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凌波微步乱人眼(三)
    这也太残暴了,一招之下,重伤金钟罩铁布衫大成的王一水!

    台下众人,看着在台上一抽一抽的王一水,脸现惊色,齐齐在风中凌乱。

    徐公子的脸,立时黑如锅底,双眼闪过一丝惊异之色。

    王八脸上也浮现惊惧之色,小声说道:“徐公子,这小怪物怎么看起来比昨天还猛?事情恐怕有些棘手!”

    “两军相逢勇者胜,你也不用怕他,难道我给你的东西还没用不成!”徐公子沉声说道。

    王八一听,脸上立时浮现笑容,快声道:“那倒是,有公子赐予的灵药,胜算自然大了许多!”

    灵兽组那个俏丽的少女,嘴巴张成圆形,吃惊地说道:“哇,吴师兄,你看这人好凶狠啊!假如你遇上他,直接就用你的绝技好了!”

    吴佳玉风轻云淡地点点头,缓缓说道:“此人刚来之时,尚且弱小,一月不见,竟成长如斯!传说他是峰主亲传弟子,也不知是真是假,但他现在一身功力,却是绝对不可小觑!”

    最高兴的,当然是砍柴组各位师兄。

    赵满堂很夸张地举起右手,大声说道:“?吔,小师弟太给力了,此次比赛,我们砍柴组拿到奖品应该没问题了!”

    “低调,做人要低调,这还没到最后!”李超超说道。

    “我就是太高兴,控制不住。”赵满堂说道。

    “好像是你胜了一场一样,快别嘚瑟了。”张冒灵说道。

    “哎,你们不懂我的欢乐!”赵满堂叹气道。

    比试台上,王一水终究没能站起来。

    “刘官玉,胜!”张新锐大声宣布。

    观试台上,内门弟子中,一名身材壮硕的青年嘴角浮现笑意,低声说道:“有意思的比试,有意思的新人!这一次总算没有白来。”

    外门弟子中,一名身材精瘦,约莫十八九岁的青年,嘴角一裂,笑道:“这小子,够凶残的啊,多半能成为一个杀神,得想个办法把他弄到组织里去。”

    孙兰香好看的眉毛笑成了一弯新月,隐晦地朝刘官玉作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姬洪波点头说道:“小世界境八级的境界,竟能发挥出如此彪悍的实力!这是一颗好苗子,值得培养。”

    那位外门女老师,再次来到台上,说道:“你们这些小家伙,真让老师麻烦,难道每比一场,我都得下来治疗一次吗?”

    刘官玉尴尬中,一时竟不知如何接话。

    女老师转头,对张新锐玩笑道:“要不,干脆裁判也由我来担任好了,免得我来回跑。”

    “我不介意啊!”张新锐笑道。

    “算了,那样我更累。”女老师玩笑了一阵,便开始给王一水治疗伤势。

    刘官玉施施然走下台来,回到砍柴组,众位师兄以英雄的方式迎接了他,令得不远处徐公子的脸黑上加黑。

    便是连隔壁组那位文试第一名的女孩,也多看了他几眼。

    当然,徐公子也看了他好几眼,只是目光之中,却是无尽的阴狠之意。

    比试在如火如荼的气氛中继续,紧接着的十几场比试都很激烈,不过却没有人员伤亡情况出现。

    第十六场比试抽到了赵满堂,其对手正是灵兽组那位俏丽的少女。

    比试中,赵满堂凭借刚刚学会的铁木刺天步,气势一增再增,竟然把那少女吓住,最后轻松获胜。

    赵满堂回到砍组时,乐得眉开眼笑,喜不自胜,连走路都是轻飘飘的。

    张冒灵连给他两个卫生眼,说道:“瞧把高兴成那样,有必要那么兴奋吗?不就是赢了一位小妹妹吗!”

    “哎,你不懂我的欢乐!这可是我进杂役处来的第一场胜利啊,我能不高兴嘛!”赵满堂故作哀伤道。

    “没有小师弟教你的铁木刺天步,我看你连取胜都难,就更别说如此轻松了!”李超超道。

    “是啊,是啊,小师弟,谢谢你!”赵满堂真诚地说道。

    “没事,我们亲如一家,就要共同进步!”刘官玉说道。

    紧接着的一场,却是灵草组的一位少年,与挑水组的一位少年激战,在下风中突出奇招,最后两败俱伤,平局收场。

    后面几场,却甚是平淡,就如平常切蹉一般,哪里有半点比试的味道,令得身为裁判的张新锐都十分纳闷,心道看不懂这帮小家伙。

    但紧接着一场却是打出了血腥味,就更让张新锐看不懂了。

    徐公子对阵伙房组的一位小胖子。

    这小胖子走的是横练功夫路线,一身肌肉练得跟钢铁贯注一般,充满了极具杀伤力的力量感。

    两只手壮得如同树干,拳头有碗口粗。

    整个人看起来非常彪悍。

    站在徐公子面前,没有丝毫惧色,一拱手说道:“徐公子,我知道可能打不过你,但我最近修炼横炼内功有成,还请指教!”

    “好,我就指教你几招!”徐公子冷笑道。

    “开始!”张新锐一挥手,发出号令。

    小胖子猛然右脚踏地,发出轰然爆响,沉腰坐马,大喝一声,双手成剑指缓缓推出,一股逼人的气势轰然而出,其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膨胀,小山丘一般的肌肉团分外显眼。

    下一瞬,小胖子的身形猛然前冲,挟着一股恶风直扑徐公子而去,刹那间已至近前,一招“双风贯耳”猛击而出,左右双拳直奔徐公子两侧太阳穴砸去。

    徐公子嘴角一裂,眼中浮现一丝阴狠之意,一股雄浑的气息轰然爆发,左脚倏地前伸,左手由下向上拂压而出,迎上了小胖子的双拳。

    “轰!”

    两人手臂相交,传出一声巨响,小胖子的两只手臂俱都被格挡而开。

    一阵剧痛传来,小胖子只觉双臂如被铁棍击中,几欲断裂,抵挡不住那股汹涌而至的巨力,当下连退两步。

    还未站稳,徐公子已是当胸一拳,闪电般击来。

    恶风骤起,爆响惊人。

    急切之间,小胖子只得右拳轰击而出,迎上徐公子的右拳。

    只听得“咔擦”一声,小胖子的右拳骨节寸寸碎裂,剧痛之下,额头冒汗,胸前中门大开,被徐公子一拳打在前胸。

    又是“呯”然一声闷响,小胖子一身横炼功夫,此时犹如一张薄纸,被徐公子一拳砸开,身形顿时连退数步,一口鲜血喷洒而出。

    还未站稳,徐公子旋风般跟上,闪电般一脚踹出,正中小胖子前胸,胸骨断裂之声遽然传出,小胖子胸口连续受伤,一口血箭飙射而出。

    轰然之声中,小胖子如麻袋般抛飞而出,摔倒在五米开外,立时晕厥过去。

    “啊!”伙房组有两人惊叫出声,神情悲愤。

    灵兽组那位俏丽少女脸色一白,怕怕地说道:“这徐公子太凶残了,非得把人打成重伤!”

    便是灵草组那位文试第一的女孩,也是心怀惧意地看了徐公子几眼。

    刘官玉也是心中一凛,暗道:这徐公子不简单,恐怕平时动手还有所保留,根本不止半步借天境的实力!

    砍柴组各位师兄更是脸色一沉,徐公子彪悍的招法,狂猛的战力,如一块乌云紧压在众人心头。

    张新锐心中亦是暗赞一声:这三招干脆利落,衔接紧密,章法严谨,快速宛如电光石火,是一块练武的好料子,可惜就是性格阴狠,出手毒辣。

    姬洪波点头称赞道:“嗯,不错,又是一颗好苗子,甚至比那刘官玉更胜一筹!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看来平时大家都藏拙了,此次奖励丰厚,这才露出原形!”

    孙兰香秀眉一蹙,脸现忧色。

    内门弟子中,那名身材壮硕的青年双眼一瞪,目露精光,说道:“这小子够狠!”

    “徐木真,胜!”张新锐举起徐公子的左手宣布道。

    那位外门女老师来到比试台上,神色复杂地看了徐公子一眼,开始给小胖子疗伤。

    徐公子转过头,看向刘官玉,阴狠的眼神穿越虚空,与刘官玉的眼神猛然碰撞在一起。

    无形中,火花飞溅,噼啪作响。

    比试继续。

    后面的争斗虽然激烈,却都中规中矩,并无人员伤亡出现,令得张新锐提起的心放了下来。

    杂役处一共九十九人,四十九场对战。

    唯一幸运轮空之人,竟是灵草组那位文试第一名的女孩杨晓丽。

    由于一场平局,胜出者共五十一名,分成了二十五对,进入第二轮比试。

    不知是谁,会被幸运轮空。

    砍柴组六胜,全员进入第二轮。

    徐公子率领的巡视组,除王一水外,也是全员进入第二轮。

    杨晓丽所在的灵草组,却是有三名出局。

    休息片刻,第二轮比试,在一道悠扬的钟鸣声中,轰然开始。

    孙兰香笑吟吟地伸出右手,从纸箱中掏出一个木块,抬眼一看,却是脸色一滞,笑容变得古怪。

    “刘官玉!”

    第一场居然就是刘官玉!

    “小师弟,你运气也太好了吧,第一个就是你,不过没关系,你就是去上台表演一下,不会碰到那几名硬茬子!”赵满堂说道。

    张冒灵却悠悠说道:“却不知是谁,运气那么不好,作为小师弟的对手出现!”

    孙兰香纤纤玉手拿着木块,高声念道:“诸新成!”

    二人在比试台上站定。

    刘官玉笑道:“诸老大,我记得刚进杂役处第一天,就被你打了一次,对吧?”

    “打了你又怎么的?要报仇,随时恭候,别以为打败了王一水,就觉得有多了不起,我现在可是又晋了一级,八级啊,是你仰望的存在!”诸老大不屑说道。

    “呵,是吗?那我今天就给你一个施展八级实力的机会,你可要用尽全力,免得像王一水一样,被我一掌拍飞了,可掉面子得紧!”刘官玉轻笑道。

    “小怪物,你真是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自己的舌头,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诸老大狞笑道。

    “一招封门!”

    诸老大大喝一声,八级气势轰然爆发,脚掌猛然踏地,身形快速前冲,刹那之间,已至刘官玉近前。

    左手成爪,迅雷般抓向刘官玉右肩,右手握拳,闪电般砸向刘官玉面门。

    此招若然击实,必定满面鲜血飞溅,双眼不能视物,故名一招封门。

    诸老大先声夺人,有意要在气势上压倒对方,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这第一招,就已是用出了九成内力。

    刹那之间,拳招已至,距离面门不过三寸。

    刘官玉面带微笑,身形鬼魅般一晃,诸老大一爪一拳,尺皆落空。

    而刘官玉却似从未动过一般,仍然含笑站立诸老大身前。

    “见鬼了!”

    诸老大心中猛吃一惊,深感诧异。

    脚下动作不停,身形雷电般欺近,左爪猛然变掌,闪电般砍击刘官玉脖颈,右拳倏地下沉,直击刘官玉小腹。

    这一下变招迅捷绝伦,方位刁钻异常,出手狠毒无情,竟是要人命的打法。

    身为裁判的张新锐眉头一皱,心下不喜。

    刘官玉仍是双手负在背后,身形轻烟般一晃,诸老大刁钻毒辣的攻势又告落空。

    诸老大只觉眼前一花,刘官玉便已脱离自己的攻击范围,生生立于眼前,距离自己的拳头,不过三寸。

    但就是这三寸,似乎如天堑鸿沟一般,不能跨越。

    “好身法!”

    台下呼声雷动,许多人都被这绝世的身法所倾倒,不由得大声呼喊起来。

    “这不是铁木刺天步啊?”赵满堂诧异道。

    “谁规定小师弟只能会铁木刺天步了?看着吧,还有大惊喜!”李超超悠然说道。

    观试台上那身材精瘦的外门弟子,眼露精光,神色大喜。

    便是那位内门老师姬洪波,也是面现异色,惊讶此身法之绝妙。

    徐公子双目一缩,右拳握紧,喃喃道:“这小子,怎么老是令人意外呢!”

    诸老大连出两招,竟连对方衣角都未能碰到,惊异之余,不由得恼羞成怒,霎时间连眼睛也红了。

    右脚猛踏台面,传出轰然爆响,气势狂猛暴增,衣衫如吹气球般鼓起,身形陡然拔高,仰天大喝一声。

    “狂风暴雨灭杀拳!”

    竟然施展出了护身绝学。

    诸老大身形迅雷般前冲,两个粗大的拳头,犹如两柄铁锤,挟着激荡的劲风,带出呜呜的锐响,狂风暴雨,铺天盖地般朝刘官玉砸去。

    左拳接右拳,上拳连下拳,一拳更比一拳快,一拳犹胜一拳猛!

    招招狠毒,式式要命。

    只见漫天皆是诸老大的层层拳影,将刘官玉笼罩在内。

    刘官玉便好似惊涛骇浪中的一叶扁舟,时沉时浮,时左时右,却每每于千钧一发之际,将诸老大迅猛的招式堪堪避开。

    犹似两人在排演一般,不管诸老大的拳势掌影有多快,总是差上那么两三寸,永远也碰触不到。

    诸老大面红耳赤,恨比天高,最后手脚齐出,仍是无济于事。

    一众弟子,直看得目眩神迷,惊叹不已。

    激战之中,但听那层层拳影笼罩之处,蓦地传出一声长啸,穿金裂石,直冲云霄。

    “现在,该我出手了!”

    刘官玉声音清晰传出,响彻四方。

    下一瞬,但听“啪”的一声,似有掌击重物。

    旋即,那漫天拳影陡然消失。

    众人这才看见,刘官玉一掌正击在了诸老大右肩之上!

    诸老大立时连退三步,还未站稳,刘官玉闪电般欺身直上,复又一拳,击向诸老大胸膛。

    诸老大慌忙双掌一叠,在胸前架挡。

    拳掌相交,猛烈碰撞,爆响之后,便是脆响。

    诸老大双腕齐齐断折!

    拳势如虹,倏然前冲,正击在诸老大胸膛之上。

    “呯!”

    一声巨响,诸老大胸膛立时塌陷,胸骨尽断,鲜血狂喷而出。

    身形如被巨山撞击,飞射而出,砸在光罩壁上!

    狂力反震之下,复又弹射而回,砸在台面,生死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