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八十五章 惊天一击
    刘官玉眼中不解之意更浓。

    “宝主请看!”

    青春不老妹将令牌递在刘官玉眼前。

    只见令牌正面,显现出四行小字,正是青春不老妹刚才吟唱那四句。

    “宝主有所不知,在烟雨盟中,我们玄参阁担负的是黑暗执法任务,负责清除内部投魔分子,查探并消灭魔界混入我人类的妖魔。”

    “玄参阁是烟雨盟成立之后开始组建,主要从其他四阁中选拔出忠诚人员,也有少部分是从烟雨盟外招纳。”

    “管理上实行单线负责制,一级管一级。”

    “最底层人员对堂主负责,堂主对相应的护法负责,护法对副阁主负责,副阁主对阁主负责。”

    “每一级管理者的令牌之中都录有其下属人员的神识印记,需要时再以令牌检验。”

    “我作为阁主,也只知手下有副阁主两名,五大护法各一名,十二分堂堂主各一名。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成员资料严格保密,任何时候聚会,包括执行任务之时,俱都头戴黑色头盔,以便遮住本人容貌,改变说话声音。”

    “因此,所有成员相互之间并不知情,有时父子同时进入玄参阁,但却都不知对方乃是玄参阁成员身份。”

    “如此说来,阁主你岂不是自己的手下一个也不认识!”刘官玉惊叹道。

    “对啊!所以令牌重逾生命!我们玄参阁就凭令牌识别敌我,确定身份,发布命令。”

    “嗯,确实非常重要!如果出现人员伤亡怎么办?”刘官玉问道。

    “由本级管理者上报,由护法重新招纳人员进来补充。”青春不老妹解释道。

    “阁主,我不得不说,你们这个组织真的很严密!”刘官玉感叹道。

    “负责黑暗执法,不严密可不行!”青春不老妹点点头。

    “那怎样识别身份呢?”

    “两个令牌正面合在一起,就会进行神识印记检验,然后正面会显示象征身份的暗语。”

    “禅房花木深,这一句象征堂主!”

    “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这两句象征护法!”

    “宝塔镇河妖,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这三句象征副阁主!”

    “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这四句则象征阁主!”

    “我明白了,句子越多,职位越高!”刘官玉说道。

    青春不老妹又将令牌使用秘法进行讲解,末了说道:“此令牌外人无法复制,也无法使用,你放心好了。”

    “阁主,我现在明白你这个令牌的重要性和使用方法了!你这是等于将一股非常强大的隐形势力送给我!晚辈铭感五内!”刘官玉说道。

    “别说谢不谢的话,我看你顺眼就送给你啦!其他阁主不是也有信物给你吗?”青春不老妹笑道。

    “那是借用,你这是绝对控制,相差悬殊!不可以道里计!”刘官玉说道。

    见到刘官玉能理解自己一番苦心,青春不老妹苍老的面容上露出微笑。

    现在,是该去拿魔界圣物轩辕令的时候了。

    “阁主,你说轩辕令不好拿,有何深意?”刘官玉问一笑天下醉道。

    “你看中央那三个妖魔的尸体,八千多年过去,仍未腐烂,而虎般若的尸体则早已腐朽,为什么?”

    一笑天下醉自问自答。

    “因为,那三个妖魔的残余神识,相互之间已形成一座神识大阵,将其尸体紧紧护在其中,这才可以久不腐烂。”

    “我们的神识根本冲不进阵中,你说怎么去拿那柄轩辕令?”

    “我想用破天去试一试,再请各位阁主在一旁协助,也许就能破得了这座神识大阵!”刘官玉建议道。

    “我等五位从旁协助当然可以,不过也可能没有作用。”一笑天下醉说道。

    “试试便知!”刘官玉说道。

    “官玉,要我帮忙吗?”孙兰香急切地问道,她也很想出点力。

    “神仙姐姐,如果有需要,我就叫你。”

    刘官玉来到那三具尸体前。

    这三具尸体俱都比常人高大了三倍左右,一个虎头人身,一个狮头人身,一个狼头人身。

    三魔背靠着背,围成一圈,双手虚抱胸前。

    那柄轩辕令,正挂在虎头人身的尸体的腰间。

    这虎头人身的,想必便是那虎门修罗了。

    一股骇人的气息从三具尸体之上不绝传来,似乎潜藏山间的凶兽,下一刻将返择人而噬。

    走到三具尸体一尺之处,更加狂暴猛烈的气息似滔天巨浪般汹涌而至,犹如突然碰上了一堵无形的墙壁,再也难以前进分毫。

    砍墙,破天强项!

    刘官玉将乾坤戒靠近嘴连,喊了声:“亲亲我的宝贝,斧!”

    乾坤戒上一阵微弱的光芒闪过,破天出现在他手掌之中。

    破天外形仍如原来那般大小,他没敢用秘法将破天变小一些,害怕被他人看出破绽。

    “各位阁主,一起开始!”刘官玉叫道。

    平地一声雷大吼一声,一道紫光从额头迸射而出,转瞬间便幻化成一柄十来丈长的紫色长刀。

    神识化物!好强大的神识!

    紫色长刀倏地抬至半空,复又闪电般猛劈而下。

    长刀过处,灵力激荡,风云变色,虚空崩塌,狂啸震耳!

    这一刀的威势令得刘官玉心旌摇动,目眩神迷。

    梵天金甲锤双手合十,低诵一声佛号,一道金光从眉心冲出,转瞬间化作一根两丈多长的手指。

    又是神识化物!

    如此强大的神识令得刘官玉惊羡不已。

    手指竟有水桶般粗细,指上每一条纹路似乎俱都变成了一种玄妙的符文,透射着耀眼的金光。

    金手指一阵剧烈震荡,一股无坚不摧之意勃然而发,下一瞬,竟高速旋转起来,空中立时传出崩塌碎裂的“咔擦”之声。

    “阿弥陀佛!”

    梵天金甲锤大吼一声,如春雷炸响,随即右手食指向着三具尸体一点,空中的金手指便闪电般前冲而去!

    空中立时发出一声尖锐至极的破空之声!

    这一指速度之快,竟比平地一声雷的紫色长刀还要快上一分!

    “宝主,就让老身助你一臂之力,但愿能拿到那轩辕令!”

    青春不老妹低语一声,手掌一翻,一道璀璨至极的银色光芒从前额迸射而出,顿在手掌之前。

    “天狗出!”

    青春不老妹一声低喝,手掌中立时银光灿然,与前额射出的银光合在一起。

    下一刻,手掌之上已多了一只可爱的小狗。

    小狗通体银色,西瓜般大小,金黄的眼睛,长长的耳朵,大大的鼻子,漂亮的尾巴,圆滚滚肥嘟嘟的身子。

    小狗眼眸一转,望着青春不老妹。

    “去吧!”

    青春不老妹左手轻轻拍了拍小狗的头部。

    小狗一听,整个身子陡然迸射出一片耀眼夺目的银色光芒,更有一丝金色夹杂其间。

    “汪!”

    小狗一声嚎叫,身躯猛然剧变。

    眨眼间,身子变得一丈大小,头部竟有五六丈大小,极不相称的外观强烈冲击视觉。

    怪异的身躯一闪,已冲至妖魔尸体前三尺之处,张开吞天大嘴,猛然咬下。

    那大嘴内,竟传出闷雷般的轰鸣之声。

    红袖天际飞纤手一扬,前额处一道青光迸射而出,眨眼间竟化作一根绣花针。

    拇指大小,一尺长短,尖端锋锐至极,通体青光灿然。

    红袖天际飞纤手一指,绣花针闪电般刺向妖魔尸体。

    “咻!”

    空中传出一道几不可闻的撕裂之声,一股刺透心底的寒意遽然四散而开。

    “真是厉害啊!”

    见到几位阁主俱都已臻神识化物之境,出招间更是一派宗师气势,心中羡慕不已。

    “小子,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只要努力,你也可以达到!”摩天圣主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

    “前辈你得帮我才行!”

    “帮是必须的,报酬也是肯定要的!”

    刘官玉立时不说了。

    “此座神识大阵其实是以那柄轩辕令为核心,倒也十分神妙,与远古天魔的传承有点相似,却又大不相同。”

    “不管了,吃了再说吧。”

    “吃,吃,吃!撑死你!”刘官玉心中默念。

    “小子,你这是在鼓励我还是在骂我?”摩天圣主问道。

    “啊!”刘官玉大吃一惊,难道自己想什么都会被知道?

    “小子,何必吃惊,毕竟我已存在了亿万年!”

    刘官玉想想也是,便又心中坦然。

    “小子,为了避免这五位怀疑,我必须掩盖实力,你也必须再次晕倒!”

    “刚晕倒一次,现在又晕倒啊!”刘官玉叫屈道。

    “你以为我一把只能吞噬灵力的斧头,可以在你丝毫无损的情况下,把如此强大的神识之力给解决掉?就是你也会生疑心吧?”

    “好吧!前辈说得有理。”

    一笑天下醉一个娇滴滴的大美女,出手却是凌厉至极。

    一道粉红光华自眉间狂飙而出,幻化成一柄两丈多长的粉红巨剑,闪电般向前斩出。

    这一剑,威猛至极,虚空刹那间被一斩两半。

    这一剑,迅捷绝伦,比电光石火更快上几分。

    五人这惊天一击,俱都打在了神识大阵之上。

    三具妖魔尸体身周,顿时迸射出一阵极其浓郁的黑色光华。

    形成了一座一丈见方的漆黑大阵,将三具妖魔尸体淹没在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