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一百二十章 宗试激战杀机现(十一)
    小咪子见刘官玉睁开眼,笑容刚刚绽放,却又见刘官玉双眼一瞪,口中“啊”的一声,突又闭上双眼。

    那笑容便凝固的脸上,转瞬间已是一脸惶急,娇声叫道:“大哥哥,你说话啊!怎么啦?”

    还伸出柔嫩的小手在他脸庞胸膛一阵乱摸,刘官玉立时便要哭出来。

    哎哟,小姑奶奶,不要乱摸啊!

    刘官玉心中狂呼。

    “小咪子,你快,快把衣服穿上!”刘官玉用尽吃奶的力气说道。

    “你都这样了,还管穿不穿衣服啊?”小咪子呜咽着说道,“大哥哥,你没有受伤吧?”

    “小咪子,不要担心,我没有受伤,只是刚才跟几个厉害人物切蹉了一阵,打得太激烈,给累成这样了!”刘官玉慢慢说道。

    “真的没有受伤吗?”小咪子关切地问道。

    “真的没有受伤,不信你摸摸!”刘官玉随口说道。

    说完就后悔了!

    小咪子便伸了小手在他身上各处瞎摸,刘官玉心中叫苦不迭,又不敢睁眼。

    小咪子摸完,犹自不放心,疑惑道:“你好好的为什么睁不开眼呢?”

    便又拿两根手指把刘官玉眼皮扒开,小声问道:“大哥哥,你眼睛为什么有点红呢?是被人打了吗?”

    “刚才眼睛进了点沙子!”

    刘官玉找了一个很经典很俗套的借口。

    可怜的小咪子立时就相信了,说道:“大哥哥,我给你吹吹眼!”

    说罢,凑到他眼前,嘟起小嘴,呼呼地吹气。

    刘官玉有一种感觉,吹气如兰。

    吹了几下,刘官玉赶紧阻止。

    “我现在感觉好多了,小咪子,你快去洗澡吧!你看你身上都还没有洗干净!”

    “哪里没洗干净啊?都洗得很干净了吧,你看你看!”小咪子说着,还摸摸自己的脸,拍拍自己的胸。

    “好啦,洗干净了,我都看见了,算大哥哥说错了,你赶紧把衣服穿上,否则我生气了!”刘官玉正色道。

    “大哥哥,你这么累,我给你洗澡吧!”小咪子说道。

    “我太累了,现在什么也不想做,只想休息一下!”刘官玉说道。

    “好吧,那我自己去洗了!”小咪子说道。

    “你不是说洗干净了吗?怎么还洗?”刘官玉诧异道。

    “洗干净了就不能再洗了吗?”小咪子也诧异道。

    好吧,你赢了!

    我假装睡觉。

    纵使假装睡觉,刘官玉亦是没能逃脱小咪子的蹂躏,逼着他抹完脸霜又抹爽身粉。

    刘官玉在疲惫,痛苦,还有一片馨香中,沉沉睡去。

    神界。

    无始境,西天王王府。

    巍峨,高大,气势磅礴的建筑物中,传来阵阵令人迷醉的乐声。

    大厅中,十几位美丽的歌女正载歌载舞,曼妙无方的舞姿,动人心魄的神态,无不令人陶醉。

    但高中踞厅首的无始天尊,显然并没有被陶醉,脸上一片沉思之色。

    “都下去吧!”无始天尊摆摆手。

    众歌女便停止歌舞,徐徐退下。

    “这几日心绪颇不宁静,难道将有大事发生?”无始天尊喃喃自语。

    “也罢,待我一观天象再作定论。”

    无始天尊出得厅来,仰望苍穹,但见繁星点点,夜色沉沉。

    蓦地,东方一颗星星忽然绽放出璀璨光芒,光芒之中,似乎隐隐有东西晃动,却极其模糊,看不真切。

    难道是东方将有大事发生?

    无始天尊放出神识,铺天盖地笼罩而去,一个地方一个地方慢慢搜索,猛然发现,无始无终界有些异样。

    “嗯!”

    无始天尊有些诧异,无始无终界还能发生什么问题?

    无始天尊强大无边的神识,在无始无终界中慢慢搜索而过。

    “咦,那本金书不见了!”无始天尊大感吃惊。

    “是谁,竟然能够在我的眼皮下,把那本金书多界宝录给偷梁换柱了?”

    “三千道法之因果终有痕!”

    无始天尊施展无上法力,运转玄妙道法,浩瀚神识循着多界宝录逸走的痕迹,穿越虚空,穿越界壁,在无数位面缥缈而去。

    良久,无始天尊收回神识。

    “多界宝录时隐时现,还不能准确判断,可能在桔子星域,也可能在苹果星域。厉害啊,居然能够逃脱因果终有痕的搜索!”

    无始天尊喃喃自语。

    “不行,此事体大,必须立即向天帝报告,让他派几个神仙下凡,把此事弄清楚!”

    说罢,无始天尊转身便走,倏忽之间已来到天庭。

    天帝听后,大为震怒,立时命令春夏二女,秋冬二童,持仙器下界,前去捉拿胆敢修炼多界宝录的妖孽归案,听候发落。

    魔界。

    魔都山。

    山下无尽深渊之中,浓郁的黑色迷雾有如铅块,层层叠叠浮于深渊上空。

    深渊之中,凶威滔天的魔气,在深渊之中翻腾肆掠,缭绕盘旋,仿佛有一绝世凶物隐藏于深渊之下,吞吐着天地间的魔灵之气。

    山峰之上,一大片殿宇巍峨耸立,直刺云间,黑曜石的外墙闪烁着幽寒的光芒。

    殿宇之内,宽大气派,柔软舒适的座椅之上,龙盘虎踞的坐着一位魔尊,虎头人身,壮硕如山。

    两眼之中幽黑色的光芒时隐时现,强大的气息,如遮天巨山,倾砸而下,令得殿内一众人等,神魂颤栗,瑟瑟生寒。

    虎头人身的魔尊一拍桌子,沉声喝道:“到底是怎么回事,速速道来!”

    众人中一名兔女郎出列,朝魔尊行了一礼,恭声说道:“禀告西天魔尊大人,小人昨晚值守期间,虎门修罗等三位大人的神魂晶球,突然同时破裂!”

    “你是说,三人同时神魂消散!”

    西天魔尊大喝一声,兔女郎立时全身颤抖不停,勉强说道:“小人不知,但三个神魂晶球确实同时破裂!”

    “是谁,居然有如此实力,能够同时让三人神魂俱灭?”

    西天魔尊猛吼一声,如怒雷炸响,惊动天地!

    台下众人俱都提心吊胆,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我最看重的孙子居然就此没了?你们都是一帮饭桶吗?竟然让这样的事情发生!那人界之人,当真可恶可恨!”

    “小孙子,你放心,爷爷必定要将那害你之人碎尸万段!”

    “什刹海将军,传我命令,加大抢滩登陆计划的执行力度,进一步提升雨后春笋行动的强度,开始执行第三步互通有无行动!”

    “挑选一批天资聪颖,容貌绝世的男女,以血祭大阵,送他们前往浮云大陆。”

    台下一豹头人身的大将出列,大声应道:“什刹海领命!”

    西天魔尊又是大吼一声:“川贝狮王听命!”

    “属下在!”一狮头人身之魔出列应道。

    “速速遣送十二凶神前去浮云大陆,持我秘宝,全力寻找我族圣物轩辕令下落,探明虎门修罗三人生死情况,将凶手脑袋提回来!”

    “属下领命!”川贝狮王大声应道。

    一股无形的滔天危机,如漫天巨浪,直奔刘官玉汹涌而来!

    刘官玉却浑然不知。

    照例每天砍砍铁木,修炼功法,苦练武技。

    小咪子每天都吃不饱,刘官玉便想把她带进太初界,但想尽办法,也没能让她进得了太初界。

    只能每天从太初界带些水果回来,让小咪子充饥,再吃些灵石。

    三天时间,已被小咪子吃掉一颗低阶灵石,这让刘官玉心疼不已。

    一有空就跑到太初界,与虚竹子一帮化转人激战,每次都累得精疲力尽才肯罢休。

    初时尚处于下风,被三人压着打,毫无还手之力,后来段誉将凌波微步第一层教与他后,形势依然被动,但已渐有转机。

    待到从虚竹子那里学会擒天十八式之后,形势便越来越好,渐渐有攻有守,能与三人一争长短。

    日子如水似歌,缓缓流过,刘官玉每日每夜都痛并快乐着。

    从狐仙残界回来的第八天,刘官玉从铁木幼苗的玄妙中,悟出了一种增强气势的步法,并命名为铁木刺天步。

    第十天,砍柴组所有成员,都学会了铁木刺天步。

    第十二天,多管事集合杂役处所有小组成员,宣布了此次宗试的时间方法和步骤。

    第十三天,刘官玉成功晋入小世界境八级。

    第十三天,孙兰香来访,带来两瓶培元丹,一瓶通窍丹,刘官玉顺便把三粒粉红宝石送给了孙兰香,令得孙兰香羞红满面,浮想联翩。

    刘官玉本想同孙兰香商量,让她把小咪子带走,无奈小咪子一直抓住他的衣角,最终没能开口。

    第十六天,刘官玉无意中发现猛虎下山图的奥秘,原来竟是配合铁木刺天步的一种观想法门,令得气势短时间更加增长几分。

    第十八天,在太初界与虚竹子三人激战时,已能够吸噬到木婉清的内力。

    夜幕降临,徐公子早早的吃完饭,躺在床上休息,

    表面平静的徐公子,内心却已是掀起滔天巨浪,震惊不已。

    因为,已经五六年未曾动过的传音盒,就在刚才响起了音乐。

    一曲很动听,也很平常的音乐,但听在徐公子耳中,却不亚于晴空惊雷。

    此曲一响,必有大事发生。

    夜色已深。

    徐公子从怀里摸出一颗小小的黑色药丸,轻轻捏碎,霎时间,一股无形的轻烟冒出,迅速弥漫开来。

    住在一起的诸老大等人,顷刻间沉睡过去。

    即便是在耳边打雷,也惊不醒。

    徐公子身形一晃,轻烟一般蹿出屋子,迅速向屋后的树林跑去。

    林内很黑,伸手不见五指。

    徐公子右手伸出,竟弥漫出比黑暗更黑的黑光。

    少顷,掌心中竟出现了一只细长的眼睛,迸射出紫色的光芒。

    徐公子摆出一个极为奇怪的姿势,口中念动咒语。

    半柱香后,地面传来一阵轻微的颤动,一道犹如发自十八层地狱的声音幽幽响起:

    “你在人界,过得可还逍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