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五十六章 惊魂夺命一瞬间(三)
    刘官玉只觉一股深寒之意从心底猛然窜起!

    二人对视一眼,心意相通,同时明白了对方的心声。

    “赶快逃!”

    二人同时转身,刘官玉全身真气疯狂涌动,如怒涛急浪排空,山洪爆发倾泻,直震得内脏发麻,肋骨生痛。

    但值此生死存亡之际,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

    足下发力,刘官玉转身急退。

    孙兰香手持破天,直接倒飞而起。

    她必须防备后面的偷袭。

    但偷袭却来自侧面。

    二人这一退,便来到根柱子旁边。

    柱子上面镂刻着一条金龙,金龙上坐着一个侏儒和一个小女孩。

    刘官玉冲到柱子近前,却见那女孩对着他诡异一笑。

    直笑得他心胆俱寒,亡魂皆冒。

    “柱子有古怪!”

    刘官玉提醒一声,身形一晃,便要绕过柱子。

    谁知柱子红光一闪,那个侏儒已从柱子上面跑了下来,闪电般拦在他身前。

    “休想跑!”

    那侏儒大喊一声,如闷雷炸响。

    刘官玉大吃一惊,心知这侏儒必是以力量见长,倘若被其缠住,便很难走得掉。

    脚下“阳关三叠浪打浪”用出,身形如砍柴般旋转一圈,便要从侏儒右侧冲出。

    那侏儒大圆脸上浮现一丝哂笑,猛地左脚点地,身形如利箭般射过来,又将刘官玉拦住。

    刘官玉只得停下身形,耳边传来武器碰撞的叮当声。

    扭头一看,只见孙兰香正和一个小女孩斗得激烈,却原来是那小女孩也从柱子上跑了下来。

    那小女孩年龄不大,身材娇小,却是拿着一对短柄圆锤,出招势沉力猛,大开大合。

    迅捷之处如电光之闪,威猛之际如怒涛排空。

    孙兰香手持破天,东砍西砸,上磕下碰,竟然也是一副硬打硬拼,以力破力的模样。

    刘官玉刚想提醒孙兰香速战速决,那侏儒却没有给他机会,突地腾身跃起一丈多高,双手变爪,成鹰扑之势,从半空猛冲而下,直取他的脑部。

    刘官玉只觉恶风扑面,其势凌厉迅捷,刚中带柔。

    一双手爪更是闪电般颤动不休,在半空中幻化出重重爪影,将自己周身要穴完全笼罩其下。

    “西北望,射天狼!”

    刘官玉低吼一声,不顾肋骨处传来的钻心疼痛,施出了“十八散手”中的这招攻守兼备的招式。

    左手猛然扬起,如刀似锤,闪电般斩向半空!

    “呯!”

    手爪相撞,发出一声巨响。

    刘官玉只觉左手处一股刚猛的力道传来,如殒石天降般脆猛,如大浪滔滔般绵长。

    急切间,刘官玉左手二力倏然连发,一柔一刚,将那股刚猛的力道化去大半,但仍有小半余势不减,悍然直冲过来。

    刘官玉只觉心头如遭重锤猛击,喉头一甜,顿时喷出一口鲜血。

    侏儒得势,左手疾若流星般直抓刘官玉前额!

    刘官玉急进一步,早已蓄势待发的右手迎风一圈,电光石火般迎上侏儒左手爪。

    二者相撞,声如闷雷,劲风激荡。

    刘官玉只觉得五脏六腑又是一阵剧痛,但总算是将侏儒的左手爪挡开。

    当下内力疯狂运转,齐聚双脚涌泉,脚尖在地面连点,身形如一阵轻烟,刹那之间,竟冲过了侏儒的防线。

    “哎呀,小矮人,你要让他跑了,金锏叔刑罚的厉害可不是闹着玩的!”

    那小女孩一边与孙兰香激烈拼斗,一边揶揄侏儒,竟是面不改色,中气十足。

    “哇呀,小辣椒,说了不准你叫我小矮人,你居然还叫,真真气死我了!”

    那侏儒大叫一声,身在半空竟不落地,身上一阵灰光狂闪,右手一伸。

    半空中一只八尺方圆的大手猛然幻化而出,在空中一扬,便朝着刘官玉闪电般拍下。

    “小官官小心!”孙兰香娇声呼喊道。

    刘官玉只觉得背后忽然间狂风大作,狂猛的灵气威压令得他如处泥潭之中,速度瞬间慢如蜗牛。

    扭头一看,只见一只擎天大手,挟裹着惊人的气势,从空中猛拍而下。

    大手过处,虚空层层碎裂,发出如炒豆一般的爆响。

    刘官玉想要跑开,无奈身形如有千钧之重,连真气小蛇的运转都已变得极不顺畅,每挪动一步,都变得极其艰难。

    大手越来越近!

    终于,期待中的柳枝在头顶闪现。

    刘官玉长舒了一口气。

    柳枝发出碧绿的光芒,将他笼罩在内,如母亲呵护婴儿一般。

    得柳枝之助,身体迟滞之感消失,刘官玉立时恢复自由,撒腿向前狂奔。

    “轰!”

    巨大的手掌拍下,从刘官玉后背处一擦而过。

    光罩上碧绿的光芒一阵狂闪,犹如大风之中的一盏小灯,随时都要熄灭的样子。

    巨掌最终拍在了地面上,劲风呼啸,灵力激荡。

    刘官玉继续前冲。

    眨眼间已到桃树近前,蓦然间却见那树干上浮现出一张白发苍苍,满脸皱纹,长髯飘飘的面目。

    树干内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小友,请回吧!”

    下一瞬,便见桃枝无风自动,剧烈摇晃,九朵桃花突然自枝头闪电般激射而出,直取刘官玉上中下三路。

    刘官玉只觉桃花来势凶猛,快捷异常,想要闪避,却发觉那九朵桃花角度巧妙之极,竟将他前后左右所有方位尽皆封死,一时之间,竟无他策。

    “小官官,后退卸力!”

    孙兰香刚冲破那小女孩的封锁,想要过来与刘官玉会合,不料那侏儒却是双掌一挥,将她拦住,只得大声提醒。

    刘官玉只得依言闪电般连退几步,九朵桃花俱都打在了柳枝发出的光罩之上,只听得一阵噼里啪啦的爆响,柳枝光芒震颤,时明时暗。

    光罩之上更是传来一阵巨力,犹如有一只无形的手掌推在光罩之上,将他逼得又退两步,已接近孙兰香三人激斗的战团。

    那桃树见刘官玉后退,便也不再追赶,枝叶摇曳间,人脸隐去。

    那侏儒见他靠近,立时撒了孙兰香,转身奔向刘官玉,嘶吼一声,便又要动手。

    “等一等!”

    刘官玉大声喝道。

    但那侏儒毫不理会,径直冲来,手一伸,剧烈的灵力波动震荡而出。

    刘官玉情知这侏儒又要施出那恐怖的灵力大手,急切间脑中灵光一闪,高声叫道:“高将军,请等一等!”

    那侏儒闻听此言,顿时脸上带笑,果然住手。

    “高将军,我们愿意去参加那生死宴,能不打了吗?”刘官玉问道。

    “嗯,你这小孩甚是不错,那就不打了,你们自己进去吧!”

    那侏儒听得刘官玉叫他高将军,心中乐得开花,立时把刘官玉归为好孩子一列。

    “高将军英明神武!”刘官玉竖起大拇指。

    “哈哈哈!”

    那侏儒开怀大笑,甚是开心。

    “小辣椒,不要打了,他们俩愿意自己进去了,不用我们逼了!”那侏儒对刘官玉好感大增,竟主动帮起他来。

    “你们真的愿意进去参加生死宴了吗?”小辣椒却犹自不信,向孙兰香问道。

    孙兰香明白眼前形势,想跑,肯定是跑不掉了,这院内不知道还隐藏着多少杀机,埋伏着多少高手!

    强行向外冲,多半没有生路,反而不如进去参加生死宴,也许还有一线生机可寻。

    当下答道:“往外跑,多半死路一条,当然只能进去参加生死宴了。”

    小辣椒这才停止攻击,说道:“算你们识相!现在就不为难你们了!进去吧!”

    说罢,收了双锤,转身走到柱子前,纵身一跃,又回到金龙背上。

    “怕只怕,进去,也是死路一条啊!”

    刘官玉分明听见,那小辣椒低语了一句。

    刘官玉忐忑的心,更感不安!

    孙兰香走到刘官玉身边,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眼神之中,满是关切之意!

    然后拿出三粒培元丹,递给刘官玉两粒。

    “最后三粒了!”

    孙兰香幽幽说道。

    “啊!”

    刘官玉惊咦出声。

    如此大凶之地,却没有了快速恢复灵气的培元丹,简直是雪上加霜!

    刘官玉脸上凝重之色更增一分。

    孙兰香又施展了一次小回春术,将刘官玉体内的伤势略作处理。

    “还有一些火球符和寒冰符!”似乎怕刘官玉担心,孙兰香又说道。

    “神仙姐姐,你要省着点用了!”刘官玉提醒道。

    “嗯,我记住了!在屋里面我们尽量不要分开!”孙兰香又叮嘱道。

    二人再次走到中堂门前,驻足观望。

    这中堂之内,竟好似一个大殿的陈设。

    原本应该放八仙桌的地方,却是一个三尺多高的紫金方台,方台后,安放着一个金漆雕狐的座椅。

    一位看起来三十多岁的绝代丽人,正坐在椅上,右手端着一个茶杯,似要饮尽杯中之水,却顿在了半空。

    背后是几个边缘镂花的围屏,每个围屏之上,俱都有一只非常漂亮的九尾狐狸。

    屋子的四角,各有一根高大的镂花金柱。

    每根柱子上都镂刻着数只狐狸。

    那些狐狸尽皆九尾,全身雪白,没有一丝杂质,漂亮的眼睛漆黑发亮,如一汪深潭。

    方台前不远,是一张丈许长的条桌,两侧各坐两人。

    一位书生站在围屏左侧,东面角落处,却是一个骑着青牛的瞎眼老者。

    青牛脚下不远,却有两具凶兽的骸骨。

    大堂正中,站立着三具人形骸骨和一具凶兽的骸骨,南面角落里,躺着一具人形骸骨。

    二人对视一眼,均看见对方眼中的一丝担忧和无尽的关心。

    缓缓抬起脚,慢慢朝屋内地面踩去。

    脚顿在了半空,犹如碰到一堵无形之墙,丝毫前进不得。

    二人正感诧异,头顶传来一声朗笑。

    抬头一看,却见左边的金甲神将在笑声中蓦然伸出手中金锏,猛地向二人击来。

    金光一闪,二人连念头都来不及转动一下,已被金锏击中。

    只觉一股巨大无比的柔力从金锏中传来,身形立时抛飞而起,向屋内跌落而去。

    霎时之间,只觉眼前光芒一闪,身边景物变换,已进入一个陌生的广袤无垠的空间。

    天地尽头,似有缥缈的歌声传来:

    生死宴,生死宴,生死茫茫两难见,生之不易,死亦困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