。

    修炼了一会儿,孙兰香体内灵力略有恢复,便从储物戒里拿出两粒培元丹,一粒自己服下,一粒喂进刘官玉嘴里。

    孙兰香的小手碰触到刘官玉的嘴唇,刘官玉只觉得那小手极是圆润细腻,有如脂玉一般,而且还带着一种令人舒爽的温热。

    培元丹入腹,汩汩热流喷涌而出,丹田内的真气小蛇迅速壮大。

    不多时,丹田充盈的感觉恢复如初,全身似乎都充满了爆炸般的力量。

    黑暗中。

    刘官玉只觉阵阵更加强烈的热力,滔滔不绝地自孙兰香娇躯之中奔涌过来,已分不清是自己感觉错误还是她修炼所致。

    他唯一能知道的是,这种热力令得他极端的舒服,如冬日浸泡温泉之中,体内血脉滚滚奔流,丹田真气生机盎然,紫色雾气蒸腾弥漫。

    也不知过了多久,孙兰香幽幽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

    “小官官,我的灵力已恢复大半了!”

    刘官玉恍如在梦中被惊醒:“啊,恢复大半啦,为什么不修炼到完全恢复呢?”

    “还是先离开这危险之地再说吧!”孙兰香柔声道。

    “嗯,也好!”

    刘官玉漫声应道,心中却着实想要在此多呆一会儿。

    仿若心有灵犀一般,孙兰香说完后不再言语,也没有动作,只是静静地伏在刘官玉身上。

    黑暗中又静下来。

    刘官玉只闻得耳畔的呼吸声渐渐急促,急促中还带有一丝慌乱。

    他能感觉到,此时孙兰香绝美的脸庞应是通红一片,娇羞无方。

    时光仿佛无比短暂,又好似已过去一万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