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九十四章 狐族圣女小萝莉(七)
    深海章鱼回头慢慢游来,晃晃悠悠,唉声叹气,心如死灰。

    “大神,您,仍然不能放过小的一条性命吗?”深海章鱼哀声问道。

    “小章鱼,谁说我要取你性命?”摩天圣主问道。

    “不取我性命?”深海章鱼立时心下一松,旋即纳闷道:“那不知大神叫住小的,还有何吩咐?”

    “看在你如此知情识趣的份上,我准备给你一场大机缘!”摩天圣主缓缓说道。

    “一场大机缘!”深海章鱼立时被巨大的幸福砸晕脑袋,当即一拜:“小的叩谢大神隆恩!”

    “我这里有一门秘法,乃是你们八爪鱼一族远祖所创,玄妙莫测,威力奇大,你可拿去慢慢揣摸,独自修炼。”

    摩天圣主说罢,空中七彩大手四指收拢,食指轻轻一点,一道璀璨的七彩光束从指尖迸射而出,没入深海章鱼体内。

    深海章鱼立时浑身一震,脑海中多出大量内容,心中一亮,似乎黑暗中打开了一扇窗,投射进一丝亮光。

    深海章鱼万分欣喜,再次拜道:“小的拜谢大神传法之情!”

    “你我相遇,也算有缘,便送你四句话。”摩天圣主说道。

    “大神请讲!”深海章鱼恭声道。

    “心性坚毅,勇猛精进,多作善事,少伤性命!”摩天圣主一字一句,如晨钟暮鼓,振聋发聩。

    深海章鱼连连点头,八条触手不停挥舞:“小的定当铭记在心,日夜诵念!”

    七彩大手挥了挥,摩天圣主说道:“去吧,望你好自为之!”

    深海章鱼八手结印,再次叩拜,缓缓后退而行,身躯渐渐隐入湖水之中。

    破天斧身一颤,空中七彩大手倏然收回,隐入斧身不见。

    破天飘然而下,落在刘官玉手中。

    “谢谢前辈!”刘官玉说道。

    “小子,两件神器了,你记住了哈!”摩天圣主说道。

    “晚辈不敢稍忘!”刘官玉恭声道。

    “那就好,我吃了一餐,休息去了!”摩天圣主说道。

    “别,别,前辈,现在是关键时刻,你可不能睡啊!”

    刘官玉大叫,却了无回音。

    好吧,自己面对现实。

    此时,那圆脸紫衫少女所领的一堆人,已相继来到岸边。

    “你是何人,竟敢擅闯柳波湖?赶快靠岸,接受审查!”其中一个高冠中年男子大声叫道。

    “神仙姐姐,你在船舱里先修炼一会儿,我们小般靠岸,我上去跟他们理论。”刘官玉说道。

    “官玉,你小心一点!尽量不要发生冲突!”孙兰香叮嘱道。

    “好,我明白。”刘官玉递给她一个放心的眼神。

    小船缓缓靠岸,刘官玉提着破天来到岸上。

    那个圆脸紫衫少女用手一指刘官玉,说道:“伯克哥哥,就是这个色狼奸细,污辱我在先,又打死金刚狼,现在又让章鱼大叔重伤!”

    人群正中一位丰神俊朗的青年男子上前几步,双手抱拳,对着刘官玉清声说道:“这位小哥你好,伯克希这厢有礼了!”

    “幸会,幸会!”刘官玉也一抱拳说道。

    “我等乃是九尾狐族之人,敢问二位仙乡何处,来此有何贵干?”伯克希问道。

    “这位公子,我是刘官玉,船上那位是我师姐,我们二人都是浮云大陆之人,误入此狐仙残界,现在有要事找你们族长。”刘官玉说道。

    “那为何污辱女流,伤我灵兽?”伯克希质问道。

    “公子所说的一系列事情,皆是误会所致,事实真相并不完全如此,还请公子明察!”刘官玉说道,他不想胡乱生事。

    “哼,还说是误会,难道你没有摸我的胸部?”圆脸紫衫少女挺了挺高耸的胸部。

    “这位仙子,事情确有误会,还请你原谅!”刘官玉施了一礼。

    “你,你,你还狡辩,你摸了我胸部还不承认!”那圆脸紫衫少女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

    “好了,紫儿,不要吵闹!你这样子成何体统!”伯克希声音虽轻,却颇有威严。

    那紫儿立时住声,只拿眼睛狠狠地盯着刘官玉,仿佛被他占了天大的便宜一般。

    刘官玉心里冤啊,我什么也没有摸着!

    “刘官玉,你到底是摸了还是没有摸?”伯克希严肃地问道。

    “摸,倒是摸了。”刘官玉弱弱地说道,心里补了一句:“可是没摸着啊!”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何况你还打死金刚狼,重伤章鱼,你这是在严重挑衅我狐族尊严!”伯克希肃声说道,“你还有何话说,还不快快束手就擒!随我回宗门,听候族长发落!”

    “去你们宗门倒是可以,但束手就擒就免了吧,我们无过无错,更与你们无怨无仇,何来束手就擒一说?”刘官玉振振有词地说道。

    “你的身份我们根本不清楚,若不束手就擒,我岂敢随意带你们进入宗门?”伯克希非常认真地说道。

    其旁边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子说道:“克希,跟他废话无益,直接抓了就是,反正出门时圣女也说了,对好色奸佞之人,绝不手软,该杀就杀,该砍就砍!”

    “好大的口气,也不怕风大闪了牙。如若你们九尾狐狐族就如此素质,嘿嘿……”刘官玉一声冷笑。

    “我狐族素质怎样,还用不着你来管!”伯克希也面色一冷。

    那瓜子脸绿衫少女说道:“可是,他那把斧头好像挺厉害的样子,连章鱼大叔都被吓住了,吃了大亏!”

    “嘿嘿,就他有宝物,难道我狐族就没有宝物吗?”那高冠中年男子冷冷说道。

    伯克希沉吟半晌,肃声说道:“待我试探一下,看看情况再作决定。”

    说罢,上前一步,对刘官玉大声说道:“刘官玉,果真不肯束手就擒?”

    “恕难从命!”刘官玉斩钉截铁地说道。

    “好,这可是你自找的,就不要怪我们以大欺小,以多打少了!”

    伯克希朗声说道,右手一伸,空中光芒一闪,手中已多了一柄寒光闪闪的长剑。

    只听得他一声低叱,身形微晃,长剑斜伸,一道两三丈长的璀璨剑芒自剑尖迸射而出,灵力震荡而开,激得众人衣衫猎猎作响。

    “接我一剑!”

    伯克希一声大喝,右手猛然一挥,耀眼夺目的剑芒划破长空,挟着惊人的威势,卷起呼啸的劲风,向刘官玉闪电般斩来。

    刘官玉上左步,伸双手,高举破天,内力奔涌而出,破天电光石火般向前一劈,正劈在了电射而至的剑芒之上。

    “轰!”

    二者激烈相撞,一声巨响传出,光华摇动之间,骇人的剑芒被一劈两段。

    刘官玉只觉一股巨力涌来,沛莫能挡,当下连退两步,方才稳住身形。

    “咦,你刚才不是很厉害吗,怎么现在如此平常!”伯克希诧异道。

    刘官玉哪敢答话。

    哪是我厉害啊,是我的破天厉害好不好!

    再说了,我请他一次我容易嘛,出手一次,神器一件!

    伯克希第二剑又已旋风般刺到,刘官玉右撤步,头左偏,破天闪电般横架胸前。

    “叮!”

    一声脆响,凌厉的剑芒刺在斧身之上,在激烈碰撞中瞬间折断。

    刘官玉挡不住那汹涌而来的巨力,再次连退两步。

    “你也就如此实力啊,那就接我的大招吧!”伯克希冷冷说道。

    “来吧,谁怕谁!”刘官玉手握破天,豪气万丈道。

    伯克希收起手中长剑,踏前一步,仰天一声长啸,声音穿金裂石,直冲苍穹。

    其身上一阵银光闪烁,身形猛然暴涨,衣衫寸寸裂开,身后竟闪现出五条狐尾,轻轻摇晃之间,澎湃的灵力波动激荡而出。

    伯克希双眼一眯,深吸一口气,胸膛猛的鼓起,然后一张嘴,一道白色的光华从其口中迸射而出,形成一道长达十多丈的白色匹练,晃动之间,彻骨的寒意如潮水般怒卷而开。

    方圆数十丈内,白色的雾气陡然充斥整个空间,空气都仿佛被冻结,哪怕相隔百米,也能感受到那彻骨的冰凉。

    临近岸边的湖水,表面竟瞬间结起一层薄冰。

    与伯克希同来的族在,早已退在数百丈外。

    刘官玉心中一冷,双目微缩。

    伯克希轻伸右手,拿住口中的白色匹练,迎风一抖,白色匹练已变成一柄十几丈的白色长刀。

    白色长刀高高举起。

    惊人的寒意席卷四散,惊人的杀气横扫四野,惊人的灵力波动,激荡苍穹之间。

    白色长刀,倏然斩下。

    所过之处,虚空层层碎裂,转瞬间复又被冻成坚冰。

    刘官玉望着那势不可挡,威猛无方的白色长刀,顿时胸中一股豪气迸发。

    口中大喝一声,破天闪电般横架头顶,挡住了那可怕的白色长刀。

    “轰!”

    犹如小山砸下,剧烈碰撞,狂暴的灵力激荡四方。

    刘官玉只觉一股万钧巨力泰山压顶而下,势不可挡,双腿猛然踏破地面,犹如钉子般,被斩得陷入一尺多深。

    那白色长刀之上,惊人的寒意如九天瀑布般倾泻而下,将他整个人俱都笼罩在内。

    刘官玉只觉一股彻骨的冰凉自体表各处钻入,倏然已至心尖。

    整个人,霎时间,已被冻成坚冰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