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一百零六章 离别宴,勾魂酒(一)
    “嗯,这就对了!大哥哥有一件很重要可又很困难的事情要去做,你能帮帮我吗?”刘官玉官玉问道。

    丑儿用力地点点头。

    “可是,你现在还太弱小了,一点也帮不了我,你说该怎么办呢?”刘官玉官玉说道。

    丑儿用力地想了半天,竟毫无办法,直急得泪如泉涌:“大哥哥,我,我真的找不到办法!”

    “你不用说对不起,因为,是我让你为难了啊!对不对?”刘官玉官玉摇摇头说道。

    丑儿拼命摇头。

    “大哥哥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你能够帮得上我。”

    “什么办法?”丑儿急切地问道。

    “这个办法分好几步,第一步就是你先做圣女,为了大哥哥,你愿意做圣女吗?”刘官玉问道。

    “丑儿愿意!”丑儿想了一下,马上坚定地回答道。

    “谢谢你啊!第二步就是要修炼,这过程中必定会遇到很多很困难的事情,你怕不怕?”刘官玉问道。

    “怕!”丑儿脸色白了一下,点点头,想了想,却又立即摇头,“不怕,我不怕!”

    “很好,你想牢牢记住今天对大哥哥的承诺!”刘官玉郑重道。

    “我一定会记住!”

    丑儿眼中泛出一丝光亮,大声说道。

    刘官玉举起右拳,用鼓励的眼神看着丑儿。

    丑儿看了看,也学着举起了右拳。

    “加油!”

    刘官玉用右拳碰了碰丑儿的右拳,轻声说道。

    “加油!”丑儿也脆声喊道。

    刘官玉站起身,轻轻拍了拍手,微笑道:“安苏叶族长,幸不辱命!”

    安苏叶族长抛过来一束秋波,转首对丑儿眉开眼笑地说道:“丑儿,你收拾一下,准备跟随你的大哥哥到外面红尘中去历练。”

    “啊!去红尘中历练!”丑儿惊叫出声,又一次被雷到。

    只觉一颗心呯呯狂跳。

    众人下得楼来,安苏叶族长笑盈盈地对刘官玉说道:“刘官玉少侠,想不想在内堂和我私聊一下?”

    刘官玉立时一头黑线。

    要不要这样调戏人家。

    “安苏叶族长,请问芳龄几何?”刘官玉故意问道。

    “我的芳龄啊,我想想看,已经一千八百年了,按照你们的算法,我今年刚好江十八岁!怎么样,我还很年轻吧,是不是很吃惊?”安苏叶族长笑眯眯的说道。

    “安苏叶族长,你这么年轻,我就不跟你私聊,公开聊天就好了!”刘官玉说道。

    “刘官玉少侠,不要怪我没有给你机会呵,那我们就到匡正殿公开聊天吧,请!”安苏叶族长笑道。

    一行人由来时的路往回走,很快回到匡正殿。

    “刘官玉少侠,老身真是服你了!居然能把丑儿给说通了!”安苏叶族长感叹道。

    “安苏叶族长,过奖了,你能不能不要称自己叫老身,我听着怪别扭的!”刘官玉说道。

    “好,就依刘官玉少侠所言!”安苏叶族长说道。

    “安苏叶族长真是纳谏从流!”刘官玉说道。

    “刘官玉少侠,我怎么感觉由你来做这个族长比较合适呢?”安苏叶族长疑惑道。

    “要不,你来当族长,我来辅佐你,怎么样?”

    “不怎么样!”刘官玉干脆地说道。

    “你看看,我们这里,热情的美女很多,好吃的仙果很多,秀丽的景色很多,这是男人做梦都想来的地方啊!”安苏叶族长诱惑道。

    “我还不是男人啊!所以我不想。”刘官玉说道。

    “没关系,只要你来,很快就可以成为男人的呵!”安苏叶族长明媚的大眼睛水汪汪的,充满了无尽的诱惑。

    “我曾听人说过,一个女人和一堆男人生活在一起,那叫幸福!一个男人和一堆女人生活在一起,那叫悲惨!”刘官玉一副得道高人模样。

    安苏叶族长一副我不相信的小模样。

    “安苏叶族长,你还是饶了我吧,我可不想做那种悲惨的人!何况,青黛阁主还要求我把修炼赋命神术的圣女培养成才,你说,我怎么能够当族长?”刘官玉拿出了杀手锏。

    安苏叶族长一听关涉到青黛阁主,立时不再纠缠。

    “好,那我就代替你做这个族长!”

    “怎么是代替我呢?我又不是你们九尾狐族的人。”刘官玉诧异道。

    “现在只有你有族长信物,我可没有了啊,祖训就说了,见信物如见族长!”安苏叶族长很多歪理。

    “不管你怎么说,反正我不当族长!”刘官玉说得斩钉截铁。

    安苏叶族长也没辙了,只好转换话题。

    “刘官玉少侠,对于我九尾狐一族的人才队伍培养,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那我就斗胆讲一讲,不对之处,请安苏叶族长指正。我觉得,在管理上,要紧中有松,松中有紧,该有的条条框框还是得有才行,不能走向一个极端!”刘官玉说道。

    “好,我记下了。哪些人可以重点培养呢?”安苏叶族长问道。

    “伯克希此人,有血性,顾大局,敢担当,可以委以重任!”刘官玉说道。

    “嗯,可以,还有呢?”安苏叶族长说道。

    “绿儿品性不错,可以重点培养!”刘官玉建议道。

    “也行,我就把她重点后备人才来培养!还有呢?”安苏叶族长答应得挺快。

    “没有了!”刘官玉摊摊手说道。

    “紫儿呢?紫儿不安排了?”安苏叶族长睁着美目,笑盈盈地问道。

    刘官玉立时满头黑线。

    “安苏叶族长,你也来凑热闹?我根本就与她没什么!”刘官玉大叫冤枉。

    “人家还巴巴的等着你呢!”安苏叶族长笑道。

    “此人心性不好,不值得重点培养,我该说的说完了,没有了!”刘官玉赶紧打住这个容易出乱子的话题。

    “安苏叶族长,我们怎么样能快速进出狐仙残界呢?”

    刘官玉巧妙地施了一招乾坤大挪移,果然成功转移话题。

    “你们是从哪里进入狐仙残界?”安苏叶族长问道。

    “是从悬崖上那株松树处进来的,后来一路乱闯,无意中到了黑龙潭。”刘官玉说道。

    “其实有通往外界的一个空间通道,就是不知道与外界连通的是什么地方。”安苏叶族长说道。

    “好,那我们就走这个空间通道试一试!”刘官玉说道。

    “安苏叶族长,我有几个问题一直疑惑不解。”孙兰香接过话题道。

    “小妹妹请讲。”安苏叶族长说道。

    “你们既称狐族,为何我在这里没有看到哪怕一只狐狸?”孙兰香念念不忘那只可爱的狐狸。

    “我的祖上曾出了一位九尾神狐,其赋命神术登峰造极,神鬼莫测!”

    “据说在她飞升之前,在此布下了护宗大阵,更把赋命神术的大法力藏于狐仙残界的山水之间,所以,我们不管实力强弱,都能够化为人形。”

    “但是,一旦到了界外,倘若实力不足,境界不到,能化为人形的时间就非常短了。”安苏叶族长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啊!”孙兰香恍然大悟。

    “为什么界内的花草树木,甚至鱼儿石狮都能攻击人呢?”孙兰香问道。

    “也是因为界内无尽的赋命神术大法力!,很多甚至开发了一点灵性。”安苏叶族长自豪地说道。

    忽又想到,赋命神术早已失传几千年,现在族长里没有一个会的,不由把一双美目紧紧的盯着刘官玉。

    “安苏叶族长,你这样子盯着我,是什么意思?”刘官玉诧异道。

    “赋命神术如此神奇,可是我们族里没有一个人会!”安苏叶族长竟做出一副小女孩撒娇的模样。

    刘官玉实在受不了!

    “安苏叶族长,你就放心吧,我一定把丑儿教会!”刘官玉郑重说道。

    “那好,我们拉钩!”安苏叶族长说着伸出白嫩的手指。

    “哎哟,安苏叶族长,你都几千岁了,还拉什么钩啊!”

    刘官玉简直吃不消,蓦地想起安苏叶族长刚才说留在他身边,会让他吃不消,这还当真不假!

    “不嘛,拉钩!”安苏叶族长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

    刘官玉只觉眼前金星直冒,无奈之下,只得拉住她那青葱般的手指摇了几下,安苏叶族长这才破涕为笑。

    诸事完毕,刘官玉准备动身回去开阳峰。

    “安苏叶族长,麻烦你送我们出界吧!”

    “别急,送你们是必须的,但是,你们走之前,我们九尾狐一族还得感谢二位一下。”安苏叶族长说道。

    “你已经感谢过了,不用再感谢了!”刘官玉说道。

    “要的要的,这是另外一种感谢,你必须要接受,否则就是看不起我们九尾狐一族。”安苏叶族长很认真的说道。

    “真的?”刘官玉问道。

    “千真万确!”安苏叶族长肯定道。

    “怎么感谢?”

    “喝酒!”

    夕阳还未完全下山,万千霞光璀璨,唯见层林尽染。

    峡谷内一片欢腾之象,犹如过大节一般。

    在一处宽阔的广场之上,一张张的水晶条桌首尾相连,围成一个大圈。

    中间是一大片空地。

    每一张桌上,都只坐了一个人,刘官玉和孙兰香却紧坐在一起。

    对这个安苏叶排,孙兰香还是极满意的,只要不分开就好。

    不过,令她略微担忧是,安苏叶族长坐了刘官玉的另外一边,说是要陪贵宾。

    丑儿也第一次坐在了这种桌子上,显得十分局促不安。

    空中光芒一闪,露出一道空间之门,十几名美貌的少女从里面走了出来。

    “刘官玉少侠请看,这是我们临时开通的空间通道,现在请先品尝水果!”

    一队少女托盘飘飞过来,托盘里放着拇指大小的水果。

    水果红色,晶莹剔透,散发出一股醉人的浓香。

    “此果名为逍遥果,吃后精神亢奋,飘然若仙,更兼大补身体,祛痘祛斑,实乃不可多得的仙果!”安苏叶族长介绍道。

    刘官玉立即拿了两粒给孙兰香,说道:“神仙姐姐,虽然你已经非常美了,但吃些逍遥果,也能美上加美!”

    孙兰香喜滋滋地拿了逍遥果,慢慢吃着。

    接着是各种山珍海味一溜地端上桌。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太阳已下山。

    众人皆有一些酒意。

    节目来了。

    半空中光芒一闪,一个妙龄女子自半空闪现。

    只见她全身只披着一件白纱,美丽的胴体若隐若现。

    樱唇轻启,娇声说道:“我说,要有彩光!”

    话音刚落,空中立时浮现出八个巨大的光球。

    光球颜色各不相同,缓缓旋转之间,各色光束迸射而出,在夜色中交织变幻,绚丽多姿。

    “有请夜来香乐队!”

    光芒一闪,一阵悠扬的乐声响起,十二名绝色女子手持乐器,自半空闪现而出,一步步从空中缓缓前行到刘官玉身前八尺之处站住。

    只见这些绝色女子俱都巧笑嫣然,奇装异服。

    衣服是残的,右胸右肩右手,都没有一丝布料,似乎从左肩到右腰处的衣服被一刀砍掉,露出雪白的肌肤和坚挺的胸膛。

    裤子是缺的,似乎从大腿根部一刀斩断,剩下的刚刚将圆润的翘臀遮住,露出笔直修长,洁白如玉的大腿。

    走动之间,波涛汹涌,白得晃眼。

    “下面有请霓虹灯舞蹈团!”那女子又说道。

    光芒一闪,十二名绝色女子自半空闪现而出,一阵风似的飘扬到刘官玉身前八尺之处。

    乐队之人分散两旁,舞蹈团之人立于中央。

    刘官玉分明看到,这舞蹈团一众女子,俱都没穿衣服,只拿几片晶莹的水晶挡住了关键之处,身上的轻纱,更是柔软而透明。

    走动之间,波翻浪涌摄人心,体香阵阵荡神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