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六十八章 生死宴(十)
    此时两面受敌,二者不能兼顾,刘官玉只得先应付前面的中年。

    急转身,手中破天带着破空的呼啸之声,与那枚小小的绣花针撞在了一起。

    叮的一声轻响,绣花针上巨力传来,刘官玉二力连发,将其化解。

    但却再也避不开后面袭来的流星锤,被打在左肩之上。

    强猛的力道令得他身形遽然一个踉跄,怀中的孙兰香脱手飞出。

    还未落地,却见一道人影从地面闪现而出,正是那青蛇变成的美女。

    只见她双臂一伸,接住孙兰香,朝着刘官玉妩媚一笑,然后转身就跑。

    刘官玉心胆俱裂!

    抬脚便要追赶,那中年却又冲了上来,绣花针直刺他的心口。

    刘官玉此时哪有心思跟他缠斗,见中年阻挡自己,立时怒火中烧,“阳关三叠浪打浪”勃然而发,破天一扬,挡住了绣花针,第二道柔力迸发,化解了汹涌而来的巨力。

    中年还没来得及变招,只觉那锈迹斑斑的巨斧之上一股浩荡的巨力涌来,哪里抵挡得住,当下连退两步。

    还未站稳,那巨斧又挟着一股狂风呼啸而至,向他当头斩下。

    想要躲避已是不能,只得绣花针一点,刺向斧身。

    二者刚一接触,中年便觉得一股沛莫能挡的巨力袭来,如滔天巨浪般汹涌,如山洪爆发般刚猛。

    叮的一声脆响,绣花针折断!

    破天挟着开天辟地的威势,继续劈砍而下。

    中年身上一阵黄光闪烁,一件土黄色的铠甲浮现在中年身上。

    破天砍在中年的左肩,土黄色的铠甲挣扎了一下,便如玻璃般碎裂。

    中年的身子被破天劈成两半。

    黄色的光芒闪过,中年消失,地面上多了一颗土黄色的珠子。

    刘官玉一弯腰,拾起地上的短剑和珠子,拔腿便追。

    幸好那美女抱着孙兰香跑得不快,刘官玉疾展身形,双脚踩踏地面的爆音连绵不绝,风驰电掣一般,眨眼间便已拦在了那美女前面。

    “放下她,不然我要动手了!”刘官玉疾喝一声。

    “我就不放,你来对我动手啊!”那美女灿烂一笑,骄傲地挺起很值得她骄傲的胸部。

    刘官玉根本不为所动,提起破天作势欲砍。

    “哎哟,小弟弟,我这么漂亮,你也下得了手!”那美女口中娇笑,却把孙兰香往向前一挡,一副看你敢来不敢来的样子。

    刘官玉无奈,只得放下破天,前冲一步,右手一招千帆过,闪电般打向那美女的头部。

    那美女又是一笑,突然一张嘴,一股粉红色的烟雾箭一般自口中迸射而出,立时暴涨扩散,将那美女的身形淹没。

    刘官玉识得这烟雾的厉害,立时闭住呼吸,向前疾冲。

    烟雾扩散很快,但刘官玉冲得更快,刹那间已越过烟雾范围。

    刘官玉环视四周,那美女已不见踪影,孙兰香正靠在一株桃树上。

    小心翼翼地走到近前,只见孙兰香双眸紧闭,胸部一起一伏,呼吸甚是急促。

    刘官玉似乎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但此时也不及细想,上前抱起孙兰香,转身便向山上冲去。

    行进途中,不时有小矮人从地面冲出来,被刘官玉一通猛砍,砍成两半后都变成了老参。

    刘官玉便又得了五支白中带黄的老参,三支紫色的老参。

    他不敢再吃,却也没扔,把那些老参全都收了起来。

    正当他捡老参捡得高兴的时候,突然发觉手中多了一支红色的老参。

    刘官玉极是诧异。

    下一刻,蓦然发觉手中轻了许多。

    再一看,孙兰香不知何时已不翼而飞,自己抱着的只是一支红色的人参!

    刘官玉这一惊,当真是非同小可,当即额头冷汗直冒。

    狠狠地将手中的红色人参扔向远处,刘官玉发足狂奔,冲向来时的路。

    很快来到刚才抱起孙兰香的那株桃树前,只见孙兰香正安静地靠在树干上,紧闭双眸,脸庞酡红。

    刘官玉揉揉自己的眼睛,有些不敢相信。

    这是人,还是人参?

    刘官玉走上前,用手摸了摸那绝美的脸庞,捏了捏那修长的双腿。

    很真实的感觉!

    似乎感受到刘官玉的动作,孙兰香闭着眼娇声说道:“你好坏噢,占人家便宜!”

    刘官玉一听这话,吓得马上把手收了回来。

    这次应该是人了!

    刘官玉上前把孙兰香抱在怀中,只觉极是柔软而具有弹性。

    虽然有点轻,但绝对比一支人参重多了。

    “神仙姐姐!”刘官玉轻轻叫了一声。

    “嗯,好热!”孙兰香闭着眼答道。

    说罢,竟用双手去撕扯胸前的衣服。

    刘官玉大骇,慌忙让她把双手搂在自己的脖子上。

    “嗯,这回应该是了!”刘官玉自语了一句,沿着刚才的路,再次向山上冲去。

    一路上再没有小矮人跳出来,想来是此条道上的小矮人已被他砍光了。

    很快便超过了刚才上山的距离,已到了桃林的边缘地带。

    但林内的桃树也越来越密。

    刘官玉不得不加倍小心,速度便陡然慢下来。

    怀中的孙兰香更加不安分起来,蹭来蹭去,甚至用嘴去亲吻他的脖子。

    大骇之下,便要阻止。

    但他此时左手抱着孙兰香,右手握住破天,两手皆不得闲。

    慌乱之下,只得放下破天,想要用右手将她的头挪开。

    就在此时,右边的桃树陡然红光一闪,变成了一根巨大的石柱,石柱的前端闪电般压了下来。

    只觉劲风激荡,呼啸震耳。

    刘官玉避无可避,只得右手手掌猛然上举,抵住了石柱的下砸之势。

    但石柱强猛的力道,令得他身形一沉。

    正在此时,左边的桃树也是红光一闪,变成了一根一模一样的石柱,电光石火般砸了下来。

    刘官玉根本不能躲避,只得松开抱着孙兰香的左手,朝天一伸,手掌猛然击在石柱之上,挡住了石柱。

    但同样巨大的下砸之力,令得他身形又是一沉,竟成了正宗的马步姿势。

    石柱巨大的压力逼迫得刘官玉不敢稍动,更不敢松手。

    倘若一松手,在两根石柱巨大压力夹击之下,二人必将成为一堆肉饼。

    但要想将石柱掀起,却又是千难万难。

    没人能帮他。

    因为孙兰香正搂着他的脖子,如袋鼠一般挂在他身上,似乎害怕掉下去,整个身子紧紧地贴在他胸前。

    似乎又有些难受,在刘官玉身上摇晃几下后,一双玉足终于踩在了刘官玉大腿之上。

    孙兰香的身体似乎柔弱无力,整个头靠在他脸上,娇艳的红唇时不时碰到他的眼睛,他的脖子,他的耳根。

    刘官玉拼命地左右躲闪,但无济于事。

    他能动的,也只有头部了。

    刘官玉直急得满头大汗。

    但孙兰香似乎仍不满足,双手抱住他的头,最后终于找到了他的嘴唇,一条娇嫩的粉舌钻进了他的嘴里。

    立时,一种异样的感觉瞬间传遍全身。

    只觉满口清甜,满腹馨香。

    在那醉人的馨香之中,却有一缕弱不可查的药香。

    药香!药香!

    神仙姐姐口里,怎么会有药香呢?

    好像哪里不对!

    嗯,捋一捋,捋一捋!

    神仙姐姐,药香,人参!

    刘官玉的意识里,似乎有一道闪电陡然亮起!

    难道,这,不是,神仙姐姐?!

    定睛细看,终于看出区别。

    一个眉似弯月,一个眉似柳叶。

    一个唇若绛紫,一个唇若朱丹。

    一个双峰怒突,一个双峰坚挺。

    刘官玉终于确定,怀中之人,绝对不是神仙姐姐本人。

    这是谁?

    神仙姐姐在哪里?出事了吗?

    想到此处,刘官玉心胆俱裂!

    只可惜双手双脚俱都不能移动分毫,不由心中大急,便想大呼,一不小心,却一口咬了下去!

    正在他嘴里游动的娇舌立时被他一口咬断!

    刘官玉立时一楞,傻了!

    本该出现的血腥味却是丝毫也无,唯有满口的药香直透脏腑。

    下一瞬,那被咬断的舌头陡然化作可口的液体,一下子冲进了腹内。

    怀中之人突地一阵青绿的光芒闪烁,然后幻化成一粒黄豆大小的光团,倏地从刘官玉的嘴里,钻进了小腹之中。

    一股强大的药力自小腹中蒸腾而起,扑向身体各处。

    一种极度舒适而振奋的感觉弥漫全身。

    身体内陡然生出一股强大而浩瀚的巨力,如水银一般在身体内各处涌动。

    刘官玉还未想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便觉得双臂间力量暴增,下意识地双臂一举。

    巨大的石柱便被掀起。

    刘官玉站直身体,双臂使力,两根巨大的石柱便俱都被掀翻在地。

    来不及细想身体内的异样,刘官玉发足狂奔,向来时的路寻去。

    奔跑之间,只觉体内巨力如长江大河般奔涌不息,如水银泻地般流畅自如。

    每一脚踩在地面,都似乎刀劈斧砍,触地生坑。

    每一次挥动手臂,都似乎枪刺棍砸,虎虎生威。

    这是一种奇妙而令人留恋的感觉!

    刚才怀中的佳人,难道竟是一枚具有神效的药丸!

    还是在那株桃树下,刘官玉看到了自己的神仙姐姐。

    身子柔弱地倚在树干之上,双眼半睁半闭,如在梦中。

    只见她微蹙着柳叶眉,半张着朱丹唇,绝美的容颜之上酡红一片,甚至连耳根都红了。

    嘴里犹自呢喃着什么,却是听不清楚。

    这个美女,到底是不是自己的神仙姐姐呢?

    经过刚才的事,刘官玉自己也不敢肯定了。

    “还是检查一下吧!”刘官玉对自己说道。

    便伸手在孙兰香身上到处摸一摸,揉一揉,拍一拍。

    甚至还拿起她的一根白嫩的手指,轻轻咬了一口。

    没化成液体!

    甚至用嘴吸了吸。

    还是没动静。

    “疼!小官官,你在干什么啊?”孙兰香娇声叫道。

    听她叫出了以前的称呼,刘官玉能肯定,这应该就是自己的神仙姐姐了。

    伸手轻轻抱住孙兰香柔软的身体,传来一阵熟悉的感觉。

    极目远望,山下鲜花遍地,山上树木葱茏,对比之下,山上却也是别具一番风情。

    刘官玉疾若流星般向山上冲去。

    却也不知那山上,还潜藏着什么样的机关和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