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五十二章 步步杀机生死间
    二人在亭子的三层看了看风景,吹了吹山风,听了听瀑布,便下来了。

    “既然试剑亭没有找到那无上剑法,我们便到那处庭院瞧瞧吧!”刘官玉对孙兰香说道。

    “嗯,去看看也好,说不定会有什么意料之外的新奇发现!”孙兰香同意道。

    仍然是孙兰香拿着破天,二人一前一后,朝着那处庭院走去。

    不一会儿,来到庭院近处。

    只见满山青翠碧绿之中,一处山坳隐藏其中,山坳处有一大片平地,四周尽是郁郁葱葱的树丛。

    一棵非常高大的古树拔地而起,参天而立,树冠宽阔庞大如一柄巨伞撑在半空之中,遮天蔽日。

    巨树下,平地上,是一个雅致秀气的庭院。

    院内亭台楼阁遥相呼应,池馆水榭相映成趣,假山怪石割地而踞,突兀嶙峋,气势不凡。

    西墙边数处花坛盆景,南檐下几许藤萝翠竹,增添几分闲情逸致。

    院外花草丛生,松柏耸立,一条清新典雅的岩石小道迤逦而出,似在迎接归来的主人。

    岩石道上青苔几许,落叶数张。

    似乎久已无人打扫。

    “小官官你看,这处庭院位置甚佳,环境优雅,好像也是女子居住之处呢!”孙兰香走在岩石路上,欢声说道。

    “我们现在应该还在狐仙残界之内,说不定此处庭院便是一位女狐仙居住之处!”刘官玉推测道。

    “这里风景真美丽,甚至比我们开阳峰还要好,多想久居于此啊!”孙兰香叹道。

    “我也想!”刘官玉飞快地答道。

    “可是,外面还有爹爹!还有许多朋友!”孙兰香惋惜道。

    “等我们实力足够强大,就把这狐仙残界拿走,或者大家都搬到里面来住不就行了!”刘官玉想了想说道。

    “好主意!”孙兰香眼睛一亮。

    二人沿着岩石道继续前行,迎面而来的是一处水榭。

    一座六角亭子矗立水池中央,顶上的琉璃瓦层层叠叠,六根枣红的柱子迎风直立。

    池水中,几株荷叶点缀其间,一群群的金鱼游来游去。

    “小官官快看,有好多漂亮的金鱼!”

    孙兰香欢叫起来,活脱脱一个美少女!哪里还是一位借天境三级的强大修士。

    二人走近池边,只见金鱼种类繁多,颜色各异。

    龙种、草种、文种和蛋种,一应俱全。

    红、橙、蓝、紫、墨、银白和五花,色彩斑斓。

    游动之间,奇异的身姿,绚丽的色彩,优美的形态,俱皆令人流连忘返。

    蝶尾金鱼那如蝴蝶一般的大尾,在水中翩翩起舞,

    虎头金鱼那晶莹剔透的头绒细腻柔软,在水波中荡漾,如随风舞动的杨柳。

    “我们开阳峰上,不是灵兽就是凶兽,为什么不养一些金鱼呢!”孙兰香抱怨道。

    “神仙姐姐,要不我们抓两条回去养着!”刘官玉开玩笑道。

    “好吔,好吔!”

    孙兰香将破天放在附近的假山上,然后欢跳着,寻了一处靠近水面的地方,伸出洁白如玉的手臂,准备到水里抓金鱼。

    刘官玉生恐有异常发生,急忙跟上。

    “神仙姐姐,你小心点啊,虽然此处庭院甚是别致,但我心底深处总有一丝不安!”刘官玉提醒道。

    “哎呀,小官官,你尽往坏处想,赶快来帮我抓金鱼!”孙兰香催促道。

    刘官玉几步走到孙兰香的身旁,蹲下来,也伸出手去水里捞。

    两人左抓右抓,手掌时而碰在一起,刘官玉只觉触手处温润细腻,令人心旌荡漾。

    孙兰香则是耳根一红,手掌甚是慌乱地分开。

    那些金鱼在水里却甚是灵活,两人抓了好多次竟都没抓住。

    反倒是池水溅到身上,脸上,两人对视一眼,不由莞尔一笑。

    两人把手伸在水面之上,池水倒映出两人的紧挨在一起的身影,耳鬓厮磨之间,其意融融。

    跑开的金鱼又回到两人旁边,摇着尾巴,鼓着眼睛,吐着水泡。

    孙兰香极缓慢地将手靠近水面,丝毫没有引起金鱼的注意。

    手距离水面越来越近,金鱼好奇地注视着那肤如凝脂的手臂,丝毫没有注意到危险已悄然来临。

    下一刻,孙兰香右手闪电般一抄,终于将一条金鱼捞在手中。

    “呵,终于抓住你了!”孙兰香欢欣道。

    这是一条蝶尾金鱼,在孙兰香手中使劲挣扎着,摆动着尾巴。

    “小官官,它不大乐意呢!”孙兰香娇声道。

    “当然嘛,鱼儿离不开水!”刘官玉说道。

    “你看,它的尾巴真漂亮,好像一只蝴蝶!”孙兰香捧着金鱼凑到刘官玉跟前说道。

    刘官玉一看,果真不假,金鱼的尾巴像极了一只蝴蝶,正扑腾扑腾地摆动着。

    突然之间,金鱼两只大大的眼睛里面红光一闪,两道红色光线闪电般直射孙兰香心口!

    这一下变生肘腋,二人连念头都来不及转动,那两道红光已打在了孙兰香心口之上!

    “哚哚!”

    两声闷响传来,犹如两根木棍击在金属之上!

    孙兰香只觉两股尖锐的劲力袭来,身上的天神软甲猛然爆发出一阵耀眼夺目的青色光华,堪堪将两道红光挡了下来。

    “赶快扔掉!”刘官玉大声提醒。

    孙兰香有些不舍地将手中的金鱼朝着空中一扔。

    那金鱼却并不落地,仍然凌空虚浮,美丽的尾巴一摆,在空中猛然转身,身形灵活而流畅,仿若身处池水之中。

    还未回过神来的孙兰香便看见那金鱼的嘴里一道亮光闪过,竟从嘴里闪电般射出一道水箭,直奔孙兰香眉心而来!

    空气猛然发出尖锐的嘶鸣!

    那水箭迎风一晃,已变成一截半尺长的冰棍,前端如针尖一般,闪着森寒的光芒!

    刹那间已至孙兰香的额前!

    孙兰香脸色微变,体内灵力狂涌,飞速聚于右手,掌心之间顿时光芒闪烁,一个灵气盾闪现而出。

    “只手遮天!”

    冰棍狠狠地刺在灵气盾上,发出“呯”的一声脆响,冰棍碎裂,冰屑四散激射。

    金鱼忽地转过身来,美丽的尾巴对着孙兰香。

    下一瞬,只见那美丽如蝴蝶的尾巴轻轻摇动几下,一束细小的粉红色的旋风从尾巴上闪现而出,如一根高速旋转的小钻子,闪电般向孙兰香冲来!

    孙兰香见来势凶猛,估计“只手遮天”恐怕抵挡不住,便拿出秋水剑,剑芒一闪,猛地朝那小旋风斩去!

    二者相碰,瞬间发生剧烈的摩擦,刺耳的噪音遽然而出。

    一剑之下,居然斩不断那小旋风!

    孙兰香不由有点吃惊,体内灵力迸发而出,这才将其斩断,最后消散空中。

    “我了个去!”刘官玉又一次目瞪口呆!

    这一路行来,奇异之事已屡见不鲜,但是,他依然没想到。

    这一条金鱼,居然,如此生猛!

    但马上,他发觉自己错了。

    不是这一条,而是许多条,也许是这一池的金鱼,都有可能如此生猛!

    因为他看见,整个水池猛地闪过一片骇人红光!

    接着是一声声轰鸣声在水池中响起,一条条金鱼,如一架架飞行器一般,从水池中升空而起!

    一条一条又一条,怕是不下五六百条!

    霎时之间,半空已满是五颜六色大小仿佛的金鱼!

    奇怪的是,这些金鱼,并没有立即发动攻击,而是飞快地在半空排兵布阵,将孙兰香团团围住。

    就连最先被抓住那只金鱼,都退回加入到队伍之中。

    每六只一组,成一二三队形。

    在不同的高度,不同的方位,组与组之间,遥相呼应,暗藏玄妙,杀气凛然!

    乍然看去,半空似乎有上百簇硕大的鲜花同时盛放,形状瑰丽,色彩斑斓。

    但在这美丽的外表之下,却是无尽的杀机密布!

    所有的金鱼都已做好了准备,但都没有任何动作,似乎在等待号令一般。

    刘官玉头顶柳枝出现,发出碧绿的光芒,将他牢牢地护住。

    虽然金鱼没有针对他,但她也不敢大意。

    孙兰香被金鱼团团围住,一时倒也不好乱动,凝神聚气,严阵以待。

    天神软甲青色光芒闪烁不停,秋水剑光华大盛。

    刘官玉甚至不敢大声呼喊,害怕引发了金鱼的群体性攻击。

    虽然到最后,这种群攻击当是不可避免,但至少不会提前。

    “呱!”

    水池中一朵荷叶下,突然传来一声蛙鸣,声如闷雷,隐然有王者之风。

    半空的金鱼便像是得了号令一般,立时身上毫光大放,俱都从双眼中射出两束光芒。

    红色、橙色、蓝色、紫色、墨色,还有银白色和五花色,一应俱全。

    空中顿时五光十色,瑰丽绚烂的璀璨光芒夺人双眼!

    尖锐刺耳的破空啸声响成一片,灿烂的光束更是从四面八方铺天盖地朝孙兰香袭来。

    “万源归宗!”

    孙兰香娇喊一声,双手持剑,朝着空中猛然刺去,顿时剑身光华暴涨,剑芒吞吐两丈来长,直刺苍穹!

    这一道剑芒仿佛具有巨大无比的吸力,空中五光十色的光束尽皆如飞蛾扑火般冲向剑芒。

    由于金鱼所处的高度各不相同,所以,有的光束平射,有的光束斜向上射,有的光束斜向下射。

    最后,几乎所有的光束都撞到了那一道光芒四射的剑芒之上。

    “呯呯……!”

    撞击声不绝于耳,光束被剑芒激得四散而射。

    一时之间,仿佛空中开了个万花筒,犹如各色礼花齐放,恰似当空下了一场流星雨。

    高度最低的几组金鱼射出的光束,则是打在了孙兰香身上,被天神软甲一阵青色光芒击散在空中。

    这一轮声势浩大的光束激射居然无功!

    在柳枝碧绿光芒保护中的刘官玉看得目瞪口呆!

    只觉这仙侠世界的一切实在超出了他的想象!

    有杀人的桌椅,会变化的狐狸,更有排兵布阵的金鱼!

    而那一招“万源归宗”竟还有如此用法,端的是匪夷所思。

    刘官玉看得心驰神往,但孙兰香却有苦自知。

    只觉自己体内的灵力犹如决堤的洪水一般倾泻而出,每一刻都在飞速流逝。

    “如此这般,可坚持不了多久啊!”

    孙兰香暗自叫苦。

    “呱,呱呱呱,呱呱!”

    便在此时,荷叶下又传来一阵颇有节奏感的蛙鸣,如怒雷排空,声震四野!

    声音之中,似乎更带着气愤、斥责、催促之意!

    刘官玉一听,心中一阵莫名惊悚!

    下一瞬,惊变陡然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