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八十七章 携宝归去
    “你们准备怎么出去?下一次如何进来?”一笑天下醉问道。

    “我们闯进狐仙残界后,一直被追着打,瞎闯进摩罗界的,要从原路返回已不成现实,不知道阁主有何建议?”刘官玉问道。

    “最好的办法是能够操控此封绝六识禁神阵,但就算以我等五人实力亦是不能,你们就别想了,至少现在是不用想了。”一笑天下醉说道。

    “哎呀,真是伤人自尊的大实话!”刘官玉叹道。

    “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在狐仙残界里找到我九尾狐一族,这个问题应能解决。”一笑天下醉提醒道。

    “阁主,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刘官玉说道。

    “明白就好,还有一点你要记住,如非不得已,最好不要来此摩罗界,以防万一!”一笑天下醉叮嘱道。

    “遇到修炼的问题也不能来吗?”刘官玉问道。

    “先问你师尊,实在不行,再进摩罗界来问我们,总之,尽量少来。”一笑天下醉严肃道。

    “我还想他们多来几次呢。”青春不老妹弱弱地低语了一句。

    “好的,我记住了!各位阁主,下次再会!”刘官玉挥挥手,高声说道。

    “各位前辈,感谢你们授艺之恩!有机会我们再来看你们!”孙兰香俏生生的说道。

    刚走几步,又听一笑天下醉朝着二人喊道:“宝主,一定要记得我的事啊!小姑娘,我教你的,可要好好用啊!”

    二人应了,缓缓朝外走。

    “宝主,请牢记,在你实力没有足够强大之前,千万不能透露我等消息。”一笑天下醉又叮嘱道。

    “阁主请放心,我们一定牢记!”

    二人一步三回头,频频挥手,恋恋不舍地走出了封绝六识禁神阵的核心,来到外围。

    那骑着青牛的瞎眼老者竟似能看见事物一般,二人刚一出来,便朝刘官玉招了招手。

    “前辈,请问您有什么事吗?”刘官玉恭声问道。

    “八色现,天下乱!小伙子,你身具八系灵根,乃天下大运所聚之人,身系天下苍生之命运,界域存毁之关键。”

    “我今赠你一门卜算之术,可卜吉凶,可测未来。但此术暗藏着夺天之能,有违天和,易遭反噬。你学会之后,当用则慎用,能不用则不用。”老者缓缓说道。

    “晚辈谨记!”刘恭声应道。

    老者一抬手,丢过来一粒黑扑扑的戒指。

    “这是老夫的储物戒,内有卜算心法和一些工具,其中七度空间罗盘是我麻衣神算门门主信物,你若遇见我门中人,还请照拂一二!”

    “谢过前辈授艺之恩!前辈吩咐之事,晚辈定当尽心!”刘官玉收好戒,不由心花怒放。

    这卜算之术,他也只是听说过,世上少见,堪称神妙!

    内心神往已久,没想到现在唾手便得。

    “官玉,这一次来抓小狐狸,收获最大的还是你呵!”

    “我的就是你的!”刘大声道。

    孙兰香听了,便甜甜一笑,艳丽夺目。

    来到门口,见到那头束黄巾的文士,孙兰香忍不住问道:“前辈,你们这是……?”

    黄巾文士极是爱怜地摸了摸怀中的骷,笑道:“这是我的爱侣,她为救我中了虎门修罗的幻术,错把我当成了敌人,她刺我之后也力尽而绝。”

    “我央求青黛阁主施以赋命神术,保持她一缕神魂不灭,通过匕首寄存我体内!”

    “真是感人的故事!我们就要出去,前辈可有托负之事?”刘官玉道。

    “谢谢你们!我和她相依相伴,纵横江湖,逍遥自在,早已过惯了二人世界,于外界已了无牵挂!”黄巾文士说道。

    出得中堂大门,走了几步,刘官玉又回身对着门上的两位门将拱了拱手:“二位高人,再见啦!”

    谁知右边持双锏的门将竟然眼睛晴一转,手中双锏一碰,笑道:“小伙子,你是想再也不见,还是要再次相见?”

    “当然是再次相见!说不定下次再见,你就会给我一点好处!”刘官玉笑道。

    “我看出来了,你就是一个小财迷!”那门将道。

    “聚财是一种美德嘛!”刘官玉说道。

    “哈哈哈!”

    门将被搞笑了。

    孙兰香也笑道:“官玉,没想到你还具有如此美德!”

    刘官玉俊逸的脸庞一红,说道:“玩笑话而已!”

    刚走了两步,迎面柱子上的侏儒和那小女孩已从龙背上跳下了柱子。

    “小伙子!”侏儒热情打招呼。

    “高将军别来无恙?”刘官玉问道。

    “我就这样,不好也不坏。”侏儒答道。

    “能岀来就好啦!以前有一个,比你厉害多了,可是却没有再见出来!”

    “看来你运气不错!”侏儒很是自来熟地说道。

    “运气好点而已!”刘官玉答道。

    “运气好点?你以为进了里面谁都能岀来吗?”

    小女孩对刘官玉根本不假辞色。

    刘官玉却也不与她斗气,对侏儒道:“高将军,你能出这座观月院吗?”

    “不行!根本出不去,我们一旦超过一定活动范围就会魂飞魄散!”

    “你们怎么能变成柱子上的画呢?”刘官玉纳闷道。

    “这就是赋命神术的神奇之处!我说不清楚,你也不会懂。”

    “我们本是五位阁主的近身死士,被青黛阁主借助此界护界大阵威力,施以赋命神术,变成柱子上的画,来保护五位阁主的安全!”

    “此座观月院内,花草树木,假山盆景,俱都藏着伏兵,可谓是龙潭虎穴,但依然被魔界妖魔混入,实为我等死士之耻辱!”

    回忆往事,侏儒不胜唏嘘。

    “高将军不必太过自责!有时人力未逮,有时命之所至!怨不得哪一个人!”刘官玉劝慰道。

    高将军急急上前两步,拉住刘官玉右手,使劲摇晃,犹如找到组织,见到亲人一般。

    “马屁精!”小女孩却是不屑地说了一句。

    “小妹妹……”刘官玉刚说一句,就被小女孩打断:“谁是你小妹妹?我比你大得多了好不好?”

    刘官玉极是郁闷,不知道何处得罪了这个小女孩。

    “高将军,就此别过!”刘官玉一拱手。

    “小伙子,你也走好!我们下次再见!”

    二人慢慢朝前走,放眼望去,所有的花草树木似乎都成了勇士,不由大感兴趣,心中对赋命神术更是向往。

    路过影壁时,刘官玉特意看了一下那月下练剑的绝代佳人,见其未曾有丝毫改变,不觉诧异。

    难道她都不用动的吗?

    又想起那只小猫,心中不解之意更浓,再也忍不住,对着影壁上的画问道:“这位月光仙子,你有变成过小猫吗?”

    那绝色佳人一听,立时从画上跳了下来,站在他身前,冷冷问道:“你叫我月光仙子?”

    “对啊,你那么漂亮,又在月光之下,所以我就叫你月光仙子。”

    “嗯,这名字不错,看在你嘴甜的份上,我就不难为你了!实话跟你说吧,我并没有变成小猫,你为什么这么问?”

    “主要是我们俩还没进此庄院时,遇到了一只小猫,后来幻化成一个人,长得与你一模一样!所以我觉得很奇怪!”

    “我是出不了这座观月院的,那个跟我长得很像的应该就是我的后人。”

    “哦,我明白了,谢谢仙子!”

    那绝代佳人,却一笑,没和他搭话,转头对孙兰香说道:“小妹妹,你可得小心,这小子长得如此漂亮,嘴巴还甜,今后肯定花心,你得把他给看牢了,否则会从你身边消失的!

    孙兰香甜甜的一笑,说道:“谢谢仙子的提醒,我会把你的话放在心上!”

    “孺女可教!”月光仙子说罢又回到了画里。

    “对了,还要找无上剑法吗?”刘官玉突然想起这回事。

    “现在才想起来啊?青黛阁主早教给我啦!”

    “那就好,那就好!”刘官玉连声道。

    “走吧。”孙兰香轻笑道。

    来到大门处,刘官玉把破天递给孙兰香,扎好马步,气贯全身,双手猛然一推大门。

    那大门却纺丝不动。

    再次用尽全身之力,大门依旧动也未曾动一下。

    “想试一试不用破天能否推开?”孙兰香笑道。

    刘官玉点点头。

    “好了,知道结果了,让破天来吧。”孙兰香柔声说道。

    大门用破天一推就开。

    走出观月院,刘官玉望着四合院,不由心中感慨。

    谁能知晓这小小的院内,竟隐藏着惊天的秘密!

    二人沿着来时的青石板路缓步而行。

    路过水榭时,刘官玉打趣道:“神仙姐姐,我们还要不要抓一只金鱼回去养?”

    孙兰香娇嗔的瞄了他一眼,复又柔声道:“鱼儿亦是有灵,何必把我们的欢乐建立在他们的痛苦之上!”

    刘官玉略带着些惊讶地看着孙兰香,她那一双明媚的双眸中,闪烁着大爱之光辉。

    似乎来一趟,神仙姐姐变得更成熟了。

    很快便来到了黑龙潭上的观剑亭。

    “我们到亭子里的座椅上休息一会儿吧,感觉有点累了。”孙兰香说道。

    “好吧。”刘官玉提着破天走在前面。

    “官玉,你可以把破天放进乾坤戒里啊,为什么还一直拿着呢?”孙兰香诧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