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凌波微步乱人眼(二)
    “碎石拳”是一路非常刚猛的拳法,以暴烈威猛著称,善长以力打力,以硬碰硬!

    一拳之下,可碎坚石!

    乃是郝家祖传秘技,只有对家族作出重大贡献之人,才能得以修炼此秘技。

    尽管郝运来身为族长之子,也是许多次出生入死,为家族立下赫赫战功,这才获得此秘技。

    秘技到手,郝运来如获至宝,日日勤修苦炼,战力迅速飙升,一举成为家族重量级人物。

    参加上清宗仙选之时,凭此秘技屡败强敌,终于脱颖而出,被选进宗门。

    平时颇为自负的郝运来,见自己竟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人逼退一步,内心大为恼怒,当即施展出了傍身秘技。

    吴佳玉见对方双臂诡异变粗,气势陡然暴增,拳势威猛刚烈,快捷犹如闪电,显然已尽全力。

    当下不由内心一凛,这才三两招,就要分胜负了吗?

    但此时哪容他细想,郝运来碗大的拳头,已迅雷般击到眼前。

    急切之间,内力滚滚而动,浪涛般涌向双掌,吴佳玉身形猛然后撤半步,双掌如劳燕分飞,一左一右,闪电般迎上了郝运来的双拳。

    “呯!呯!”

    拳掌猛烈碰撞,两声巨响传出,激荡的劲风翻卷四散。

    吴佳玉被只觉双掌之中刚猛的巨力传来,如被钢锤砸中,双掌顿时一麻,身形更是不稳,连退三步。

    郝运来却是身形微微摇晃,便即稳住。此时见机得势,身形闪电般跟上,双拳连续击出,空中立时幻起层层拳影,尖锐的破空之声汇聚在一起,不断形成空气的爆响。

    拳势刚猛迅捷,无边杀意似海,拳招大开大合,如斧劈锤砸,捶砸拿地,裂山碎石!

    吴佳玉双掌如蝴蝶翻飞,闪电般遮上挡下,堪堪将拳势一一挡住,但却是挡一拳,退一步,退一步,挡一拳。

    顷刻之间,已被郝运来的凶猛拳势,逼得在台上绕了一大圈。

    “这一次奖励丰厚,大家连压箱底的功夫都拿出来了,争斗比以前激烈许多!看来,大家对这次的奖励还是很认同的!”姬洪波微笑道。

    “是啊,你没见这才开试第一场,就斗得如此激烈,这些小家伙们也是真的很拼啊!”那位外门女老师说道。

    台下众人,也是议论纷纷。

    灵兽组众人自是替吴佳玉担心不已。

    “哎呀,吴师兄被对方逼着打,这样下去只有等着战败一条路啊!”一个矮个子少年说道。

    “吴师兄,加油!”一个俏丽的少女又是叫又打手势。

    郝运来所在的运输组却是一片欢腾,洋溢着喜乐的气氛,似乎这一场已经打胜了一般。

    “没想到!郝师弟居然还藏着如此一手绝技!平日里见他颇为自负,我还心有不平,原来他是真有实力!”一个身材高大的少年说道。

    “郝师兄这一路拳法也不知叫什么名字,真是超猛,我恐怕接不了几招!”一个身材矮胖的少年说道。

    “这一场,应该是灵草组要输了。小师弟,你怎么看?”赵满堂说道。

    “那吴佳玉虽然步步后退,却退而不乱,章法严谨,说不定暗藏有厉害的后招也未可知,我更看好吴佳玉!”刘官玉说道。

    台上二人,一退一追,如旋风般又已是旋转了一圈。

    郝运来久追无功,不由心中急躁,便欲一击见效。

    深吸一口气,体内真气奔腾而发,如长江大河滚滚而来,浪奔涛涌连绵不绝。

    左脚猛然踏地,右脚倏然前探,左手在身前虚晃一招,右拳闪电般向前击出,直奔吴佳玉胸口膻中穴而去!

    拳势迅快刚猛,气势万夫莫挡,一连串拳头残影闪现在空中,遽然发出一道尖锐的爆响。

    劲风扑面,寒气森然!

    吴佳玉一见对方来势如此迅猛暴烈,情知此时稍有退让,便是惨败结局,当下功聚双掌,猛然拍向迎面而来的巨拳。

    “呯”然巨响中,拳掌击实,吴佳玉被击得连退数步,未及缓一口气,郝运来身形闪电般跟上,左手一记勾拳,由左下猛然击向吴佳玉右肋。

    吴佳玉身形尚未站稳,而敌招已至,仓促之间,只得再次用双掌封挡,却被郝运来一拳击得身形离地半尺,双掌剧痛,似欲破裂。

    尚未落地,郝运来已是身形旋风般向左一转,右拳一记冲天炮,由下向上,直击吴佳玉小腹。

    吴佳玉身形在空,发力不畅,双掌封挡之际,再次被郝运来巨猛的力量击飞三尺。

    郝运来见对方飘飞而起,知道时机来临,身子迅雷般跟进,一声怒吼,双臂再次膨胀几分,碗大的拳头,挟着一股恶风,左拳击右腹,右拳击面门。

    招式迅猛飙急,眼见吴佳玉便要重伤惨败!

    台下灵兽组众人不由失声惊呼,运输组则是兴高采烈,连连叫好。

    “败了,可惜!”刘官玉说了一句。

    赵满堂却是没听明白,接话道:“很明显吴佳玉马上就要败了嘛,有什么值得可惜。”

    “我是说郝运来就要败了,倘若他不是求胜心切,贪功冒进,而是稳扎稳打,胜负还未可知。”刘官玉悠悠说道。

    “啊,小师弟,你居然说的是郝运来就要败了!我没有听错吧,明明是他占了大上风!怎么就要败了呢?”赵满堂纳闷不解。

    “看看不就知道了!”刘官玉笑道。

    果然,那吴佳玉半空,见郝运来如此迅捷刚猛,势在必得的一招,面上居然诡异地露出一丝微笑,口中说道:“郝师兄,对不住了!”

    说罢双掌猛然互击,发出一声脆响,再陡然双臂平伸,有如一对翅膀,身形遽然间变得无比轻盈,在空中游鱼般灵活的一转。

    郝运来那狂猛的一招,竟告落空。

    吴佳玉身在半空,闪电般一脚踢来,郝运来右拳横击而出,挡住了这一踢,却是不由身形微滞。

    吴佳玉借势跃起,身形并不落地,右脚又已闪电般踢来。

    郝运来此时旧力已尽,新力未生,正是青黄不接之时,无奈之下,只得双拳同时轰出,挡住了这电闪雷鸣般的一踢。

    身形不由猛然一晃,正想退得一步,暂避锋芒,但那吴佳玉却已双脚连环踢出,快逾闪电,疾若流星。

    空中遽然响起一阵尖锐的破空之声,漫天脚影如一张大网,铺天盖地般向着郝运来笼罩而去。

    郝运来只得挥拳抵挡,只觉对方脚上力道巨大无匹,一道接着一道,如波涛汹涌,连绵不绝。

    郝运来接得数下,身形便稳之不住,只得后退一步。

    但这一退,却是再也稳不住,只得一退再退。

    当此情景,却是吴佳玉身浮半空,双脚连踢,步步逼近,而郝运来却是左支右挡,向后连退。

    倏忽之间,竟也是在台上绕了一圈,与先前相比,却是完全反了过来。

    台下那灵兽组众人,被这意外之喜砸了个头晕眼花,一时间喃喃自语,不敢置信。

    运输组众人却是笑容凝固在脸上,张大了嘴,亦是不敢置信。

    赵满堂用手指着刘官玉,说道:“小师弟,你怎么会知道能有如此反转,你太神了吧!”

    刘官玉微笑不语。

    比试台上,吴佳玉一招强似一招,力道越来越猛,郝运来尽管有碎石拳在身,穷于应付之下,亦是渐渐不支。

    突然之间,吴佳玉一声清啸,身形猛然旋转,右腿轮起,闪电般凌空砸下,空中顿时传出尖锐的裂帛之声,这一腿,竟如斧劈刀砍,凌厉至极。

    郝运来见状,脸上浮出一丝苦笑,两拳爪陡然由下向上翻起,以铁门栓之势架在头顶。

    “轰!”

    一声巨响,郝运来被砸得身形踉跄,向后连退三步,胸中气血翻滚,脸上血红之色遽然闪现。

    吴佳玉身形不停,继续旋转,又是一腿凌空砸下,势不可挡。

    郝运来再次以双臂架挡。

    腿臂相交,轰然巨响,郝运来又退四步,真气泛散,双臂迅速变细,回归原样。

    吴佳玉一腿快过一腿,根本不给郝运来喘气机会。

    第八腿砸下时,郝运来双臂架挡,却听“咔擦”脆响,顷刻间双臂断折,身形被砸倒在地,一时间不能起来。

    吴佳玉身形终于落地,威立当场。

    “还要再比吗?”张新锐问郝运来道。

    郝运来痛苦地摇摇头。

    “吴佳玉,胜!”张新锐大声宣布。

    “呵,我们胜啰!”台下灵兽组一帮人立时欢呼雀跃,喜不自胜。

    意外,真的是太意外了!

    吴佳玉施施然走下比试台,回到灵兽组,顿时被众人围在一起。

    “吴师兄,刚才真是担心死我们了,没想到你还藏着如此厉害的绝技!”那矮胖少年说道。

    “我就知道吴师兄能行,吴师兄,你真棒!”那俏丽少女媚眼含春地看着吴佳玉说道。

    运输组却是一片惨淡,自云端跌落的感觉真心难受。

    观试台上那位外门女老师叹了口气,自座位上飘飞而起,来到比试台上,对着郝运来点出一指,一蓬青光自指尖迸射而出,挥洒在其断臂之处。

    郝运来立时觉得一股清凉的感觉袭来,伤口处疼痛立时减弱几分。

    “去吧,过几天就会好了。”女老师说道。

    “谢谢老师!”郝运来躬身行礼,缓缓下台。

    观试台上,孙兰香又抓出一个木块,娇声叫道:“刘官玉!”

    百忙中还递给刘官玉一个艳丽的微笑。

    “小师弟,没想到第二场就轮到你了,也不知你的对手会是谁?谁遇上你,都是运气不好啊,千万不要是我们砍柴组自己人啊。”张冒灵焦虑道。

    “王一水!”

    这时,只听孙兰香又叫道。

    “还好,还好,不是我们自己人就好!”赵满堂说道。

    站在刘官玉面前,王一水魁梧的身躯竟微微有些佝偻,他似乎已被刘官玉吓破了胆。

    “开始!”

    伴随着张新锐一声大喝,这场短暂而有趣的对决骤然开启。

    王一水却猛地向后退了好几步,双眼警惕地看着刘官玉。

    等了半天,却发现谁也没动手。

    “还打不打?”张新锐喝问道。

    王一水犹自畏惧着不敢发起进攻。

    “王一水,你不动手,我可要动手了!”刘官玉笑道。

    “赶紧动手!”台下徐公子低喝道。

    王一水眼珠一转,知道避不过去。

    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发出一阵如牛饮水般的巨响。

    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脸上血红一片,气势陡然暴增。

    下一瞬,只见他身形一低,双脚猛踏台面,身形猛然凌空飞起,双手一高一低,一明一暗,内含多种攻杀变化,如毒蛇盘洞,猛虎藏林,将要伺机扑杀!

    空中一阵狂风骤起,王一水高大槐梧的身躯,如同一堵石墙,凌空掠起,流星般袭来!

    刘官玉英俊挺拔的身躯直立不动,脸上笑容不减。

    王一水的身形顷刻间已至近前。

    见刘官玉不闪不避,心中大喜,暗道:刘官玉,你也太过自大了,你便是再强,难道还能生受我两拳不成!

    当下大喝一声,全力迸发,双拳闪电般击了过去。

    直到此时,刘官玉才有所动作。

    却是静如山岳,动似雷霆!

    凌波微步施出,身形鬼魅般从王一水身前转到了身后,右掌闪电般拍在了王一水的后心之上。

    “轰!”

    一声闷响,王一水如被巨山撞击,粗壮的身形如同弹丸般向前弹射而出,径直撞在了光罩之上。

    “呯”然爆响中,如一块巨石摔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