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四十五章 我为君狂
    刘官玉从容闭上双眼,脸上带着微笑,心里藏着暖意。

    他从未后悔!

    他能感觉到,那只巨大的脚掌已离自己很近。

    猛虎的头颅都被一踏一而碎,自己的脑袋呢?

    刘官玉不愿去想象那血腥惨烈的场景。

    便在此时,他听见了一声语带哽咽,万分焦急的哭喊之声:“千千之歌!”

    神仙姐姐的声音!

    他怎么了?

    刘官玉睁开眼,便看见了一束红光!

    一束红得发紫,一尺来长,形如树叶的红色光柱!

    惊焰之火!

    香山红叶发出的惊焰之火!

    惊焰之火挟裹着毁天灭地至强气息,以比闪电还快几倍的骇人速度,从他头顶上空掠过!

    然后,他便看见凶猿的右脚自脚踝以下,瞬间消失!

    凶猿看见自己的右脚突地消失,先是露出惊讶的表情,然后便是极端的恐惧之色!

    还来不及作任何动作,甚至连收回右腿都不可能,又一道惊焰之火已然来临,迅捷无比地从凶猿的后背一穿而过!

    顿时,凶猿的后背和小腹之间,便多了一个脸盆大小的空洞!

    洞口焦黑,边缘齐整!

    似被什么锋利至极的东西一下子前后挖通一般!

    “嗷!”

    直到此时,凶猿才来得及发出一声震天的狂吼!

    吼声中满是极端的痛苦和无边的惊惧!

    又一道惊焰之火倏然而至,从凶猿磨盘般大的头部一穿而过!

    凶猿的脑袋立时中空,留下一个脸盆大的空洞!

    狂吼声嘎然而止!

    下一刻,凶猿站立不稳,摇晃几下,便推金山,倒玉柱般轰然倒地!

    砸得地面直颤!

    这三道惊焰之火,来势尽皆快速绝伦,而且三道连发,先后之间几乎没有一丝间隙!

    只是眨眼之间,那凶威滔天,不可一世的凶猿已命丧黄泉,死状凄惨!

    看着凶猿倒在地面上庞大的尸体,刘官玉恍然若梦。

    前一刻,凶猿还在对他嘲弄,自己命悬一线!

    而此刻,自己劫后余生,凶猿却已烟消云散。

    是谁,在千钧一发之际挽救了他?

    刘官玉抬起头,绝美的身影映入眼帘。

    只见孙兰香坐在藤椅之上,气息非常紊乱!

    明艳的脸庞上泪痕点点,犹如梨花带雨,秋兰含露。

    刚才生死顷刻之间,孙兰香见刘官玉万分危险,情急之下,丝毫不顾惜自己的灵力,疯狂激发香山红叶上的法阵,连发三道惊焰之火,虽瞬灭强敌,自己却也灵力消耗大半!

    孙兰香饱含泪水的一双妙目,正紧紧地盯着刘官玉!

    下一刻,孙兰香收了藤椅,一步一步朝他走来。

    孙兰香走了几步,便飞奔起来,眨眼间便到了刘官玉身边。

    伸出双手轻轻地擦着刘官玉脸上的血迹,看着那苍白的脸色,孙兰香又扑簌簌地落下泪来。

    “小官官,你可别吓我啊!伤得怎么样?”孙兰香眼含泪水,柔声问道。

    “神仙姐姐,你要是再晚来一步,我就真的一命呜呼了!”刘官玉强作笑颜地说道。

    “我问你伤得到底重不重?小官官,你别岔开话题好不好!”孙兰香柔声细语地说道。

    “神仙姐姐,你别太担心,我感觉自己还行,伤势不是太严重的样子!”刘官玉宽慰道。

    “你都这样了,还说不严重!”孙兰香焦急地说道。

    “我就是感觉伤势不严重啊!你看,我还能动呢!”说完,刘官玉便想挪动手臂,谁知一用劲,便疼得龇牙咧嘴。

    “你看,你看,都疼成这样了,还直说没事!”孙兰香轻声埋怨道,眼泪又颗大颗地掉下来。

    “神仙姐姐,你别哭了!我实话实说!”刘官玉告饶道。

    “快讲!”孙兰香催促道。

    “外伤你都能看见,就是腿部受伤,左右肋骨各断了一根,关键是内伤,感觉五脏六腑都像要离位一般!那凶猿的力道实在是太猛了!”刘官玉说道。

    “我就知道,肯定是很严重的啦!”孙兰香的眼泪不要钱地往下掉,眼眶都红了。

    “还好破天吸收了那灵力长刀后,变得非常锋利,能够对凶猿造成威胁,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刘官玉想想仍觉心有余悸。

    “小官官,你怎么那么傻!明知实力相差太远,你还要去挡它干嘛?”孙兰香似埋怨,实感动!

    “神仙姐姐,你都知道?”刘官玉问道。

    “当然知道啊,只有闭死关才关闭六识,我不是闭死关,六识仍存,当然知道你为我所作的一切!只是我修炼到关键时刻,不能提前结束!方才害得你如此!”

    孙兰香自责道,却浑没想到,她自己也是为了刘官玉而受伤!

    “还好你结束得及时,否则就来不及了!”刘官玉感叹道。

    “已经太晚啦,害得你受伤如此之重!你两次拼命护我,我的心中,实在感动得紧!”孙兰香一双眼泪汪汪的妙目,柔情万种地盯着刘官玉说道。

    “我心甘情愿啊!”刘官玉说道。

    “我把你抱到千千之歌上休息一下吧!”孙兰香问道。

    “好吧,可是我身上太脏。”刘官玉犹豫道。

    孙兰香召出藤椅,把刘官玉抱在上面坐好。

    刘官玉却觉全身无力,浑身软如面团。

    孙兰香见他如此,泪珠儿又使劲往下掉!

    当下立即施了几个小回春术,奈何伤势太重,所起效果不大。

    不过腿部那道深可见骨的伤口总算是止住了流血,左右肋骨断裂处也流血渐缓。

    孙兰香又拿出培元丹,一个劲地喂给刘官玉,竟然一口气塞了五粒方才罢休。

    培元丹入腹,刘官玉只觉极度虚弱的真气慢慢又有了活力,勉强运转周天大衍诀,这才感觉好了一些。

    孙兰香自己也服了两粒培元丹,刚才疯狂运转香山红叶上的法阵发出惊焰之火,也是将她的灵力消耗大半,此际得了时机,自是要将灵力恢复至圆满。

    “现在,该是找那老头算账的时候了!”

    孙兰香自语了一句,然后对着山水图娇声喊道:“老头,赶快把我们送出狐仙残界,不然我就放惊焰之火烧掉这张山水图!”

    过了一会儿,图中传出老者那雷鸣般的声音:“好你个女娃子,刚才还叫我前辈,现在却叫我老头!太不懂礼貌!”

    “哼,你放出凶物把小官官伤得如此之重,还想我尊称你前辈吗?”孙兰香气愤道。

    “正因为我想放你们出去,才放出凶兽来试探你们!”老者的声音从图中遥遥传来。

    “试探!那也不用把小官官伤得这样重啊!还好我及时出手!”孙兰香不相信。

    “其实,你不出手,我也会制止凶猿!只不过我没想到你突然出手,居然狂猛如斯,一下子把我的凶猿给干掉了!我现在还心疼呢。”老者可惜道。

    “哼,我才不信呢!”孙兰香说道。

    “只有试探到这种程度,才能看出你们是否是有情有义之人!倘若是无情无义之辈,老夫岂能让他活着走出狐仙残界!”老者斩钉截铁地说道,声音如天雷滚滚,震荡四方。

    “那你赶快把小官官的伤势治疗好,我就叫你前辈!”孙兰香说道。

    “小女娃子,你不用枉费心机了,我是不会替他治疗伤势的!我不出手击杀你俩,已属万幸,你可不要得陇望蜀!”老者说道。

    顿了一顿,又补充道:“其实,你们若能出得去,必将得到天大的好处!一点小伤,根本不在话下!倘若出不去,必定是命丧黄泉!既然如此,我治与不治,又有何区别!”

    “前辈,那就请您赶快送我们出去,我好回家叫我爹爹为小官官治疗伤势!”孙兰香见那老者说得有理,便又改口叫他前辈。

    “不是我送你们出去,而是你们自己去闯!出得去还是出不去,关键在于你们自己!不过,看在那件神物的份上,老夫友情提醒一句,遇水而安!”老者说道。

    “遇水而安!这具体是什么意思?前辈您能说清楚一些吗?”孙兰香问道。

    “天机不可泄露,到时你自可明白!”老者神秘地说道。

    “前辈,您能指点我们一下吗?这深坑内根本就找不到路,我们怎么出去啊!”孙兰香恳求道。

    “那我就多透露一点吧,这坑内石壁,暗藏机关,内有八道门户,乃是按八卦方位排列,内中或有凶险,或有福缘!生与死,全在一念之间。你们自己好好琢磨吧!”老者说道。

    说完,山水图中重归平静。

    “小官官,你听见那前辈说的话了吗?”孙兰香问道。

    “自然是听见了,不过,那位前辈的话不可不信,也不可尽信!”刘官玉想了想说道。

    “这是自然!不过他既然放我们走了,就没必要害我们了吧!”孙兰香说道。

    “反正小心一些总是没错!”刘官玉说道。

    “小官官说得有理!不过,我们还是来研究一下八卦吧!你了解吗?”孙兰香问道。

    “在家时父亲曾教过一些,你给我带的关于九宫八卦资料我也刚看过一遍,大概知道一些这方面的知识,不过不精通!”刘官玉说道。

    “那你说给我听听吧,说完了,我们再来找出去的路在哪里!”孙兰香微笑着说道。

    “八卦其实是一种占卜推测的工具,以一种玄妙的法理来推演一定时空范围内各类事物关系。”刘官玉说道。

    “就是算命先生用的东西呗!”孙兰香说道。

    “一般算命先生所知,连八卦的皮毛都算不上!八卦是关于道的深奥概念,自有其深邃的哲理,岂是一般人能轻易搞明白的!”刘官玉感叹道。

    “我平时最烦这些推来算去的东西,爹爹教我也没学,不曾想现今倒必须要学!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小官官,你快解释给我听听!”

    孙兰香娇嗔地说道,一双明媚双目上的睫毛忽闪忽闪的甚是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