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小说 > 九日焚天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凌波微步乱人眼(四)
    静。

    全场一片死寂。

    只有诸老大的咳血声,时断时续,声声惊心。

    片刻之后,裁判张新锐果断举起刘官玉左手。

    “刘官玉,胜!”

    那位外门女老师立时来到比试台上,开始为诸老大治疗伤势。

    台下众人,似乎仍在震惊之中,悄无声息。

    突然,观试台上,响起拍掌之声。

    只见那精瘦的外门弟子边拍掌边大声说道:“打得好!那诸老大心肠歹毒,出招狠辣,此时被打,实属罪有应得。所谓辱人者,人恒辱之!刘官玉,我段歌军平生最佩服的,就是你这种快意恩仇之人!”

    内门弟子中那位身材壮硕的青年,拍了拍身边一位内门弟子,问道:“你这么大年龄,有这么猛吗?”

    那内门弟子答道:“我现在也没那么猛,不要说以前了,这个年龄,这么个猛法的人,我还没见过!”

    那壮硕青年说道:“你说得没错,我也是这个意思。”

    孙兰香听了,嫣然一笑,心道:官玉猛的样子你们还没见着呢,这才哪跟哪啊!

    姬洪波眉毛扬了扬,说道:“这小家伙看起来文文静静的,没想到出招也是如此狂猛,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如此起来,似乎这刘官玉更强!”

    台下众人这时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立时,犹如狂风卷过平静的海面。

    嗡嗡的议论声一片。

    反应最大的,就是赵满堂。

    “哇塞,小师弟这步法精妙得紧,犹如鬼魅一般,我的视线都快跟不上,真是厉害!”赵满堂挥舞着拳头说道。

    “你们说,小师弟那一拳的力量有多大?”张冒灵问道。

    “我也想说的是,小师弟的肉身力量好像比我们都大了,话说,他现在几级?”陆武志说道。

    “小师弟如此超猛的样子,你看得懂他现在是几级吗?”李超超反问道。

    灵兽组那位俏丽的少女,白嫩的小手捂住了嘴,睁大眼睛说道:“哇,人形凶兽,他们砍柴组都那么凶,哼,吴师兄,遇到那个赵满堂,你要代我教训他一顿好吗?”

    “现在的砍柴组,风头正劲,不好惹啊,你还是不要与他们结怨为好!”吴佳玉语重心长地说道。

    隔壁灵草组杨晓丽妙目一转,神色复杂地看着台上风神俊朗的少年,若有所思。

    徐公子两眼几乎眯成了一条缝,目中精光爆闪,拳头握紧,一股逼人气势迸射而出。

    刘官玉,你这是在向我示威吗?

    刘官玉缓缓走下台来,迎接了数十道目光的洗礼。

    敬佩者有之,惊异者有之,畏惧者有之,仇恨者有之,当然,爱慕者有之。

    徐公子的眼神,更是犹如两道利箭,直射过来,滔天的仇恨和杀意,无声漫卷。

    刘官玉风轻云淡地看了一眼徐公子,未加理会,回到了砍柴组。

    比试继续进行。

    很快轮到了赵满堂,其对手是运输组一名高大壮硕的少年。

    凭借着铁木刺天步,赵满堂与之激战甚久,却终是不敌,败下阵来。

    第二轮,砍柴组出局一名。

    赵满堂垂头丧气地回到砍柴组,一脸落寞之色。

    “对不起大家,我把这一场给输了。”

    刘官玉安慰道:“赵师兄,这一场其实你打得已很出色了,比起以前有明显的进步。只不过遇到的对手太强,这才输掉。没事,还有我们,肯定会有奖品拿!”

    其他几位师兄也过来拍拍他的肩,递上鼓励的眼神。

    不久,轮到蔡加权出场。

    巧的是,同样是遇到了运输组一名少年,白汉中。

    白汉中可不白,相反很黑,但同样高大魁梧,孔武有力。

    裁判刚一发令,就冲了过来。

    这白汉中虽然外表似乎有些粗笨,但一动起来,却是快捷异常。

    眨眼之间,便已冲到近前。

    蔡加权只觉一股恶风扑面来,令人呼吸一滞!

    白汉中身躯微微右转,左掌并拢,猛然向前插出,如一柄出鞘尖刀,直奔蔡加权前胸而来!

    这一刺又快又猛,空中顿时传出裂帛般的锐响,刹那间已至胸前。

    蔡加权右掌一竖,并立如刀,猛然斩向刺来的左掌。

    两掌相交,蔡加权只觉一股巨力传来,不敢硬挡,脚下连退两步,轻巧似春燕穿林,翩然如蝴蝶翻飞。

    白汉中也没有想一击便能奏效,身形迅雷般前冲,左手回收,右拳自腰间倏然而发,闪电般当胸击来。

    蔡加权左掌一伸,闪电般拍向击来的拳头。

    “呯!”

    一声闷响,巨力涌来,蔡加权只觉左掌发麻,当场被击得后退一步。

    两招之下,蔡加权已试探出白汉中底细,知道对方是力量型,擅长以力打力,以硬碰硬,但在身法上,却不够灵活。

    当下决定,以己之长,攻敌之短。

    立即展开祖传轻身功法,围着白汉中旋转起来。

    白汉中一招击出,迅猛彪悍,蔡加权伸手一挡,身形不停,一沾即走,早已变了一个方位。

    白汉中转身再次出招,蔡加权仍是一沾即走,毫不停留,霎时间已转到另外一侧,闪电般一掌击出,直奔对方肋部而去。

    白汉中立时陷入困境,不挡吧,倘若对方这一招由虚变实,势必当场受伤。

    挡吧,还得跟着对方转。

    于是,比试台上出现一副有趣的场景,白汉中如一根木桩,在原地旋转不休,蔡加权如一道旋风,绕着柱子转着圈。

    旋转之际,蔡加权竟将铁木刺天步也巧妙地融合在一起,气势越来越强,速度越来越快,转得数圈,白汉中便已跟不上节奏,防守之间已出现漏洞。

    又过得几招,白汉中更感力不从心,被蔡加权偷空打了两掌,踢了一脚。

    但白汉中皮粗肉厚,体质极好,蔡加权这几下又不是重手,倒也能承受得住。

    再转数圈,又挨了两拳一腿,白汉中已有些气息不稳,头晕眼花。

    蔡加权却是围着白汉中转个不停,越打越猛,越打越顺手,已变成蔡加权攻,白汉中守,即便是这样,白汉中也觉得越来越吃力。

    又转数圈,白汉中陡然高声叫道:“住手,住手,我不打了,我认输!”

    说罢,便放弃了抵抗,站在原地不动。

    蔡加权也只好停止旋转,警惕地看着白汉中,防止他使诈,见他果真一副认输的样子,不免有些郁闷,我这里打得正顺手,正高兴呢,你怎么就不打了!

    白汉中更郁闷,哭丧着脸说道:“张老师,我不打了,我认输,我有劲用不上,有招使不出,这样打起来太憋屈了!”

    说罢,朝着张新锐一抱拳,一脸郁闷地快步走下台去。

    “蔡加权,胜!”

    张新锐大声宣布。

    这场比试,便以闹剧般的形式结束。

    蔡加权意气飞扬地走回了砍柴组,赵满堂立时说道:“蔡师兄,恭喜你又胜一场!我们砍柴组取得最后胜利,又增添了一分砝码!我是出局了,就只能在下面为你们加油!”

    “赵师弟,谢谢你!我会努力的!不过你也别泄气,我们是一个团队,就要一起向前冲。”蔡加权说道。

    又是几场比试过去,轮到了陆武志出场。

    其对手竟是隔壁灵草组的一位少女,陆武志粗壮如小山一般的身材,与少女那苗条的身材,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开始!”张新锐大喝一声。

    陆武志一沉身,便要动手,谁知那少女却陡然后退数步,对着他一拱手,娇声说道:“陆大哥,小妹花青青,请手下留情!”

    陆武志内劲一滞,也只好一拱手,憨笑道:“好,美女,我们只分胜负,不见生死!”

    “那你得让着我一点,不要把人家打得那么惨!你们砍柴组个个都挺凶残的样子。”花青青娇声说道。

    性格憨厚的陆武志立时作难,说道:“我要是让着你,就怕又打不过你了,其实,我也挺想赢这场比试!”

    “你即使让着我,也能够轻松胜我啊,我心中有数,肯定不是你的对手!”花青青笑颜如花地说道。

    “好吧!”

    陆武志面对一个美女,而且是一位满脸堆笑的美少女,实在想不出什么理由来拒绝。

    “说好了,你让我三招啊!”花青青娇声说道。

    陆武志正自寻思:我只说让着点,好像并没有说一定要让她三招啊!

    那花青青却已飞身纵起,娇声喊道:“第一招!”

    只见她袖中藏掌,掌中带袖,长袖飘飘,掌势飘忽,重重掌影闪现半空,却是笼罩了陆武志周身十数处大穴。

    却正是家传“袖里乾坤”的功夫。

    陆武志一见花青青掌势如此凌厉,不免吃了一惊,急切间一声闷哼,双掌猛挥,闪电般打出数十掌,堪堪将对方掌势拦住。

    因顾忌美女之约,倒也并未尽施全力。

    花青青口中又是娇喝一声:“陆大哥,你说好让我的啊,第二招!”

    说罢,身形疾转,双掌一拍一分,大袖飘飘,若虚若实,猛然左掌并指如剑,疾刺陆武志前额。

    右手划弧下沉,闪电般击向气海大穴。

    这招“大漠孤烟并落日”乃是“袖里乾坤”三大绝招之一,长袖飘舞如孤烟直刺苍穹,右掌下击似落日西坠大漠,攻守兼备,飘忽难定,端的是厉害至极。