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九十八章 狐族圣女小萝莉(十一)
    “你敢!”

    千钧一发之际,一声娇喝传来,斜刺里一道剑芒疾射而至,直奔常英嬷嬷后心刺来。

    常英嬷嬷如要伤敌,必然自己也要被刺个透心凉!

    无奈之中,常英嬷嬷只得回身抵挡,短剑闪电般一转,与剑芒碰撞在一起。

    “呯!”

    巨响声中,灵力激荡,孙兰香竟被短剑上涌来的巨力震得后退一步。

    正在此时,伯克希一剑凌空斩下,璀璨的剑芒耀眼夺目。

    虚空似被斩裂,尖锐的嘶鸣声震荡而出。

    孙兰香受常英嬷嬷巨力轰击,身形未稳,此时正是旧力已去,新力未至的虚弱时节,仓促之下,只得鼓足灵力,勉强控制柳枝护在头顶。

    手中秋水剑闪电而回,朝着凌空斩下的剑芒猛然横斩。

    “轰!”

    轰然巨响传来,秋水剑剑芒被瞬间斩掉一截。

    伯克希手中长剑再度亮起夺目的光华,挟着万夫莫挡的凶厉气势一斩而下。

    柳枝光华乱颤,哀鸣一声,从孙兰香头顶掉落下来。

    剑芒失去柳枝阻挡,威势更甚,轰然斩落。

    厉啸声中,剑芒擦肩而过。

    孙兰香身上陡然间冒出一阵青色的光芒,将剑芒抵挡在外。

    一股狂暴的巨力涌来,孙兰香又倒退两步。

    “居然还有护身软甲!”

    伯克希低喝一声,纵身跃起,剑芒凌空,猛然一斩。

    孙兰香心里直叫苦,一直这样被动挨打,结局注定凄惨。

    必须要改变这种局面!

    常英嬷嬷一斩击退孙兰香,自己如潮水般流畅犀利的攻势也受阻,索性暂时不再攻击。

    刘官玉借此机会,直立而起。

    右肋处,一丝血线飘落。

    这就是轻信他人的血的教训!

    刘官玉心中多了一丝明悟。

    看看那边仍处于下风的孙兰香,刘官玉只觉胸中一口闷气直冲头顶,熊熊怒火,燃烧不停。

    “你们狐族,难道全是些不守信诺,两面三刀的卑鄙小人吗?”

    刘官玉大声怒吼。

    常英嬷嬷却不回答,头也不回地问道:“常山,银铃收好了没有?”

    那高冠中年男子恭声答道:“母亲,已收好了,藏在我身上!”

    原来,他竟是那常英嬷嬷的亲儿子,所以常英嬷嬷才把银铃扔给了他。

    听到银铃已收好,常英嬷嬷这才放心,对刘官玉说道:“小小年龄就学会倒打一耙了,赶快老实交待,你是从何处弄来一个铃铛,居然与我狐族族长信物如此相似?”

    “你要想听吗?想听我就告诉你吧!”刘官玉冷冷笑道。

    “亲亲我的宝贝,斧!”

    刘官玉大吼了一声。

    “你要干什么?”常英嬷嬷大吃一惊。

    这小子该不会……?不可能啊!

    微光一闪,破天已出现在刘官玉手中。

    呵,原来是拿了一把破斧头出来,常英嬷嬷顿时放心。

    “神仙姐姐,抢!”

    刘官玉又是大喝一声,提着破天猛然朝着那常山奔去。

    常英嬷嬷一楞,旋即明白,他们这是要抢那万里追魂铃。

    “常山快跑!”常英嬷嬷大喝一声,马上又露出一丝轻蔑的微笑:“有我在,你们也想抢得到!”

    一扬手,短剑闪电般飞出,直奔刘官玉后心而去。

    刘官玉身形疾如旋风,毫不停顿,竟对直刺后心的短剑不理不问。

    短剑闪过一道寒光,正击在后心之上。

    一道红光闪过,短剑似碰撞在一堵无形巨墙之上,“叮”的一声脆响,倏然掉落。

    刘官玉身形似乎丝毫不受影响,继续前冲,眨眼间已冲到紫儿身前。

    紫儿幸灾乐祸的表情中带着一丝不屑,拿出长剑就要阻拦。

    刘官玉却纵身一跃,想从她头顶飞过。

    “哼,居然想越过我?”

    紫儿似乎受了污辱一般,亦是一跃而起,拦在半空,伸剑便砍。

    刘官玉此时心急如焚,更兼怒火中烧,哪里还肯与她纠缠,破天一扬,开天一式猛然施出,破天带着一股凌厉的威势向着长剑斩去。

    “咔擦!”

    斧剑碰撞,脆响震耳,长剑倏然断折,紫儿被巨力所击,猛然坠地。

    刘官玉继续前冲。

    紫儿犹不死心,翻身而起,探手间拿出一截青翠的竹管,放在嘴边,猛然一吹。

    竹管内立时传出一阵嗡鸣,五个黄豆大小的黄色物体怒飞而出,迎风一晃,已变成五只人头大小的黄蜂。

    足有半尺长短的嘴器,犹如中空的铁锥,闪烁着幽寒之光。

    黄蜂双翅一扇,光芒一闪,“咻”的一声破空飞出,犹如离弦之箭,直奔刘官玉而来。

    闻得身后异响,刘官玉回头一看,只见五只硕大如头的黄蜂已至身边,尖而细长的嘴器犹如五柄铁剑,直向后心刺来。

    见那常山又已跑出几步,当下脚尖连点,向前猛冲而出。

    不料那黄蜂竟是如影随形,速度也是猛然一增,五只嘴器疾刺而来。

    刘官玉心下气恼,竟被这小东西耽误了时间。

    当下急转身,挥动破天,闪电般斩出。

    一只黄蜂冲得最快,却也死得最快,被破天迎面一劈,顿时裂开成两半。

    刘官玉身形毫不停顿,破天再起,倏然斩下,闪电般把另外一只黄蜂斩成两半。

    此时破天已在向下,而头顶高处,尚有三只黄蜂袭来。

    “阳关三叠浪打浪!”

    刘官玉体内真力如泉奔涌,一柔两刚,三力连发。

    破天反撩而起,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自下往上,闪电般斩在黄蜂肚子上。

    黄蜂一声哀鸣,身体一裂两半,化作黄光点点,在空中消散。

    刘官玉刚想把最后两只黄蜂也一并砍了,蓦然间右侧恶风袭来。

    一柄银色长枪已刺到右肋旁边,劲风扑肋生寒,刘官玉只觉本已受伤的右肋隐隐作痛。

    当下不顾两只黄蜂,破天倏然而落,向银色长枪急斩。

    “呯!”

    脆响震耳,枪尖截断。

    持枪的高挑女子发出一声惊呼,断枪一扔,转身就逃。

    那两只黄蜂得此机会,猛然间扑向刘官玉脑袋,刹那间已至近前。

    黄蜂心下欣喜,嗡鸣一声,便要把嘴器狠狠扎去。

    万不料远处一道璀璨剑芒电射而至,毫不停顿地将两只黄蜂切成了四半。

    却是孙兰香摆脱伯克希追了上来。

    “官玉,你先走!”

    孙兰香娇声喊道。

    刘官玉应了声,身形电射而出。

    “想走?哪里有那么容易!”

    常英嬷嬷大喝一声,右手一挥,一只数丈大小的灵力巨手呼啸而出,刹那间已笼罩在刘官玉头顶,恶狠狠拍下。

    孙兰香神识一动,柳枝出现在刘官玉头顶,发出灿然的碧绿光芒。

    同时秋水剑疾挥,暴涨的剑芒闪电般朝灵力巨手斩去。

    “轰”的一声爆响,灵力巨手猛拍在剑芒之上,把剑芒拍得光华乱颤,明灭不定。

    下一刻,剑芒破碎。

    灵力巨手呼啸而下,却又被柳枝的碧绿光芒挡住,坚持片刻,亦是不敌,一声哀鸣,向下掉落,孙兰香急忙收起。

    灵力巨手势不可挡,继续向下猛拍。

    “摩天前辈,摩天前辈!”刘官玉连叫两声,没有回应。

    无奈之下,只得弯腰向前狂奔。

    灵力巨手轰然拍下,正中刘官玉后背。

    一阵红光骤然闪烁而出,那威势无方的灵力巨手刹那间便已停住了前进的脚步,再也动不得分毫。

    一股如山似海般的巨力袭来,刘官玉连发三道柔力,借力使力之际,身形向前飘飞而起,瞬间又已前进一段距离。

    冲至绿儿身前之时,那绿儿却并不阻挡,闪开在一旁,刘官玉便一冲而过。

    抬眼一看,常山却已不见踪影。

    正茫然四顾间,却见那不远处的丑儿忽的一跤摔倒,托盘和水果又洒落在地。

    刘官玉正自奇怪丑儿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摔倒,却猛然发现丑儿的头部和水果俱都朝着一个方向。

    她这是在用一种隐晦的方法给我指路!

    刘官玉顿时明悟,挺身向着那个方向追去。

    后面,孙兰香和常英嬷嬷及伯克希相继追来。

    这却是一条下山的路,刘官玉刚追出一小段距离,便看见常山的身影在前面时隐时现,边跑还边在吹一种哨子,声音清越悦耳,响彻峡谷。

    刘官玉挺身急追。

    路旁一块镌刻着符文的巨石突然光芒一闪,幻化成一个肌肉男,身高几乎有三个刘官玉高。舞动巨大的拳头,狠狠朝着刘官玉砸来。

    刘官玉身形闪电般向前一冲,破天高举,猛然斩出,巨响过后,肌肉男被劈成两半。

    刚冲几步,地面突然裂开,冒出一个土人,挥动一柄巨锤,猛然当头砸来。

    破天凌空斩下,巨锤被堑成两半。

    破天再挥,土人被拦腰斩成两段。

    再追一段距离,常山已遥遥在望。

    这一追一跑之间,二人竟又已来到山下的一处广场。

    那常山竟站在广场一角,不再逃跑,好好整以暇地看着刘官玉。

    “怎么,不跑了?”刘官玉大声问道。

    “不用跑了!”常山笑道。

    “那就把万里追魂铃还给我吧!”刘官玉朗声道。

    常山还未答话,就听得场外一个声音轰轰传来:“要想拿回银铃,也不问问我们同意不同意?”

    蓦然间三支亮银色小箭激射而至,一奔前额,一奔心口,一奔小腹。

    刘官玉身形电转,疾斩三下,三支亮银色小箭转眼间便被斩成两段,跌落地面。

    “咦,有点厉害,看我的宝贝!”

    那声音越来越近,只见一个矮胖壮年疾奔而至,身后跟着几十个狐族男女。

    只见那矮胖壮年一扬手,抛出一个黑色小鼎,光华一闪之间,已变得三尺大小,猛然朝着刘官玉砸来。

    刘官玉闪电般一斧,正劈在黑色小鼎之上,一声巨响传出,黑色小鼎被击得倒退,却是光芒一闪,又变得六尺大小,旋风般猛扑过来。

    破天斜挥,奔雷般轰击而出,正砸在黑色小鼎足部,黑光一闪之间,黑色小鼎再次增大一倍。

    几次之后,黑鼎已大如遮天,泰山压顶般猛扑而至,刹那间已将刘官玉压在了黑鼎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