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九十七章 狐族圣女小萝莉(十)
    再走得片刻,眼前豁然开朗。

    漫天的云海已是到了尽头。

    云海前面竟是一片美丽的峡谷。

    峡谷上空,一轮红日高悬,彩霞光芒万道,照耀之下,只见四方八野俱都金灿灿一片。

    一眼望去,巨大的峡谷纵深数百里,横跨千余丈,两侧群峰刺天,雄奇险峻,蜿蜒迤逦,横若列屏。

    峡谷之内,云蒸霞蔚,翻滚腾挪,幻丽多端。

    当中几座巍峨险峰,其上云遮雾涌,山风吹来,云彩飞散,星罗棋布的殿宇若隐若现。

    彩桥自峡谷上空飞跃而过,垂落在一座高大山峰之上,宛若一道彩虹横贯长空,极为壮美。

    行走彩桥之上,视野极是开阔,环视之下,尽皆美景陈列。

    峡谷之中,金碧辉煌的殿宇掩映在苍松翠柏之间,飞禽走兽时隐时现,更有俊鸟高飞云端,时而可见狐族之人足踏长剑,从半空飞掠而过,乍起乍落,隐入殿宇之中不见。

    孙兰香驻足观看,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人间仙境,莫过于斯!”孙兰香赞叹道。

    刘官玉连连点头,一副于我心有戚戚焉模样。

    孙兰香轻轻抽了抽右手,不料刘官玉无意之中握得甚紧,一时竟抽不出来。

    便红着脸轻声问道:“握够了吗?”

    “没够!”刘官玉下意识答道,一想不对,又慌忙改口道:“够了,够了!”

    孙兰香却嫣然一笑:“够啦?”

    刘官玉当即涨红了脸,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孙兰香趁机抽手出来,在树上摘了一个蟠桃,递给他:“你猜,这是不是天庭王母娘娘的蟠桃?”

    刘官玉接过硕大的蟠桃,用手掌轻轻摩挲,似乎意味深长。

    孙兰香看他动作,双眸一亮,复又双颊绯红,娇羞万状。

    刘官玉一见,一楞,随即亦是脸色一红。

    走走停停,且观且行,终于把彩桥走尽。

    这是一处山峰上极为宽阔的平地,几座殿宇拔地而起,气势不凡。

    众人双脚刚刚踩上广场地面,就听得殿宇内传来一声问询:“克希公子,色狼奸细抓回来了吗?”

    伯克希一听,顿时大窘,飞快地看了刘官玉一眼,大声回答道:“常英嬷嬷,他们不是奸细!是我狐族的贵客!你去通知一下长老吧。”

    “不是奸细吗?待老身看看。”那声音说道。

    随即,从殿宇里走出一个头缠白巾的老年妇人来。

    后面还跟着六个丫鬟打扮的女童,手中俱都端着托盘,盛放着鲜艳欲滴的水果。

    那老年妇人虽年龄甚大,却精神矍铄,行走如风,三两步便来到众人近前。

    看了刘官玉孙兰香二人一眼,笑道:“克希公子,想来这二位便是你说的贵客了?”

    “正是。”伯克希答道。

    “长得倒是俊俏好看,你怎么知道他不是奸细呢?”常英嬷嬷问道。

    “他持有族长信物!”伯克希说道。

    “族长已有几十年没有出过宗门了,他们怎么能够得到族长信物?”常英嬷嬷面露疑惑。

    “此话当真?”伯克希失声叫道。

    带一个奸细回来,这个罪名也不小,对他威信影响极大,甚至会失去长老的信任。

    “你们看,你们看,我就说他是色狼奸细,你们还不信!”紫儿立时高声叫道。

    狐族众人立时表情各异,怀疑者有之,惊讶者有之,愤恨者有之。

    “克希公子,老身怎么会对你说假话呢?”常英嬷嬷笑道。

    “但他确实有族长信物万里追魂铃,刚才他摇动之时,我等众人尽皆灵力不能运转。”伯克希说道。

    “呵,有万里追魂铃就应当不会假了!”常英嬷嬷点点头说道,复又大喝一声:“你等还不过来见礼!”

    狐族众人俱都躬身行礼。

    “献上水果!”常英嬷嬷又喝道。

    那六名丫鬟便端着托盘走上来,其中一名容貌丑陋的丫鬟一不小心,脚下踉跄,竟摔倒在地,托盘摔烂,水果飞散。

    常英嬷嬷立时大声呵斥:“丑儿,你又要想被责罚吗?连端个托盘都端不好,你还能干什么,你活着是受罪,吃粮是浪费,还不如死了算了!”

    “嬷嬷,对不起,对不起,请不要责罚,下次不会了!”

    那名叫丑儿的丫鬟立时脸上一片惨白,口中哀求不休,手忙脚乱地捡起破烂的托盘,看着那有些破损的水果,急得落下泪来。

    “哭哭哭,成天就知道哭,你还能干成点别的事吗?老说下次不会,下次不会,结果啦,还不是照样捅漏子,出乱子!”

    常英嬷嬷大声训斥,那丑儿更加手足无措,不敢申辩,只急得眼泪扑簌簌直落。

    刘官玉见状,心中大起怜惜之意,走过去,拿起丑儿怀中抱着的破烂水果,大大咬了一口,笑道:“还能吃,不碍事!就不要为难她了!”

    “既然小哥为你求情,就不责罚你了,还不赶快谢过!”常英嬷嬷大声喝道。

    “谢谢!谢谢!”丑儿连迭声地说道,眼里噙着泪水,又是欣喜,又是感激。

    刘官玉拍拍她肩头,柔声说道:“做不好不要怕,一次做不好,就做两次!只要你认真做,总会有做得好之时!你要记住,铁树,亦有开花之日!”

    闻得此言,丑儿使劲点头,泪珠便又从脸颊滚落地面。

    “不知这位小哥能否把万里追魂铃拿来给我看一下,也好解我心中疑惑。”常英嬷嬷笑道。

    刘官玉面露犹豫之色。

    “怎么,小哥还信不过我吗?”常英嬷嬷大声说道。

    “明显是心虚嘛,当然不敢拿给嬷嬷看啦!”紫儿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

    “官玉,那就给她一看又有何妨,我们这万里追魂铃又不是假的。”孙兰香也知如此僵持下去不是道理。

    刘官玉拿出万里追魂铃的方式再一次惹得众人发笑。

    常英嬷嬷恭恭敬敬地接过万里追魂铃,放在手里仔细观察。

    “看这银铃上的符文,应该是我族长的信物无疑。”常英嬷嬷说道:“不过我能摇一下试试吗?”

    “我倒是无所谓!”刘官玉笑道。

    常英嬷嬷听了,便将手中银铃缓缓举起,作势欲摇。

    “常英嬷嬷,不能摇啊!”立时有人高声劝阻道。

    常英嬷嬷缓缓转过身,大声问道:“为什么不能摇,这一点点痛苦你们都忍受不了吗?”

    “常英嬷嬷,真的很痛啊!”身材高挑的女子也苦声说道。

    “好吧,那就摇了。”常英嬷嬷说道。

    缓缓转过身,弯下腰,双手把万里追魂铃递了过来。

    “小哥,请收好!”

    刘官玉孙兰香二人直到此时,一颗悬着的心方才放下。

    刘官玉伸手去接。

    变故骤生!

    一股冰冷气息倏地笼罩而来。

    似山洪爆发般剧烈,如巨浪滔天般汹涌。

    强烈至极的危险感,让他浑身汗毛陡然倒竖!

    只见常英嬷嬷一振手腕,银铃竟闪电般向后飞出。

    左手一扬,一个黑乎乎的东西疾电般打向孙兰香,右手一晃,手中已多了一柄半尺长的短剑,猛然挥起。

    一抹惊人的亮光乍然闪现在眼前。

    那亮光是如此璀璨夺目,刺得人睁不开眼!

    那亮光是如此威猛迅捷,快得几乎来不及反应!

    刹那之间,剑锋已至!

    快,快逾电光石火!

    生死关头,刘官玉闪电般一侧身,短剑从右肋刺过,一蓬血花溅射,右肋被划出一道深深的伤痕!

    “官玉!”

    孙兰香一声惊呼,却被疾射而来的东西打断。

    “只手遮天!”

    连拿出秋水剑的时间都没有,孙兰香只得一伸右手,灵气盾闪现而出,与黑乎乎的东西碰撞在一起。

    “呯!”

    一声巨响,黑乎乎的东西竟猛然炸开,一股巨力涌来,孙兰香被震得倒退两步。

    爆炸处更有一蓬黑烟冒出,顷刻间已弥漫开一丈方圆。

    一股甜香传出,刚吸一小口,便头晕脑胀,手脚酥软。

    孙兰香立时运转生命重塑大法,这才恢复如常。

    刚要前去救援,斜刺里一道剑芒电射而至,直奔前额而来。

    却原来是伯克希仗剑偷袭。

    孙兰香见这一剑来势如此迅猛凌厉,手中又无武器,情知不能力敌,闪电般连退数步,趁机把柳枝招出。

    却见伯克希肩头微晃,身子轻烟般飞掠而至,凌空一剑猛然斩下,竟不给孙兰香半点缓劲的机会。

    那边边常英嬷嬷见自己偷袭之下,如此快捷迅猛的一剑,竟被刘官玉避开要害,心中诧异之际暗叫可惜。

    原本略弯的身形瞬间直立,右手短剑一挥,闪电般直奔刘官玉头部削来。

    刘官玉身形旋风一般,大撤步,右后转,头部猛然后仰。

    短剑从鼻翼前一掠而过,剑风扑面生寒,一根黑发飘然下落。

    刘官玉还未来得及起身,那常英嬷嬷手中短剑光华暴涨,挟着一道劲风猛然斩下。

    刘官玉只得脚跟蹬地,内力泉涌,身形闪电般向后疾掠而出。

    常英嬷嬷一剑斩空,正斩在广场地面之上,“哧”的一声,坚硬的地面被斩出一道两丈多长,三尺多深的剑痕。

    刘官玉一见,只觉头顶一阵冰寒!

    “哪里跑!”

    常英嬷嬷大喝一声,身形一晃,有如鬼魅般疾冲而至,手中短剑光华暴涨,剑芒飙射而出,朝着仰躺地面的刘官玉猛然斩下。

    剑芒划过,斩裂虚空。

    这一剑疾若奔雷,快如闪电,刘官玉再也避不之不及,眼看便要斩在了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