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六十五章 生死宴(七)
    (敬祝各位书友新春快乐,万事如意!感谢您们一路陪伴,相遇相知相惜!)

    (特别致谢玄冥大人、快哉风、变味的糖、黎超超超、111j2006等书友!)

    刘官玉右手紧握破天,久违的亲切感从斧柄处传来,如他乡故知相遇。

    孙兰香也谨慎地拿出了秋水剑,光华灿然的剑身发出轻微的欢鸣,如沙场之上将军胯下的战马,在催促背上的主人快快远征。

    二人四目对望,孙兰香如春水般温柔的眼眸多了一丝羞怯,刘官玉漆黑如宝石般的眼里多了一丝自信和主动。

    “神仙姐姐,我们走!”刘官玉轻声说道。

    “嗯!”孙兰香点点头。

    刘官玉用破天轻轻推开门扉,走了进去。

    门内和门外,完全是两个世界。

    这里是春的天地,花的海洋。

    蓝天,白云,高山,平原。

    飞鸟,蝴蝶,鲜花,绿草。

    天空碧蓝如洗,一如蔚蓝的大海倒置苍穹。太阳艳丽犹如花朵,在蓝天静静地绽放。大片的草地犹如碧绿的地毯在大地上温柔地展开。

    风轻轻吹拂,犹如情人的耳语。

    二人心旷神怡,几乎要溶解在这美景里。

    只见远处有一座巨峰拔地而起,孤傲地矗立在辽阔的平原之上。

    山间草木葱绿,生机盎然。

    山下一片花海,桃花如云,李花如絮。

    微风吹过,花香阵阵催人醉。

    “神仙姐姐,这里的景色真美丽!想不想在这里走一走?”刘官玉小声问道。

    “在这花海中漫步,却也是一种享受!”孙兰香小声说道,看着刘官玉那俊逸的外表,总觉得有些不自然。

    二人缓缓前行,尽情享受着这短暂的美好时光。

    过关之路,凶险遍存。

    二人都刻意地没有提及,但内心却是警惕万分。

    “小官官,哦,我还是叫你官玉吧,现在怎么觉得叫你小官官不大合适了呢。”孙兰香柔声说道。

    “神仙姐姐,你爱怎么叫都可以,我都乐意!”

    “我记住啦!”孙兰香笑道。

    “神仙姐姐,你说我们要怎么样才算是过关呢?”刘官玉问道。

    “我心里也是没底,那几位前辈也没告诉我们。”孙兰香说道。

    “这里好像很古怪,我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刘官玉皱眉道。

    “哪里不对劲?”

    “就是觉得心跳得好像比平时快,身上也有些发热。”刘官玉说道。

    “嗯,刚才还不明显,但你一讲,我也感觉到了。”孙兰香摸摸略微有些发烫的脸颊说道。

    又走了一小段路,刘官玉发觉自己心里升起一丝缥缈的想法。

    想要多看神仙姐姐几眼,甚至想拉住她那柔荑般的小手,摸摸那绝美的脸庞。

    他知道这不应该,但他控制不住。

    于是,他频频偷看孙兰香。

    却发现她脸庞绯红,眼眸似要滴出水来。

    她也不时的在偷看自己。

    每当四目相对,便迅速地转开眼,心如鹿撞。

    却热切地期盼下一次对视。

    渐渐地,刘官玉觉得全身燥热,心情狂燥不安,总想要去拉住凝脂般的小手。

    刘官玉终于发觉异样所在了。

    “神仙姐姐,是这花香有问题!”刘官玉大声说道。

    “对呵,但我们总得呼吸吧。官玉,怎么办?”孙兰香柔声问道。

    “跑,跑到花比较少的地方!”

    刘官玉说完,放眼一扫,只有那座山上花朵较少。

    “去那座山上!”刘官玉用手一指那座山峰。

    “好,一起跑!”孙兰香应道。

    二人刚跑两步,刘官玉只觉一股森然杀意蓦然而生。

    下一刻,脚下突然两道寒光陡然乍放。

    两柄长剑,挟着凛冽的杀气,自地下泥土中闪电般刺向二人小腿。

    又快,又急!

    剑未到,杀气已触体生寒。

    孙兰香手中秋水剑一扬,闪电般向斜下削出,与地面冲出的一柄长剑碰在了一起。

    “叮!”

    两剑相交,碰撞声如金铁交击,震人耳鼓。

    孙兰香只觉那长剑上传来一股阴冷尖锐的力量,想要钻进她体内。

    急忙运转心法,灵力浩荡而出,一缠一绞,那股力量顿时消散。

    长剑顷刻退走,毫不停留。

    另一柄长剑在同一时间闪电般刺向了刘官玉的双脚。

    想要退避,已是不及。

    急切之间,手中破天闪电般向下砍出。

    那迅雷般的一剑,就刺在了斧身之上,“叮”的一声脆响,破天狂猛的力道令得长剑当场断成数截。

    我的力量居然大了这么多!

    刘官玉暗自诧异,难道是被大地回春神通治疗后效果!

    二人急展身形,向着那座山峰冲去。

    陡然间,三条手臂粗的藤条如同长鞭一般,自脚下地面窜起,挟着狂猛的呼啸之声,闪电般向二人席卷而来。

    藤条尽头,竟是三个尺许高的绿色小矮人。

    藤条疾如闪电,倏忽即至,孙兰香用秋水剑一斩,竟然斩之不断。

    那绿色小矮人口中发出一阵极其刺耳的嘶鸣,身上阵阵绿光闪烁。

    藤条立时便如被赋予了生命一般,在空中灵活地一转,藤条前部如毒蛇般窜起,利箭般刺向孙兰香的面部。

    另外两根藤条却一左一右,迅雷般卷向刘官玉双腿。

    刘官玉手中破天一摆,猛然斩向右边袭来的藤条。

    二者碰到一起,藤条竟软不受力,前端陡然下垂,如利剑一般直刺脚面。

    刘官玉没有料到这藤条居然如此诡异,变招如此迅速,如此出人意料。

    “阳关三叠浪打浪”用出,连发两道柔力,这才将藤条打退。

    但另一根藤条,却已到了刘官玉左侧。

    危急之际,刘官玉三力连发,斧柄向左侧猛然一点,藤条被倏然荡开,却迎上了孙兰香闪电般斩来的长剑。

    “啪!”

    一声脆响传来,藤条前部被切断一截。

    三个绿色小矮人脸色大变,口中发一声喊,齐齐掉头就跑,没跑几步,齐齐跳入地面消失不见。

    刘官玉长出一口气,不料又吸进不少花香,心情更加烦燥不安,内心深处一股可怕的欲望如春藤一般越长越高,越长越快。

    孙兰香的脸庞也更加酡红。

    “神仙姐姐,要不要把千千之歌招出来?”刘官玉问道。

    “那太消耗灵力了,目前我们还能应付,继续往山峰那边冲吧!”孙兰香柔声说道。

    “继续冲!”刘官玉说罢,提着破天流星一般朝前冲去。

    孙兰香在左边,拿着秋水剑,亦是身形如电。

    二人俱都万分小心,此地与通道中极为相似,一草一木,都有可能暴起伤人。

    转眼间,已冲过二十多丈距离。

    身形越快,二人呼吸的空气越多,吸入的花香也越多。

    刘官玉只觉得浑身燥热难挡,欲望似潮水般涌上来。

    孙兰香也只觉得心旌摇动,全身更是奇痒难挡,恨不得有一只手挠上一挠。

    又冲出一段距离,来到山前的一片桃林。

    此处花香更是浓郁。

    “神仙姐姐,要绕过此处桃林,从那边上山吗?”刘官玉问道。

    “恐怕不行,桃林太宽了,绕行费时太多,而且更不知有何凶险,还是直接向山上冲吧。”孙兰香说道。

    “好!就从桃林冲过去!”刘官玉赞成道。

    二人冲进桃林。

    林内桃花开得正艳,花香浓郁,直冲肺腑。

    地上落花朵朵,满地桃红。

    前冲之时,刘官玉一脚踏在了一朵桃花之上,顿时觉得又软又滑,似有异物。

    低头一看,不由大惊。

    那朵桃花已变成一条丈许长的青蛇,正圈伏在他脚下,蛇信子一吐,猛然朝着他小腿咬来。

    “小心地上花朵!”刘官玉百忙中叫了一声。

    青蛇这一咬,又急又快,想要用破天封挡,已是不能。

    功法运转,右脚两道柔力连发,脚尖猛然点地,身形竟冲天而起!

    在间不容发之际,险险避过蛇口。

    刘官玉身在半空,满是诧异,连他自己都未想到,竟能跳得如此之快,如此之高。

    “官玉,你更厉害了!”孙兰香红着俏脸说道。

    “嗯,可能是红袖前辈的功劳!”刘官玉答道。

    话音未落,那青蛇身上又是一阵青光闪烁,眨眼间又已变成一个二十多岁的美女,双手各拿着一柄雪亮的匕首。

    “小弟弟,你太坏了,竟拿脚踩人家!”那美女嘻嘻笑道。

    身形闪电般冲向正往下落的刘官玉,下手更是毫不留情,两柄匕首如分开的蛇信子一般,狠狠地刺向刘官玉的胸腔部位。

    竟是一击毙命的打法!

    “狠毒的美女蛇,你让开!”

    刘官玉刚要出招,孙兰香却已娇叱一声,秋水剑光华大盛,闪电般刺向那美女的胸口。

    却是攻敌之必救。

    “哎呀,我又没抢你的男人,你那么着急干嘛?”

    那美女故意大呼小叫,身形闪电般一折,变成面对孙兰香,左手中匕首一封,挡住了秋水剑。

    “啪!”

    一声脆响传来,匕首竟被刺断,可见这一刺的力量之迅猛。

    “哎呀,厉害,我不与你打了,小小年纪就如此爱吃醋,长大怎么得了!”

    那美女见手中匕首断掉,却并不见多慌张,嘴里说着话,却是扭头就跑。

    孙兰香听了,脸红得更是厉害,似乎被揭穿心事一般,羞恼之下,挺身便追。

    “小心!”刘官玉大声提醒。

    话音未落,那美女却蓦地转身,手中匕首扔出,闪电般打向孙兰香。

    孙兰香挥剑一削,匕首断成两截。

    “看我暗器!”

    那美女又是大叫一声,右手一扬。

    孙兰香刘官玉二人俱都防备,却见那美女右手空空,什么也没有。

    二人微微一楞。

    “嘻嘻,什么也没有!”那美女说完,双手又是一挥。

    果然什么也没有。

    “新春快乐,百年好合!”

    那美女双手一揖,说了一句奇怪的话。

    下一刻,一股粉红色的烟雾陡然自那美女双掌间迸射而出,迎风便涨,刹那间方圆八丈之内,全是粉红色的烟雾,伸手不见五指。

    “不要呼吸!”孙兰香娇声叫道。

    刘官玉立时闭住呼吸,却已是吸入了一小口,霎时间便觉得全身一阵异样,心跳如擂鼓一般。

    刘官玉暗道不好。

    “闭住呼吸朝着冲!”

    二人同时大喝一声,向前疾冲。

    刚冲出两步,数道劲风激射而至。

    “暗器!”

    二人同时封挡,只听得一阵叮当声响,暗器皆被击落。

    还未来得及松口气,惊变又起!

    脚下地面,倏然下陷,二人同时踏空,身形急坠。

    六道丈许长的刀芒,破开浓浓的粉红雾气,闪电般凌空斩下。

    灵力激荡,劲风呼啸,杀意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