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宗试激战杀机现(九)
    我身上哪有香味,是你身上有香味好不好?

    刘官玉暗自埋怨,害得我昨晚好半天才睡着。

    “小咪子,白天我去砍柴,你要呆在哪里?”急忙转移话题。

    “大哥哥,我能和你一起去砍柴吗?”小咪子恳求道。

    刘官玉想了想,把小咪子带在身边,说不定更安全,对她来说,也算是一种历练。

    遂答道:“你要跟大哥哥去,可以是可以,不过一定要听话!”

    “好耶!”小咪子高兴得一骨碌爬起来,踩在被子上欢跳不停,口中轻轻地哼着,似乎在唱着什么歌谣。

    刘官玉看她这样乱跳,心中一寒,双手捂紧,真害怕她踩在了不该踩的地方。

    砍柴之时,小咪子也拿了一把砍刀,踮起脚尖,吃力地砍着铁木,模样甚是搞笑。

    以刘官玉现在的肉身之力,破天拿在手中已构不成负担,何况还能让破天变小。

    挥动破天之际,亦是迅捷威猛,快似奔雷。

    砍起铁木来非常快捷方便,当真如砍瓜切菜一般,半天时间,轻松砍断二十株。

    休息之时,看见昨天砍断的铁木桩上,已然长出一点幼苗,刘官玉心中似有所感。

    于是没有再砍,提着破天,带着小咪子,很快回到了满江红庭院。

    从衣柜里找出那几本,关于九宫八卦,奇门遁甲的书籍翻看,仔细推敲摸索。

    全部阅读两遍之后,慢慢有了一些明悟。

    转眼已到中午,刘官玉带着小咪子到了饭堂。

    今天却没有灵米饭供应,想到又要饿肚子,小咪子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

    看着刘官玉吃得很香的样子,小狐狸不乐意了,一会儿站在地上,一会儿跳到凳子上,碰碰刘官玉的手,抓抓他的背,挠挠他的腰,不想让他吃得那般快活。

    刘官玉莞尔一笑,这小妮子真不让人消停。

    砍柴组几位师兄也是忍俊不住,齐赞这只小狐狸有灵性。

    “小师弟,这只小狐狸是你的宠物吗?”赵满堂问道。

    小咪子一听,立时朝赵满堂做了个怪脸,伸出前爪在他腿上拍了一下。

    谁是宠物?我是干妹妹!

    “赵师兄,你说呢?”刘官玉笑道。

    “我怎么会知道!”赵满堂哭丧着脸说道。

    小咪子又昂起头,做了个双手叉腰的动作。

    这一下,大家伙都笑了。

    惦记着九宫图的事,刘官玉吃完饭就赶到到铁木林。

    一鼓作气砍断二十株铁木后,刘官玉站在那些砍掉的树桩前,苦思冥想。

    再跑到第一区域,原来砍出来的树桩上,铁木幼苗已几乎长得一般高矮了,再也看不出有何玄妙。

    “看来,这里边的奥妙并不会长久留存,机会稍纵即逝,我得抓紧时间了。”

    回到第二区域时,却见小咪子正坐在砍断的铁木上,拿着一个山果猛啃,还边啃边抹眼泪。

    “小咪子,谁欺负你了?”刘官玉诧异道。

    “是大哥哥你呀,你不给人家吃东西!”小咪子红着眼圈说道。

    刘官玉一头黑线!

    要把你喂饱,自己那点身家,还不是三两天就要被你吃光!

    看着小咪子那可怜的模样,刘官玉忍痛拿出那颗低阶灵石,掰下来一小块递给小咪子。

    小咪子飞快伸手接过,一把塞进嘴里,破涕为笑,围着刘官玉欢快地转了数圈。

    又在铁木幼苗前琢磨了一阵子,刘官玉便回到了满江红。

    一人一狐扎进了疯狂的修炼之中。

    先把周天大衍诀修炼一阵,发觉意念能力比以前更强大,已基本能同时控制三个穴位。

    丹田内的真气小蛇也越来越结实,不像原来那般虚幻得几乎透明。

    刘官玉隐约感到,又快要晋级了。

    拿出腾霄锤,来到庭院中,准备将夺灵三十六式前八式修炼几遍。

    夺灵,乃是夺天地之灵,将之锤炼于炼器材料之中,可见其不凡之处。

    “第一式,苍龙一探爪!”

    刘官玉凝神静气,双目平视前方,渐渐有精光灼灼而生。

    下一刻,左脚尖点地,向前划了个半圆,身形微微右侧,一声低吼,双臂翻转间,猛的将腾霄锤抡了起来。

    内力自涌泉穴奔涌而出,右脚掌猛踏地面,小腿骤然发力,身形遽然左转,腾霄锤由后朝前,在空中闪过一道金色的残影,狠狠地向前砸去。

    “呜!”

    猛烈的破空之声传出,激荡的劲风撞击在地面上,令得地面都似乎有着轻微的颤动。

    “第二式,苍龙二探爪!”

    刘官玉又一声低吼,手中腾霄锤闪电般抡起,双腿如钢锥一般稳扎于地,上身猛然后仰,犹如弯弓,头发几乎触地。

    腰间猛然发力,骨骼发出脆响,腾霄锤在空中划过一道立圆,轰然向前砸出。

    一道比先前更为剧烈的破空声震荡而出,狂猛的劲风击在地面上,发出轰然巨响。

    “第三式,苍龙三探爪!”

    刘官玉身形旋风般一转,腾霄第三次抡起,挟着呜呜破空风声,闪电般砸向另外一个方位。

    “第四式,破开乌云见日月!”

    刘官玉大喝一声,双腿猛然一蹬,突然迸发的强劲力道,令得地面也为之颤抖,身躯如离弦之箭,闪电般射向半空。

    手中的腾霄锤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向上猛然挑起,自半空中倏然而下,狠狠地朝下砸向地面。

    激荡的劲风发出裂帛一般的锐响,连片的残影泛着骇人的寒芒,声势惊人之极。

    “第五式,翻天覆地夺灵锤!”

    刘官玉才刚落下,脚尖猛然点地,身形剧烈旋转,腾空而起,腾霄锤在空中划出一圈圈的金色光环。

    每旋转一圈,气势便增一分,力量便强一分。

    只见刘官玉的身形越来越高,旋转越来越快,气势越来越盛。

    气势终至巅峰!

    刘官玉手中腾霄锤轰然砸出,劲风激荡,响彻半空。

    刘官玉身形缓缓落地,额前已见汗珠,张着嘴直喘粗气。

    这几式连续施展,几乎已耗尽他全身内力,后面三式,却必须等到休息一阵后才能继续修炼了。

    刘官玉干脆回到卧室,修炼起北冥神功来。

    一个时辰过去,修炼小有成就。

    从双手掌心劳宫穴到下腹丹田之间的路线,已基本成型,刘官玉能隐隐感觉到,劳宫穴到丹田之间,似乎多了一根小小的水管似的东西。

    急切间便想要试一试,看看效果如何。

    从乾坤戒里拿出两粒低阶灵石来,左右掌心各放一颗。

    运转北冥神功,双手掌心之中,立时传出一阵十分微弱的吸噬之力,扑向灵石。

    但这股吸噬之力,实在是,太弱了,面对灵石,便如一只蚂蚁面对一座大山。

    刘官玉折腾了半天,弄得满头大汗,连一丝灵气一没能吸噬出来。

    又换中阶灵石,还是不行。

    刘官玉心想,是不是灵石的等阶太低,灵气不够,所以吸噬不了,便又把高阶灵石拿出来试了一下,结果依然一样。

    不死心之下,把极品灵石也拿出来试了一下,结果当然还是一样。

    是功力还不够深吗?

    还是如今的境界本就吸噬不了灵力?

    找小咪子试试看。

    跑到练功房一看,小咪子正专心修炼,不好意思打挠,便又回到卧室。

    心急难耐之下,又跑到太初界。

    一来到灵鹫宫门前,就听见一道非常动听的声音说道:“六万,我胡了!虚竹子二哥,你喝酒!”

    只听虚竹子的声音说道:“好,我喝!”

    须臾,又一道银铃般的声音说道:“虚竹子二哥,你得喝两杯,这把你输得的是大牌!”

    “好,我就再喝一杯!”虚竹子说道。

    “二哥,你可不要把美酒给喝完了啊!”又听段誉调笑道。

    刘官玉轻轻推开门。

    只见四个人,正围着一张极为宽大的木桌上,桌上和手中摆弄着一堆奇怪的东西。

    桌子周围,摆着一圈的酒壶。

    背对着门口的,是一位身穿藕色纱衫的女郎,身形苗条,长发披肩,用一根银色丝带轻轻挽住。

    此女气质飘然出尘,身旁似有烟霞轻笼,当真非尘世中人。

    右侧亦有一女,一张脸秀丽绝俗,脸色白腻,下颏尖尖,樱桃小口灵巧端正,嘴唇甚薄,如新月清晖,如花树堆雪。

    但觉其楚楚可怜,娇柔婉转,惹人怜惜。

    另两个位置,坐着的正是虚竹子和段誉二人。

    不远处,还站立着一些丫鬟。

    众人见刘官玉推门而入,俱都吃了一惊。

    四人站起,那右侧女子福了一礼,柔声说道:“木婉清见过主人!”

    虚竹子和段誉也是急忙行礼。

    “你们这是在干嘛?”刘官玉笑问道。

    那背对门口的女子终于转过身来,福了一礼,嫣然一笑,说道:“语嫣见过主人!我们这是在玩雀牌,主人有兴趣吗?一起来玩一把怎么样?”

    “不玩了,我还有点事找虚竹子,主要是我即将参加宗门宗试,想要把北冥神功修炼得更快一些,更好一些,来找他看看我修炼得对不对。”刘说道。

    虚竹子却看向王语嫣说道:“王姑娘,你通晓天下武学,你看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