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六十一章 生死宴(三)
    梵天金甲锤声音低缓,宛如在诉说一件极其平常的事情,但听在刘官玉耳中,却只觉字字惊心,句句动魄。

    “我们设置这个生死宴的目的,就是要寻找一位重情重义,有血性敢担当的优秀人才,能够作为我等五人的代言人,处理运作后续事宜。”

    “但是我等五人俱都被困在此摩罗界中,不要说本体不能出去,便是连神识,也出不了摩罗界。”

    “而封绝六识禁神阵启动后,此处方圆千丈范围内,俱都在阵法威力笼罩控制之下,观月院内更是威力重点所在,而我们所在的中堂,乃是阵法核心。”

    “核心处的人,只有两步活动范围,观月院内的人,则只能在院内活动,一旦越出观月院,立时神魂湮灭!”

    “所以,院内我等五人的弟子,也俱都被困于此,出去不得,而我们,也只有在界中苦苦等待。”

    “但此处何等隐密,外有狐仙残界这一道天然屏障,内有远古遗留的摩罗界阻挡,要等到人来,实在是千难万难!”

    “即便是进入了狐仙残界,也不一定能进入这摩罗界!”

    “要等到有人闯进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我等亦是深知此点,但别无他法,只有抱着万一的希望,在摩罗界中等待着有修士出现。”

    “转瞬间五千来年过去,也没有等到任何一个人出现。”

    “时间久了,我等五人,加上三位随从,肉身和神识俱都已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而院内的弟子,早已只剩下一缕残魂。”

    “又是一千年过去,就在我等五人快要绝望之时,终于等到了一位后辈修士出现。”

    “那位后辈修士名叫陈冲天,据说来自一个偏远的小城。”

    “陈冲天,我想起来了!我说怎么觉得这熟悉,原来是他!”刘官玉突然惊叫起来。

    “怎么,施主知道那陈冲天?”梵天金甲锤笑问道。

    “有可能,梵天前辈,那陈冲天可是来自冲天城?”刘官玉急切地问道。

    “不是来自冲天城,陈冲天好像说他来自浮云大陆皮旦州的一个小城,但具体名字嘛,老衲却是记不得了。”梵天金甲锤摇摇头说道。

    “呵,不是啊!”刘官玉大为失望。

    “我知道啊,那陈冲天说他来自一个名叫落水城的地方。”红袖天际飞突然笑着说道。

    “呵,对了,老衲也记起来了,那陈冲天就是来自落水城。”梵天金甲锤肯定道。

    “落水城啊,好像有点不对。”刘官玉低声说道。

    “冲天城原来就叫落水城啊!”孙兰香看了刘官玉一眼,柔声说道。

    “这就对了!”刘官玉恍然大悟,“据说落水城是因为出了一个牛人陈冲天,这才改名叫做冲天城。”

    “牛人,他陈冲天也能算作牛人?他连只小兔子也算不上!”平地一声雷大声不屑地说道。

    “是啊,我倒希望他真能牛一点,也免得我们再苦苦等待!”青春不老妹叹了一口气说道。

    “各位前辈皆是功参造化的不世高人,陈冲天当然不能跟各位前辈相比!但在我们冲天城,却也小有名气了,只因我们冲天城,现在连一位借天境修士都是没有。”刘官玉笑着解释道。

    “原来施主与那陈冲天来自同一个地方,这倒是有点巧了!看来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啊!”梵天金甲锤感叹道。

    “回禀梵天前辈,我确实也来自冲天城。在我们那里,陈冲天非常有名气,城里很多地方都为他塑了雕像。”

    刘官玉激动地说道:“他是许多人眼中的英雄,也是无数修士修炼的楷模,更是我心中的神话!我曾经无数次期盼,能够得到他的指点!”

    “小屁孩,我们几人,随便指点你一下,就能让你受用无穷,哪里还需要陈冲天那小子来指点你啊!”平地一声雷意气风发地说道。

    “平地一声雷,你少插话!”红袖天际飞轻叱了一声,那平地一声雷竟然就马上不说话了。

    一物降一物!

    “不要受平地一声雷的影响,我们接着说吧。”梵天金甲锤说道。

    “梵天前辈请讲,我们仔细听着。”刘官玉和孙兰香恭声应道。

    “那陈冲天在外界,与跑出狐仙残界的一条小狐狸好上了,小狐狸便把他带进了狐仙残界,凭借手中的一件残缺的仙器追魂轮,被他误打误撞地打开院门,无意中闯进了这座观月院。”梵天金甲锤娓娓说道。

    “此座观月院,当初被我等五人,布下了无数杀阵,更在花草树木之中埋伏下无数奇兵,二位施主能进到此处,想必有所体验了。”

    “嗯,体验非常深刻!各位前辈真是手段通天!”刘官玉心有余悸地说道。

    “我们也是为了比武安全着想,但没想到竟然还是被虎门修罗幻化之后混了进来。”

    梵天金甲锤叹了口气,接着说道:“那陈冲天无意中惹恼了红袖天际飞几位藏在花中的弟子,一番激战之下,又被他误打误撞地用追魂轮破开阵法,闯进了阵法核心所在。”

    “我等五人一见,自是大喜过望!和陈冲天解说之后,便请他品尝生死宴。”

    “可惜的是,陈冲天在品尝生死宴过程中,身死道消。”梵天金甲锤惋惜道。

    “我还想着他能指点我呢。”刘官玉说道。

    “二位施主请看,角落里便是陈冲天的骸骨。”梵天金甲锤指头角落里那副骸骨说道。

    二人看看那副骸骨,心中更是担忧,陈冲天那等人物都不幸陨落,他们能够幸免吗?

    这生死宴,可真不好品尝啊!

    “梵天前辈,能够为我们详细解说一下生死宴吗?我们听得云里雾里。”刘官玉说道。

    “生死宴,其实是我等五人在选择代言人之前,对其进行的一系列测试,能通过则会有天大的好处,通不过,则很有可能生消道死。因这一过程确实凶险万分,所以我们把它叫做生死宴。”梵天金甲锤说道。

    “只要通过了,就能得到我等五人的衣钵传承,更有其它好处无数!”

    “既然叫做宴,肯定就有菜,生死宴上,好菜可不少,就看你能品尝到那一道。”

    “第一道菜,叫做妖精哪里跑;第二道菜,叫做一颗红心向太阳;第三道菜,叫看看看。这前三道菜,其实都是为了判断品尝生死宴之人,是不是来自魔界的妖魔。”

    “梵天前辈,您越讲我越迷糊了!”刘官玉苦笑道。

    “呆会儿品尝时,你就明白了。后面的菜暂时就不告诉你们了,等到你要品尝时再说吧。”

    “我们能够不品尝吗?”刘官玉笑着问道。

    “事关我们整个桔子星域的存亡大计,不品尝怎么能行呢!”梵天金甲锤正色道:“何况,品尝后的天大好处,你难道不想要吗?”

    “命之不存,要好处能有何用!”刘官玉叹道。

    “由此可见,你乃是冷静善断之人,我们更不能放你跑掉了!”梵天金甲锤肯定道。

    刘官玉看看孙兰香,见她轻轻点点头,便知她同意尝试一下。

    “梵天大师,那便请你上菜吧!”刘官玉语声干脆地说道,既然下定决心,便不再纠结。

    “好!”梵天金甲锤赞道。

    “宝主,可以给他们上菜了吗?”梵天金甲锤请示方台之上的一笑天下醉。

    “可以,也由你实施吧!”一笑天下醉声音缥缈。

    “好!生死宴开始!”

    梵天金甲锤用威严的眼光扫视二人,见二人俱都全神贯注,倾耳凝听,心下甚觉满意。

    梵天金甲锤继续说道:“本次生死宴,一旦开始,便不允许中途退出,除非身死道消。你二人可听清楚了?”

    “听清楚了!”二人答道。

    “第一道菜,妖精哪里跑。”

    梵天金甲锤说罢,后退一步,右手一翻,竟取出一面巴掌大小的铜镜,迎风一晃,抬手丢了出去。

    只见那铜镜周身泛出一层朦朦白光,立时暴涨为丈许大小,在半空中定住,镜背朝上,镜面朝下。

    一道直径丈许的粗大洁白光束从镜面迸射而出,直照地面,恍如在地机上立起了一根耀眼夺目的白色光柱。

    梵天金甲锤的声音在此时显得格外的响亮:“此镜为照见镜,乃我烟雨盟秘宝,任何东西在白光的照耀之下都将显露原形。”

    在一片死寂之中,梵天金甲锤的声音再度响起:“这个程序就是生死宴的第一道菜,这一道菜,分亲疏,辨敌我,确有必要!”

    “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对于魔界妖魔,要坚决打击!你们每二人,都必须在光柱下呆上半柱香时间,沐浴白色圣光的洗礼。”

    “你们二人,倘若是人类,自是安然无恙。但若是魔界妖魔……”

    梵天金甲锤说到此处,语声转冷,深寒沁骨一般:“则我们人人得而诛之!”

    这声音如金铁交鸣,扣人心魄,杀气森然。

    刘官玉和孙兰香二人俱都心神一震,寒意顿生,额头有冷汗冒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