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九十二章 狐族圣女小萝莉(五)
    一笑天下醉,乃是曾经纵横几个大陆,威名赫赫的存在。

    飞瀑冲天,是她参悟飞瀑九天垂落之势悟得的一门无上剑法,气势冲天,威力奇大。

    此招一出,强绝的气势威压激荡苍穹,横扫四野。

    躲在远处桃树下的两位少女,身躯微微发抖,俏脸一片惊惶之色。

    一股前所未有的巨大危机涌上金刚狼王心头。

    “嗷!”

    金刚狼王猛然嚎叫一声,浑身赤红光芒暴涨,小山般的庞大身材再度膨胀一截,达到了可怕七八米高,双目之中迸射出更为浓郁的血红光芒,身上的数道伤势,此时瞬间尽复。

    狂暴凶残的气息再度飙升,灵力波动震荡而出,空中的雪花被激得倒飞四散。

    “嘭!”

    金刚狼王猛然一脚踏在地上,霎时间地面上竟出现一个两米大小的坑洞。

    双手十指交叉,闪电般横架头顶,犹如十根铜棍织成一张棍网。

    璀璨夺目的剑芒划破长空,惊人的剑意从天而降,笼罩住金刚狼王,闪电般斩落在其双手之上。

    “轰!”

    惊天动地的碰撞声瞬间而出,劲风激荡,雪花乱卷。

    “咔嚓!”

    一声脆响,金刚狼王的十指被一斩而断。

    剑芒垂落,势不可挡。

    金刚狼王的头颅一分两半。

    剑意纵横,下一瞬,金刚狼王的整个身体被斩成两半,激荡的劲风将其抛飞而起,摔落在数米之外。

    金刚狼王引以为豪的强横肉体,在这飞瀑冲天剑法之下,就如一个小小的笑话,根本无法抵挡。

    而孙兰香也脸色极度苍白,气息一片紊乱,绝美的身形晃了晃,差一点摔倒在地。

    “这一招厉害是厉害,不过对现在的我,还是太勉强了,灵力不够啊!”

    孙兰香心中一阵苦笑。

    大雪漫天,凄风狂卷。

    金刚狼尸横遍野,赤红的鲜血染红大地。

    桃树下的两位少女,早已惊得目瞪口呆,两腿发颤。

    “姐姐,怎么办?这下连金刚狼王都死了,族长一定会责罚我们!”瓜子脸绿衫少女问道。

    “启动罗天幻境第二级攻势,把他们困在这里!”圆脸紫衫少女犹豫着说道。

    “姐姐,还是不要了,万一又被他们破掉怎么办?罪过可就更大了!”

    “那你说怎么办?”

    “我们还是赶快回去向族长报告,把这个色狼奸细的情况说一说,让他们拿主意!”瓜子脸绿衫少女说道。

    “好吧!”圆脸紫色衫少女无奈说道。

    刘官玉见孙兰香一脸苍白,急忙上前,关切地问道:“神仙姐姐,你还好吧?”

    孙兰香将秋水剑收起来,浅浅一笑:“不用担心,只是灵力消耗过度。”

    “那就好!我们……”

    刘官玉刚说到一半,大地之上突然一阵异响传出,空中乌云迅速消散,大雪不再飘落,气温逐渐回升。

    转瞬之间,已是雪过天晴,阳光明媚。

    地面上,连半具金刚狼的尸体也找不到,俱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刘官玉目瞪口呆。

    “这就是幻境的威力!”孙兰香嫣然一笑道。

    “一切都是假的?难道刚才的金刚狼也是假的?”刘官玉惊讶道。

    “那倒不一定,幻境之中,有真有假,那些金刚狼应该是真的。”孙兰香说道。

    “我们找一找那两位少女,她们肯定知道怎么走。”刘官玉说道。

    “不用找了,她们肯定早就走了!”孙兰香说道。

    “那我们继续朝前走吧,按青黛阁主所说,前面应该有一片桃花林。”刘官玉说道,“不过我们还是先修炼一阵子再出发。”

    “好。”孙兰香柔声道。

    没有了培元丹,二人只好实打实的修炼。

    孙兰香虽然灵力消耗太多,好在半夏阁阁主所授的生命重塑大法颇是神妙,恢复的速度也是极快。

    调整到巅峰状态,二人继续向前。

    沿着小溪又转了一个弯,没走多久,果然一片桃树林在望。

    桃树林极为奇特,从前往后成梯形,树干越来越高,到最后,几乎高耸入云,遮天蔽日。

    这片桃林的尽头有什么,根本看不到。

    “奇怪,有如此高的桃树吗?”孙兰香纳闷道。

    “我也没有见过,不会又是什么阵吧?”刘官玉有点怕怕地说道。

    “是不是阵,也得往前走!”孙兰香说道。

    “神仙姐姐说得是!”

    二人小心翼翼地靠近桃林。

    一阵阵浓郁的花香传来,令人心旷神怡,沁人心脾。

    二人对望一眼,孙兰香不由得两颊绯红。

    春之关桃林内的旖旎浪漫,一一浮现眼前。

    二人武器在手,缓缓前行。

    每一株桃树都异常高大,艳丽的桃花开满枝头,浓香扑鼻之间,却并没有任何的异状。

    二人心中俱都一松,却又觉得似乎心底深处有一丝遗憾。

    走了一阵,没有遇到任何攻击,刘官玉不由有些纳闷。

    太过平静,反而更让他不安。

    又行一程,渐至桃林中央。

    陡然间,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自心底飙升而起。

    “小心!”

    孙兰香一声惊呼,手中长剑猛然向地面刺去,飙射的剑芒直透地面深处。

    地底传出吱的一声怪叫,地面涌动之间,几根土黄色的长枪,挟着惊人的杀气,自地底猛然刺出,直奔二人而来。

    孙兰香剑尖一挑,剑芒迸射,瞬间斩断一根长枪,再一划,又斩断一根长枪。

    另外三根,刹那间已至刘官玉身前。

    一刺前胸,一刺腿部,一刺头部。

    刘官玉内力泉涌,破天闪电般劈出,刺向腿部的长枪被斩断。

    身形陡然半转,连发一柔一刚两道内力,破天倏然一折一转,灵活飘逸如水中游鱼,间不容发之际迎上了刺向胸膛的长枪。

    “咔擦!”

    脆响出,长枪断!

    原本刺向头部的长枪倏然一转,如影随形,再次向头部刺来,刹那间已至刘官玉眉前。

    却不料一道剑芒飒然而至,将长枪斩成了两段。

    “好小子,把我的枪都级斩断了!再来!”

    黄光一闪,从地面下钻出一只硕大的黄鼠,转眼间幻化成一个矮胖的中年男子,双手一扬,黄光迸射,又是几道长枪电射而至。

    孙兰香长剑晃动,刘官玉巨斧翻飞,眨眼间就把这几道灵力长枪斩断,

    那中年男子大惊,转身逃跑,孙兰香手起剑落,将其两条手臂接连斩断,那中年男子大叫一声,复又变成一只黄鼠,哧溜一声钻进地面不见。

    “神仙姐姐,此处不宜久留,我们快走!”刘官玉说道。

    “好,冲出桃树林!”孙兰香说一声,提剑冲在前面。

    冲过一段距离,却见前面光芒一闪,陡然间从两株桃树上蹿出两个人影,手持两柄短剑,闪电般朝二人刺来。

    孙兰香挥剑一挡,只觉对方势大力沉,招式狂猛,心下一惊,灵力潜运,剑芒大涨,唰唰几剑将对方逼退,转身冲向刘官玉。

    刘官玉此时正被一个手持短剑的黑衣汉子逼得手忙脚乱,见孙兰香来助,顿时松了一口气。

    那黑衣汉子,身形宛若电光石火,一沾即走,绝不停留。

    刘官玉想要跟他打,却根本追不上,想要停下来,那黑衣汉子却又仗剑来攻。

    直气得冒烟。

    孙兰香一加入,形势立变。

    那黑衣汉子速度再快,却又如何快得过剑芒!

    孙兰香出剑快似闪电,剑芒纵横腾跃,眨眼间布成一张密不透风的剑网,那黑衣汉子左冲右突,皆不能出,被一剑斩掉头颅,化为一阵清风,霎时不见。

    那以力量见长的中年男子,对上刘官玉,却正好遇见克星。

    被刘官玉一招开天斩下,拼尽全力方才挡住,却再也稳不住身形,连退三步。

    还未缓过劲来,刘官玉又旋风般冲上来,还是同一招开天,闪电般当头劈下。

    那中年男子只得再挡,再退。

    最后退无所退,被刘官玉一斧劈成两半,也化作一阵清风飘然远去。

    “走!”

    二人继续前冲,一剑一斧,左冲右突,打打杀杀之间,终于冲出重围,来到了桃林的尽头。

    桃林之下,但见层崖刺天,横若列屏。

    山上苍松翠柏,奇花异草,飞禽走兽,风景宜人。

    悬崖之下,两山之间,是一片广阔的湖泊。

    湖泊两旁垂柳依依,花团锦簇。

    一只小船,正依在岸边。

    “官玉,我们要穿过这个湖泊吗?”孙兰香问道。

    “按照青黛阁主所述,在这个湖泊的尽头,可以见到一座形如狐狸的大山,就能找到九尾狐族所在之地了。”刘官玉说道。

    “那就必须得过了,走水路还是走陆路?”孙兰香问道。

    “当然是……!”

    “走水路!”

    二人异口同声。

    从桃林下到湖泊,几达百丈之高,二人紧坐千千之歌上面,放眼望去,湖光山色秀美,鸟鸣林间清脆。

    微风轻拂重林,更有花香阵阵,令人一洗烦俗之尘。

    二人轻轻落在小船之上,进得舱来,却见里面除了一张木桌,两张木椅之外,别无他物。

    刘官玉拿起船头的木浆,开始划船前进。

    未几,有优美的琴声在耳畔响起。

    回头一看,却见孙兰香正坐在木椅上,身前的木桌上摆放着一具古琴,一双青葱白嫩的小手如蝴蝶翻飞,蜻蜓起舞,悠扬的琴声便自指间缓缓流出。

    小船缓缓向前,微风拂动垂柳,木浆惊扰水面,两岸秀丽景色的倒影从眼前悠悠滑过。

    缕缕琴声,悠悠扬扬,令人心神陶醉,荡气回肠。

    “官玉,我为你吟唱一曲,可好!”孙兰香的声音格外的柔美。

    “好!谢谢神仙姐姐!”刘官玉欣喜连天。

    孙兰香轻吸一口气,洁白的手指在古琴上轻挑慢弹,婉转动听的歌声缓缓流出。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

    何缘交颈为鸳鸯,胡颉颃兮共翱翔!

    ……

    交情通意心和谐,中夜相从知者谁?

    双翼俱起翻高飞,无感我思使余悲!”

    歌声有如天籁,从高空倾洒而下,坠落凡尘,回荡在湖光山色之间。

    刘官玉身处仙境,携美同行,更听得如此天籁之音,一时间不由得痴了。

    二人俱不说话,小船缓缓向前。

    蓦然之间,湖水剧烈翻腾,涌起惊涛骇浪,一股磨盘般粗大的水柱冲天而起,滔天彻地的气势威压轰然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